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少萌宠小娇妻〕〔轮回之无限进化〕〔娇宠甜妻闹翻天〕〔第一章300块都不值〕〔傅云城〕〔时筱萱盛翰钰傻子〕〔剑仙三千万〕〔香祖〕〔重生药王〕〔唐朝林轻雪〕〔以漩涡之名〕〔烟缘树与月老的官〕〔穿书之我和男主互〕〔无限进化:我知道〕〔重生之我攻略的男〕〔契约总裁不想离婚〕〔荼蘼花事了〕〔秦枫祝小婉〕〔方晟朱正阳〕〔我的神话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2章 金陵藏宝图
    !

    “老顾,你姑娘呢?”

    顾二爷没回应,孙六嘿嘿笑起来。

    一壶茶喝完,孙六要走。

    “那幅藏宝图收好了,那可绝对是好东西。”孙六叮嘱。

    等孙六走远了,顾二爷招呼叶天:“把东西归置归置,该擦的好好擦擦。”

    其实,一听这话,就知道顾二爷外行。

    古玩这东西,根本不需要擦,只需要“拂”。

    就是用马尾拂尘,轻轻拂去古玩上的灰尘,那就足够了。如果非得弄块抹布天天擦来擦去,就把古玩的灵气磨没了,变成了磨光货。

    磨光货,相当于人穿的裤子,屁股部分磨得发光,一看就寒碜,价格上不去。

    叶天看看柜台,暗暗摇头。

    二龙堂的店面为十米宽,八米进深,左右各有两面槐木架子,中间是核桃楸木框架的玻璃柜台。

    柜台里摆jsshcxx.着二百七十四件东西,全是假的。再加上今天这几件,就快凑齐三百件假货了。

    叶天觉得,顾二爷简直就是个败家子。明明不懂古玩,非要开这家店,还不如盘出去赚个房租,要么就开个快餐店。

    过去,当他的身份还是“五帝”之首“黄金眼”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在国家级的研讨会上毫不客气地说过:“古玩这一行,不欢迎脑残加入,坏了规矩,搅了浑水,乱了祖宗留下的上下五千年文明史。”

    那时,他是最牛逼的五帝之首叶天,这些话,媒体记者一个字都不敢更改,全都发表在报纸上。

    如今,他还是叶天,却被困在这个小地方,有劲没法用。

    他把小物件摆好,干脆把一串刀币拆开,三个真币盖在羊毛毡下面,只留下假货在上面。

    从前,他对青铜器极少涉猎,海难之后,他已经拥有了五个人的全部鉴宝能力,对于青铜器,也绝对是“一眼真”,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柜台上只剩下那张羊皮纸。

    “叶天,你说,金陵地下是不是真有宝藏?”顾二爷问。

    顾二爷穿着一身古铜色团花唐装,脚下是皮底烟帮布鞋,头发学着民国古人,理了个不长不短的五寸中分。

    不懂行的,以为他是行家。

    懂行的,就知道,顾二爷——棒槌。

    “书上说,有宝藏。”

    “这张藏宝图,看着还像那么回事。你年轻,眼力好,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看出个门道?”顾二爷说。

    叶天刚刚伸手,要把藏宝图拿起来。

    顾二爷猛地叫了一声:“咄,不要动,我忘了,你这小子,整天昏昏沉沉的,交给你看,白费!算了算了,我还是拿到佛骨斋去吧,让佛爷看看!”

    叶天气得暗骂,在他眼里,佛骨斋的佛爷算个屁啊!

    鉴宝鉴宝,看的不是装模作样的气势,而是一双慧眼,一双巧手,更重要的是天赋。

    如果没有天赋,哪来的鉴宝界五帝?

    “算了算了,先睡一觉,睡醒了再说。叶天,都扔进柜子里,如果有人来买,就跟他说,五万。”

    叶天气得闷哼一声,顾二爷一向如此,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不知道先干什么后干什么。

    等到顾二爷去后面睡觉,叶天找了一大块崭新的羊毛毡,铺在八仙桌上。

    他拆开一双崭新的白手套,轻轻戴上,然后把羊皮纸地图拿过来,轻手轻脚地铺平,又从柜台里拿了两块玉尺当做镇纸,把羊皮纸压平。

    单单是羊皮纸上的颜料,就能值很多钱。

    古代人绘画,没有化工合成颜料,为了颜料不褪色、不干涸,费尽了心思。

    之前,他只顾着欣赏颜料,没有顾及画面。画面的正中间,是一座高楼,总共十二层,是一座十分古怪的古代建筑。

    普通情况下,古代高楼讲究飞檐斗拱,四周镶嵌瑞兽,门窗四平八稳,讲究前后通达。可是,画面中的高楼,四周却光秃秃的,就像十二个盘子摞起来一样。

    地图上的路线弯弯曲曲,标注文字除了汉隶,还有一种特殊符号,类似于古希腊文字。

    侧面,写着四行字,就是刚刚孙六和顾二爷聊天时说过的那四句话。

    “天宫十二层,一层一长生,长毛挖不尽,天眼宝无穷。”

    叶天计算比例尺,如果地图描绘的是金陵城,地面上的五座山包、四个池塘似乎无处安放。金陵城四周的山势连绵起伏,形成一道屏障,而不是像地图中这样,一堆一堆,如同坟头。

    叶天能够看清,四句题字跟地图不是一体之物,可能是收藏者某一天突然来了诗性,信笔写上去的。

    除了四句诗,地图跟金陵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叶天拿起笔筒里的排刷,小心地拂拭羊皮纸上的肉色颜料。

    “五官之术”的精髓,是指那些颜料大师取用了犯人的五官,经过一系列的炮制、风干、研磨,制作成颜色深浅不同的肉色颜料。

    这种秘术,极其残忍,也极其诡异,从前属于宫廷大画师的秘方,从不外传。

    两汉三国时,汉丞相曹操曾制作“人皮画”,其制作原理,与“五官之术”近似。

    叶天感到惊讶的,不是这幅宝藏地图,而是这些颜料的传承。

    中国古代文化博大精深,此类原始颜料,千年如新,现代化工颜料根本无法相比。

    所以,中国画家,对于颜料的痴迷已经近乎于病态,如果能将古法颜料的制作过程全盘破解,并且复原出来,对于国画艺术的促进作用,无比巨大。

    “这地图是孙六从哪里弄来的?”

    “地图到底代表什么?”

    “地图不会是孤例,一定还有其它东西。既然五官之术来自宫廷,这幅羊皮纸地.whhryl.图,也是来自宫廷……”

    叶天集合了五帝之力,竟然无法断定,羊皮纸的成品年代,只能模糊认为,它是在两汉三国之时,制造出来的。那时候,没有“金陵”,上面绘制的,自然也不是金陵藏宝图了。

    正因为不知道它画的是什么,叶天才更感兴趣。

    他使用放大镜观察,那些颜料历经千年,没有一粒变色,仍然保持着原始色彩。

    他能感觉到,肉色颜料十分鲜活,仿佛仍然长在人身上。

    这种感觉,既诡异,又新鲜。

    门外,有人经过,人影一闪,又退回来。

    一个背着双肩包的烟脸中年人走进来,趴在柜台上看。

    叶天没有理他,全部心思都沉浸在那幅地图里。

    “看看刀币。”中年人说。

    叶天心不在焉地把刀币拿出来,摆在柜台上面。

    “多少钱?”

    “一百。”叶天向对方报的是刀币赝品成本价。

    “什么?”中年人愣了。

    叶天回过神来:“你问的是刀币?三千。”

    中年人摇头:“你那边摆的是什么?”

    他问的是羊毛毡上的羊皮纸地图。

    “非卖品。”叶天拒绝。

    “非卖品?价格到了,非卖品也能卖。”中年人笑了,烟脸上,皱纹堆叠,根本不像是他这种年纪的皮肤。从皮肤看,他至少得有五十岁开外。

    叶天没有理睬,这张地图他还没研究透彻,不能轻易卖掉。

    “到底多少钱?”

    叶天伸出两根手指。

    &nbxgchotel.sp;   “两千?两万?二十万?”中年人连报了三个数字,一个比一个高。

    叶天摇头:“非卖品,价格高,别问了。”

    中年人一笑:“大不了就是二百万嘛!”

    叶天点头:“对,二百万。”

    他知道,地图如果是两汉三国的,价格肯定超过二百万。上面的颜料刮下来,也能单独出售。

    “开玩笑?二百万,张大千的画才值多少钱?”

    叶天不理他,继续研究地图。

    中年人再次报价:“二十万卖给我吧。”

    叶天抬起头,看看中年人:“你知道这是什么?光知道出价,连买什么都不明白。”

    古玩市场最怕这种人,一旦买贵了,回头就要过来吵吵退货。自己不懂规矩,就知道耍赖。

    “就是羊皮纸嘛?我家里也收藏了一些。”

    叶天摇头:“刚刚我说了,二百万,不二价。不买的话,请到别家去转转。”

    他拿起放大镜,继续研究地图。

    刚刚他第一眼看到地图,就意识到红颜料里面添了鹦鹉血,所有特别红艳,仿佛滴血一样。

    这些颜料并非堆砌在羊皮纸上,而是使用了“玄铁笔”来绘制。

    鹦鹉血难得,必须取材于燕赵之地的“血鹦鹉”。

    玄铁笔就是古代的“陨石磁性笔”,能够借助于磁力,让颜料里的细微粉末凝聚在一起。

    骨髓粉是指人的骨髓磨成粉末,得到褐色颜料。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将高僧的佛舍利碾碎,得到最高级的骨髓粉。

    云母晶片极为稀少,在这幅地图上,所有的湖泊,都贴上了云母晶片,微微闪光,仿佛湖面。

    “多少钱就卖?”

    “不二价。”叶天头也不抬。

    中年人哼了一声,扭头走出去。

    到了门口,他又回头:“便宜一点,我要了。”

    叶天知道,地图是宝贝,一旦卖掉,以后不可能再有了。

    “不二价,不二价。”叶天摇头。

    中年人走了,店里清净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