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21章 黄粱玉枕
    !

    按照史书记载换算,苏小小极其纤瘦,身高五尺,体重仅有五十斤左右。

    比起“掌中舞蹈”的赵飞燕,不遑多让。

    所以,宋徽宗赐给苏小小的物品,全都仿照孩童尺寸。

    汴京名妓中,李师师最得宋徽宗宠爱,所以,水泊梁山好汉谋求招安之时,就重金贿赂李师师,走这条路办成了大事。

    李师师之外,宋徽宗最爱苏小小。

    靖康之耻时,苏小小南迁,最终削发为尼,七十二岁,亡于临安城西湖边的地月庵。

    在这里看到苏小小的玉把件,叶天就断定,能够发现苏小小专用的“高唐镜”。

    果然如他所料,那只由地铁玄精制成的高唐镜,被一堆手链、手串、镯子、木化玉盖着,丢在地摊的一角。

    &nb.whhryl.sp;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一块玉枕上。

    有两个人都看上了这东西,正在杠价。

    玉枕的长度约有一尺,宽度半尺,中间呈现出自然弧形。

    叶天看出,这是和田玉,年代久远,色泽暗红,肯定是老东西,但未必是好东西。

    他的鉴宝,既看宝物自身价值,也看宝物蕴涵的意义。

    古代人使用玉枕,直接跟头发接触,当然产生“不洁”的种种弊端。

    如果是买来收藏,那还稍好一点。

    如果是无知者以为“玉养人”,非要枕着这种古玉枕头睡觉,那就麻烦了。

    “三千,我要了。”一个戴着烟框眼镜的中年男人,一手按着玉枕,一手抓着钱包。

    “再加五百。”另一个杠价的,是一个烟脸膛、短胡须的人,年龄应该在六十岁左右。

    “四千。”烟框眼镜再次报价。

    “再加五百。”烟脸膛跟上。

    旁边的人哄笑,采用这种加价方式,烟脸膛明显是在欺负人。

    “这东西,不值那么多。”报价之后,烟脸膛又嘟囔。

    在叶天看来,两个人争一个玉枕实在无聊,尤其是在鬼市上,这玉枕的来历十分可疑,如果是从老坟里抠出来的,那就更没意思了。

    摊主抱着胳膊,看两个人杠价。

    其他人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

    “这个小玩意儿多少钱?”叶天拿起了看好的玉把件。

    “二百。”摊主爱答不理。

    “五十吧,行不行?”

    “拿走拿走。”摊主挥挥手。

    叶天交了五十元钱,把玉把件放进口袋。

    他把那些珠子挪开,若无其事地拿起了高唐镜。

    高唐镜的高度为一尺,宽度为半尺,四周雕刻云头卷纹,背面是四格仕女图,分别代表春夏秋冬四季。

    叶天对高唐镜的印象很深,因为在香港的苏富比拍卖会上,有人曾经献上一面造假的高唐镜,连续经过四轮鉴定,专家们都没发现,并且给出了八百万港币的预估价。

    如果不是“五帝”,那一次的高唐镜,或许就要成为当季秋拍会上的扛鼎之作了。

    成天看的是镜子的正面,摊主并不识货,镜面磨损很大,两道极深的划痕,纵横交叉,位于镜面的中央。每一道,都有两寸长,十分醒目,几乎将镜子的价值腰斩。

    “这破玩意儿……不值钱!”旁边有人嘀咕。

    “这是啥呀?”有不懂行的人,直接问起来。

    叶天叹了口气,把高唐镜放下。

    “要不要?二百元拿走。”摊主说。

    叶天摇头:“最多五十元,这东西,划得太厉害了。”

    &.jxpxxs.nbsp;  “拿走拿走,五十拿走。”摊主大声说。

    叶天再付了五十元,把高唐镜拿下。

    他的内心已经近乎沸腾,这哪里是捡漏?简直是“捡钱”。

    苏小小的玉把件加上高唐镜,这可都是宋代文物里的精品,虽然上不了官家图谱,但换个十几万元,还是非常稳妥的。

    金陵是六朝古都,这里的好东西应该遍地都是。只不过,捣腾这些东西的人,学问不高,又不愿意学习,就算好东西在眼皮子底下摆着,也认不出来。

    就像刚才,高唐镜就在地摊上扔着,没人看上,反而是对那只玉枕趋之若鹜。

    “七千。”烟框眼镜再次出价。

    这次,烟脸膛不跟了,摇摇头,退出竞争。

    烟框眼镜刷卡,把玉枕拿下。

    “小兄弟,你到底懂行不懂行?这玉枕如果是从老坟里挖出来的,给死人陪葬用的,你拿回去,岂不是招晦气?哈哈哈哈……”烟脸膛阴阳怪气地嘟囔。

    只一句话,烟框眼镜本来兴高采烈的表情,一下子跌成了苍白色的苦瓜脸。

    旁边的人七嘴八舌:“还真是,地主老财家陪葬的,都是玉枕,给死人枕着的。”

    “完喽完喽,七千块,买个闹心的玩意儿,上当了上当了……”

    “这东西拿回去,谁知道里面藏着多少屈死的鬼?”

    烟框眼镜搬着玉枕,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叶天笑了,这就是逛鬼市的坏处。东西买下来,别人嘲笑,就等于在自己给自己添堵。

    摊主有点着慌:“东西你买下了,赶紧拿走,我得收摊了。”

    围观的人一散,摊主赶紧卷包走人。

    烟框眼镜翻来覆去看着玉枕,脸色越来越难看。

    “这东西,七千块贵了,他奶奶的,今天晚上中邪了,非得跟人家杠价。我买什么不好呢,非得买它……”

    烟框眼镜嘟嘟囔囔,叹气不止。

    “你不要,给我。”叶天说。

    对方翻转玉枕的时候,他看到玉枕的一角,錾刻着一方印章。

    虽然只是一瞥,他已经看清楚,那是“黄粱”二字,使用的是蝇头小楷。

    玉枕加上“黄粱”印章,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它的年代。

    叶天对印章的笔法很熟悉,应该属于清代乾隆体。

    没有用放大镜看过,他无法判断印章是原体,还是后代高仿,价值上下差别巨大。

    “你?还想捡漏?”烟框眼镜斜了叶天一眼。

    叶天笑了,他只是随口一问。

    对方语气不善,也就算了。

    “你多少钱收?”烟框眼镜追问。

    叶天伸出了右手食指,对方不敢相信:“一万?”

    “一万?别开玩笑了!”叶天摇头,转身要走。

    “那到底是多少?我刚刚七千买的,你从头到尾看得清清楚楚对吧?”

    叶天不再回头,玉枕虽好,他是来捡漏的,出价太高,他可不想要。

    在鬼市上转了一大圈,顾漫看上了一套俄罗斯锡制套娃。

    这东西是纯粹工艺品,没有任何古玩价值。不过,只要顾漫喜欢,叶天就掏钱买下,总共花了二百元,比叶天收到的玉把件和高唐镜加起来都贵。

    “今晚到此为止吧,好像没什么好东西。”顾漫累了,伸了个懒腰。

    叶天点点头,虽然他知道,有些玩家后半夜才到,凌晨两点,才是鬼市上人的高峰期,但他带着顾漫来,就要顺着她的心思。

    “哎哎,兄弟兄弟,这个玉枕,你想要的话,就让给你了!”烟框眼镜追上来,拦在叶天面前。

    看来,今晚他买了玉枕,就等于是拿了一块烫手的山芋,已经无法处置。

    “我没钱,你七千买的,我可要不起。”叶天说。

    “不不,你开个价.jsshcxx.,刚刚你伸出一个指头,一千块,拿去!”

    叶天摇头:“实在对不起,我伸一个指头,代表只能出得起一百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泡沫之夏〕〔小说陈阳唐婉〕〔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