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龙〕〔我是剑仙〕〔快穿之万界包租婆〕〔我的治愈系游戏〕〔一世狼王〕〔人族镇守使〕〔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55章 第 55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55章 第 55 章

    单薄的床板禁不住两个成年男子的重量, 发出“吱呀”一声惨叫。

    姜聿白吓得屏住呼吸,想推开压在身上的沉重身躯,却反被大手捉住雪腕, 牢牢按在了枕头旁。

    炽热的气息迫近, 唇瓣被含住吸吮。

    亲了几下后,陆锦延不再满足于浅尝辄止, 牙齿咬住丰润的下唇, 有力的舌头轻车熟路地重重侵入。

    “嗯……”唇畔不自觉溢出一声低吟, 又被强行咽了回去。

    夜深人静, 一点动静听起来都会异常清晰。

    陆锦延完全不管他的担惊受怕,一阵疾风骤雨般的攻城掠地后, 渐渐放缓了节奏,开始逗弄他的舌尖。

    明明两人接吻的次数一模一样, 但对方的花样却一次比一次多,也一次比一次更令他难以招架。

    姜聿白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发出奇怪的声音, 但唇舌痴缠的水声却无法遮掩。

    可不知为什么,心里越害怕被发现, 接吻带来的刺激感也就越强烈, 他浑身发烫筋酥骨软,几乎在陆锦延身下软成一滩水。

    吻着吻着,控住腕骨的大手渐渐往下滑, 悄然探入睡衣下摆。

    滚烫的掌心与滑腻的肌肤相触, 一股爽麻的电流顺着脊椎刺啦刺啦地炸开, 陆锦延发出情难自禁的闷哼声。

    就在这时, 宿舍里响起一阵呼噜声, 随即有人从上铺爬了下来。

    姜聿白呼吸一窒, 艰难地偏开脸躲避吻, 抬手捂住发烫的唇。

    好在宿舍里一片乌漆抹黑,室友只是下来拿个东西,并没有注意到陆锦延的床铺空了,而姜聿白的床上却多了一个人。

    等了好一会儿,姜聿白松懈下来,水雾迷蒙的眸子瞪着近在咫尺的人:“下去……”

    陆锦延亲了亲他的手心,又埋首于温热的颈间深深吸了一口,这才不情不愿地撑起身体。

    姜聿白目送他下了扶梯,彻底放下心来,躺在床上平复心跳。

    陆锦延回到自己床上,第一时间摸出手机,给小gaygay不是小guyguy发消息。

    陆锦延:[我跟你说的那些事,拜托你暂时不要告诉小白。]

    陆锦延:[我会自己找机会和他坦白。]

    齐冬东:[什么时候?]

    陆锦延:[合适的时候。]

    齐冬东:[我早该把一些线索串起来,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号称恐同直男的校草私底下竟然……]

    陆锦延:[不管怎么说,感谢你的开导,让我这么快就认清了自己的心。]

    齐冬东:[等等……]

    齐冬东:[所以说,是我亲手帮你追到小白宝贝的?]

    陆锦延:[客观来说,就算没有你,我也依然会追小白,只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齐冬东:[……]

    陆锦延看着手机屏幕,电光火石间,脑海中冒出了一个被忽略掉的细节,心中霎时警铃大振。

    陆锦延:[你发的帖子说,你梦见过跟最好的朋友睡了。]

    陆锦延:[那个人就是小白???]

    他一直以为小白和齐冬东是单纯的好朋友,所以没有太在意,却没有考虑过,万一齐冬东对小白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呢?

    微信那头沉默了好半天,才发来回复。

    齐冬东:[不是小白。]

    齐冬东:[那个帖子是很早之前发的,那个时候我还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陆锦延半信半疑,飞快地打字:[真的?]

    齐冬东:[真的。]

    齐冬东:[对方是个直男,没有被掰弯的可能,后来我们就绝交了。]

    这回,陆锦延勉强相信了他的说法,想了想,还是发送了一条安慰的消息:[节哀顺变。]

    齐冬东:[……]

    *

    隔天课间休息时,陆锦延打开购物软件,输入搜索床帘。

    “陆哥,你在看什么?”沈照探过头来看他的手机屏幕,“床帘?你买床帘干什么?”

    陆锦延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天气冷了,防风。”

    “不是吧?”沈照还是觉得很奇怪,“去年冬天那么冷,都没人拉床帘 ,今年比去年更冷吗?”

    “怎么?”陆锦延斜睨了他一眼,语气不冷不淡,“拉个床帘,还需要向你报备?”

    沈照缩了缩脖子:“不不不,当然不需要……”

    陆锦延收回眼神,继续挑选床帘的颜色。

    等挂上床帘,再爬小白的床,就不怕被其他人轻易发现了。

    晚上练完球后,陆锦延像往常一样去画室。

    刚一走进画室,姜聿白就放下画笔站了起来。

    陆锦延有些惊讶:“今天结束得这么早?”

    “嗯。”姜聿白应声,“画好了。”

    陆锦延帮忙收拾好画具,习惯性抬手想搂住人,结果却被不着痕迹地躲开了。

    他不明所以地唤道:“小白?”

    “走吧。”姜聿白没看他,率先迈开脚步往画室门口走去。

    陆锦延愣了一下,大步追上去:“等等我,小白。”

    很快他就发现,今晚小白总在有意无意地避开他的碰触,让他牵手牵不着,抱也抱不着。

    但偏偏那张清艳漂亮的脸一如既往,看不出任何端倪。

    回宿舍的路上,陆锦延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握住骨节凸起的手腕,强行将人拉到情人湖附近的小树林里。

    “小白,发生什么事了?”大手顺着手背往下滑,扣住温凉柔软的手,他的语气中压着一股焦躁,“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事了?”

    “没有啊。”姜聿白神情发懵,“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陆锦延往他面前逼近一步,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眼睛:“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他们确定关系不过才几天而已,难道小白这么快就已经厌烦他了吗?

    “我没不让……”话说到一半,姜聿白顿了顿,语气有些别扭,“我觉得在外面,我们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为什么要保持距离?”陆锦延皱起眉头,“就算暂时不公开我们的关系,也没必要刻意避嫌吧?”

    “不是……”姜聿白眼睛一闭,一鼓作气说出了内心的担忧,“我是怕你不分时间地点亲我。”

    陆锦延沉默几秒后,蓦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姜聿白脸颊微红,抬起自由的那只手推他,“你还笑呢,每次都害我担心受怕。”

    陆锦延顺势捉住另一只手放在胸前,低笑着问道:“画室不能亲,宿舍也不能亲,那我到底在哪里能亲你?”

    “在、在……”姜聿白眨了眨眼睫,发现自己被他给问住了。

    好像确实没有什么比较私密的空间。

    “我倒是有一个好办法。”陆锦延趁机实施他的诱.拐计划,“不如我们一起搬出去,在家里亲亲就没人看到了,对不对?”

    姜聿白怔了怔:“搬出去?”

    “我的公寓你去过,离学校也不是很远,住起来很舒服的。”陆锦延握着他的手放到唇边,“这样,就没人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然而,一想到两人要同居,姜聿白不自觉变得有些紧张,手指微微蜷缩起来。

    “我们可以每天抱在一起睡觉,可以每天一起醒来,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而不会被打扰。”陆锦延细细密密地亲着他的手背,循循善诱道,“我还会每天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这样的描述实在令人心动,但姜聿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住宿舍比较方便,我暂时还不想搬出去。”

    他基本每天都要在画室待到很晚,还要去纹身店兼职,住在校外来回跑要花的时间太多了。

    更何况,他还没有做好和陆锦延两个人单独生活的准备……

    陆锦延眼底浮现出一丝失望,却并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看来同居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还是得温水煮小白兔,要慢慢来。

    “好。”陆锦延应声,又将话题转了回去,“那小白你快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才能亲你?”

    “就是……”昏暗中,姜聿白脸颊晕红一片,“就是别人不注意的时候……”

    陆锦延对亲吻的执念,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

    “我哪次亲你被别人发现了?”陆锦延眉峰一挑,“除了你朋友,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我们在一起。”

    “没发现,但很危险。”姜聿白认真纠正道。

    “对不起小白,我是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有对象,所以喜欢得不知道分寸了,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对视片刻后,陆锦延低声道歉,认错态度极其良好,“这样吧,以后我亲你之前,都问一下你的意见好吗?”

    姜聿白没反应过来:“啊?”

    “这里很安全,不是大庭广众,也没有被围观的风险。”陆锦延迅速开始示范案例,“小白,请问现在我可以亲你吗?”

    姜聿白没想到他真会这样一本正经地询问自己,一时根本不知该给什么回应好。

    “小白,我可以亲你吗?”陆锦延抬手捏住了他的后颈,略有些粗糙的指腹反复摩.挲着最嫩的那一块。

    明明已经急不可耐了,偏偏还要绅士地请求允许。

    姜聿白微微仰起脸:“可唔……”

    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就被压下来的双唇堵了回去。

    如同解禁的恶狼,陆锦延凶狠地吻着他,双手掐住他的腰,将他正面抱了起来。

    姜聿白条件反射地搂住他的脖颈,修长笔直的双腿也分了开来,圈住劲瘦的腰。

    两人的高低位置调转,换成陆锦延仰起脸亲吻他。

    这样的姿势并没有影响陆锦延发挥,似乎要将压抑了一整天的思念释放出来,他越吻越深,越吻越放肆,托着臀部的手也用力起来……

    姜聿白受不住了,本能地用泛红的指尖揪住他的耳朵,想夺回自己的呼吸。

    然而根本不管用,陆锦延每次亲他都会失控。

    就在他快要缺氧晕过去时,一束强烈的灯光照进了小树林里。

    姜聿白浑身一颤:“放开唔……”

    陆锦延也被那道灯光刺得眯了眯眼睛,干脆就这样抱着人往反方向跑去。

    “陆锦延!”姜聿白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急得声音都有点变调,“你先放我下来!”

    陆锦延停下脚步,嗓音微哑地笑道:“不放,抱着你跑多久都行。”

    “你真是……”姜聿白挣扎着从他身上跳了下去。

    “等一下。”陆锦延笑着笑着反应过来,“又不是高中生抓早恋,我们干嘛要跑?”

    话音刚落,他的眼神骤然变了变。

    早恋这个词与他无关,但小白的高中时期,早恋的对象却另有其人……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将堪堪喘匀气的人抓回怀里,咬住红通通的耳尖,压低嗓音问道:“小白,你的高中校服还在不在?”

    “什么?”姜聿白一脸茫然,“我的高中校服当然在啊,怎么了?”

    “那就好。”陆锦延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没什么,想见一次小白穿高中校服是什么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赘婿叶昊〕〔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