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龙〕〔我是剑仙〕〔快穿之万界包租婆〕〔我的治愈系游戏〕〔一世狼王〕〔人族镇守使〕〔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45章 第 45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45章 第 45 章

    尽管姜聿白试图阻止, 但这副画还是被陆锦延挂到了正对着宿舍门的那面墙上。

    “这样每一个进宿舍的人,都能第一时间欣赏到这幅画了。”陆锦延现在过道中央,表情满意地拍了拍手。

    沈照叉着腰站在一旁:“瞬间觉得我们宿舍充满了艺术气息,逼格都起来了, 有没有?”

    “有有有!”丁鸿宇用力鼓起掌, 又掏出手机说, “我来拍张照,给小晴也欣赏一下!”

    姜聿白不好意思地扭过脸,心里默默希望最近不要有人来宿舍串门了。

    “对了小白,这幅画有名字吗?”周峰忽然开口问道。

    姜聿白摇了摇头:“本来应该叫[希望],但它最后没有参加画展,现在没有名字了。”

    “那你给它取一个名字啊!”沈照一脸兴致勃勃,“世界名画都有名字,什么蒙娜丽莎,什么什么戴项链的少女之类的!”

    姜聿白纠正道:“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丁鸿宇差点笑翻了:“装逼失败哈哈哈!”

    “哎呀, 这不重要!”沈照一点也不害臊, “小白, 你快给画起个名字,这样我介绍起来也方便点!”

    姜聿白下意识看向陆锦延,正好对上幽沉含笑的眼睛。

    对视几秒后,陆锦延主动问道:“想让我来取这个名字吗?”

    姜聿白点了点头:“嗯。”

    陆锦延再次看向挂在墙上的油画,目光落在枯枝上探出头的那朵小黄花上,片刻后开口道:“不如就叫它[逢春], 怎么样?”

    “逢春……”姜聿白轻声重复了一遍, “好, 那就叫它[逢春]吧。”

    枯木逢春万物生, 可不正是希望。

    吃过午饭后, 周峰和沈照他们又开始日常打游戏。

    姜聿白坐在桌子前给粉丝画画,陆锦延开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陆锦延关上电脑,叹了一口气:“大好的周末,我们竟然都在宿舍里浪费时光。”

    手中握着的触控笔一顿,姜聿白不自觉抿了抿唇。

    原来,陆锦延还没放弃和他约会的计划……

    “大好的周末,就应该打游戏!”沈照抽空扭头嚷嚷道,“陆哥快来加入我们一起战斗啊!”

    “不想打游戏。”陆锦延瞥了他一眼,语气不咸不淡的,“想出去透透气。”

    沈照笑了起来:“这春天还没到呢,陆哥你怎么就这么躁动?”

    陆锦延看着身侧的人,似笑非笑地回道:“谁说秋天就不能躁动了?”

    周峰摘下耳机:“阿延,你是不是想跟女孩子约会了?”

    “谁又说,非得是和女孩子约会呢?”陆锦延意有所指地反问道。

    姜聿白放下触控笔,抬眼看他:“你想去哪里玩?”

    “小白,你愿意陪我一起出去玩吗?”陆锦延精神一震,表情受宠若惊,“那可真是太好了!”

    姜聿白:“……”

    怎么感觉,陆锦延就是故意这等着他呢?

    “那你们就好好去玩吧!”周峰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到电脑屏幕上。

    计谋得逞,陆锦延站起身来,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催促道:“小白,我们快点出门吧。”

    姜聿白深呼吸一口气,关掉ipad起身。

    就当作是陆锦延帮他修复油画的报答,陪陆锦延玩一下午也没什么。

    *

    两人都不爱磨蹭,很快就一前一后出了宿舍。

    第一次约会,陆锦延特意穿上姜聿白送给他的那双限量款联名球鞋,满面春风地问道:“小白,想去哪里玩?”

    “不是陪你玩吗?”姜聿白看了他一眼,“你定就好。”

    “是陪我玩没错,但我就是想去你想去的地方。”陆锦延像是在说绕口令,“小白,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玩的地方?”

    姜聿白一时间被绕晕了,脱口而出道:“游乐园。”

    话音落地,他自己都愣了一下,正想撤回刚才说的话,就听陆锦延拍板道:“好,那我们就向游乐园出发!”

    一小时后,姜聿白稀里糊涂地站到了游乐园门口。

    这家游乐园是本地第二大的游乐场,虽然位置在郊区,但周末来玩的人也不少。

    陆锦延现场买了两张门票,开始排队进场。

    排队的游客们除了带小孩来玩的一家三口,最多的就是甜甜蜜蜜的小情侣,因此身高腿长的两位帅哥站在队伍里就格外显眼。

    前后左右的游客忍不住频频朝他们看去,陆锦延一脸淡然,仿佛别人看的根本就不是他。

    但姜聿白脸皮薄,又极少来这种陌生人很多的场合,身体仿佛有了自主意识一般,往陆锦延背后贴了贴。

    陆锦延察觉他的小动作,唇畔勾出一抹了然的弧度,站直身子,用宽阔的肩背整个挡住身后怕生的小白兔。

    排了四五分钟的队,他们终于检票进去了。

    “想玩什么项目?”进门后,陆锦延侧眸问道。

    姜聿白四下扫了一眼,语气茫然:“我也不知道。”

    这是他第一次来游乐园,对于那些项目他也只是听说过。

    “那我们边走边看吧。”陆锦延带着他往里走,经过碰碰车时问道,“碰碰车,玩吗?”

    姜聿白看了一眼:“里面好像都是家长和小朋友在玩。”

    “那怎么了呢?我们也是大朋友呀。”陆锦延笑着回道,“走,老司机带你去开碰碰车。”

    姜聿白只犹豫了一秒,乖乖跟着他一起去排队了。

    两人坐上双人碰碰车,场里的家长们齐刷刷向他们投来目光,有个小女孩高兴地举手喊道:“帅哥!”

    女孩妈妈连忙拉下她的手,又对着旁边人解释道:“不是我教的!”

    众人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声。

    姜聿白尴尬的情绪得到了缓解,表情也放松下来。

    陆锦延笑着说道:“来,一人一半。”

    姜聿白学着他的样子将手放到方向盘上,两人一左一右握着方向盘启动碰碰车。

    陆锦延的技术用来开碰碰车实在是大材小用,他单手掌着方向盘,在场内自如地穿梭着,根本看不出来他曲着的一双大长腿有多委屈。

    但碰碰车的乐趣就是要碰碰,他故意打了一把方向盘,打算和迎面开来的一辆小车撞上。

    “啊!”姜聿白发出一声低呼,紧张地打方向盘,结果慌乱中不小心摸到了陆锦延的手。

    陆锦延心里爽了一下,在撞上的那一秒伸出一只手,将人按进自己怀里牢牢护住,防止他撞到头。

    清爽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姜聿白发现自己的心跳又不听使唤了……

    玩完了碰碰车,雪白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姜聿白眼眸亮晶晶地主动问道:“下一个项目玩什么?”

    陆锦延盯着旁边的鬼屋项目,笑容隐含几分不怀好意:“玩鬼屋探险怎么样?”

    姜聿白迅速摇头:“不怎么样。”

    陆锦延微一挑眉:“原来小白怕鬼啊?”

    姜聿白脸颊一热,闷不吭声地拉着他的胳膊往前走。

    又继续走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了刺激性项目区域。

    “大摆锤,过山车,海盗船,跳楼机。”陆锦延看了一圈,“小白,你想先玩哪一个?”

    姜聿白仰起脸,听着前后左右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惊叫声,不由蹙了蹙眉。

    “来游乐园,不玩一次刺激项目是不完整的。”陆锦延笑道,“不过如果你害怕的话,我们就去坐摩天轮。”

    听到他的话,姜聿白神色坚定起来:“那我们还是玩这个吧。”

    陆锦延衡量了一下四个项目的队伍长度,最后选择玩丛林过山车。

    两人进入区域内排队,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愈发清晰。

    一分钟后,上一轮的游客下来,其中一个女生脸色惨白地被同伴搀着走出来,颤抖着从包里掏出方便袋,“哇”地一声吐在了袋子里面。

    姜聿白转回脸,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害怕吗?”陆锦延敏感地觉察出他的情绪波动,低声问道,“要是害怕的话,我们还是去坐摩天轮?”

    姜聿白轻轻摇头:“继续排吧。”

    人都到了这里,没道理还要退缩。

    很快,新一轮的惨叫声在耳边响起。

    陆锦延正在目测队伍的长度,突然感觉外套下摆被一只手牵了一下。

    “嗯?”他立即侧身回头,“怎么了?”

    “这个项目应该是安全的,对吧?”姜聿白低着脑袋挨近他,用很小的声音问道。

    “嗯……”陆锦延思考了一下,低声回道,“据我所知,过山车是出过事的。”

    牵住衣角的手一紧,姜聿白仰起脸:“真的吗?”

    “没事的。”陆锦延笑了起来,“有数据表明,乘坐过山车的死亡率约为十五亿分之一,我们不会刚好这么倒霉吧?”

    姜聿白将提起来的心放了下去:“那就好。”

    又过了二十分钟,工作人员打开栅栏,将他们这批游客放了进去。

    过山车的最后一节车厢是最刺激的,最前面一排心理压力又是最大的,为了照顾姜聿白是第一次玩这种项目,陆锦延选了中间排的双人座位。

    坐进位子里,绑好安全带,此时姜聿白的心情还算平静。

    “待会儿如果害怕的话,可以握住我的手。”陆锦延将右手放到两人中间的位置,贴心地提醒道。

    姜聿白目不斜视:“我不害怕。”

    陆锦延轻笑一声:“原来是一只胆大的小白兔啊。”

    工作人员检查众人的安全带都绑好后,启动了过山车。

    过山车开始往上爬,速度均匀而缓慢地一点一点上升,高度渐渐超过了游乐场里的大部分设施。

    姜聿白有些新奇,更多的是紧张。

    他从来没有玩过高空项目,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在户外升到这种高度。

    过山车升至顶点,忽然凝滞了。

    车厢悬在最高点,保持着要掉不掉的状态,姜聿白更加紧张了,不自觉屏住呼吸。

    陆锦延侧眸望向他,再度提出邀请:“如果害怕的话,可以握住我的手。”

    姜聿白:“我不害怕——啊!”

    毫无征兆地,过山车猛地急速下坠,姜聿白发出一声惊叫,条件反射般抓住了放在身侧的手。

    那只大手几乎同时回握住他,温暖的宽厚的有力量的手,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耳畔是猎猎作响的风和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姜聿白双眸紧闭,仿佛有一只重锤正在敲打他的心脏,一下比一下猛烈。

    他死死咬紧牙关,将尖叫声堵在喉咙里。

    又一次极速俯冲,这次伴随着三百六十度的翻转,一瞬间,姜聿白觉得自己像是要死去了。

    他曾经想过很多次死,甚至为此付出过实际行动,但没有一次像此刻这样接近死亡。

    就好像灵魂即将脱离这副沉重的躯体,去往它该去的地方……

    下一秒,握住他的那只手动了,摸索着将五根手指塞进了他的指缝里,与他形成亲密至极的十指相扣姿势,硬生生将他的灵魂重新拉回身体里。

    姜聿白浑身一颤,仿佛能透过那只手,感受到彼此剧烈无比的心跳。

    真实的,鲜活的,充满生命力的。

    “别怕,白白。”过山车短暂的停滞时,陆锦延转过脸望着他,“我会一直陪着你,就算是——”

    过山车再次下坠,尾音淹没在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

    *

    过山车停回原位,两人的手依旧牢牢紧扣。

    姜聿白头晕目眩,呼吸急促,一时间不记得下一步该做什么。

    陆锦延也没动,暗自享受着十指紧扣的美妙滋味,甚至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牵着手,就算死亡也会变得令人期待。

    很快,工作人员走上前来:“两位客人,该下车了。”

    姜聿白眼神发直地看向工作人员,倏然醒过神来:“对不起……”

    “我们马上就走。”陆锦延恋恋不舍地松开手,俯身过去替他解开安全带。

    直到走出出口,姜聿白的双腿还是软软的。

    “刺激吗?”陆锦延面不改色,“要不要找一个地方坐着休息一下?”

    姜聿白很想逞强说不用,但陆锦延已经抬手揽住他的肩膀:“走,去那边。”

    有了对方的支撑,他的身体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

    两人坐在花坛旁休息,这时一位年轻妈妈牵着扎羊角辫的小姑娘走过来,坐在了他们旁边。

    姜聿白看过去,目光一下子被小姑娘手上的棉花糖吸引了。

    “想吃吗?”陆锦延低低笑了一声,“我去给你买。”

    “不用……”姜聿白来不及阻止,他就已经起身走远了。

    没过一会,陆锦延手上拿着一只粉白蓬松的兔子棉花糖走回来。

    “给。”他俯身将棉花糖递给姜聿白,眸中笑意明显,“你看这只棉花糖,像不像你?”

    姜聿白盯着棉花糖:“哪里又像我了?”

    “妈妈妈妈!”旁边的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叫了起来,“兔兔!我也要小兔棉花糖!”

    年轻妈妈摸了摸她的头:“我们不是已经有了吗?”

    小女孩指着姜聿白手中的棉花糖:“兔兔!我要兔兔!”

    姜聿白显然没遇见过这种情况,捏着糖棍有些不知所措。

    陆锦延走过去,蹲下高大的身子,笑眯眯道:“不可以哦,那个是哥哥的小兔子哦。”

    年轻妈妈尴尬地笑了笑:“抱歉,小孩子不懂事。”

    “没事。”陆锦延起身,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棒棒糖递给小女孩,又捏了捏小女孩的羊角辫,这才走回姜聿白身旁。

    接下来他们又去玩了几个不刺激的项目,等天黑下来,游乐场里的旋转木马亮起了五彩斑斓的灯。

    姜聿白坐在马背上,随着音乐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晃动,陆锦延就坐在他身后的马上,掏出手机对着他录视频。

    “你别拍我。”姜聿白回眸,唇角挂着清清浅浅的笑,“好傻。”

    陆锦延透过镜头盯着他看:“得拍点视频留作纪念,要不然怎么证明我们来过游乐园呢?”

    姜聿白再次被他说服,想了想,也拿出手机对着他拍起来。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互相拍对方,隔着两部手机对视片刻,最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从旋转木马下来后,他们并肩朝门口走去。

    “好玩吗?”陆锦延的声音里还含着浓浓的笑意,“今天开不开心?”

    “嗯!”姜聿白用力的点了点头,“开心。”

    小时候他一直很羡慕别的小朋友,有家长带着一起去游乐园玩。

    在班上听同学们说起游乐园里的各种项目有多么好玩,而他却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更别提插.进他们的话题里。

    后来长大了,他一个人也不想来游乐园玩了。

    因此,今天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踏进游乐园,而且把能玩的项目都玩了一个遍。

    陆锦延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时间还早,我们再去附近的电玩城玩一玩,好不好?”

    姜聿白眨了眨眼睫:“电玩城?是打游戏的地方吗?”

    陆锦延眉峰微挑,不动声色地问道:“你以前没去过电玩城?”

    “路过,没去玩过。”姜聿白的声音小了下去,“我以前……不怎么喜欢出来玩。”

    上大学后,他少有的出门时刻都是和东东一起,而东东一般喜欢逛商场看电影这类的活动。

    “这样啊……”陆锦延唇畔笑意更深,“电玩城有很多好玩的,你去了就知道了。”

    姜聿白应声:“好。”

    陆锦延所说的电玩城,开在附近的商城负一楼和负二楼,姜聿白一进去,就被里面炫彩的灯光闪了一下眼睛。

    “这是跳舞机,那个女生跳得不错。”陆锦延指向跳舞机上跟着音乐扭动的女孩,“你想试试吗?”

    “我不行!”姜聿白一连摇了好几下脑袋,“我四肢不协调。”

    陆锦延笑了一声:“你身体这么软,不学跳舞真是可惜了。”

    “啊?”姜聿白微微睁大眼睛看着他,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

    陆锦延自知失言,迅速转移话题道:“那个是赛车模拟游戏,坐上模拟舱就能体会赛车的感觉,你想试试吗?”

    姜聿白略一思索,点头应道:“想试一下。”

    陆锦延买了游戏币,两人坐上模拟舱开始激.情赛车。

    结果一个虚拟赛车游戏,硬是被陆锦延玩出了热血刺激感,旁边渐渐聚集了不少人,看他一路打破记录飙向终点,不由发出叫好声。

    陆锦延淡淡一笑,又领着姜聿白去玩投篮机。

    六十秒的投篮时间,一等奖是二百五十个球,陆锦延问道:“白白,你觉得我能投中多少个?”

    姜聿白想也不想地回道:“二百五!”

    陆锦延“嘶”了一声,决定忽略这个充满内涵的数字,开始往篮筐里投球。

    这种距离的投篮对他来说无疑是小儿科,只见篮球一个接一个往篮筐里掉,速度快得老板来不及看,只有计数板上的数字刷刷地往上涨。

    姜聿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串数字,最终停留在三百一十二。

    “我去!破纪录了!”老板一脸惊讶,“小伙子,你是专业篮球运动员吧!”

    “不是。”陆锦延谦虚地回道,“只是业余爱好而已。”

    姜聿白看向他的目光,无意识带了一点崇拜:“陆锦延,你怎么玩什么都这么厉害啊?”

    “是吗?”陆锦延回望他,漆黑的眸中涌动着看不清的神色,语气意味深长,“再厉害,也要你喜欢才行。”

    姜聿白脸颊一红:“你……你能不能别在大庭广众说这些……”

    “好,不说了。”陆锦延从善如流,又将目光转向旁边的娃娃机,“小白,我给你抓一只娃娃。”

    “娃娃?”姜聿白随着他的目光转向娃娃机,“你想抓什么?”

    “那就抓一只……小兔子吧。”陆锦延迈开脚步走向娃娃机,“抓一只小兔子,送给小白兔好不好?”

    买硬币投入机器,他站在娃娃机前操纵手柄,来回摇晃了几下,什么也没抓到。

    “啧……”陆锦延轻啧一声,再次投币,这回差一点就钩上来了。

    “这娃娃机就是个智商税!”旁边给女朋友抓娃娃的男生有点气急败坏了,“挣你钱的,能让我们抓上来才怪!”

    女孩子有些委屈:“也有能抓出来的……”

    陆锦延充耳不闻,继续投币,钩子往小兔子胖乎乎的身上下去。

    姜聿白站在一旁替他紧张,但这一次,竟然顺利的将小兔子钓了出来。

    “钓上来了!”姜聿白眼睛发亮,露出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

    “是啊,钓上来了。”陆锦延大手抓着娃娃,眼睛牢牢盯住他,好看的薄唇亲了亲兔子耳朵,笑着问道,“还有一只小白兔,什么时候才能让我钓上来呢?”

    姜聿白站在原地,耳尖霎时红得滴血。

    仿佛陆锦延亲的不是娃娃,而是他的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赘婿叶昊〕〔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