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大唐憨婿〕〔我的末日堡垒车〕〔重生农门小福妻〕〔现代妖怪生存指南〕〔天龙霸体诀〕〔独战一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61章 第 61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61章 第 61 章

    陆锦延关于“家”的美好设想以及为此做出的实际努力,完全打动了姜聿白。

    两人商量一番后,决定这学期结束后一起搬进公寓。

    搬进他们共同的家里。

    正式搬出去同居之前,在什么时候向其他室友公开关系的问题上,两人产生了一点点分歧。

    “不用挑选什么合适的时机,直接告诉他们就好了。”陆锦延一脸淡定,“他们最多惊讶一下。”

    姜聿白有些迟疑:“没有任何预兆,我真的怕会吓到他们。”

    一个宿舍出了两个gay,两个gay还瞒着其他人在一起了……

    “怎么能算是没有预兆?”陆锦延凑过去亲了他一口,低声笑道,“你以为大家都是老三的智商呢?”

    尽管他们在宿舍里已经极尽克制,但爱意是会从眼睛里是跑出去的,尤其是热恋中的人。

    “还是再等等吧。”姜聿白微微抬起下颌,在迎接下一吻前把话说完,“等忙完期末这段时间。”

    临近期末,所有专业的学生都变得忙碌起来。

    姜聿白本来有空就泡在画室里,但期末考试除了要交作品外,还要考公共课程和专业理论知识,他不得不抽出时间来复习文化课。

    不过宿舍显然不是什么复习的好地方,课后留在画室里的同学也越来越多,陆锦延干脆每天提前去图书馆占两个座位,每天晚上带他一起去图书馆自习。

    陆锦延挑的位置很刁钻,不仅靠窗还是靠角落的,一般不会有什么人过来打扰。

    姜聿白不管做什么事都会全神贯注,看书复习也不例外,他可以在座位上坐一整晚。

    如果旁边没有一个牵着他手的人。

    表面上,他在看书,陆锦延在写试卷,然而谁也不知道宽大的桌子掩护下,他的左手正被陆锦延牢牢握在掌心里。

    一张试卷写完,陆锦延放下笔,侧眸望向身旁的人。

    小刷子似的眼睫安静垂下,眨动的频率很低,在头顶的灯光照耀下,显出一种毛茸茸的质感,挠得他心尖发痒。

    他不自觉揉捏起掌心里的手,从雪白的手背揉至淡粉的指尖,再用略微粗糙的指腹反复摩.挲。

    手上传来的异样感觉,将姜聿白从书本知识中拉了出来,偏过脸用眼神询问他。

    陆锦延示意桌子上小闹钟,凑近低声道:“四十分钟,该休息一下了。”

    “好。”姜聿白应声,抬手想拿过保温杯喝水,正准备拧开杯盖时才发现一只手做不到,只能轻声提醒道,“你先放手呀,我一只手拧不开。”

    陆锦延却不愿意松开手,给出自己的建议:“你握住杯子,我来拧开。”

    姜聿白转而握住杯身,让他给自己拧开保温杯。

    “你看,我们只要一人一只手,就可以做成任何事。”陆锦延眉峰微挑,语气不无得意。

    姜聿白被他逗得笑了一下,举起保温杯喝了两口便递给他:“你要喝吗?”

    陆锦延接过保温杯,喉结上下滚动两下,脑子里情不自禁回想起一件小事。

    不久前小白还嫌弃他喝过的奶茶,如今却不知道吃下了他多少唾液……

    咽下最后一口水,他终于舍得松开手:“喝完了,我去接杯热水。”

    等陆锦延再回到座位前,发现姜聿白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他用手背枕在脸颊上,挤出一点白皙软嫩的嘟嘟肉,显得愈发幼态可爱,另一只手还握着彩色荧光笔。

    陆锦延心脏里塞满了一种名为爱怜的情绪,轻手轻脚地重新落座,伸出宽大的手掌虚虚挡在他的眼睛上方,为他遮住头顶雪亮的灯光。

    几分钟后,姜聿白身体一颤,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我怎么睡着了……”

    “你最近太累了,都没休息好。”陆锦延收回手,“要不今晚先回宿舍?”

    姜聿白挺直腰板,揉了揉眼睛:“不行,还没看完。”

    揉眼睛的动作像极了一只困顿的小白兔,陆锦延被可爱得往后仰了仰,忽然开口问道:“小白,想清醒一下吗?”

    “啊?”姜聿白眼神发懵地看向他,“怎么清醒?”

    陆锦延神秘一笑,拉着他的胳膊起身:“跟我来。”

    这个时间点大多数学生都在自习室,陆锦延找了一间人最少的藏书室,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

    “你要找什么资料吗?”姜聿白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跟着往里走。

    陆锦延走到最里面的书架前,伸手将他也拉了进去,牢牢按在书架上。

    “陆……”刚发出一个字,就被大手捂了回去。

    “嘘……”陆锦延掐住他的腰,抵着他用气声说道,“很早就想在图书馆试试了。”

    说罢他移开手,转而用滚烫的唇压下去。

    姜聿白睁大了眼眸,困意瞬间消失了大半。

    陆锦延咬住丰润的下唇:“张嘴……”

    清瘦的脊背抵住一排排书,姜聿白用力摇头,表示誓死不从。

    这里可是图书馆,是神圣的知识殿堂,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怎么可以在这里……

    两分钟后,红艳艳的舌尖被勾得吐出一截,与另一条火热的大舌在空气中痴缠,安静的角落里响起一阵啧啧水声。

    刚开始陆锦延还能注意周边的环境,但随着越来越深入的吻,他恨不能就地吃掉可口的小白兔,哪里还有余力分心。

    “嗯……”很快,姜聿白肺部氧气耗尽,又被亲得喘不过气来了。

    陆锦延的腿往上顶了顶,正亲得难分难舍时,书架对面的书突然被一只手抽走了。

    他睁开双眸,泛红的眼瞳对上一双受到惊吓的眼睛。

    “陆哥?”沈照惊喜地叫出声,随即想起自己人在图书馆里,又降低了音量,“好巧啊!”

    “唔……”耳畔传来熟悉的声音,姜聿白从铺天盖地的吻中醒过神来,水光潋滟的眸中盛满惊慌之色。

    不顾他的挣扎,陆锦延狠狠吸了一口,退出后不紧不慢地舔过湿漉漉的唇角。

    沈照和周峰到达角落的前一秒,他终于松开了双手。

    “咦?小白也在啊,你们刚才在——”话说到一半,沈照忽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儿,“等等!刚才我看到的那颗后脑勺是小白的?”

    姜聿白气还没喘匀,只能垂着眼睫一言不发。

    陆锦延大大方方地承认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沈照试图进行思考:“你们那个姿势……”

    周峰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打转,又落在姜聿白湿润红肿的双唇上,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浮上心头:“你们刚才是在接吻?”

    “什么?”沈照大叫一声,“他们在接吻?”

    姜聿白羞得满脸通红,这一刻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陆锦延则皱了皱眉头:“你还敢再大声一点吗?”

    *

    万年不上一次图书馆的沈照,上一次就撞见了超级爆.炸的大新闻。

    “611宿舍第十八次寝室会议,正式开始!”沈照站在过道中央,卷起书当作话筒,“下面有请第一位发言人,陆锦延同学!”

    陆锦延坐在椅子上,言简意赅地总结道:“我和小白在谈恋爱。”

    “噗——”唯一不知道情况的丁鸿宇一口水喷出来,“什么什么?我是还没睡醒吗?”

    “丁鸿宇同学,开会时不准喝水!”沈照严肃批评了一句,又重新拉回话题,“谁追的谁?什么时候开始谈的?现在到哪个地步了?”

    “我追的小白,在一起还没多久。”陆锦延看了一眼埋头害羞的小兔子,“至于到哪个地步了,有你这个两千五百瓦的电灯泡在,你觉得还能到哪个地步?”

    宿舍里沉默了几秒,沈照憋出一句:“为什么是两千五百瓦?”

    陆锦延凉凉回道:“二百五乘以十倍。”

    “陆哥你又拐着弯骂我!”沈照忘记了话筒,愤愤地双手叉腰,“你们太过分了!居然就这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搞对象,还瞒着我们!”

    “对不起,大家。”姜聿白掀开长睫,勇敢承认自己的问题,“是我不让陆锦延说的,我怕……我怕你们不能接受同性恋。”

    “小白,你这么想就太见外了。”周峰忍不住开口道,“不管你和阿延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不会影响我们宿舍的关系。”

    “是啊是啊!”沈照连连点头附和,“虽然刚才我是很震惊没错,但我现在已经开始接受了!”

    “不是……”丁鸿宇弱弱地举起右手,“我不明白,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你不重要,边儿去!”沈照抱着胳膊来回晃了一圈,猛地一拍双手,“我说呢,陆哥你就是对小白态度不一样!”

    陆锦延微微耸了耸肩,坦然承认道:“人心都是有偏爱的,没办法。”

    姜聿白脸颊一热,用眼神示意他收敛一点。

    “陆哥,你刚才说是你追的小白,那你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觊觎小白的?”沈照将话筒举到陆哥面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陆锦延和姜聿白对视一眼,给出了令众人大跌眼镜的回答:“很早,大概是一见钟情。”

    姜聿白怔了怔神,显然也很意外这个答案。

    “卧槽!”丁鸿宇搓着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我不行了,陆哥你好肉麻啊!”

    “哈哈哈!”沈照大笑三声,义正辞严地拆穿了他,“什么一见钟情说得这么好听,原来陆哥你是见色起意!”

    “随便你们怎么说。”陆锦延摊了摊手,走至姜聿白身后,俯身揽住他的肩,“既然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那我也不用再忍着了。”

    周峰不由感叹道:“不管怎么样,恭喜我们宿舍又有两位单身人士成功脱单!”

    沈照“嘶”了一声,猛地扑过去:“老大!你一定不要抛弃我,谁先脱单谁是狗好吗?”

    *

    陆锦延说不忍,果然真的不忍了,当天夜里爬床都爬得理直气壮起来。

    “陆锦延!”姜聿白抵着他的胸膛,“虽然其他人都知道了,但我们还是不能做……”

    不能在宿舍里做那种出格的事。

    “做什么?”陆锦延捉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放心,这床不结实,我不会做什么的。”

    万一把床摇散了,肯定会吓着胆小的兔子。

    姜聿白刚松了一口气,唇就被堵住了。

    半晌后,陆锦延撤离唇舌,一路亲吻至敏感泛红的耳后根:“用手,还是用腿,选一个?”

    姜聿白细细喘着气:“可以、可以都不选吗……”

    陆锦延从他颈间抬起脸,修长有力的手指顶开唇缝探入口腔,夹住嫣红湿滑的舌逗弄,来回肆意搅弄。

    “唔……”舌根发酸,渗出的唾液来不及吞咽下去,将手指彻底弄湿了。

    陆锦延的眸色沉得吓人,嗓音也哑了:“还是说,小兔子也想吃……”

    一想到某些可怕的画面,姜聿白眼尾湿红地轻声求饶:“手,用手……”

    半小时后,陆锦延从上铺爬下来。

    沈照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陆哥,你在小白床上干什么?”

    “老三!”上铺的周峰急忙制止,“不该你管的事就别问!”

    丁鸿宇扯掉和女朋友通话的耳机,复读机一般重复道:“不该你管的就别问!”

    “怎么就不该我——”沈照一脸懵逼,缺了一根筋的大脑灵光乍现,“等等!陆哥你该不会是在……?”

    “考完试我们就会搬出去,到时候请你们吃乔迁宴。”陆锦延嗓音低哑,懒洋洋的语气如同吃饱喝足暂时休憩的野兽,“这段时间,麻烦你们多担待点了。”

    床帘内,姜聿白掬着手心一动不敢动。

    他后悔了,早知陆锦延这样没脸没皮,就应该在搬出去后才告诉其他室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绝世赘婿叶昊〕〔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