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人族镇守使〕〔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大唐憨婿〕〔我的末日堡垒车〕〔重生农门小福妻〕〔现代妖怪生存指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36章 第 36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36章 第 36 章

    这次写生地点是远在几百公里外的仙云山, 从a大出发,大巴车要行驶六七个小时,因此裴教授要求学生们早上八点前到校门口集合。

    姜聿白七点准时醒来, 睁着双眸望向天花板,睡意朦胧的眼神逐渐清醒,这才坐起身子,往扶梯下爬。

    刚一落地,他发现陆锦延正坐在床沿边看着他,神色清明得不像刚刚起床。

    “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姜聿白小声问道。

    “睡不着就起来了。”陆锦延也将嗓音压得极低,“刚好待会儿送送你。”

    “好。”姜聿白应声,轻手轻脚地走进浴室洗漱。

    陆锦延望着那道清瘦的背影, 突然起身朝门口走去。

    七点二十,宿舍里其他人陆续醒来,弄出噼里啪啦的动静。

    沈照打着哈欠问道:“小白, 你们几点集合啊?”

    “八点前。”姜聿白正在做最后的检查。

    “哦哦,那还早着呢!”沈照瞄了一眼陆哥的床铺, 忽然睁大了眼睛, “哎?陆哥呢?大清早人去哪儿了?”

    姜聿白转头看向床铺,不由蹙了蹙眉:“我起来时人还在。”

    还说要送他去集合地点。

    正说着,陆锦延拎着两大袋早餐推门而入:“都起来了?”

    早点的香气瞬间在宿舍弥漫开来。

    “哇!陆哥你买早饭去了?”沈照凑上去接过袋子,“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醒得早,反正也没事。”陆锦延留下其中一个小袋子, 其他的都递给了沈照。

    随后,他将手中的早点放到姜聿白桌子上:“时间还来得及, 吃完早餐再出门吧。”

    姜聿白鼻尖嗅到熟悉的豆沙包香味, 长睫微微颤动了两下, 轻声回道:“谢谢。”

    那边分完早餐的丁鸿宇看了两人一眼, 一脸恍然大悟:“哦!原来我们都是占了小白的光呀!”

    “什么?”沈照嘴里塞得满满的,一时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姜聿白拿牛奶的手一顿,陆锦延立即回过头:“早点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堵得住堵得住!”丁鸿宇非常识时务,双手抱拳行礼,“谢谢陆哥投喂!”

    一番插科打诨,顺利揭过了这个话题。

    吃完早餐后,姜聿白看了一眼时间,正打算背起沉甸甸的旅行包,却见一只手伸到面前来:“给我吧。”

    姜聿白侧眸:“什么?”

    “我帮你背到集合点。”陆锦延单手拎起旅行包,背到肩上后又轻松拎起行李箱,“走吧。”

    巨大的旅行包背在他身上,竟显出了从未有过的小巧精致。

    “小白,你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啊。”见他要走了,周峰忍不住叮嘱道。

    “小白,我会想你的!”沈照扑过去想给他一个爱的抱抱,“等你回来,记得给我画大老虎!”

    姜聿白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的熊抱,认真和大家告别:“我会的,再见。”

    陆锦延催促道:“走了,小白。”

    “陆哥,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什么吗?”沈照见他大包小包的,忍不住大笑起来,“特别像送孩子春游的老父亲!”

    陆锦延:“?”

    *

    两人走到校门口时,已经有不少学生聚集在大巴车附近。

    一学期一度的外出写生,同学们都很兴奋,叽叽喳喳地交流着关于这次写生的想象。

    “小白来了!”有女生眼尖地发现了姜聿白,正想挥手打招呼,却发现他身旁有道高大帅气的身影,“等等——小白旁边的是……”

    “陆锦延?”另一个女生失声惊叫,“对吧?是陆锦延没错!”

    话音刚落,四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两人身上。

    “啊啊啊陆锦延真人好帅!”

    “我还是第一次离校草这么近!”

    ……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完全没有压低音量,像是根本不怕被当事人听见。

    姜聿白脚步微顿,心里有一点点后悔,他好像不应该让陆锦延来送他……

    然而,校草本尊对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然,微一垂首,低声问道:“小白,我给你送到车上去好不好?”

    姜聿白犹豫了一下,回道:“好。”

    反正都送到这了,也不差这几步。

    他抬脚登上大巴车,陆锦延紧跟其后。

    车上打打闹闹的同学见了他们,不约而同噤声,随即又响起窃窃私语声。

    陆锦延充耳不闻,目光在车内一扫,挑了一个前排靠窗的座位:“小白,坐这里吧。”

    姜聿白依言落座,陆锦延抬手将背包塞进行李架里,确定不会掉下来后,双手撑着边缘,俯身垂眸:“那我走了。”

    “嗯。”姜聿白微一颔首,“再见。”

    “回见。”陆锦延纠正道,又深深看了他一眼,这才转身走下大巴车。

    如果不是周末有比赛,他一定会跟着小白一起走。

    十天,多么漫长的数字。

    陆锦延独自往学校里走,走到树荫下突然停下,原地转身望向大巴车。

    直到大巴车启动,缓缓行驶离开他的视线。

    与此同时,车上气氛一片火热,同学们仿佛逃离牢笼的小鸟,正奔向自由自在的大自然。

    姜聿白坐在靠窗的座位,目光与车窗外飞掠而过的风景交汇,眼神却并未聚焦。

    “姜神……”很快,一道甜美的女声将他从放空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一回眸,只见两个女生扒拉着他的座位靠背,眼神发亮地看着他。

    姜聿白有些莫名:“有事吗?”

    “刚才送你来的大帅哥是陆锦延吧?”短发女生小声八卦道,“你们怎么认识的呀?”

    姜聿白想了想,如实回道:“我跟他是室友。”

    “啊!我想起来了!”另一个女生猛一拍靠背,“开学时你们给大一新生挪宿舍了!”

    前座的女生转过头来,接话道:“早知道可以和校草搬到一个宿舍,我就主动报名啦!”

    “清醒一点,你是女的!”女生旁边的男生没好气道,“就算让你搬宿舍,你也不能跟陆锦延住一起!”

    车内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

    “姜神,校草人怎么样啊?”短发女生继续八卦,“像传闻中那样绅士大方吗?”

    姜聿白点了点头:“是。”

    “那你们关系肯定很好了,不然他今天也不会来送你。”前座的女生干脆趴在椅背上说话,“可以把校草的联系方式给我吗?听说校草的微信很难加的!”

    姜聿白微一蹙眉,开口拒绝:“抱歉,我不能给。”

    “啊……”女生失望地滑下椅背,又不死心地哀求道,“就偷偷给我一个人嘛,我不告诉别人!”

    “郑薇薇你太奸诈了!”短发女生叫了起来,“这种福利怎么能独享呢!”

    姜聿白面色沉静,语气坚定地再次拒绝:“抱歉。”

    “好了好了,大巴车马上要上大路了,同学们回自己的位置坐好啊!”班长秋梓欣拍了拍手,高声提醒道。

    围在姜聿白身边的女生们只好散开,回自己的座位上去了。

    姜聿白暗自松了一口气,重新转脸看向玻璃窗外。

    几秒后,他听见身后隐隐传来“一对”“好配”之类的词语,女孩子们的声音里有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但仔细听去,又实在听不真切,他干脆从口袋里掏出耳机,塞住耳朵听歌。

    路途遥远,下午才到达目的地。

    仙云山是比较著名的风景区,山脚下有古镇村落,这个季节又是上山观景赏云的好时机,因而景区内游客比较多。

    好在裴教授提前联系好了景区,包下山脚下一整间民宿旅馆,让学生们集中住在一起。

    舟车劳顿,第一天就没有让大家爬上山顶,而是让同学们先入住房间,好好休整一下,明天再爬仙到云山顶去写生。

    姜聿白和另一个男生分到了不错的房间,阳台正对着仙云山主峰,不远处还有一片湖,湖水倒映着天边的火烧云,本身就已美如油画。

    他在阳台上支起画架,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同屋的男生喊他出去吃晚饭。

    “我叫牧新羽,你还不认识我吧?”牧新羽靠在阳台门框上,声音爽朗,“但我认识你,我们系应该没有不认识你的哈哈哈!”

    “你好。”姜聿白站起身来,“现在认识了。”

    牧新羽露齿一笑,好奇地探出头看向他的画架,下一秒情不自禁发出感叹声:“卧槽!这也太美了……”

    姜聿白神色淡然地接受他的夸赞,往房间里走,顺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解锁界面,微信弹出了好几条消息,都是来自陆锦延的。

    姜聿白不自觉露出浅笑,点进微信。

    陆锦延:[小白,你到目的地了吗?]

    陆锦延:[路上有没有不舒服?]

    隔了两分钟,又发过来新的消息:[看到消息后,给我回复好吗?]

    陆锦延:[我会担心。]

    姜聿白望着几乎占满屏幕的关心,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奇妙感受。

    长这么大,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种被一个人记挂的感觉。

    不太习惯,但并不讨厌。

    姜聿白:[下午就到了,在画画。]

    陆锦延秒回:[吃过晚饭了吗?]

    姜聿白:[正准备出去吃。]

    陆锦延:[好,晚上多吃点。]

    陆锦延:[山顶风大,明天爬山记得多带一件衣服。]

    姜聿白:[好,比赛加油。]

    *

    周六下午,陆锦延和队友们整装前往市体育馆,进行东区高校角逐。

    到了场地,队长抽签后,陆锦延发现他们今天的对手是隔壁体育学院。

    鹰隼般的双眸微敛,他活动了一下脖颈和四肢,嗓音不冷不淡:“不管今天的对手是谁,都只能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好!”一句话,令队员们热血高涨,纷纷伸手叠在一起,“a大必胜必胜必胜!”

    很快,双方队员进入候场区。

    陆锦延仗着一米九二的身高,在对手的队伍里搜寻。

    几秒后,漆黑的眼眸中倏然射出一道杀气腾腾的利光。

    那个渣男,果然在对面球队里。

    陈宸和队友们正认真听着教练的嘱咐,突然感觉像是被什么盯上了似的,抬眼看了看四周,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直到他走上篮球场,才发现对面有个眼熟的人。

    尽管只见过一面,但对方的身高长相都太过出众,尤其是看向自己的目光,实在很令人难忘。

    陈宸皱了皱眉,潜意识觉得今天这场可能不太好打。

    果不其然,比赛刚开始不到五分钟,陆锦延就一人连进三球,势如破竹。

    体院球队的打法一向生猛,没想到对面比他们更生猛,尤其是陆锦延,投篮命中率高到令人发指,但凡篮球传到了他手里,不进篮筐不罢休。

    上半场过了一半,体院才渐渐找回节奏,双方开始你来我往地追赶起来。

    但a大抢得先机,上半场结束时比分维持在45:30。

    陆锦延回到休息区,立刻有人送上水和毛巾。

    他拧开矿泉水瓶盖,一口气灌下一整瓶,随后抬手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目光沉不见底。

    教练针对性地调整了战术,并替换了上半场发挥不太好的队员,下半场让程孟康补上。

    幸福来得太突然,程孟康激动到原地起跳:“教练!我我我、我一定会好好打!”

    教练又说:“陆锦延,下半场你把对面的那个得分后卫给我防住。”

    陆锦延冷笑一声:“教练请放心。”

    下半场开始,裁判吹哨发球,a大抢到球,陆锦延一个假动作直接上篮得分。

    观众席传来一阵欢呼声。

    战况越来越激烈,很快陈宸就发现,陆锦延如同一堵绕不开的墙,严防死守之下,他得分越来越困难。

    又一次,队友虚晃一招将篮球传到他手上。

    趁对手没反应过来,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带球进攻,顺利来到篮筐下,起跳投篮。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一球必进无疑时,一道高大的身影凌空起跳,猛地一下盖帽将球拦下。

    体院的球员愣了足足有好几秒,在教练的喊叫声中才回过神来,迅速展开防守。

    陈宸看向陆锦延的眼神也变了。

    他打球这么多年,在球场上被人盖帽的次数屈指可数。

    两人对视,陆锦延唇畔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眼神既冷又狠,如同被侵犯领地的狼王,誓要将不自量力的侵略者打服。

    比赛最终以陆锦延抢下篮板高高跃起,单手将篮球扣入篮筐结束。

    最后一个动作,也将他左手手腕上的图案,彻底暴露在直播镜头和观众的视线下。

    观众席上传来的掌声和尖叫声,热烈得几乎快要掀翻体育馆的屋顶。

    这场比赛体院虽然输了,但输得不算难看,在教练的带领下,两队队员互相握手言和。

    毕竟对于大学生篮球联赛来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陆锦延与陈宸握手的一瞬间,微微倾身靠近,语气平静地点评道:“不过如此。”

    齐东东口中吹得天花乱坠的体育生,也不过如此。

    陈宸被压着打了整场,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气,此刻一点就炸:“你说什么?”

    陆锦延冷冷地看着他:“我说你,不过如此。”

    陈宸猛地上前就要动手,被身旁的队友眼疾手快地强行拉了回去。

    “干什么?”a大球队的人齐刷刷往前站了一步。

    体校的教练脸色一变:“都干什么呢?”

    准备撸胳膊上的体院男生只得偃旗息鼓,退回原位。

    陈宸脸色铁青,目光狠狠地瞪着陆锦延:“你等着。”

    陆锦延眉峰微挑,挑衅地摊了摊手。

    如果不是小白现在正在考虑分手,他今天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渣男。

    他要忍住,绝对不能给对方卖惨的机会。

    体院的人不甘不愿地率先离场,陆锦延又喝了半瓶水,心里总算畅快了一点。

    “笑死我了,技不如人还想打架?”周崇一脸不屑地嘲笑道,“难道他们打架就打得过我们吗?”

    “牛逼!”另一个队友竖起大拇指,“今天我才算明白,陆哥平常跟我们打球那都是收着的,就陆哥今天这个打法,谁见谁怂!”

    程孟康好奇道:“话说陆哥,你就没想过往专业篮球的方向发展吗?”

    握住矿泉水瓶的手一紧,陆锦延干脆将瓶子捏成一团扔进垃圾桶:“没有。”

    “想什么呢?”队长笑着撞了撞程孟康的肩膀,“陆锦延可是要回家去继承家业的!”

    众人嘻嘻哈哈,收拾东西准备离场。

    “你好!”就在这时,几个小女生跑了过来,红着脸大胆问道,“请问可以加个微信吗?”

    陆锦延看向几人,礼貌一笑:“不好意思,今天没有带手机。”

    “这样啊……”中间的女生一脸失望,“我们刚才拍了好多照片和视频,还想着发给你呢!”

    陆锦延保持微笑:“我的同伴应该也拍了。”

    “我拍到你手腕上的纹身了!”那个女生又说,“好可爱的纹身,你确定真的不要吗?”

    这下,陆锦延还真的迟疑了两秒,随即开口笑道:“可爱吗?我喜欢的人给我画的。”

    几个女生愣了愣,识趣地离开了。

    其他队友已经走远,陆锦延也不急,不紧不慢地往门口走,时不时欣赏一眼手腕上的画。

    就在他走出大门时,忽然听见侧前方传来两道争吵的声音。

    竟然是渣男和他的小情人。

    陆锦延不动声色地往两人的方向走了几步,停在柱子后面。

    “阿宸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们和好吧!”身材娇小的男孩抱着渣男的胳膊,语气如泣如诉,“我爱你,我发现我离不开你,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陆锦延眉头一皱,内心警铃大振。

    渣男竟然和出轨对象分手了?

    是因为小白?

    他还想挽回小白?

    果不其然,只见渣男推开男孩的手,语气无奈道:“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来找我了。”

    接下来两人又是一阵拉拉扯扯,陆锦延眉心越皱越深,直接转身离开体育馆。

    本来球队晚上有聚餐,但他没有心思去参加,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办理入住。

    一进房门,陆锦延就掏出手机给姜聿白发消息,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收到回复,干脆拨通语音电话。

    “嘟嘟嘟”的响铃声中,他那颗智商超群的大脑飞速运转,然而电话还是没人接。

    陆锦延深呼吸一口气,又放下手机原地做了几十个俯卧撑,总算冷静下来。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出轨只有一次和无数次。

    他不会给渣男挽回小白的机会。

    *

    几百公里外的民宿里,姜聿白刚洗完澡,穿着白色t恤和及膝短裤走出浴室。

    他们今天一早起来就去登山,仙云山海拔不低,但三条索道和缆车都不能到达山顶,还要走不少的一段路。

    好在路途平坦,他们登上山顶后,各自散开,寻找最佳观景地点开始写生,一直到天黑才坐缆车下山回民宿。

    “你洗好了吗?”牧新羽正躺在床上玩手机,见他出来就从床上跳了下去,“那我去洗啦。”

    “嗯。”姜聿白微一点头,出言提醒道,“浴室有点滑,小心点。”

    牧新羽笑眯眯道:“谢谢小白提醒!”

    不到两天的时间,他已经自来熟地将称呼转成了“小白”。

    姜聿白也不好纠正他,走到桌子前,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不出所料,他又收到了来自陆锦延的消息,只不过这次还有语音电话。

    白皙泛粉的指尖动了动,片刻后,他点开对话框的加号,准备回拨过去。

    结果手指一不小心点到了视频电话。

    姜聿白发现后,正要挂断视频电话,但手机屏幕黑了一下,视频已经接通了。

    下一秒,两块结实的腹肌放大怼在屏幕前,距离近到像是要冲破屏幕。

    姜聿白心下一跳,几乎瞬间想起了手心按在腹肌上的触感。

    “小白?”低沉微喘的嗓音响起,透过电流传递至电话这头,磁性好听得不像话。

    姜聿白耳根一麻,躲开眼神:“你怎么……没穿衣服?”

    “刚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穿。”陆锦延坐到椅子上,举起手机拉远了一点,“这不是,想第一时间接你的电话吗?”

    姜聿白下意识转回视线,只看了一眼,脸颊也红了。

    陆锦延刚洗完澡,不仅没穿衣服,连裤子也没穿,只在精壮的胯部围了条浴巾。

    胸肌和腹肌一片湿淋淋的,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一层润泽的亮光,显得肌肉形状愈发清晰漂亮。

    而那条浴巾堪堪卡在人鱼线末端,再往下就是高高隆起的……

    姜聿白不禁屏住呼吸,反手一把将手机倒扣在桌面上。

    “小白?”手机屏幕突然黑了,陆锦延语气焦急地呼唤起来,“小白你还在吗?是不是信号不好?”

    姜聿白:“你先把衣服穿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赘婿叶昊〕〔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