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人实在太凶猛〕〔都市皇途〕〔聂先生又苏又撩〕〔重生之我要冲浪〕〔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41章 第 41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41章 第 41 章

    附近的学生们彻底停下脚步, 对着他们的方向激烈地讨论起来。

    杨文杰一副见了鬼的表情,难以置信地确认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陆锦延放下手上提的行李箱,迈开长腿走向对方, “别人的性向,你有什么资格指指点点?”

    他面色冷凝, 眼神如刀, 一米九多的身高带来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周身散发的低气压更是令人发怵。

    杨文杰本就欺软怕硬,被逼得一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像是生怕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

    “杨文杰,是吧?”陆锦延站定脚步, 压低嗓音冷冷警告道,“姜聿白性格好, 那是你的运气。但我的脾气很差很差, 你明白吗?”

    杨文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嘴唇蠕动了几下, 却没发出任何声音来。

    他当然清楚陆锦延不好惹,那个送上门的死gay最后被整得很惨, 所以他今天才会故意揭穿姜聿白。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陆锦延竟然当众自称不是直男?

    “陆锦延。”眼见着围观的学生越来越多, 姜聿白开口唤道,“走吧。”

    陆锦延收回凛冽刺骨的眼神, 转身走回去时,目光已恢复了一贯的温柔平和:“走吧, 小白。”

    两人并肩走向宿舍的方向, 一路上都默契地没再提刚才的小插曲。

    陆锦延推开宿舍门:“我们回来了。”

    “啊啊啊啊啊!”听见声音, 沈照立即从椅子上跳下来往门口扑去, “陆哥你终于回来了!”

    陆锦延略显嫌弃地避开身体:“闪开点,小白还没进来。”

    “哦哦哦!”沈照连忙往一旁闪身,又热情地呼唤,“小白,我想死你啦!”

    周峰也起身迎到门口:“热烈欢迎阿延和小白回归611宿舍!”

    姜聿白踏进宿舍,微微笑道:“谢谢。”

    “都别站在门口了,先进去吧。”陆锦延单手拎起行李箱往里走,“我和小白给你们带了仙云山的纪念品。”

    “哇!”沈照非常捧场,迫不及待道,“快让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放下行李,陆锦延从背包里取出在仙云山买的礼物,放到桌子上让他们自己去挑。

    “陆哥,仙云山好玩吗?”沈照拿起手串戴在手上,“风景是不是特别好看?”

    “好看,特别好看。”陆锦延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姜聿白,笑着回道,“此景只应天上有,宛如仙境落凡尘。”

    沈照想象了一下,又摇头道:“以我贫瘠的想象力,实在想象不出来。”

    “我拍了视频。”陆锦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了几下,“你们过来看。”

    两人一左一右地凑了过去,一边欣赏着仙境美景,一边不断发出感叹声。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一个华点。

    沈照指着手机屏幕问道:“陆哥,为什么每个视频的结尾都是小白啊?”

    正在整理东西的手一顿,姜聿白微微侧过脸。

    “是因为……”陆锦延故意拖长了尾音,“自然是为了留作纪念。”

    “原来如此。”沈照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继续看下一个视频。

    “说实话阿延,当时你突然说要去仙云山,我们都吓了一跳。”周峰语气羡慕道,“但现在看来,这一趟去得很值。”

    陆锦延意味深长地回道:“值,当然很值。”

    毕竟这一趟,他亲眼见证了小白分手。

    沈照又缠着陆锦延问了好一会儿,这才暂时满意地告一段落。

    “小白,你要不要先睡一会儿?”陆锦延终于得空,走过去关心道,“这几天你一直都很辛苦,今晚好好休息一下。”

    姜聿白应声:“嗯,我先洗个澡。”

    洗完澡后,他爬上床铺,戴好耳塞,准备小睡一会儿。

    陆锦延靠在桌子前,望着他的乖巧睡姿,心里不由生出一股遗憾与可惜。

    这几天同床而眠,夜里呼吸相对,一睁眼就可以近距离欣赏恬静漂亮的睡颜。

    如今回到宿舍,难道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吗?

    *

    再次醒来时,阳台外已经彻底暗了下去。

    虽然身体很累,但姜聿白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半梦半醒间能听见宿舍里走动的声音,以及低低絮絮的说话声。

    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他坐起上半身,爬下扶梯。

    “小白,你醒啦?”沈照正戴着耳机看电影,眼角余光瞥见一道身影,摘下耳机说,“那我开灯了哦!”

    “嗯,你开吧。”姜聿白应声,目光扫了一眼昏暗的宿舍,“其他人呢?”

    “老四还没回来,老大和陆哥一起去买晚饭了。”沈照打开灯,回到座椅上,“陆哥刚才说你差不多快醒了,说得还真准嘿嘿!”

    姜聿白点头:“知道了。”

    不一会儿,宿舍门从外面推开,陆锦延和周峰一人拎着两盒饭走进来。

    “小白,你醒了?”陆锦延进门第一眼就看见了姜聿白,“刚好,一起吃晚饭。”

    他将打包盒放到桌子上,低声笑道:“番茄米线,我猜你想念它了。”

    姜聿白沉默了几秒,轻声道谢:“谢谢。”

    四个人并排坐在桌子前吃晚饭。

    沈照边吃边刷手机,突然一口饭喷了出来:“卧槽!”

    筷子一抖,姜聿白转头看向他的方向。

    周峰疑惑道:“老三,发生什么事了?”

    “陆哥你——”沈照一脸震惊,来不及擦干净桌子上的饭,将手机屏幕对着陆锦延的方向,“有人说你今天当众出柜了,来问我你什么时候变成了gay?”

    姜聿白握住筷子的手指一紧,纤长浓密的长睫不易察觉地颤了颤。

    “噗——”周峰也差点把口中的汤喷了出来,连忙咽下去,“谁说的?他疯了吧?”

    a大谁不知道校草恐同,居然还有人敢造谣陆锦延是gay?

    与他们激动的反应完全相反,陆锦延语气淡定地回道:“是有这么一回事。”

    沈照和周峰二脸懵逼,还没来得及追问,一道清清冷冷的嗓音响了起来。

    “今天有人在校门口骂我死同性恋,陆锦延是为了给我解围,才这样说的。”姜聿白主动开口解释道。

    那种情况下,他本以为陆锦延会替他反驳,却没想到对方直接将话题引到了自己身上。

    否则,现在学校里流传的同性恋就是他自己了。

    “什么?”沈照更加懵逼,“谁那么下贱,竟然造谣这种事?”

    “是我的同班同学。”姜聿白掀开眼睫,看向身侧的人,“这件事是我连累了你,我会想办法给你澄清。”

    “澄清什么?”陆锦延回望他,表情认真地回道,“既然我当众说了出来,那就代表我不介意别人怎么想,怎么传。”

    姜聿白语气迟疑道:“你真的……”

    不介意被当成同性恋吗?

    “我真的不介意,小白。”陆锦延注视着他,嗓音听起来温柔又笃定,“每一种性向都值得尊重,如果别人因此说了什么闲话,那是他们人品有问题,而不是我们有问题。”

    姜聿白怔住,一时竟陷入那双幽深的眼眸中不可自拔。

    “等等陆哥!”沈照率先反应过来,提出最大的隐患问题,“虽然你不介意别人怎么说你,但假如你是gay这件事穿得满校风雨,那些蠢蠢欲动的小0不就又找上门来了!”

    陆锦延眉峰一挑,语气中透出隐隐的煞气:“谁敢不长眼地找上门来,试试?”

    沈照嘀嘀咕咕道:“那倒也是……”

    “阿延,虽然现在同性恋挺多的,但这种事会越传越离谱。”周峰犹豫再三,还是开口劝道,“你一个直男,有这种流言总是不好。”

    “没什么不好。”陆锦延反问道,“我就问你们一句,你们会因为我的性取向变了,就歧视我疏远我吗?”

    “当然不会!”沈照毫不犹豫地否认道,“就算陆哥你是gay,那你也绝对看不上我呀!我怕什么?”

    陆锦延笑了一声:“还挺有自知之明。”

    周峰跟着笑道:“别说陆哥了,就算是我也看不上你好吗?”

    “老大!你怎么能这样?”沈照饭也不吃了,扑过去掐老大的脖子,“我长得这么帅,你为什么看不上我!”

    两人开始打打闹闹,话题也就此转开。

    陆锦延用指骨轻轻扣了扣桌面,试图吸引小白的注意。

    姜聿白下意识抬眼,目光对视上,从漆黑的眼眸里看到了明显的笑意。

    “你看,没事的。”陆锦延做口型说道。

    姜聿白瞬间明白过来,对方到底在说什么。

    陆锦延是在告诉他,即便有一天他的性向曝光了,至少他的室友会坚定地站在他这一边,不会歧视他,也不会疏远他。

    所以,不用感到害怕。

    心口发热,鼻尖微酸,他同样悄悄回以口型:“谢谢你,陆锦延。”

    那双琉璃水晶般漂亮的眸子变得湿漉漉的,眼神里藏着显而易见的感动,愈发惹人怜爱。

    陆锦延不露声色地磨了磨后槽牙,脸上笑容温柔得滴水:“继续吃吧,都快凉了。”

    姜聿白用力点了点头,乖乖转回脸接着吃米线。

    吃完晚饭,丁鸿宇也回了宿舍,一进门就咋咋呼呼道:“陆哥!小白!你们回来了吗!”

    “回来了。”陆锦延正被老三抓着打游戏,闻声回了一句,“礼物放在桌子上了,你自己过来拿。”

    “好嘞!”丁鸿宇屁颠屁颠地走到桌子前,开心地挑起礼物来了。

    挑着挑着,他脸色忽然一变:“我跟你们说一件特别过分的事!”

    周峰问道:“什么事?”

    “你们还记得上次的联名款球鞋吗?”丁鸿宇噼里啪啦一顿倒豆子,“我才知道小晴本来都抢到了,结果她转手把那双鞋送给了她喜欢的画手,然后骗我说没抢到!”

    话音尚未落地,姜聿白就心虚地撇开了眼神,试图假装与自己无关。

    “真的假的?”沈照惊了,脱口而出道,“你女朋友把你的鞋送给了别人?”

    陆锦延瞧了一眼鞋架上擦得锃亮的球鞋,漫不经心地回道:“严格来说,那双鞋是她自己抢到的,送给谁她有决定权。”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丁鸿宇脸色憋屈,“但我就是不高兴,她以前都是送给我的,这次居然优先考虑所谓的太太!”

    姜聿白“太太”低下头,认真研究手机界面。

    “那个太太,应该就是之前给你画画的人吧?”陆锦延继续点拨道,“你要这样想,虽然你没有得到联名球鞋,但你得到了女朋友送给你的专属画稿,你也不亏。”

    “对啊对啊!”沈照安慰道,“你当时不是还很高兴地在群里炫耀吗?都是女朋友的爱,不亏不亏!”

    “好像也有道理……”丁鸿宇思索了片刻,豁然开朗,“谢谢你陆哥!你真的太会开导人了!”

    “哪里哪里。”陆锦延淡淡一笑,深藏功与名,“你能想开就好。”

    姜聿白:“……”

    临睡前,陆锦延站在床沿边,双手握着床栏凑近上铺:“今晚一个人睡,会不会不习惯?”

    姜聿白往里侧躲了躲,小声回道:“习惯。”

    明明两个人睡一张床,他才会更不习惯。

    “啧。”陆锦延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嗓音压得极低,“那要是……我不习惯呢?”

    “什么?”姜聿白侧脸看向他的眼睛,从里面捕捉到几分笑意。

    陆锦延似真似假道:“习惯了小白给我暖床,一个人睡,肯定会觉得空虚寂寞冷。”

    耳根一热,姜聿白扭过脸:“别乱说。”

    他总算发现了,直男的很多无意识行为有时候比gay还要gay。

    偏偏直男本人对此没有丝毫自觉。

    陆锦延盯着红通通的耳尖,拼命忍着想要将人抱过来摁在怀里含住的冲动,弯腰从床上拿起抱枕,递到上铺去:“这样吧,暂时就让我的抱枕陪你睡觉,好不好?”

    “啊?”姜聿白有些发懵地看着抱枕。

    “礼尚往来,小白是不是也应该送我一个东西呢?”陆锦延面上笑意更深,趁小白发懵时索要回礼。

    姜聿白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觉他说的有道理,抬起上半身在床铺上摸索着,摸到陪了自己好多年的小熊。

    动作顿了好几秒,他将小熊递给了陆锦延。

    陆锦延接过小熊攥在手心里,心满意足地道晚安:“晚安小白,好梦。”

    姜聿白回道:“晚安。”

    他重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酝酿睡意。

    宿舍的大灯关了,黑暗中意识越来越模糊,但他的手却像是了自主意识,最终扯过抱枕抱在怀里,在熟悉的好闻气息中安然睡去。

    *

    周一上大课,姜聿白一进门,就听到同学们正激烈地讨论着最新的八卦。

    “我的妈呀!真的假的?校草真的当众出柜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们以为校草恐同直男的传闻是假的吗?”

    “真的真的!我闺蜜就在现场,她亲耳听到的!”油画班的女生急得差点举手发誓,“昨天姜聿白也在现场,你们待会儿亲自问他就知道了!”

    “我的天呐,还是觉得好魔幻啊!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真正的直男了吗?”郑薇薇一脸崩溃,“难怪我之前要微信,他死活都——”

    话音突然消失在空气里。

    一片吵吵闹闹的阶梯教室,因为那道清俊挺拔的身影出现,忽地寂静了几秒。

    随后,又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

    “小白,你来啦!”秋梓欣神色如常地打招呼,招了招手,“要不要来我这里坐?我给你和你朋友都留了位置。”

    姜聿白微一颔首,走过去放下书包:“谢谢。”

    郑薇薇和同桌的女生咬了一会儿耳朵,到底没忍住转过头来:“姜聿白,那件事是真的吗?”

    姜聿白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什么事?”

    “校草是gay的事啊!”郑薇薇努力维持着低音量,“他真的说了自己是gay吗?”

    压在英语书上的指尖微微泛白,姜聿白语气冷淡:“这是他的私事,与你们无关吧?”

    “怎么与我们无关了?”郑薇薇瞪大了杏眼,“校草是直是弯,关乎我们全校女生的幸福好吗?”

    姜聿白无言以对,重新垂下眼睫。

    “对了,姜神你跟陆锦延还是室友呢,他到底是不是gay,你肯定很清楚吧?”旁边的女生继续追问道。

    “我不清楚。”姜聿白一字一顿地回道,随即收拾书包站起身来,“抱歉班长,我想换一个位子。”

    “好,你换吧。”秋梓欣表示不介意,又给郑薇薇她们使了个眼色,叫她们别再问了。

    姜聿白转身往阶梯教室后面走,挑了最左侧靠窗的位置坐下,总算清净下来。

    他本想替陆锦延澄清,但是看这阵势,即使他现在说不是也不一定有人信,反而会愈演愈烈。

    也许陆锦延说的是对的,他们无法阻止别人在背后怎么说他们。

    “小白!”齐冬东气喘吁吁地出现在过道上,三步并做两步冲上前来,“你今天怎么坐在这么偏的位置?”

    “嫌吵。”姜聿白蹙了蹙眉,从书包里拿出礼物,“这是我从仙云山带回来的纪念品,送给你。”

    “大清早就收到礼物,我今天一定会运气爆满!”齐冬东开心地接过礼物,“谢谢宝贝!”

    姜聿白小声回道:“其实是陆锦延挑的。”

    “陆锦延?”齐冬东诧异地提高嗓音,又迅速压低了嗓音,“我早上过来,听说昨天陆锦延当众出柜了,是我疯了还是他疯了?”

    姜聿白抬手撑住前额,语气无奈地回道:“假的,他是为了保护我。”

    齐冬东愣住了:“什么意思?”

    “杨文杰。”姜聿白用气声回道,“他为了转移注意力,才当众承认自己不是直男。”

    他这么一说,齐冬东很快就想通了前因后果,猛地一拍桌子:“贱人!”

    前后左右的同学齐齐向他们看过来。

    “杨文杰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他的!”齐冬东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不整死他,我跟他姓!”

    “我现在更想知道,怎么样才能澄清这个谣言?”姜聿白拉了拉他的衣角,“东东,你这么聪明,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

    齐冬东冷静下来,低声回道:“没法澄清小白,他亲口承认的话,怎么能算谣言呢?”

    “可……”姜聿白眼神茫然无措,“可他是为了我啊。”

    “这件事,还得看他自己的态度。”齐冬东分析道,“假如他有心澄清,只要交个女朋友,谣言不就不攻自破了?”

    姜聿白微微一怔:“女朋友?”

    “校草一直保持单身,本来就容易被人误会,不然那些小骚0怎么前仆后继呢?”齐冬东搂住他的肩膀安慰道,“小白,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你别太在意了。”

    *

    虽然有东东的安慰,但姜聿白心里还是压着一块石头。

    下午上课时,他四处搜寻杨文杰的身影,结果班长说对方请假了。

    下课后,姜聿白照旧留在画室画画。

    画展作品提交还有三天截止,他已经在脑海中构思出了作品,现在只需要忠实地将它画到画布上。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不知过了多久,走廊上隐隐传来的声音将他从自己的世界拉了出来。

    画笔微顿,姜聿白正想继续画,听出其中一道熟悉的嗓音属于陆锦延。

    几秒后,他放下画笔走到门口,动作很轻地拉开了画室的门。

    “你之前拒绝我,是因为你是恐同直男,我理解。”走廊尽头,一个男生语气不解地问道,“可现在你把微信签名都改了,还当众承认自己不是直男,那你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陆锦延站在他对面,语气冷淡地回道:“我是不是恐同直男,跟我拒绝你没有任何关系。”

    “你——”男生一时被哽住了。

    姜聿白拧起眉心,走回桌子前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陆锦延的朋友圈。

    “直男不约”四个字去掉了直男,只剩下“不约。”

    显得更冷酷了。

    “看什么呢?”忽然间,低沉悦耳的嗓音自身后响起。

    姜聿白浑身一颤,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偷看我朋友圈啊?”陆锦延瞄了一眼手机屏幕,语气含笑道,“放心,贴脸合照我没发。”

    他留着自己日日夜夜欣赏呢。

    “不是……”姜聿白将手机放回桌子上,“刚才那个人是谁?”

    “没什么,不重要。”陆锦延回了一句,将话题扯开,“你在画比赛的作品吗?”

    “陆锦延。”姜聿白严肃地看着他,眉心拢着一层忧虑,“你不是直男的谣言愈演愈烈,迟早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困扰。”

    “也不完全是谣言。”陆锦延笑了起来,“小白,你怎么能确定我一定就是直男呢?”

    “什么?”姜聿白满眼困惑,“你不就是直男吗?”

    话音刚落,他蓦地想起“直男不约”被去掉的“直男”二字,表情更加困惑了。

    陆锦延深深望进他的眼眸里:“本来不打算现在就说的,但好像忍不下去了。”

    他正准备策划一个浪漫的仪式,因为他的心上人,值得全世界最浪漫的告白。

    此时此刻,姜聿白站在尚未完成的作品前,衣服和手上沾了点点颜料,如同清冷绝艳的仙子不小心落入凡尘。

    “在你之前,我从没有对任何人动过心,所以活了二十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性取向。”陆锦延缓缓剖开胸腔,将自己的心意袒露在雪亮的灯光下,“遇见你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取向是你。”

    画室顶上的白炽灯打下来,将英俊面容上的所有神态都纤毫毕现地呈现出来。

    “姜聿白,我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大叔,你暗恋的小〕〔国民法医〕〔全民种田:我的农〕〔开局上错车,我被〕〔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