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大唐憨婿〕〔我的末日堡垒车〕〔重生农门小福妻〕〔现代妖怪生存指南〕〔天龙霸体诀〕〔独战一生〕〔穿越1980,从山野〕〔什么叫开挂型射手〕〔虎夫〕〔督抚天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48章 第 48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48章 第 48 章

    雨过天晴, 初晨的阳光顺着窗帘一角偷偷溜进卧室,唤醒了床上沉睡的青年。

    姜聿白睁开双眸,陌生的天花板映入眼帘, 一时有些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片刻后, 意识渐渐回笼, 他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在卧室的床上。

    怎么回事?

    昨夜他不是在沙发上睡下了吗?

    姜聿白坐起上半身,目光四下打量了一圈。

    这是一间很大的卧室, 东西并不多, 显得有些空旷。整体色调是性冷淡式的黑灰色,与陆锦延表面给人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

    姜聿白躺回床上,偏过脸轻轻嗅了嗅枕巾。

    也许是因为不常在这里住, 这张床上陆锦延的味道很淡, 但他昨夜半梦半醒间,总觉得自己被熟悉好闻的气息包裹着, 所以才睡得这样安稳……

    姜聿白闭了闭眼眸, 起身下床。

    打开卧室门, 一股食物的香气扑鼻而来,他微微怔了一下,抬脚往厨房的方向走。

    陆锦延正在用勺子尝粥,耳畔忽然传来很轻的一声:“陆锦延。”

    他立刻转过身,脸上随之露出明朗好看的笑容:“早上好,小白。”

    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他身后,高大英俊的青年手上拿着勺子和他道早安, 画面和谐得姜聿白不由晃了晃神。

    “昨晚睡得好吗?”陆锦延放下勺子, 大步走出厨房。

    “睡得很好。”姜聿白犹豫了一下, 还是问道, “昨晚是你……把我弄到床上去的吗?”

    “我半夜起来, 见你都快掉下沙发了,实在不忍心。”陆锦延在他面前站定,笑着补充道,“不过你放心,我只是把你抱回床上,没做别的事。”

    姜聿白的眼神落在地板上:“那你昨晚睡在哪里?”

    “当然是睡沙发。”陆锦延语气一片坦坦荡荡,让人根本无法生出怀疑。

    姜聿白单纯地信了,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都是我占了你的床,害你——”

    “让我看看你的脸。”陆锦延打断了他的话,动作自然地捏住他的下颌,轻轻抬起来。

    姜聿白下意识掀开眼睫,对上眼前英俊深邃的面容。

    “还好处理得及时,没有肿得更厉害。”陆锦延松开手,好像真的只是为了观察他脸上的伤,“没过二十四小时,待会儿吃完早饭,还要继续冷敷。”

    “好。”姜聿白懵懵地应道。

    “先去洗漱吧。”陆锦延提醒道,“柜子里有新牙刷,毛巾就用我的,可以吗?”

    “可以。”姜聿白转身走向卫生间。

    洗漱完毕后,再出来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香喷喷的早餐。

    “陆锦延,你真的好厉害。”姜聿白坐到拉开的椅子上,发自内心地夸赞道,“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我不会的东西有很多,但我都可以为了喜欢的人学。”陆锦延眉眼含笑,“先尝尝粥合不合胃口。”

    姜聿白拿起勺子,吃了一口玉米瘦肉粥,点了点头:“很好吃。”

    鲜甜软烂,入口即化。

    “那就好。”陆锦延夹了一块金黄酥脆的土豆饼,放进他面前的盘子里,“第一次做土豆饼,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姜聿白夹起土豆饼咬了一口,还没咽下去就给予肯定的回答:“也很好吃。”

    “那你多吃点。”陆锦延盯着他笑,“厨房里还有呢。”

    “好。”姜聿白乖乖点头,又咬了一口土豆饼,察觉那道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脸上,抬起眼眸,“你不吃吗?”

    “看着你吃,我就特别开心。”陆锦延的表情看起来一本满足,“谢谢你小白,终于有人喜欢我做的饭了。”

    原来他曾经以为的无用技能,在某一日,也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原来给喜欢的人做饭,得到心上人真心的夸奖,是这样快乐的一件事。

    *

    吃过早饭后,陆锦延从冰箱里拿出冰袋,用手帕裹上冰袋后递给姜聿白。

    “谢谢。”姜聿白接过冰袋,放在左脸脸颊上冷敷。

    陆锦延坐到沙发上:“今天周六,想出去玩吗?”

    “不想出门。”姜聿白摇了摇头,“我的脸肿成这样,还是别出去吓人了。”

    “哪里吓人了?”陆锦延目光专注地盯着他,“明明还是很可爱,很漂亮。”

    突如其来的夸奖,姜聿白抿了下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那不如画画?”陆锦延又提议道。

    姜聿白想了一下:“这里没有画具和颜料,没办法画画。”

    陆锦延站起身来:“我可以现在去买,你给我列一个清单出来。”

    “别买,浪费。”姜聿白出声制止他,“以后又用不上,只画一两次太浪费了。”

    画画的材料又多又贵,他不想让陆锦延平白浪费钱。

    “当然不会——”陆锦延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好,听你的。”

    当然不会浪费,等以后他们在一起了,这里就会成为小白的第二个家。

    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

    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一下,陆锦延拿起手机:“老三又在群里发信息了。”

    沈照:[夜不归宿啊夜不归宿!@陆锦延陆哥快点老实交代,昨晚到底把小白拐哪去了?]

    姜聿白敏感地看了他一眼:“你别在群里乱说话了。”

    “放心,我不会乱说话的。”陆锦延扬起唇角,单手打字回复。

    陆锦延:[昨天太晚了,住在湖间花园这边的公寓里。]

    沈照:[卧槽!陆哥你带小白去你的公寓了?]

    陆锦延:[请问,你有什么意见吗?]

    沈照:[我们几个都没去过你的公寓!]

    陆锦延面不改色地回道:[你们也没说过要来。]

    丁鸿宇:[那我们现在申请还来得及吗?]

    陆锦延看了一眼垂眸冰敷的人,无情地拒绝了兄弟们的请求。

    陆锦延:[下次吧。]

    陆锦延:[今天是我和小白的二人世界。]

    沈照:[!!!]

    丁鸿宇:[!!!]

    手机接二连三传来震动,姜聿白忍不住伸手去够,却被耳畔响起的声音打断了。

    “既然上午没别的事,那我们去逛超市,怎么样?”陆锦延靠坐在沙发扶手上,“买中午和晚上要吃的菜,还可以买一些小零食。”

    姜聿白收回手,神色犹豫:“可我的脸……”

    陆锦延略一思索:“戴口罩吧,这样就看不见脸颊上的伤了。”

    微一停顿,他又补充道:“我会陪你一起戴口罩。”

    “好。”姜聿白不再犹豫,“我先换一下衣服。”

    两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去超市。

    陆锦延站在门口等姜聿白换鞋,目光自上而下地打量一圈,唇角不自觉上扬起来。

    他的外套穿在小白身上显得很宽松,又穿出了oversize男友外套的效果,也衬得身形愈发单薄挺拔。

    姜聿白换好鞋,走向门口:“走吧。”

    公寓小区附近就有一个大型商场,一楼和负一楼都是超市区域。

    陆锦延推着购物车,和姜聿白并肩往超市里面走。

    周六上午,来买菜的大多是家庭主妇,或是年轻的情侣,两位身高腿长的口罩帅哥出现,毫不意外又引起了一阵骚动。

    陆锦延一向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姜聿白由于今天戴了口罩,心理作用下也放松了不少。

    他们先去买新鲜的蔬菜和鱼肉,买好后又逛向零食区。

    “喜欢吃什么,尽管拿。”陆锦延侧眸说道,“今天全场我买单。”

    姜聿白看着架子上眼花缭乱的零食,一时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吃什么。

    陆锦延随手拿了一包黄瓜味薯片:“你要是不拿,我可就每样都拿一点了。”

    “那也太多了。”姜聿白微微蹙了蹙眉,转脸问道,“你喜欢吃什么零食?”

    平时在宿舍,好像基本都看不到陆锦延吃东西,也不吃给其他室友带回来的零食。

    “我不吃零食。”陆锦延隔着口罩笑了一声,眼睛里却并没有笑意,“在我们家,所有的零食都是垃圾食品。”

    “怎么会是垃圾食品?”姜聿白转回脸,“我从小就喜欢吃甜食,甜食会让人心情变好。”

    “那我也喜欢甜食。”这回,陆锦延露出了真正的笑容,“只要是你喜欢吃的,我也会喜欢。”

    两人边走边往购物车里放零食,小推车很快就变得满满当当。

    “看看看!快看!”不远处有个女孩子,使劲拍打着同伴的肩背,“快看那两个帅哥,像不像一对?”

    同伴扭过头来,看到两人时不由发出一声低呼:“我去!这也太帅了!”

    虽说戴着口罩的帅哥有一定欺骗性,但这两位的气质和身材比例实在是太优越了。

    “是一对吧?他们肯定是一对吧!”先说话的女孩子目光兴奋,一时没控制住嗓音,“简直配一脸!”

    两人戴着一黑一白的口罩,衣服又是与口罩相反的颜色,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配一脸。

    姜聿白拿零食的手一顿,挂着口罩的耳朵悄悄红了红。

    陆锦延显然也听见了,看向染上绯红的耳尖,明知故问道:“小白,她们是在说我们吗?”

    姜聿白头也不回:“不知道。”

    “她们好像是在说我们看起来很配。”陆锦延眸底笑意深深,“你觉得呢,小白?”

    “不知道。”姜聿白干脆放下东西,转身继续往前走。

    陆锦延眉峰一挑,敏锐地抓住了关键。

    小白说的是“不知道”,而不是“不配。”

    这是不是说明,小白其实已经在慢慢接受他了?

    “小白,等等我。”唇畔的笑容一下扩大,陆锦延提高了嗓音喊道。

    听到他的声音,姜聿白没有完全停下,但却下意识放缓了脚步。

    陆锦延刚准备追上去,不知又想到了什么,走向刚才议论他们的女孩子。

    两个女生一脸懵逼,还以为他要来找她们麻烦,不由自主往后退了退。

    “你们好。”陆锦延的语气礼貌又温和,“谢谢你们,我也觉得我和他很配。”

    说罢,他转身大步朝姜聿白追了过去。

    两个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片刻后异口同声道:“磕到真的了!”

    *

    买完菜回到公寓,姜聿白摘下口罩,脱掉外套:“我帮你一起做午饭。”

    “好。”陆锦延毫不迟疑地应道,“我们一起做饭。”

    比起昨天的手足无措,今天姜聿白在厨房里显得游刃有余了。

    毕竟洗菜,比他洗刷画具容易多了。

    洗完菜,他见陆锦延正在处理鱼肉,便自告奋勇要一并把菜给切了。

    “别,你别动刀。”陆锦延连忙阻止他,“这把刀很锋利,要是不小心切到手怎么办?”

    姜聿白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想了想还是作罢。

    万一伤到手,那他画画就会受到影响。

    “我们小白老师这双手,可是千金不换的。”陆锦延也盯着那双细长漂亮的手,半开玩笑半认真道,“破一点皮我都要心疼死。”

    姜聿白缩回手:“那我还能做点什么?”

    “过来,帮我套一下围裙。”陆锦延指了指挂在墙上的围裙。

    “好。”姜聿白应声,拿起围裙走过去。

    陆锦延低头让他把围裙领子套进去,又抬起修长的双臂:“现在把后面的带子系上就好。”

    姜聿白被他的动作误导,一时忘记可以绕到他身后去系带子,双手自前往后圈住精壮的腰,像是一个主动的拥抱。

    陆锦延垂着眼眸,暗自磨了磨后槽牙,按捺住想将人压上料理台狠狠亲到窒息的冲动。

    “好了。”姜聿白终于完成任务,仰起脸时才意识到两人的距离太近了。

    他迅速往后退了一步,陆锦延身穿围裙的样子也完整落入眼底。

    下一秒,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陆锦延看了看自己,“不好看吗?”

    “没有……”姜聿白努力正色,“很可爱。”

    正常尺寸的围裙穿在一米九多的人身上,好像缩了水似的又短又紧绷,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萌。

    “可爱?”陆锦延向他逼近一步,“小白,你竟然说一个一米九二的猛男可爱?”

    姜聿白抬手抵住坚实的胸膛,阻止他继续靠近,语气认真地纠正道:“一米九一点五。”

    陆锦延:“……”

    两人齐心合力,顺利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

    这是姜聿白第一次全程参与做饭过程,看着他们的劳动成果,食欲比平常好了不少。

    陆锦延边投喂边问道:“小白,好吃吗?”

    “好吃。”姜聿白毫不吝啬赞美之词,“特别好吃,比五星级酒店大厨做的菜还要好吃。”

    这话要是其他人来说,陆锦延只会觉得对方是故意夸张来讨好他。

    但这样说的人是姜聿白,他心里就万分受用。

    片刻后,陆锦延循循善诱道:“这么喜欢,以后我天天做给你吃,好不好?”

    常言道,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

    以他的做饭水平,可以抓住小白的胃吗?

    姜聿白怔了怔,随即撇开视线,略显生硬地转移话题道:“你尝尝烤鱼。”

    陆锦延心底涌起一丝失望,但很快又调整好情绪,笑着回道:“好。”

    慢慢来,心急吃不了小白兔。

    *

    漫长悠闲的午后时光,姜聿白盘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偶尔垂眸看一眼腿侧的人。

    陆锦延坐在地毯上,背部靠着沙发,一条长腿懒散地伸出去,另一条腿曲起来抵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室内,打在漆黑浓密的头发上,晕染出一片温暖的金色。

    看着看着,姜聿白的手有点痒了。

    眼前这一幕很适合画下来,可惜现在的他没有颜料,也没有画笔。

    “陆锦延。”过了一会儿,他轻声开口问道,“你在忙什么?”

    “赚钱。”陆锦延扬起下颌,抬眸仰视着他。

    “你缺钱吗?姜聿白微微睁大了眼睛,“我可以帮你。”

    “目前是不缺,但未来谁又说得准呢?”陆锦延望着他笑,语气意味深长道,“再说了,我得挣钱养——家啊。”

    “好吧。”姜聿白收回目光,重新看向自己的手机屏幕。

    两人早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即便各自做各自的事,也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又过了一会儿,陆锦延关上电脑屏幕,开口唤道:“小白。”

    “嗯?”姜聿白应声,“怎么了?”

    “想不想看电影?”陆锦延抬手搭上沙发,“我把次卧改成了影音室,跟电影院的环境差不多,想看电影吗?”

    姜聿白点头:“想看。”

    下午的时间太漫长了,他总不能一直玩手机。

    陆锦延站起身来:“好,那我们现在就去看电影。”

    打开影音室的门,姜聿白走进去,好奇地四下打量几眼。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陆锦延引着他坐到屏幕前方的沙发上,“想看什么电影?”

    姜聿白回道:“你决定就好。”

    “你喜欢什么类型?”陆锦延看着他的侧脸,“悬疑?恐怖?科幻?爱情?”

    “都可以。”姜聿白回道,又小声补充道,“除了鬼片。”

    “哦,我差点忘记了,小白兔怕鬼。”陆锦延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那我们不如就看恐怖片吧?”

    姜聿白:“……”

    “逗你的,我哪里舍得吓你?”陆锦延恢复正经,掏出手机打开浏览器,“我来搜索一下,有什么经典好看的电影。”

    虽然他是想让小白看鬼片时害怕地躲进自己怀里,但万一真把人吓到了,他又会觉得心疼。

    还是选一部爱情片吧。

    认真搜索片刻,陆锦延选定了一部浪漫唯美的法国爱情电影。

    评分挺高,最重要的是,这部电影的男女主最终结局是好的。

    关闭影音室的灯光,电影屏幕缓缓拉开。

    法国电影的一大特点,总以风景作为开场,每一帧画面都诗意像一幅油画。

    姜聿白果然喜欢这种风格,从一开场就沉浸入了电影的世界中。

    但陆锦延的目光,却情不自禁转到了身侧的人脸上。

    影音室里很暗,唯一的光源来自于大屏幕。

    随着电影画面的变化,落在姜聿白脸上的光也随之变化,每一次光影流动都美得他心尖发颤。

    “陆锦延……”身旁的那道目光实在难以忽视,姜聿白忍不住小声提醒,“看电影,别看我。”

    陆锦延恍然惊醒,低低沉沉地回道:“电影哪有你好看?”

    也许是周围的环境影响,又或是对方离自己太近,姜聿白只觉耳根一麻,不自觉往旁边躲了一下,想避开不分时间场合胡乱散发荷尔蒙的某人。

    “我在看电影啊。”陆锦延跟着往他那边挪了挪,从善如流地看向大屏幕,“认真地看。”

    姜聿白不动了,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电影上。

    没过一会儿,随着剧情的层层深入,饱受苦难被迫分离的男女主终于再次见面了。

    姜聿白鼻尖有些发酸,内心由衷地替这对有情人感到高兴。

    电影中久别重逢的男女主互诉衷肠,深情地凝视着对方,互相紧紧拥抱,然后亲在了一起。

    姜聿白下意识挺直脊背,坐姿端正地看着大屏幕。

    他不是没看过爱情电影,这种尺度也确实不算大,但因为此刻身边只有陆锦延,两人在封闭空间里看亲密戏,难免会觉得有点尴尬。

    陆锦延微微眯了眯眼眸,开始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果然,电影里的男女主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唇舌纠缠间越来越激烈。

    为了增强看电影时的氛围感,影音室采取了3d环绕的音效模式,啧啧水声越来越响,三百六十度环绕在两人四周。

    眼看男女主亲着亲着不满足了,动情地伸出手互脱衣服,姜聿白开始感到坐立难安。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这段情节快点过去,然而,导演却开始用慢镜头细细描绘……

    姜聿白终于忍不住偏过脸,正好望进一双幽沉的眼眸里,心脏猛地往胸前撞了一下。

    陆锦延眸色沉沉地盯着他,面部轮廓一半隐在黑暗中,一半映着大荧幕的光,愈发显得立体深邃。

    那双眼睛似乎有什么蛊惑人心的魔力,将他的视线牢牢定住,令他不得动弹。

    耳畔暧.昧的喘.气声不绝于耳,影音室内的温度仿佛也随之越升越高。

    不知不觉中,两人的身体越挨越近,越挨越近……

    这时,电影里的音乐变了,姜聿白倏然清醒过来,身体触电般往后仰去。

    下一瞬,一只滚烫的大手捏住他的后颈,轻轻松松将他抓了回去,另一只手则有些粗暴地一把握住了他的腰。

    他被迫做出仰脸献祭的姿态,炙热的气息近在咫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绝世赘婿叶昊〕〔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