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直播开始当神豪〕〔穿越远古野人老公〕〔萧阳〕〔叶清心启〕〔三国之曹家逆子〕〔祸国妖妃睥睨天下〕〔夏夕绾〕〔温言〕〔闪婚甜妻慕少难伺〕〔重生三国当皇帝〕〔生而为王萧阳〕〔闪婚总裁契约妻〕〔亲手打造一个豪门〕〔风雷神帝传〕〔陛下因何造反〕〔顾九辞霍明澈〕〔霸道甜宠:总裁请〕〔神医魔后〕〔斗罗活久见〕〔我的岁月待你回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27章 玉枕杀人
    !

    玉枕当然不会杀人,杀人的,不知是何种力量?

    等待警察来的空当,叶天望着长椅上的岳先生,把对方第一次走进来到死亡的所有细节,全都梳理了一遍。

    “他说‘不要杀我’,难道,在噩梦中,有人要杀他——最后杀了他的,就是噩梦?”

    .xgchotel.  “叶天,这老岳到底他妈的搞什么?在哪儿死不行,非得到二龙堂来死?”

    顾二爷气坏了,这里死了人,引发大新闻,二龙堂的名誉就坏了。

    弄不好,再找来诉讼,就更倒霉了。

    “老板,你枕着它睡觉,梦见什么了?”

    顾二爷摇头:“还能梦见什么?一躺下就到天亮,枕着什么都一样。”

    警察过来,调取了二龙堂内外的监控录像,又给叶天做笔录。

    “他做梦说‘不要杀我’?”

    叶天点头:“对,你们看监控,也能看出来。”

    他们在现场,一边看监控,一边做笔录。

    果然,岳先生的动作和声音,都跟叶天的话相印证。

    最终,有了确凿的人证、物证、声证,警察下了结论,岳先生自然死亡,与他人无关。

    岳先生被殡仪馆的人拉走,顾二爷皱眉吩咐:“把长椅拖出去丢了,二龙堂里外,消毒拖地!”

    叶天答应着,清理打扫。

    他用消毒水反复擦拭玉枕,然后在清水里泡了半天,接着又浸在消毒水里泡着。

    长椅丢到垃圾堆里,很快就被收废品的人拉走了。

    二龙堂内外消毒、拖地三遍,叶天累得气喘吁吁。

    “玉枕杀人?还是岳先生心脏病发猝死?抑或是,玉枕让他做了噩梦,在噩梦里猝死……老板枕着它睡觉就没事,难道玉枕发作,也是挑人?”

    他把玉枕拿出来,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再用纸巾擦拭最后一遍,放在柜台上。

    “黄粱”,两个小字,在叶天眼前晃动着,分外扎眼。

    “查查这两个字——”

    他突然有了新灵感,立刻打开手机查阅。

    这次,他有了新发现。

    在《刀痕:民国烽烟录》这本自传体的野史上,他发现了一个民间传说。八国联军入京,有个法国的勤务兵从恭王府抢来了一个玉枕,献给了当时的联军副指挥官博伊。当天晚上,博伊枕着它睡觉,第二天一早,勤务兵发现,博伊已经死了,浑身没有任何伤痕。当时,义和团的“神打”风行,勤务兵上报时,被归类为“义和团神打所杀”。民间传闻,这是清代列祖列宗,附体于玉枕之上,取了敌酋性命。

    这本书没有图片,所以,叶天仅仅能从文字里推断,又是玉枕杀人。

    “可惜,连张老照片都没有!”他大感失望。

    这类野史,不配图片,简直就是自说自话,可信度极低。

    二龙堂出了这种事,让古玩街也蒙上了一层阴影。

    晚上八点钟,叶天关闭二龙堂的大门,回到院里,没有休息,就把一个纸箱拖到自己卧室,拆箱寻货。

    令他失望的是,箱子里的大件,都是木制品,应该是一件烟色油漆五斗橱的拆件。用料全都是楸木,并不值钱。

    失望之余,他又开了一只箱子,里面是一堆茶壶、劈柴斧、柴刀、绳子。

    “这些东西……骗人的!”

    连开了几个箱子,叶天没发现一件像样的东西,只好停手。

    这就证明,自己被小朱骗了。那个杠价的,弄不好也是个托。

    “真是捡漏捡习惯了,也让人捡一回漏!”他自嘲地笑了。

    他把所有拆出来的东西归置到一边,躺下睡觉。

    一闭眼,岳先生躺在长椅上的情形就浮现在他眼前。

    “别杀我,别杀我……”他好像听见岳先生在叫。

    猛地一激灵,叶天醒了,睁开眼,看着烟乎乎的屋顶。

    “玉枕肯定有秘密,如果我枕着它,会不会——”

    他这样一想,浑身一震,冷汗从额头猛地冒出来,瞬间湿了头发。

    虽然有些惊骇,他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

    古玩这zyxta.一行,最吸引人的地方就在于“揭秘、解谜”。

    人类的好奇心,自古至今,从未消失过,并且越是离奇事件,越能引人探索。

    他穿衣下地,梦游一样,去了前院,开了两道门,进了店堂,把玉枕取出来,抱在怀里。

    “我就试一试!”他告诉自己。

    长椅没了,但他下意识的,向长椅那边望了望。

    “如果玉枕杀了岳先生,我就把玉枕毁掉,免得祸害他人。”这句话,他是说给岳先生的亡魂听的。

    他原样锁门,回到卧室,推开自己的荞麦皮枕头,把玉枕摆好。

    “我就是为了岳先生,试试玉枕到底有没有特殊功效。只是试一试,不会有事……”

    这么多年,他听过古物食人,但却没有亲身经历过。

    这一次,岳先生在他眼皮底下失去性命,让他毛骨悚然的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

    他深吸一口气,轻轻坐在床边,缓缓倾倒,用手肘撑着身子,后脑勺挨上了玉枕边缘。

    玉枕寒凉,他颈部的皮肤最先感知,立刻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真正的玉枕,必定给人这种感觉。

    “一切正常,一切正常……”他喃喃自语。

    他平平地躺下,双手互握,放在小腹丹田上,慢慢地调匀呼吸。

    玉枕的寒意一阵阵散发出来,使他越来越清醒,仅存的一点睡意,也被驱散。

    “没有什么异常,只能说,岳先生赶巧了,心脏病发作,才会酿成惨剧。忘掉这件事吧,玉枕只是玉枕……”他翻了个身,向右侧躺着。

    笔记本电脑开着,屏幕上,留着他刚刚查阅的太平天国金陵城破之战图片。

    图片都是后人依据历史绘制的,笔法写实,血肉横飞,足见当时战况之惨烈。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叶天想到了那两句名言。

    天下百姓如同蝼蚁,天神打架,蝼蚁受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即使当兵、参军,最终如果站错阵营,仍然死路一条。就想图画中的对垒两军,无论站在哪一方,都是死。

    “还是太平盛世好啊!盛世藏古董,乱世买黄金——”

    叶天眼皮一沉,缓缓睡过去。

    通常,他一觉睡到天亮,大约七点钟醒来,开始一天的工作。

    现在,他刚刚入睡,已经看到红日东升,朝霞满天。

    日光照着一座青石牌坊,上面是“贞洁烈妇”四个字。

    他感觉,正从牌坊下经过。

    那牌坊的右侧,拴着红绸带。

    通常,官府表彰贞洁烈妇,才会建立牌坊,挂上红绸带。如今的金陵,早就没有这种封建规矩,“当婊子立牌坊”也成了骂人的名句之一。

    “我在哪里?”

    他听到了辚辚车轮之声,低头看,他正站在一辆木笼囚车上,双手被粗大的铁链锁住,一动都不能动。

    前面,至少有十几辆囚车,后面,听声音还有十几辆。

    &n.whhryl.bsp; “囚车?问斩?”

    他看见前面的囚犯,后背上插着“斩立决”的牌子。

    牌子极长,比头顶高出两尺,笔直向上,仿佛标枪。

    “不要杀我——”他突然明白,为何岳先生要在梦中这样叫了。

    如今情形,一行人都要押赴刑场砍头,岳先生害怕,当然要那样大叫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