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龙〕〔我是剑仙〕〔快穿之万界包租婆〕〔我的治愈系游戏〕〔一世狼王〕〔人族镇守使〕〔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54章 第 54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54章 第 54 章

    洗完澡后, 姜聿白一出来就目不斜视地爬上了扶梯。

    陆锦延坐在桌子前,目光盯着露出的雪白凸起的脚踝,又顺着线条流畅的小腿往上移动, 堪堪停驻腰臀间起伏的弧度上。

    那截腰细得一手就能掌控,当他用手握住时便怎么逃也逃不开,但往下连接的臀部却异常圆润挺翘, 让他不禁在脑海里想象掐着那把腰,让人在自己身前做出塌腰跪伏的姿势……

    下一瞬,晦暗不明的目光和清澈干净的眼神猝然撞上, 陆锦延愣了一下, 有些狼狈地偏开了脸。

    姜聿白有些茫然,但也没问什么,盘腿坐在床上打开手机。

    “要睡了吗,小白?”陆锦延平复了一下内心的燥热,重新看向上铺, “头发还没干。”

    “没有。”姜聿白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微湿的头发,“等会儿再睡。”

    “好。”陆锦延站了起来,“那我也去洗澡了。”

    “嗯。”姜聿白应声, 点进和齐冬东的微信对话框, 打算和最好的朋友分享自己脱单的消息。

    姜聿白:[东东,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齐冬东:[什么事啊宝贝!]

    姜聿白:[我跟陆锦延在一起了。]

    齐冬东:[!!!]

    齐冬东:[什么时候的事?]

    姜聿白:[昨天我们一起去月亮山看超级月亮,他又向我告白了一次。]

    那样美好的月色下,他的眼睛只能看见陆锦延,大脑里也剩下陆锦延一个人。

    齐冬东:[看月亮!校草他好会!]

    齐冬东:[直男开窍, 恐怖如斯!]

    姜聿白回想起昨夜山顶上的一幕幕, 唇畔不自觉漾出清浅的笑意。

    姜聿白:[我感受到他的真心了。]

    不管这份真心能持续多久, 至少那一瞬间, 他感知到了陆锦延对他的爱意。

    他完全无法抵抗,只能顺从自己的内心。

    齐冬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齐冬东:[宝贝,我真的真的很为你开心!你一定会永远幸福快乐!]

    姜聿白:[谢谢你,东东。]

    齐冬东:[找个时间一起吃饭吧,我要好好跟陆锦延唠一唠。]

    姜聿白:[东东,你别为难他。]

    齐冬东:[宝贝你怎么这样!我像是那种恶毒男配吗!]

    齐冬东:[他拐走了我最珍贵的宝贝,我不该叮嘱他一些保管事项吗?]

    姜聿白看着屏幕上出现的文字,心底顿时涌起一股歉疚之情。

    姜聿白:[对不起东东,我不是那个意思……]

    齐冬东:[我知道啦,我们认识多久了,我还能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吗?]

    齐冬东:[但是呢,饭还是要吃的!]

    姜聿白:[好,时间地点你定。]

    临睡前,姜聿白又给陆锦延发消息,告知他东东要和他们一起吃饭的事。

    陆锦延回复得很快:[当然没问题,应该的。]

    姜聿白:[那我先睡了,晚安。]

    陆锦延:[没有晚安吻吗?]

    姜聿白想了想,找到晚安的表情包发过去。

    陆锦延:[不要表情包,要真的晚安吻。]

    姜聿白:[不要了……]

    今天亲了太多次,他的嘴唇都快被亲破皮了,舌头也一直麻麻的。

    更何况,其他室友不一定都睡着了。

    陆锦延:[就亲一下,单纯的晚安吻。]

    陆锦延:[我保证不伸舌头,好不好?]

    黑暗中,姜聿白脸颊一热,说好不是说不好也不

    是。

    几秒后,下铺传来轻微的窸悉索窣声。

    陆锦延摸黑起身下床,站在床沿边等待。

    姜聿白磨蹭了一会儿,用胳膊肘撑起上半身,探头过去。

    两人的目光对上,陆锦延抬手掌住他的后脑勺,就着窗外的月光,精准地找到了他的唇。

    皎洁的月色下,一人躺在床上,一人站在床下,唇与唇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

    姜聿白心里很紧张,只要此刻有人起床,甚至不用开灯就能发现他们的奇怪举动。

    想到这里,他试图结束这个晚安吻,不料控住他的大手微一用力,将他牢牢固定在原地。

    火热的舌尖悄悄溜出来,湿漉漉地舔了舔可爱饱满的唇珠,又在他挣扎之前适时松开了手。

    “晚安,男朋友。”陆锦延用只有他们能听到的气声道了一句晚安,随即重新上床。

    姜聿白也躺回上铺,片刻后拿过靠在里面墙上的兔子玩偶,抱在怀里睡下了。

    *

    周一上英语大课,齐冬东屁股还没坐稳就急忙开口道:“小白,快跟我说说细节!”

    “没什么细节。”姜聿白举起英语书遮住大半张脸,轻声回道,“就是在一起了。”

    “这么简略!”齐冬东凑过脑袋,语气充满好奇,“小白,我真的很难想象校草这样的人,谈起恋爱来会是什么样子的?”

    姜聿白不自然地侧了侧脸:“跟别人没什么不同……”

    除了不分场合的亲吻拥抱令他难以招架,陆锦延对他跟以前也没什么两样。

    “是吗?”齐冬东将信将疑,“没事,等我们一起吃饭时,我自己来好好观察一下!”

    姜聿白转回眼神:“你要什么时候和我们一起吃饭?”

    “这周三吧,周三晚上我有空。”齐冬东不冷不热地笑了一声,“我得好好会一会你的男朋友。”

    “好。”姜聿白默默放下书,准备上课。

    “对了宝贝——”齐冬东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压低了嗓音问道,“你家里的事,他知道吗?”

    姜聿白点了点头:“知道。”

    “那就好……”齐冬东一脸若有所思。

    一节课上完,课间休息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姜聿白拿起手机解锁,发现是陆锦延发来的消息。

    陆锦延:[牛奶有没有记得喝?]

    姜聿白从书包里摸出他给自己准备的保温杯,有些心虚地回道:[正在喝。]

    陆锦延:[嗯,好乖。]

    陆锦延:[中午一起吃饭好不好?]

    姜聿白:[中午要和东东一起吃饭。]

    陆锦延:[那不是正好?]

    姜聿白:[东东说周三一起吃饭。]

    如果今天中午就让他们在食堂遇见,以东东的性格,不一定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什么话来。

    陆锦延:[好吧,那我晚上再去画室接你。]

    陆锦延:[可是我现在就开始想你了,怎么办?]

    姜聿白抿了下唇,面对突如其来的情话,还是有些害羞。

    “谁啊?”齐冬东发现他神情羞涩,不由凑过去,“跟谁发信息呢?”

    姜聿白下意识抬手掩住了手机屏幕,小声回道:“陆锦延。”

    “我就说呢……”齐冬东露出一副看透了的表情,忍不住吐槽道,“这才过了一节课,他是不是太黏人了点?”

    姜聿白摇了摇头:“没有。”

    “啧啧……”齐冬东跟着摇头,像是在自言自语,“热恋中的小情侣啊……”

    晚上,陆锦延比往常更早来到了画室。

    姜聿白看了一眼

    时间:“今天好早。”

    “我这不是,迫不及待地想来见你吗?”陆锦延满眼含笑,快步走到他身后,“你继续画,我等你。”

    “你还是坐下等我吧。”姜聿白收回视线,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画布上。

    陆锦延听话地搬了椅子坐在他身后,安静地注视着他作画。

    直到他放下画笔,身后才传来低沉悦耳的嗓音:“画好了吗?”

    “嗯。”姜聿白应声,正想观察画的整体,身体一轻,忽然被打横抱了起来。

    “陆锦延!”他低呼一声,下意识抬起胳膊搂住了对方的脖颈。

    “哎,我在呢。”陆锦延应声,自己坐到椅子上,将他安放在怀里。

    姜聿白微微蹙了蹙眉:“脏,我还没洗手。”

    “不脏。”陆锦延垂首低眸,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尖,“先抱一会儿。”

    如同患了皮肤饥渴症晚期的病人,必须要将人抱在怀里才能缓解骨子里烧灼的渴望。

    不对,光是拥抱还不够,还要更多……

    漆黑的眼眸一暗,陆锦延单手扣住怀中人的下颌,重重压下滚烫的唇堵住他的呼吸。

    “唔……”姜聿白没做任何准备,就这样被撬开齿关,被迫与炙热又灵活的舌尖共舞。

    每一次接吻,陆锦延都凶得像是要用舌头吃掉他,一遍又一遍地占领他口腔内的每一寸,像是要打上不可磨灭的烙印。

    一吻毕,姜聿白被吻到失神,糯湿的眼睫微微发颤,软在他怀里细细喘着气,刺激得他浑身上下血液都往一处冲。

    理所当然,与他紧贴的人也察觉到了异样。

    脸颊上的绯红迅速蔓延至耳后根,姜聿白在他怀里挣扎着要起身。

    “嘶……别动……”陆锦延倒吸了一口气,收紧双臂困住他,“让我抱一会儿,再抱一会儿……”

    “不行,你……”姜聿白又羞又急,用含水的眸子瞪他,“陆锦延,你先冷静一下……”

    陆锦延贴着他的额头,嗓音微哑:“你别蹭我,我很快就能冷静下来。”

    姜聿白果然不敢动了,乖乖坐在他怀里等他恢复平静。

    半晌后,陆锦延忽然闷声笑了起来:“小白,我们好像忘了画室里有监控。”

    姜聿白怔了一下,回神后竟是将脸死死埋进滚热的肩颈间,嗓音里带了可怜的哭腔:“都怪你……这下好了……”

    这下全校都会知道他们在画室里接吻了,说不定还会全校通报批评他……

    怀里的身体因为害怕颤得厉害,紧紧搂住他脖颈的手却一直没有松开。

    陆锦延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变成了一颗气球,里面充盈着满足和饱胀的气体,令他喉头频频攒动,几乎要热泪盈眶。

    “骗你的……”他的嗓音更哑了几分,嘴唇贴着蓬松的发顶亲吻,“刚才你画画时,我就把监控遮起来了。”

    姜聿白沉默了几秒,倏地从他怀中抬起脸来:“陆锦延!”

    水色盈盈的眼眸因为生气变得更亮,脸上的潮红也沁得更深,显得愈发生动漂亮。

    陆锦延迅速道歉:“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姜聿白还是生气,仰脸往棱角分明的下巴上咬了一口:“骗子!”

    他自以为是泄愤,但并没有舍得用力,陆锦延反倒痒得沉沉笑了起来:“对不起小白,我是骗子。”

    “还敢笑!”姜聿白气得又要张嘴咬他,却正好迎上炽热的唇瓣,又被实打实地亲了一下。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陆锦延见好就收,低声哄道,“晚上想吃什么?”

    姜聿白从他怀里落地,又强调了一句:“下次不许这样了。”

    陆锦延从善如流:“

    好,不这样了。”

    然而姜聿白不知道的是,他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下次接吻的新地点。

    *

    转眼来到周三,三人约定好一起吃饭的日子。

    陆锦延显然很重视这次会面,不仅提前预订了一家环境清幽的高档餐厅,还对着落地镜认真挑衣服。

    “小白,你觉得这件大衣怎么样?”他转过身,展示身上挺括的藏青色大衣。

    姜聿白抬起眼眸:“好看。”

    事实上,陆锦延就是典型的衣架子身材,什么衣服穿到他身上都会变成大牌秀场。

    陆锦延指向衣柜:“跟那件白色的比起来呢?”

    “都好看。”姜聿白顿了顿,语气有些不解,“你们又不是没见过,不用这么……”

    “那不一样。”陆锦延走到他面前,俯身在他耳畔低声说道,“这次是以你男朋友的身份接受考验,我不能给你丢脸。”

    姜聿白心下一动,轻声回道:“就你身上穿的这件吧,很好看。”

    “好。”陆锦延心满意足地直起腰身,走回落地镜前。

    “哎呦卧槽!”沈照一局游戏打完,摘下耳机看向陆锦延,“陆哥,你今天怎么又穿得这么风.骚?”

    陆锦延瞥了他一眼:“你那贫乏的词汇库里,只剩下风.骚两个字了吗?”

    丁鸿宇挂了电话,无缝插话:“嗨呀,陆哥你体谅一下,小昭文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沈照决定不跟他一般见识,继续八卦道:“陆哥,你这是要出去约会吗?”

    “不是。”陆锦延淡淡回道,“我是要跟小白和他的朋友去吃饭。”

    “就这?”沈照丝毫没有怀疑,挥了挥手开始准备下一局,“行吧,那你们早去早回!”

    姜聿白和陆锦延对视一眼,起身往门口走去。

    半小时后,两人并肩走进餐厅,在服务生的引导下进入预订好的包厢。

    陆锦延拉开椅子让姜聿白落座,自我调侃道:“怎么莫名有种见小舅子的紧张感?”

    “别乱说。”姜聿白飞了他一眼,随即正色道,“东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

    “我明白。”陆锦延在他身旁的位置坐下,神情温柔似水,“小白,我很高兴,你愿意这么快把我介绍给你最好的朋友。”

    约莫十分钟后,齐冬东推开包厢门:“小白宝贝,我来了!”

    陆锦延站起身来,微一颔首,算是招呼。

    齐冬东将目光对准他,一开口就有点阴阳怪气:“没看出来啊,校草动作这么快?”

    虽然心里赞成小白谈一场真正的恋爱,但一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把宝贝追到手了,他还是忍不住想百般挑刺。

    “没有很快。”陆锦延四两拨千斤地回道,“小白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也很惊喜。”

    齐冬东眉头一皱,决定先坐下点菜。

    点完菜后,他双手交握抵在下巴上,目光严肃地审视着对面的人:“有没有什么要主动交代的?”

    陆锦延略一思索:“感情史空白,第一次喜欢的人是小白,第一次交往人是小白,第一次接吻的人也是小白。”

    “第一次接——”齐冬东哽了一下,“其他的呢?”

    “东东。”姜聿白出声制止,“别问这些了。”

    陆锦延在桌子底下伸出手,牢牢握住冰冰凉凉的手,继续坦白:“我名下财产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公司股份若干,不过这些都是家里给的。”

    “对,说到家里。”齐冬东眼神一凛,“如果你家里反对你和小白在一起,你打算怎么办?”

    不等陆锦延开口,他又补充道:“小白是个死脑筋,他谈恋爱就是奔着

    一辈子去的,你呢?”

    “我当然也是要和他一辈子都在一起。”陆锦延毫不犹豫地回道,“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

    齐冬东追问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因此和家里决裂,你要如何保障经济来源?”

    “这个你放心,我账户里的钱比你想象的更多,别忘了,我是学什么的。”陆锦延笑了一声,侧眸望向姜聿白,“小白,回去后我就把我的账户给你,以后我挣的所有钱,都属于我们俩共同的家。”

    姜聿白怔怔地和他对视,一时不知该给什么回应好。

    家,他们共同的家。

    听起来好像很美好……

    齐冬东也没想到正盘问着呢,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还顺便被炫了个富。

    他憋着一口气:“听说你们家还挺有钱的,让你一下子都放弃,你真的舍得吗?”

    “没什么舍不得的,钱没了可以挣,我喜欢的人就这么一个。”陆锦延捏着掌心里柔软的手,“姜聿白,你相信我吗?”

    他从来都不是毫无规划的人,在他决定追姜聿白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在脑海中想好了他们的未来。

    姜聿白是闯进他人生中的意外,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心上人妥帖地安放进他的往后余生里。

    姜聿白望着那双漆黑沉静的眼眸,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我相信你,陆锦延。”

    从他扑进眼前人怀里的那一刻起,他就会无条件地相信这个人。

    “咳咳……”齐冬东不得不咳嗽一声,打断两人的深情对视,“行了,我没什么要问的了。”

    很快,他们点的菜陆陆续续呈了上来。

    陆锦延依然滴水不漏地照顾着身侧的人,由于确定了关系,动作比往常更亲密了些。

    齐冬东坐在小情侣对面,肚子一半吃菜吃饱了,另一半是被新鲜的狗粮塞饱的。

    “加个微信吧。”吃到一半,他忽然想起上次被打断的微信。

    陆锦延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姜聿白。

    “加吧。”姜聿白点头,“以后有事方便联系。”

    陆锦延这才放下筷子,拿出手机打开二维码:“你扫我吧。”

    齐冬东伸手去扫码,“叮”的一声,微信界面弹出一个熟悉的头像。

    屏幕上的手指顿住,齐冬东看着这个有病的句号昵称,霎时瞳孔地震。

    “加了吗?”陆锦延还没意识到问题严重性。

    好几秒后,齐冬东直接点进对话框,点击红色感叹号下面的“发送朋友验证”。

    “我看到了。”陆锦延点进通讯录一栏,正准备添加新的好友,一个熟悉的id映入眼帘:小gaygay不是小guyguy。

    沉默,一阵死一般的沉默。

    “怎么了?”姜聿白发现两人同时不说话了,“加不上吗?”

    “没有,加上了。”陆锦延率先反应过来,表情镇定自若地收回手机,“继续吃吧。”

    齐冬东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半晌后意有所指道:“没想到,校草的微信居然是这种风格。”

    陆锦延抬眸,两人的眼神隔着餐桌交汇。

    片刻后,陆锦延收回视线:“小白,多吃点。”

    一顿饭吃完,趁姜聿白上卫生间的功夫,陆锦延压低嗓音道:“这件事有误会,你先别跟小白说。”

    “哪件事啊?”齐冬东嗤笑一声,“是你做春.梦的主角是小白,还是你早就觊觎小白那件事?”

    陆锦延咬了咬后槽牙:“要什么条件,才能暂时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开玩笑,我是那种人吗?”齐冬东继续上下打量着他,“深藏不露,真是深藏不露啊句号哥!”

    这时,姜聿白从卫生间走出来:“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陆锦延迎上前去,揽住清瘦的肩带着他往外走,“很晚了,我们回学校吧。”

    *

    当天晚上,只要姜聿白有查看手机的动作,就会被陆锦延以各种理由打断。

    十一点半,室友们都陆续上了床。

    陆锦延把宿舍大灯关了,站在床沿边思考了一下,选择用稳妥的方式从扶梯爬上上铺。

    黑暗中,姜聿白感觉床架在“咯吱咯吱”作响,起身就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爬了上来。

    “你——”刚发出一个字,就被大手捂了回去。

    “嘘……”陆锦延贴着他的耳朵,用极轻的气声说,“不想被其他人发现的话,就乖一点……”

    姜聿白被捂住唇,心跳速度莫名加快。

    陆锦延这样说,搞得像是他们俩在偷情一样……

    下一瞬,他被滚烫的身躯严严实实地压在了床上。

    这时,姜聿白从卫生间走出来:“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陆锦延迎上前去,揽住清瘦的肩带着他往外走,“很晚了,我们回学校吧。”

    *

    当天晚上,只要姜聿白有查看手机的动作,就会被陆锦延以各种理由打断。

    十一点半,室友们都陆续上了床。

    陆锦延把宿舍大灯关了,站在床沿边思考了一下,选择用稳妥的方式从扶梯爬上上铺。

    黑暗中,姜聿白感觉床架在“咯吱咯吱”作响,起身就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爬了上来。

    “你——”刚发出一个字,就被大手捂了回去。

    “嘘……”陆锦延贴着他的耳朵,用极轻的气声说,“不想被其他人发现的话,就乖一点……”

    姜聿白被捂住唇,心跳速度莫名加快。

    陆锦延这样说,搞得像是他们俩在偷情一样……

    下一瞬,他被滚烫的身躯严严实实地压在了床上。

    这时,姜聿白从卫生间走出来:“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陆锦延迎上前去,揽住清瘦的肩带着他往外走,“很晚了,我们回学校吧。”

    *

    当天晚上,只要姜聿白有查看手机的动作,就会被陆锦延以各种理由打断。

    十一点半,室友们都陆续上了床。

    陆锦延把宿舍大灯关了,站在床沿边思考了一下,选择用稳妥的方式从扶梯爬上上铺。

    黑暗中,姜聿白感觉床架在“咯吱咯吱”作响,起身就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爬了上来。

    “你——”刚发出一个字,就被大手捂了回去。

    “嘘……”陆锦延贴着他的耳朵,用极轻的气声说,“不想被其他人发现的话,就乖一点……”

    姜聿白被捂住唇,心跳速度莫名加快。

    陆锦延这样说,搞得像是他们俩在偷情一样……

    下一瞬,他被滚烫的身躯严严实实地压在了床上。

    这时,姜聿白从卫生间走出来:“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陆锦延迎上前去,揽住清瘦的肩带着他往外走,“很晚了,我们回学校吧。”

    *

    当天晚上,只要姜聿白有查看手机的动作,就会被陆锦延以各种理由打断。

    十一点半,室友们都陆续上了床。

    陆锦延把宿舍大灯关了,站在床沿边思考了一下,选择用稳妥的方式从扶梯爬上上铺。

    黑暗中,姜聿白感觉床架在“咯吱咯吱”作响,起身就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爬了上来。

    “你——”刚发出一个字,就被大手捂了回去。

    “嘘……”陆锦延贴着他的耳朵,用极轻的气声说,“不想被其他人发现的话,就乖一点……”

    姜聿白被捂住唇,心跳速度莫名加快。

    陆锦延这样说,搞得像是他们俩在偷情一样……

    下一瞬,他被滚烫的身躯严严实实地压在了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赘婿叶昊〕〔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