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柴娇妻太倾城〕〔一胎俩宝,老婆大〕〔《爱若繁花似锦》〕〔闪婚试爱:总裁太〕〔火爆战兵杨辰宁蓉〕〔薛凌〕〔操盘手札记〕〔豪门战神江宁〕〔薛凌程天源〕〔江宁林雨真〕〔《重生八零:佳妻致〕〔我想和你好好过薛〕〔重生八零有点甜薛〕〔重生八零:佳妻致富〕〔龙都兵王杨辰宁蓉〕〔火爆战兵杨辰〕〔龙都兵王(全能圣〕〔致富佳妻:重生续〕〔火爆战兵〕〔巅峰三十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29章 金陵怪事
    !

    在极度的困惑中,叶天抚摸着玉枕,再次回味梦中场景。

    &nbwhhryl.sp;   他绝不同意顾二爷的说法,要把玉枕卖掉。

    “叶天,这么多年,金陵没有出过怪事了!”顾二爷感叹。

    “以前呢?是不是怪事频发?”

    “没错,没错。”顾二爷点头。

    “跟玉枕有关的,还有什么?”

    “你做的那个梦……梦中情形,奈何桥、木刑场、木笼囚车、围观人群、刽子手……有些人在那里见过,真正见过!老辈人,经过那座桥,胆战心惊,生怕哪一天,有什么怪物跳出来,把人带走。成天——”

    顾二爷也抚摸玉枕,眼神中,藏着一丝浓浓的忧惧。

    “是真的吗?还是以讹传讹?”

    “世间那么多事,怎么分辨真假?怎么分清对错?”

    叶天无法接话,梦中情形,如此真实。有那么一刻,他对刽子手的鬼头刀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我是跟随‘铁手’鲁问张的人,可是,我第一次做那个梦,怎么就跟梦中的人搭上关系?不知道,岳先生做的梦,又遇到了什么?”

    两个人默默坐着,各自把右手按在玉枕上。

    顾二爷抚摸“黄粱”小字,嘴角带着丝丝苦笑。

    “叶天,我心里有很不好的感觉。自从那天,从白老太太家回来,我就觉得即将有大事发生。我这辈子,只有顾漫这个女儿,如果发生意外,答应我,帮我照顾她。”

    叶天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他认识顾二爷这么久,对方的情绪时常不稳定,时而颓废,时而亢进。

    人到中年,没有任何值得夸耀之处,难怪顾二爷心气不顺。

    “没事的,端午节鉴宝大会之后,二龙堂就会名声鹊起,压过佛骨斋,在古玩圈子里,一枝独秀。”

    “对,对,鉴宝大会……叶天,最近辛苦,我不但要给你加工钱,这几次成功捡漏,卖了大钱,我得给你发奖金。”顾二爷两腮肌肉动了动,面前有了笑容。

    叶天不要奖金,他只想发掘真相。

    连续几次,东西卖给白老太太,全都没了下文。

    这次,三个小炕桌,也得卖给对方。

    “老板,我明天联系白老太太,这些箱子里的东西,或许跟藏宝图有联系。我打电话给她,如果有能看上的,又能给咱二龙堂争光了。”

    顾二爷笑了:“好,叶天,好好干,让佛骨斋看看,我的手下,是个大大的人才。”

     jsshcxx.;  两个人回屋去睡,叶天暂时把玉枕收好,放在床下。

    “玉枕……是玉枕的魔力吗?还是看了太多太平天国的资料,脑子都看乱了?”

    叶天睡过去,心中忐忑,既想梦到那个刑场,又下意识避开,免得再受惊吓。

    患得患失中,天亮了。

    二龙堂开门前,叶天连续开了十个纸箱。得到很多拆散的家具散件,有床有桌,就是没有什么重器宝贝。

    他并不气馁,擦擦汗,先开门营业。

    出了岳先生那档子事,客户避开二龙堂走,一上午时间,竟然一个进来的人都没有。

    “真被岳先生害苦了!”叶天感叹。

    他把一张小炕桌搬到店堂,找了几块抹布,从上到下,把桌子擦得干干净净,连桌脚下面,都擦得一尘不染。

    接着,他把小炕桌搬到柜台上,握着放大镜,从头到脚仔细观察。

    小炕桌的桌面上有刀痕,有些是长条,有些是凹坑。

    另外,桌面上有烟袋锅磕碰留下的痕迹,也有灼热的烟丝落在桌面上的烙痕。

    由此可见,它的使用环境,十分恶劣,不是大户人家那种轻拿轻放、时常擦拭的用法。

    “它如此名贵,怎么可能交给粗人使用?”叶天疑惑。

    他曾经鉴定过这类物品,如果是明清老家具,一定值钱。只要过了清末民国,就成了家具工艺品,而不是古玩了。

    老家具没有钉子和胶水,全是卯榫结构,能够细细拆分储存,到了使用时,再组装起来。

    这些小炕桌,自然也能做到。

    叶天拉开桌边的四个抽屉,配合手电筒,用放大镜仔细观察,然后伸进手去,在抽屉的正反面,细细摸索。

    最后,他把小桌翻过来,桌面向下,桌脚向上。

    这次,他发现了一个烙烫的印章,焦烟色,是隶书的“账房”两个字。

    账房,是古代对于财务科、会计室的统称。

    民国之前,全都如此称呼。

    “账房用过的小炕桌……跟钱有关的,跟算盘有关的!”叶天展开想象力,想把一切嵌着“云母铜”的老物件,全都联系起来。

    他对着小炕桌拍了几张照片,主要是把带着龙头图案的云母铜拍清楚,全都发送给白雪。

    云母铜仿佛成了这类物品的一个标签,尤其是上次,他从算盘的暗格里找到了血书,这才是一个惊人发现。

    几分钟后,白雪回短消息:“要了。”

    叶天感叹,通过观察,他知道,白雪对于古玩没有任何兴趣。真正想买东西的,是白老太太。

    “如果可能,真想跟白老太太谈谈……”

    猛然间,当他的目光掠过“账房”的烙印,一下子觉得,这两个字跟玉枕上的“黄粱”二字,有着绝对的相似,几乎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古代没有电脑,要想得到一模一样的字体,必须经过长时间的临摹书写,才能做到。

    可疑的是,一个是玉枕,一个是炕桌,两样东西除非来自一家,否则,不可能出现同样字体。

    叶天的思绪乱了,他把炕桌卖给白老太太,但很想保留玉枕。

    他必须再次验证,是不是玉枕必然带来噩梦,而且——有可能像岳先生那样,在梦中,死于非命。

    终于,有个客户进门,草草地在柜台上浏览了一遍。

    &nbsxgchotel.p; “小桌有意思,多少钱?”

    叶天摇头:“老板还没定价。”

    “一万块,我搬走。”客户说。

    叶天再次摇头:“抱歉,还没定价,等老板起床再说。”

    客户在小桌上拍了拍:“就是个核桃楸的小桌,有什么可犯难的,最多三千顶天。”

    叶天一笑,知道对方要么棒槌,要么就是太奸滑了。把一个镶嵌云母铜的好玩意儿,只开价三千。

    “你们二龙堂,就没出过好东西。我从门口走了几百次,既没有大货,也没有重器,还不关门,等什么呢?”

    “有重器,就怕你不买。”叶天心情烦闷,这句话,有些挑衅的意思。

    “只要是好玩意儿,我肯定买,而且是出高价。”客户笑了。

    “高唐镜。”叶天说了三个字。

    那个穿着青色大衣、戴着红色围巾的中年男人笑了:“别开玩笑了兄弟!”

    “真的,高唐镜。”

    红围巾盯着叶天:“如果是真的,我要了——他妈的,小兄弟,别他妈风大闪了舌头,你要是有高唐镜,我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