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坦途〕〔暴君自我养成攻略〕〔我有进化天赋〕〔废材修仙录〕〔宋北云〕〔重生嫡长女〕〔黑石密码〕〔大秦之情〕〔重生弃少归来〕〔穿越山贼做皇帝〕〔赘入1988〕〔权臣总想骗我跟他〕〔农家娇娘〕〔您的仇人已火化〕〔半壁文娱〕〔冷王盛宠:娘亲是〕〔大唐暴吏〕〔封魔氏〕〔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26章 黄粱玉枕
    !

    岳先生眼光犀利,不停地抚摸那一枚“黄粱”的印章。

    “如果枕着它,睡一觉,不知道会不会做一个黄粱美梦?”岳先生开玩笑。

    叶天查清宫宝物图谱,里面没有玉枕。

    最大的可能,就是宫廷宝物遗失,最终逃离图谱之外。

    明清两代,后宫太监营私舞弊者太多太多,以至于很多皇家御用之物,被太监们偷偷地运出了宫苑,以极低价格,卖入民间,从此泥牛入海,不知所踪。

    尤其是玉枕这样的,没有宫廷铭刻,最容易在当时的京城烟市流通。不过,带来的弊端就是,要想辨明它是不是宫中之物,需要费一番心思。

    “叶天,我——”岳先生看着侧面那张长椅。

    叶天笑笑,知道对方一定会提非分要求。

    “叶天,既然这宝贝没有定价,我可以先枕着它睡一觉,等顾二爷回来,我再跟他商谈价格,不知方便不方便?”

    岳先生说着,取出钱包,抽出五百元,塞进叶天口袋里。

    叶天点点头:“那好那好,岳先生是二龙堂的老客人,理应享有特权,请自便吧。”

    他并不在乎五百元钱,而是想到了“黄粱一梦”的故事。

    如果玉枕有灵,能够给人带来奇怪的梦境,那岂不是另外一重境界?

    身为五帝,他的鉴宝技艺,早就超越古玩本身,而是在探索人类宇宙的所有可能性。

    &nwhhryl.bsp;当世之内,除了他,再有这种极端探索精神的,恐怕没有三两位了。

    岳先生走到长椅前,把玉枕摆好,自己脱掉鞋子,躺在椅子上,头枕着玉枕,满意地长出了一口气。

    “古人一梦黄粱,我今天效仿古人——”

    他刚刚说了半句话,口袋里电话响。

    “真是扫兴,扫兴!”他只好接电话。

    “抛掉抛掉,全部抛掉,下午收盘前,清空所有股票。这些垃圾股占用资金,早就该清空了!”他吼了两嗓子,把手机装起来。

    起初,叶天非常注意岳先生的反应。

    他有一种说不清感觉,说不清吉凶,只是觉得,这块玉枕让人觉得不放心。

    可是,顾二爷曾经枕过,什么事都没发生。

    “难道是我多心了?”他看着手机屏幕,每隔一分钟,就探头看看岳先生。

    很快,岳先生进入了梦乡,鼾声轻轻响起。

    “箱子,箱子……”叶天还有一个头疼的问题,挥之不去。

    他必须让顾二爷知道,这些箱子的真实价值,免得气坏了对方。

    一切,都是看顾漫的面子。

    现在,他在互联网上搜索“铁手”鲁问张的资料。在一个隐藏很深的清史论坛上,他发现了金陵城破的野史记录。

    “金陵被围三十日,小官吞金而死,存金不足,有人进言,天宝国库,有黄金七百箱,可分之。王怒,进言者被斩杀。王问铁手,铁手答,无金,以讹传讹者,当斩……其后,城破,官军捕获铁手,问及黄金七百箱,铁手受刑百余次,皆答,无金……”

    这里记录的铁手,就是算盘的使用者“铁手”鲁问张。

    “金陵地下,定有宝藏。”这是清末民初所有的官员、寻宝者、盗墓专家、史学家都肯定的问题。

    所有记录,都言之凿凿地指出这一点。

    找不到,只是证明方向不对。

    七百箱黄金,不可能突然消失,更不可能被零散花掉。当时的战局,别说是七百箱,就算想花掉一箱,都会引发轰动。

    “只能是埋掉……埋在哪里呢?”

    叶天.zyxta.调出了一张金陵清末地图,沿着城墙范围,向内城搜索。

    按照其它地方的藏金、藏银规律,多数藏于井中,尤其是在情况紧急的时候,扔在井里,然后使用断墙覆盖,就是最简单、最容易想到的。

    当然,官军收复失地,也会按图索骥,把当地的枯井、老井搜查一遍,很容易就起获藏金。

    藏与不藏,没什么两样。

    所以,有军事家指出,当时的起义军,与其保护宝藏,不如全都分给麾下兄弟,藏金于人,而不是藏金于箱笼。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骤然间,岳先生大叫起来。

    他在说梦话,但声音之大,仿佛普通人惊慌失措时的嘶吼。

    声音出口,岳先生一下子跳起来,脚下踉跄,险些跌倒。

    他醒来,才发现刚刚是在做梦,只穿着袜子站在那里,实在尴尬到了极点。

    “叶天,我刚刚……做了个梦,不好意思,只是个梦,失态了,失态了……最近股票上下跳跃,我脑子有点紧张……”

    岳先生自嘲了几句,再次躺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叶天没有惊慌,今天见到岳先生,他就觉得,对方的情绪不太稳定。

    炒股的人,都有些神经质。

    叶天理解这些人,整天提心吊胆,过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一旦失手,就被股市绞肉机套住,造成巨大损失。

    岳先生是职业操盘手,对股票、基金都有研究,自己的几百万自有资金,全都在股市里。

    对于二龙堂的熟客,叶天做过记录。

    这是古玩经营的诀窍之一,只有掌握熟客的购买嗜好,有了好东西,才能迅速推销,找到最恰当买家。

    在地图上,金陵城内的水井有一百七十个,地道、地洞约三十个。这些地方,藏不下七百箱黄金。更何况,除了黄金,还有其它各种宝贝。

    正如史学家说的,金陵下面有地宫。

    每一代统治者进城,都会查明地宫的位置,进行持续扩建。久而久之,地宫规模越来越大。到了城破之时,已经超乎普通百姓想象,变成了地下宫殿。

    野史之中记载,城破之前,城内城外百姓,都感受到了地动山摇的一刻。有人说是天帝感受到了大屠杀即将来临,为之震怒,才会撼动大地,予以通知,让百姓躲避屠城之厄。

    按照当时的武器装备,应该用“炸毁地宫”来解释,才更合理。

    也就是说,宝藏掩埋,地宫炸毁,从此以后,起义军宝藏,成了不解之谜。

    “到底在哪里?”叶天用食指的指尖,绕着当时的城jxpxxs.垣转了一圈。

    如果有地宫,就在这个范围,绝对出不了圈子。

    史学家也说过,假如某个人有信心,就雇佣一百辆挖掘机,把金陵城翻过来,掘地十米,绝对能找到过去的全部宝藏。

    这个工程量,并非天文数字,下定决心,就能做到。

    “涨了,涨了涨了,全线涨停,股票不能卖,不能卖,绝对不能卖……”岳先生第二次说梦话。

    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些炒股的人,无论清醒还是做梦,三句话不离本行。

    岳先生又醒了,摸出手机,睡意朦胧地打电话:“都停下,股票不能抛,下午收盘,全部涨停……三天内,天天涨停,不能卖,要逢低吸纳,去办吧,有事全都由我扛着……”

    打完电话,他又呼呼大睡,手机攥在掌心里,来不及装进口袋。

    叶天了解,对方一定是做梦梦见股票大涨,才会做出临时决定,抱紧股票,等待涨停。

    不过,这种梦境预告,未必会准。

    股市情况,瞬息风云,没有几个人,能预见方向。不然,那些“股神”就不会突然间跌下神坛了。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不,不——不要杀我,我不会说,一个字都不会说,黄金藏在那里,很安全,很安全,饶了我,我家里还有八十老母……饶了我……”

    岳先生继续说梦话,但这一次,他的语调变得凄惨之极,仿佛有人正用利刃逼迫他。

    叶天皱着眉摇头,无论是不是玉枕的作用,岳先生在这里大呼小叫,实在不成体统。

    他刚刚想叫醒岳先生,岳先生的梦话结束了,轻轻翻了个身,脸向着长椅的椅背,无声无息地睡去。

    叶天叹了口气,既然如此,他就没必要叫醒对方了。

    到了下午五点钟,顾二爷回来,表情似乎更加郁闷。

    通常,打麻将输了钱,他才会如此。

    “叶天,你——这么允许别人在店里睡觉?”看见长椅上躺着的岳先生,顾二爷大怒。

    叶天走近顾二爷,小声解释:“岳先生看上了玉枕,想试试有什么特殊力量。他想买,就等老板回来定价。”

    “特殊力量?屁,什么都没有,就是块破玉!”顾二爷摇头。

    “那让他再睡一会儿?”

    顾二爷皱眉:“睡吧睡吧,那块玉枕多少钱,你有没有数?”

    叶天摇头:“没有,请老板定价。”

    顾二爷叹气:“我觉得它是好东西,可是,图谱里查不到,怎么向客户解释,才能让对方相信,这是宫里的玩意儿?”

    “行家见了,自然会懂。不懂的外行,说了也白搭。”叶天用古玩圈子里的俗语解释。

    “那些箱子——”后门开着,顾二爷看见了摞了三层的纸箱子。

    叶天趴在顾二爷的耳朵边低语:“以前捡漏的东西,应该就是箱子里拆出来的。刚刚人多,我没办法向您汇报。”

    顾二爷愣了:“真的?算盘是里面拆出来的?”

    叶天点头,只能姑且相信小朱说的。

    “别是箱子局吧?”顾二爷知道圈子里的内幕典故。

    叶天没有辩解,只等岳先生醒来走了,他就关上二龙堂的大门,跟顾二爷开箱寻宝。

    岳先生还在睡,顾二爷不耐烦了,走到长椅边,在椅子腿上踢了两脚。

    “喂喂,老岳,天不早了,想睡觉,回家睡去!”

    叶天笑了笑,知道岳先生醒了,马上就会跟顾二爷砍价。

    他拿起鸡毛掸子,准备清理柜台上的浮尘。

    “老岳,老岳……叶天,老岳好像没气了!”

    叶天愣了愣,走出柜台,站在顾二爷旁边。

    岂止是没气,岳先生脸色惨白,如同一张蜡纸,看样子,已经死了一个多小时。

    “这个……这怎么回事啊?”顾二爷抓住叶天的手臂,嘴唇哆嗦,脸色发白。

    “没事,先报警再说,等警察来了,把事情说清楚就没事!”叶天保持镇定。

    他看着那块玉枕,似乎它的颜色更加鲜艳、成色更加滋润,不知是不是吸走了岳先生的一条人命,才变得如此娇艳多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