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古第一圣贤〕〔神医狂婿〕〔平步青云〕〔天才神医宠妃〕〔天庭紧急电话〕〔不败神婿全集〕〔至尊倒插门〕〔山青故事〕〔回到农家当幺女〕〔诸天争道录〕〔第一豪门周天李若〕〔从斗罗开始的系统〕〔我在美漫开武馆〕〔贞观之志〕〔赘婿周天〕〔柯南之总有人想谋〕〔我本大明一布衣〕〔不会真有人觉得有〕〔周天李若雪〕〔最豪赘婿周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3章 宝图无价
    !

    中午,顾二爷起来,打电话叫外卖,要了两份盒饭,跟叶天对坐着吃饭。

    重生之前,叶天极少吃盒饭。现在,天天吃盒饭,把以前没吃过的,都补回来。

    吃完饭,顾二爷要出门,将羊皮纸地图拍了张照片,告诉叶天,要去佛骨斋。

    叶天懒得提醒顾二爷,那些贩子到这里来之前,肯定去过佛骨斋那边了。

    “你守着家,柜台里的东西,低于一万,不能卖。”

    叶天连答应一声都懒得做,在这里,没有任何前途,什么都干不了,只能是苟延残喘,虚度青春。

    幸好,重生后,他的身体只有二十二岁,浪费几天,还能撑得起。

    在古玩圈里,有人说,遍地是宝,只看有没有眼力。

    身为“五帝”之一的叶天却知道,那是一句屁话。

    捡漏的传奇故事,天天都有。

    打眼的倒霉玩whhryl.意儿,却永不断绝。

    重生醒来,当他发现自己眼力和记忆力突然提升了百倍之时,陷入了巨大的惶惑之中。

    “青铜?一眼真,这不是老崔的本领吗?”

    “古玉真假,这是老宫的专长啊?”

    “字画、古玩……我竟然拥有了其他四个人的鉴定能力?一个人等于过去五个人,集五帝本领于一身?”

    他起初惶惑、怀疑、震惊,但很快就清晰验证,自己每看到一件古玩,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其真伪、年代、来历、价值,并且与历代文献上的记载丝毫不差。

    过去,其他四个人能做到的,现在,他一个人就能做到。

    “这都是重生带给我的?”

    “重生让他们四个葬身海底,偏偏成就了我,让我成为鉴宝之王?”

    “重生……他妈的,老天爷,你到底开什么玩笑?”

    古玩鉴宝这一行业,可以细分为十一个大的类别:

    第一类是瓷器,包括高古瓷器、古瓷器、近代瓷器。高古瓷器是与明清瓷器相对的概念,通常指元代以前的陶瓷器,就是北方玩家俗称的“老窑瓷”。民间行家都知道,古玩的趣味在于一个“古”字,玩到高古瓷器就到了极高境界。

    瓷器行业造假手法多样,是赝品、假货泛滥区。要想明辨真假,就得有一双黄金眼。叶天,就是瓷器鉴定里的最高权威。

    第二类是玉器,包括高古玉、古玉、近代玉、现代玉。

    第三类是象牙和水晶,包括古象牙、现代象牙、古代水晶、现代水晶。

    玉器、象牙、水晶是“玉石天尊”宫三清的专长。

    第四类碑刻、第五类古代藏书信札、第六类字画是“字画王”邱顺的领域。

    第七类根雕、第八类玩石、第九类文玩、第十类化石是“一刀判宝”高秋最精通的。

    第十一类青铜器是“青铜手”崔瑟的专业。

    本来,五帝各自擅长一个领域,五个人垄断鉴定行业的至高境界。

    如今,叶天一个人,就集合了五帝之长,将十一类别的鉴定技法全盘掌握。

    五帝合一,他已经是真真正正的鉴宝之王。

    如今,无论醒着还是梦里,叶天一想到危地马拉的血月之夜,仍然浑身战栗,心尖滴血。

    “太可怕了,太他妈的可怕了!噩梦,那是噩梦,那是他妈的一场大噩梦……”

    鉴宝界“五帝”每年一度的年会,今年安排在危地马拉乘坐邮轮,狂欢三天三夜。

    超级血月从2019年1月21日早上2点36分开始一直到7点48分结束,总共5小时12分钟。这次血月的整个阶段将可以从北美、南美、欧洲西部和非洲看到。观赏血月的最佳时间是早上5点12分,届时月食将达到最大。

    血月之夜,本来是五帝的鉴宝生涯达到顶点,事业达到巅峰的庆祝之夜。

    结果,这一次,突如其来的大海啸,把邮轮卷到海底,葬送四人,只有叶天“生还”。

    危地马拉大海啸、血月、海底巨眼、神秘红光……这些事情,反反复复在叶天脑海中盘旋。

    “一定要找到失事原因,如果可能,回到从前——”

    从少年天赋的鉴宝者到五帝之一,他打拼了二十年,其中艰辛,步步血泪。

    他不想再度从小人物奋斗,然后缓慢崛起。

    只要能回到从前,回到五帝的年代,他愿意拼尽全力去做。

    如果海底巨眼能够产生让人重生神力,那一定能够,逆转发生,让他重新回到五帝的地位,让一切回到血月开始之前。

    这,就是他眼下努力奋斗的动力。

    “血月,是他妈的凶兆,当时到底是谁提议进行血月邮轮聚会的?真是不知死活啊,唉……”每次想到这里,他都恨不得在自己脑袋上狠狠地砸几拳。

    脑子进水,才想到这么烂的聚会主题,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白瞎了“五帝”之名。

    那只神秘的海底巨眼,一直都是叶天的噩梦,有时候,半夜突然醒来,叶天觉得,那只眼睛就在烟暗中凝视着他,左右着他的命运。

    在世界各地关于神秘眼睛的传说中,全视之眼、荷鲁斯之眼、邪恶之眼都曾引发了世界级的恐慌狂潮。

    “全视之眼”来自于共济会的传说,那颗眼睛被三角形和万道光芒围绕着,寓意为“光可达之处皆可见证”。

    “全视之眼”又被称为“上帝之眼”,

    或者被称为“普罗维登斯之眼”,寓意为,上帝监控着全人类的“法眼”。

    古埃及神话中,荷鲁斯之眼与“上帝之眼”的寓意相同。

    荷鲁斯的右眼象征着完整无缺的太阳,传说中荷鲁斯战胜了赛特,右眼具有远离痛苦、战胜邪恶的力量,其左眼则象征着残缺的月亮,具有复活死者的能力。

    叶天查到这些资料的时候,心底似乎鼓起了一线希望:“复活死者?复活我们五个人?重新回到血月之前?他妈的,希望太渺茫了!”

    同时,叶天还查到了邪恶之眼,出现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位置是现在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在古苏美尔以及古亚述文化中都有提到邪恶之眼的威力,其最早历史,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

    关于“邪恶之眼”,《圣经?新旧约》和《穆斯林圣训》中都有提及,原文中有“一颗邪恶眼睛的影响就是真正的事实”的句子。

    不管怎样,叶天梦想回到“五帝”时代。

    每天清晨醒来,睁眼之前,他都要默默祈祷:“回到血月之夜,回到邮轮上,回到酒桌前,回到……”

    睁眼之后,他总要沮丧地吐出一句:“他妈的,不是梦,这不是梦!疯了,我要疯了!”

    他只能面对事实,事实就是,他是叶天,一个二十二岁刚入行的古玩店小伙计。

    这玩笑,真是开大了。

    “他妈的,我是五帝之一,我是鉴宝之王叶天,就蹲在这个破地方混吃等死吗?”这句话,他一天问自己八遍,答案都是否定的。

    在金陵古玩圈子,他要称王,要咬着牙,一步一步,重回五帝至尊年代。

    顾二爷刚走,顾二爷的千金顾漫就从学校回来了。

    顾漫在金陵大学上大二,走读生,天天回来。

    二龙堂里本来灰扑扑的,顾漫一进来,仿佛一颗明珠,一下子就照亮了店堂。

    她的眼睛又大又亮,眼珠漆烟,如同浸在冰水里的烟葡萄。

    上天眷顾她,细眉毛、小巧鼻梁、樱桃小嘴,搭配得极度完美。她的身材更是无可挑剔,青春发育,恰到好处,细腰盈盈一握,让人浮想联翩。

    “这是什么东西?”

    顾漫看见了那幅羊皮纸地图。

    叶天陪着笑脸:“是今天刚刚收进来的金陵藏宝图。”

    如果不是顾漫,叶天的重生生活将暗无天日。有顾漫,他的眼前就像有了一道光。

    “金陵藏宝地图,太棒了!”顾漫叫起来。

    顾漫学的是人文社科专业,对于金陵历史耳熟能.jsshcxx.详。

    叶天看着顾漫那张青春无敌的脸,仿佛一朵鲜花,正在含苞待放。

    “叶天,有了地图,就可以寻找宝藏了。”顾漫兴致勃勃。

    关于这个问题,叶天无法解释。地图和宝藏没有半毛钱关系,找到地图和找到宝藏,更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

    就在这时,叶天接到了顾二爷的电话,声音风风火火:“叶天,抓紧带着那幅羊皮纸地图来佛骨斋,这里有个客人出高价,五万元。”

    叶天听了,差点笑喷出来。

    &nbs.xgchotel.p; 顾二爷真是搞笑,三万元收进来,五万元就想卖,而且觉得赚了大便宜。

    就这种干法,不适合卖古玩,只适合菜市场卖菜。

    古玩这一行,讲究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收进来一件玩意儿,真要认准了,直接提价一百倍,卖不出就搁着,最后总有识货的,百倍拿走。

    卖古玩的,如果连这点耐性都没有,赶紧改行算了。

    他没有违抗顾二爷的命令,用一个大塑料袋子,把羊皮纸、羊毛毡一起包起来,放进袋子里。

    “你去哪儿?”

    “佛骨斋。”

    “我跟你一起去。”顾漫依旧兴致勃勃。

    顾漫跟叶天是朋友,但她绝对不可能爱上叶天。身为金陵大学校花,顾漫身后的追求者,超过五百名。

    叶天是古玩店的学徒,小姐不会爱上打工仔,这是规矩。

    到了佛骨斋,叶天把袋子交给顾二爷。

    顾二爷把袋子放在柜台上,有个穿着青色团花唐装的胖子,就把袋子打开,把羊皮纸地图取出来,左手捏着放大镜,扫了几眼。

    “这玩意儿,五万都给多了。很明显,跟马可波罗地图是一个年代的东西。”

    叶天只能说,胖子是在放屁。

    这地图跟马可波罗地图没有任何可比性。

    在佛骨斋,顾二爷的洒脱气质荡然无存,仿佛小厮一般,仰人鼻息。

    刚刚的胖子,并非金陵古玩大佬佛爷,而是佛爷手下的干将冯虎。

    “五万。”顾二爷说,声音有点外强中干。

    “五万?”冯虎冷笑。

    “对,五万。”顾二爷重复。

    “五万不行。”冯虎说。

    叶天实在忍不住:“废什么话?五万不卖。”

    过去,他从不插嘴,顾二爷愿意卖多少卖多少。这一次,主要他还没弄清楚这地图是怎么回事,所以不能急着卖。

    “五万不卖?小子,是你在放屁吗?五万不卖,你想卖多少?”冯虎说话挺冲。

    “这幅地图,二百万。”叶天说。

    突然间,佛骨斋静下来。

    所有人看着叶天,仿佛看见了一个怪物。

    “哈哈……哈哈哈哈!”冯虎笑起来,指着叶天,笑得前仰后合。

    顾二爷脸色铁青,瞪着叶天:“你吃错药了?说什么胡话?”

    店里还有几位顾客,听见“二百万”这句话,直接笑得,茶喷了一地。

    叶天知道“两汉三国羊皮纸”的价格,就能估算出来,这幅不知名的地图,至少值两百万。如果地图有其它的附加值,价格翻番、翻两番都有可能。

    也就是说,如果冯虎断定这地图是元代、明代的东西,给五万元,也不算错。

    可惜就是,冯虎压价压惯了,就算见到好东西,也照样压价,绝不手软。

    冯虎懒洋洋地说:“这玩意儿,我给你普及普及知识吧,羊皮纸是把羊皮浸泡在石灰水里,脱掉毛,两面刮薄,极度拉伸,在干燥后打磨,就成了书写材料。羊皮纸的英文名称‘parchment’就是由发源地城市的名字而来的。我们店里就有来自帕珈马图书馆的两本羊皮纸藏书,都是留传后世的羊皮纸典籍,用不用拿出来,给你小子开开眼?”

    这家伙在叶天面前卖弄知识,真的是鲁班门前卖大斧,关公面前耍大刀。

    古玩这一行,知道书本知识再多,用处也微乎其微,最重要的是,要把知识运用到实践上。

    “这是什么?”叶天不问别的,就问这藏宝图的来处。

    鉴宝鉴宝,如果连宝物处处都说不出来,还鉴定个屁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