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8年了,王术回来〕〔乡野俏婆娘〕〔我家师父超凶哒〕〔先尊归来〕〔纵横仙界三千年〕〔捡到一只始皇帝〕〔帝国最强败家子〕〔仙尊归来莫海谢雨〕〔溟海仙尊莫海〕〔莫海仙尊归来〕〔重生仙帝归来莫海〕〔无限血核〕〔小阁老〕〔小萌包被七个大佬〕〔三国从单骑入荆州〕〔1911再造中华〕〔秦烟陆时寒〕〔全球都在给我打工〕〔在港综穿梭诸天〕〔户外直播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3章 画与算盘
    !

    昨天买到的东西,最受欢迎、最值钱的,应该就是那把算盘。

    叶天走到前xgchotel.院的大厅,一个麻子脸气势汹汹地站在柜台前,指着顾二爷,嘴里不干不净。

    算盘已经不在柜台,应该已经锁进了柜台角落的保险柜里。

    “十万块,赶紧把算盘交给我,卖掉又后悔,今天就把二龙堂的牌子砸了!”

    叶天没有着慌,打开柜台的小门,弯腰取出那幅唐伯虎的画,轻轻展开,挂在旁边的钩子上。

    麻子向那幅画看了一眼,眼前一亮。

    “同样价格,给你这幅画。”

    麻子不再理会顾二爷,从口袋里掏出放大镜,仔细审视那幅画。

    即便是民国高仿,仿得好的,也值不少钱。

    “这幅画不值钱——喂,叫刘师爷来看看!”麻子向外面叫着。

    门外站着五个大汉,全都满脸横肉,表情凶悍。

    其中一个,跑到停在路边的车子旁边,敲敲车门,一个穿着灰色西装、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人下来,缓步走进了二龙堂。

    “高仿的呀,呵呵!”中年人眼光挺准。

    “这幅画代替算盘。”叶天说。

    中年人向叶天上下打量,不屑地冷笑:“小兄弟,你能做得了二龙堂的主?”

    顾二爷赶紧点头:“能能,他能。”

    “高仿高仿,就算是民国高仿,能值多少钱呢?”

    麻子低声问:“刘师爷,你看,算盘和这幅画哪个值钱?”

    刘师爷一笑:“当然是要算盘。”

    麻子在柜台上猛拍了一掌,发出啪的一声。

    “顾老板,我们只要算盘,不要这幅画!”

    叶天拿起一把鸡毛掸子,在画上轻轻拂了两下。

    这幅画,还没来得及处理,略微有点脏。

    “小兄弟,别显摆了,再怎么清理,也不过是张高仿画,每平尺一万元,顶天了。”那位刘师爷说。

    叶天弯腰,从柜台下面取出了蒸汽熨烫机,打开开关,喷头开始喷雾。

    他现在手上试了试温度,调整旋钮,把温度定在五十度,然后对准那幅画,上下扫了三遍。

    这幅画来自鬼市,老板不懂保养jsshcxx.,随随便便卷起来扔在地摊上,对画的损伤太大,品相自然难看。

    蒸汽熨烫,能让受损的纸和墨恢复原先的模样,不再干瘪寒酸。

    这当然是最粗糙的处理方式,二龙堂并没有专门的修复车间,如果能在密闭环境里进行,对于恢复它的品相,更有好处。

    叶天连续熨烫了三遍,蒸汽温度逐渐提高。

    最后一遍烫完,画中的美人起了极大变化。画中美人的头发、衣衫都有了立体感,仿佛随风轻飘,柔滑之极,绰约风姿,跃然纸上。

    “这样再看,是不是觉得好多了?”叶天看看刘师爷。

    刘师爷有些吃惊,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画中美人。

    “的确好多了,但它不过是民国高仿。”刘师爷摇摇头。

    叶天叹气,这些所谓的鉴定师、鉴宝师,思想固话,愚蠢之极。

    在书画鉴定方面,影响价格的因素太多。

    无论是品相、年代、装裱、污损、残缺、压痕、日晒、褪色、气味,还是收藏者档次、辗转次数、藏家印章、点评者层次,都会对一幅画产生价值翻倍或者折半。

    “这幅画,拿到佛骨斋,值多少呢?”叶天不看刘师爷,又用鸡毛掸子拂了拂画面,然后把画摘下来。

    “你什么意思?”

    “我把画送到佛骨斋,看看能不能值五十万。”叶天坦然地说。

    民国高仿的名画,价值百万的,比比皆是,有些被藏家供在家里,当成了传家之宝。

    名画的命运,跟人差不了多少。

    放在不同环境里,尊卑贵贱,迥然不同。

    “你……这幅画多少钱?”刘师爷有些犹豫。

    叶天的淡定态度,让他捉摸不透。

    “我拿给佛骨斋,那边的人说多少就是多少。”

    “好了,别卖关子了,这幅画顶那把算盘,就算我们吃个亏。”刘师爷退让一步。

    叶天把画卷好,放在柜台上。

    麻子有些不放心:“刘师爷,那把算盘好几个人看了,都说是好东西。”

    “走吧,这幅画也是好东西,真想不到,二龙堂哪来的这些东西?”

    刘师爷捧起那幅画,麻子跟在后面,两个人走出去。

    “叶天,这幅画……”顾二爷跺了跺脚,十分懊悔。

    “算盘重要,要不我们拆开看看?”叶天打了个哈欠。

    顾二爷摇头:“不用拆了,下午我同学要来看。我发给他一张照片,他很感兴趣。”

    叶天见过顾二爷的同学,一个八面玲珑的“白手套”。

    “叶天,你回去睡觉吧,这次立了大功,我重重有赏。”

    叶天笑笑,回卧室去睡觉。

    顾漫一直站在大厅侧面的小门后面,叶天化解了危机,她才擦干眼泪,向叶天表示感谢。

    “没事的,既然开门做生意,总会遇到事。”叶天轻声解释。

    刚刚,顾漫哭得梨花带雨,让他心里隐隐作痛。

    “我爸做事,黏黏糊糊,瞻前顾后。唉,如果不是你,今天的事就麻烦了zyxta.。”

    古玩这一行,最看重“诚、信”二字。

    顾二爷卖掉算盘,又接着反悔,这可是玩家的大忌。

    当然,处理这类事,对于叶天而言,不过是信手拈来,不值一提。

    他回自己卧室,顾漫在他背后叫了一声:“谢谢啊叶天,二龙堂有你,我就安心了。”

    叶天关门,忽然间感叹。

    虎落平阳,龙困浅滩,如之奈何?

    昔日西楚霸王项羽,被困垓下,也曾仰天长叹:“时不利兮骓不逝,虞兮虞兮奈若何?”

    如今,堂堂五帝之首,竟然要做这些低贱工作,跟刘师爷这样的无名小卒讨价还价,简直胸臆难平。

    “忍吧,忍吧,等到鉴宝大会,就能——”

    想到鉴宝大会,他不禁苦笑。

    过去,他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鉴宝大会评委会主席,所有专家,在他面前,个个都孙子一样,仰他鼻息。

    他说一个字,几百个专家都得点头十几次,恨不得跪下来给他舔鞋子。

    “如今——”

    他躺下,努力调匀呼吸,不让这些负面情绪,影响他身体内的气息流转。

    困境之中,智者卧薪尝胆,愚者自怨自艾。最终结果,绝不相同。

    顾漫,就仿佛是暗夜里的一道光。

    追光而行,叶天才不会迷失。

    按他的想法,必须将算盘拆开,才能洞察其中的奥秘。

    他怀疑,算盘的“拆修”并非真的修复,而是借着这个过程,在算盘里藏下某种东西。

    中国古人,聪慧狡黠,善藏者,藏于九地之下。

    一个“藏”字,道尽了中国古玩行业的风风雨雨。

    一个卓越的鉴定大师,必须一眼看穿隐藏在宝物背后的逻辑关系,找到线索,剖开宝物的真实价值。

    在半睡半醒中,他一直思索算盘珠的材质。假如使用的是玉石珠,平时拨弄算盘,就会产生碰撞,珠子轻易就碎了,算盘也就不完美了。

    “除了玉珠,还能使用什么材质?”

    他翻了个身,把历史典故中,跟算盘相关的记录,全都回忆了一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