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直播开始当神豪〕〔穿越远古野人老公〕〔萧阳〕〔叶清心启〕〔三国之曹家逆子〕〔祸国妖妃睥睨天下〕〔夏夕绾〕〔温言〕〔闪婚甜妻慕少难伺〕〔重生三国当皇帝〕〔生而为王萧阳〕〔闪婚总裁契约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风雷神帝传〕〔陛下因何造反〕〔顾九辞霍明澈〕〔霸道甜宠:总裁请〕〔神医魔后〕〔斗罗活久见〕〔我的岁月待你回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23章 箱子局
    !

    玉枕不是皇家之物,价值自然递减,这是唯一令叶天感到遗憾的地方。

    .whhryl.  当他回到二龙堂,把这些东西放在台灯下细细观看,最关注的重点,自然就是那个奇怪的账簿。

    “每一笔十万两,除了官银、饷银,不会是其它地方的账目。”这是他绝对肯定之处。

    过去,五帝鉴定过的账簿很多,国库账、军饷账差不多都是如此。

    有些国库账簿,每一笔超过百万,那自然是各地的官税累计记录。

    摊主给了一堆东西,除了账簿之类,还有照片中的炕桌。

    为了保险起见,他没向摊主要照片,免得自己表现出猴急猴急的模样,对方醒觉,瞬间提价。

    “云母铜啊云母铜……”这是最重要的线索,一想到那么宝贵的玩意儿镶嵌在桌角、箱角上,他就觉得心疼。

    “简直是暴殄天物!”

    他已经决定,只要把炕桌拿到手,立刻电话联络白雪,直接把东西卖给她。

    直觉中,炕桌、藏宝图、算盘都是一系列的东西,仿佛冥冥之中被一条线牵着,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接近。那条线的最末端,似乎就是太平天国宝藏。

    直到凌晨四点,他都睡不着,又把金丸血书拿出来,仔仔细细看过两遍,拍下照片,存在自己的手机里。

    “白雪买走算盘,里面没有血书,只.xgchotel.剩一只空算盘。再说,她未必知道拆开算盘的密码,如果暴力破拆,一件好玩意儿就废了。”他有些犹豫,毕竟还没弄明白那些算盘珠里藏着的秘密,一旦拆散,算盘价值就剩不了百分之一了。

    他看着满桌的宝贝,一会儿拿起这件一会儿拿起那件,摸摸看看,不胜欣喜。

    过去,贵为“五帝”,金钱、宝物如同流水一般,从眼前掠过,根本没有半点珍惜的想法,反而很多时候都有厌倦之情。

    那时,他觉得,这种奢侈浮华的日子永远不会结束,人生也就这样了,躺在金山银海、宝物堆里浑浑噩噩度过一生。

    陡然间,峰回路转,他到了这里,再度面对跌宕起伏的命运。

    时也命也?运也劫也?

    他看不透,就像现在面对磨损严重的高唐镜,他想看清镜子里的自己,却只看到那道悲怆难看的十字磨痕。

    “明天,除了拿回小炕桌,还得找个人,把镜子磨出来。高唐镜现世,这得是多么牛逼的一件事啊?”

    在二龙堂,他没有知音。

    当然,目前来说,他融合了五帝的全部鉴宝才能,已经成了当之无愧的“鉴宝之王”,普天之下,哪里还能找到知音?

    他把高唐镜和苏小小的玉把件抱在怀里,斜躺在床上,面对台灯下的各种宝物。

    “人生啊……人生啊……”他极度感叹,胸中五味杂陈。

    一觉醒来,他发觉,高唐镜压在胸口,憋得喘不过气来。

    上午十点钟,他告诉顾二爷,要去郊区拿东西。

    “就三个破.jsshcxx.炕桌,跑那么老远,值得吗?”

    “我跟人家约好了,也交了定金。”

    “去吧去吧——哎,昨晚上弄到什么好东西了没?”

    叶天领着顾二爷到自己屋里,给他看那堆破烂。

    “这都什么玩意儿啊?破账本,破毛笔,破砚台……这个玉把件也太迷你了吧?给孩子玩还差不多……哟,这玉枕不错,不错……”

    顾二爷看见玉枕,眼睛亮了,一把抱起来。

    “黄粱?黄粱一梦的玉枕?那得是仙人枕啊?我拿回去,中午先试试怎么样!”

    叶天阻止不迭,只好跟出来,先把玉枕冲洗、消毒两遍,又用面巾纸,仔细擦拭了五遍,然后才交给顾二爷。

    “老板,这玉枕应该不适合枕着睡觉,它特别硬,你要是落了枕,那就麻烦了。不如,先摆在柜台里,有人要,就直接卖掉。”

    叶天婉转地告诉顾二爷,但后者根本不领情。

    “古代人都枕着这个睡觉,现代人矫情,非得太空枕之类。我就枕着它试试,别说了,忙你的吧!”

    说归说,顾二爷还是把玉枕摆在了柜台里,等待买家上门。

    顾二爷性情中人,对他来说,捡漏卖掉,快乐无穷,已经不单纯是金钱多少问题。

    “叶天,炕桌不算什么好东西,这么远去拿,不值当,早去早回……”

    叶天叫了辆出租车,按照昨天的地址,直接出城。

    见到那位摊主,付了款,再把三个炕桌塞到出租车里,叶天才松了口气。

    摊主住的是农户院子,正房五间,东西各有偏房三间。

    就在六间偏房里,堆着很多大纸箱子,里面塞着碎纸条、防震泡沫、塑胶气垫板之类。

    很多箱子都用胶带纸封着,还没拆开。

    叶天注意到,箱子上标注着“清理一、清理二”之类的记号。

    “哥们儿,这些东西是哪儿弄的啊?一堆一堆的,得有二百多个箱子吧?”

    摊主叹气:“拍卖公司的朋友让我去当托儿,在拍卖会上抬价,结果不懂规矩,举牌太多,直接把东西拍下来了,本来,他的意思是让我抬价,坑别人……结果,五个大仓库里的废物,全都运到我这里来。”

    叶天心里一惊,如果自己拿走的东西是这些箱子里拆出来的,那就太厉害了,箱子里肯定还有好玩意儿。

    “如果把箱子全都盘下来,会不会还有其它收获?”

    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那你准备怎么处理?不能一点一点到鬼市上卖吧?”

    摊主摇头:“那的卖到什么时候?我找了几个古玩店,想把箱子卖给他们。不单卖,这一堆箱子,十万元。”

    叶天立刻算清楚了,二百个箱子总共售价十万块,每个箱子才折合五百元,只要拆出一件好玩意儿,那就赚死了。

    “有人买吗?”

    摊主苦笑:“有人看上,来了几次,还是砍价。他奶奶的,这个社会,买东西容易,想往外卖,太难了!”

    叶天稳住神,看看箱子上的编号。

    “箱子局”也是古玩行里常用的套路,如果迷信于摊主说的话,把他的每句话都当真,认为箱子是一批来的,里面肯定有宝物,那就完全上当了。

    五帝总结过古玩行业里的所有套路,总共一百种,充分利用了买家的无知和贪婪,连环用计,买家百分之百上当。

    现在,看到箱子,叶天想到最多的,就是“箱子局”这三个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