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场沉浮录〕〔江山为聘:毒姬太难〕〔林墨染苏昊文〕〔我真不是仙二代〕〔纹龙快婿〕〔极品上门狂婿(唐〕〔妖孽修真在山村〕〔重生之修罗归来〕〔江承夏欣怡〕〔真实的克苏鲁跑团〕〔闪婚蜜爱:总裁独〕〔叶灼岑少卿〕〔沈清辞重生〕〔一世龙皇〕〔万古第一婿〕〔梁以沫〕〔我不要嫁给傻子〕〔梁以沫的故事〕〔冲喜新娘神秘大佬〕〔梁以沫冷夜沉叫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4章 无价之珠
    !

    明清两代,跟算盘藏宝有关的故事特别多。当时,南北通畅,商业发达,各种贸易行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使用算盘的地方比比皆是。

    一些商贩,长途奔走,为了安全,不敢“露白”,就想到各种办法,把值钱的小物件,藏到随身携带的工具里面。

    叶天熟知,有些人挖空了毛笔的笔管,把银票、金珠藏在里面。

    有些把鞋底剖开,藏匿银票。

    有些把茶壶、水杯设置夹层,上面喝水,下面藏钱。

    还有些,直接把金条熔炼,浇筑成算盘、砚台之类厚重之物,外面涂上七层烟漆,掩盖本来面目。

    有些心思缜密的鉴宝师,每到一个城市,最喜欢去的就是鬼市。

    他们随身携带尖针,看到有苗头的好东西,趁老板不注意,在商品的表面扎一针,然后用强光手电照几下,就知道漆面以下包裹着什么。

    这种捡漏方式,名为“海底针”,捡宝几率大大增加。

    叶天不屑于这样做,就是因为,很多东西,他只要过过手,就能发现异常。

    “叶天,叶天,叶天……”有人砸门。

    叶天睁开眼,顾二爷站在外面,一边砸门,一边大声叫着。

    他起身开门,顾二爷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叶天,叶天,你赶紧来看,你弄到了什么……发财了,发财了!”

    顾二爷如此失态,一定是因为叶天买回来的东西里出现了“大宝”。

    他一路打着哈欠,被顾二爷拖着,到了前院柜台。

    &nbsjsshcxx.p;顾二爷的朋友,那位小有名气的“白手套”吉祥,正坐在柜台里面喝茶。

    店堂里飘着茶香,是顾二爷平时自己都不舍得喝的“廿年沉安化金丝玫瑰烟茶”。

    那个算盘摆在桌上,旁边放着铁杆刮刀。

    桌上,还铺着一张纸巾,上面放着从算盘珠上刮下来的一点烟色粉末。

    “叶天,过来喝茶。”吉祥笑眯眯的招呼。

    “这些珠子是好东西,太值钱了!”顾二爷压抑不住狂喜。

    叶天皱眉,他宁愿这些人用“海底针”的方式研究珠子,也不愿直接使用刮刀。

    有些大买家要求极其严苛,一旦珠子上有了刀痕,那就废了。

    “这些珠子,都是小叶紫檀,跟撑杆同类材质。”吉祥说。

    那其实也值不了多少钱,叶天有些失望。

    “我有位朋友,喜欢这类抱残守缺的玩意儿。”吉祥轻轻抚摸着算盘边框上的一小段木材。

    木材长度两寸,木质的颜色略浅,一看就知道是算盘坏掉之后,工匠用另一种材质修补的。

    昨天,叶天多次摩挲两种木材的接缝处,平滑之极,感觉不到任何接茬凸起。

    “我那位朋友,也是藏家,出手大方,不会亏待献宝者。”吉祥玩味着茶盅,面带微笑。

    “多少钱?”叶天不喜欢听故事,只想知道对方出个什么价。

    古玩行里故事太多,光听故事,就让人忽悠死了。

    “我打电话问过,真正的好玩意儿,他能出二十万。”

    叶天把凳子向前拉了拉,指着算盘四角镶嵌的云母铜。

    吉祥笑笑:“加上这种东西,可以增值十万。”

    叶天又轻轻拨弄算盘珠,右手小指的指尖,在檀木撑杆上无声地叩了两下。

    “呵呵,叶天,这里也可以加点钱,十万。”

    叶天拨弄珠子,找到了两人用刻刀划过的地方。

    既然珠子是小叶紫檀材质,当然值点钱。不过,他更在意的是算盘的成品年代。

    “珠子是老东西,云母铜也是老东西,民国以后,云母铜稀少,全都用白铜、黄铜、紫铜镶嵌边角,全国南北都一样。假如算盘制成的年代是在民国之前,那就是手工珠子——”

    凭着目测,所有珠子整齐划一,不亚于流水线上出来的工业商品。

    手工车珠达到这种水平,那得是全国一流的高手。

    清代几代皇帝崇尚佛法,对于佛珠的要求极高,几百年来,宫廷和民间,都出现了制造佛珠的高手,公认的是“南七北六十三家”。

    如果这些小叶紫檀算盘珠,出自以上十三家,挂上了名家名号,那就更值钱了。

    “叶天,这些好东西,从哪儿弄来的?千万别走了眼,拿了贼赃,那就麻烦了!”吉祥仍然笑眯眯的,但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叶天那些动作虽然无声,却是在跟他要价,让他有些不爽。

    “鬼市上捡来的。”

    “呵呵呵呵……”吉祥摇头。

    鬼市捡漏,故事连篇。

    吉祥跟叶天一样,也不是爱听故事的人。

    “这算盘,可以拿去鉴宝大会。”叶天提醒顾二爷。

    “我拿去给朋友,他一高兴,你们要什么,他随手批个条子,要什么有什么。”吉祥瞄了顾二爷一眼,悄然暗示。

    “二龙堂不缺别的,只缺钱。”叶天根本不用顾及吉祥的面子。

    他明白顾二爷的心思,有些得罪人的话,只能从他嘴里说出来。

    “一百万。”吉祥的脸色稍稍变了。

    如果放在平时,顾二爷也就大大咧zyxta.咧地同意了。如今,他看到叶天始终不松口,就咬牙撑住,只是笑着,并不点头应允。

    叶天从柜台里取出一个白玉牌,把两人刮下来的那点碎末,小心地放在白玉牌的中央。

    烟白对比,看得更加分明。

    他把白玉盘挪到显微镜下面,调整镜头焦距,让画面逐步清晰。

    小叶紫檀的木质特征十分明显,这些珠子的确货真价实,是小叶紫檀里的老货。

    算盘使用者经常一手夹着毛笔,一手拨弄金条、银元、银票、纸钞,所以留在算盘珠上的包浆,跟其它玉器上的自然包浆不同。

    显微镜下,粉末中闪烁着点点金光,自然就是使用者长期触摸金条,无意中指甲刮下了金粉,被汗水粘在珠子上,一层层沉淀覆盖下来。

    “年代久远,珠圆玉润。”叶天默默感叹。

    中国拥有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人才太多,宝贝太多,值得收藏品鉴的珍品数都数不过来。

    并且,中国历代皇帝.whhryl.全都酷爱收藏,为了获得前代珍宝,几乎到了外地三尺、敲骨吸髓的地步。到了下一次改朝换代之时,这些珍宝悄然易主,成了另一位皇帝的玩物。

    一代代累积下来,鉴宝大师眼中,看到的不再是金钱,而是一段段血泪历史。

    当下,叶天明白,要想鉴定这算盘的真正价值,就得找到它的出处。

    黄金有价玉无价,假如这算盘是名人用过的,那就变成了无价之珠,无价之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