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倍修炼系统瞬间〕〔无敌王尊〕〔最强豪婿〕〔剑仙〕〔奥特曼之成为光后〕〔极品皇太子王安苏〕〔我不做阴阳师了〕〔妻贤〕〔南明第一狠人〕〔我在古代日本当剑〕〔白环斗罗〕〔黑魔法使〕〔文艺时代的人生直〕〔江辰唐楚楚在线阅〕〔奋斗在沙俄〕〔江辰唐楚楚〕〔玄清卫〕〔唐楚楚〕〔界主的悠闲种田生〕〔天行缘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38章 挑衅者无耻
    !

    南唐后主李煜,是一个巨大的悲剧。

    他亡于北宋,君臣家眷,全都被宋主劫掠。

    天道循环,北宋亡于金,徽钦二帝及满朝的妃嫔全都被劫掠至北国。

    北宋历史,以劫国开始,又以劫国结束。

    看到这幅画,叶天似乎看到那段历史,在眼前鲜活起来,不禁唏嘘不已。

    公孙大娘舞剑器,是盛唐气象,而李煜的印章落款,却是亡国之相。

    夹杂在一起,很不协调。

    叶天退后,看着这幅画,突然觉得,字画古玩,无一不是历史见证。

    它们代代流传,恰好是一部无字之史。

    读懂古玩,也就读懂了人间悲凉的离合转折。

    在后院忙碌几个小时,他回到店堂里,静下心来,思考修复《山居图》的事。

    张主席档次太低,他认为“民国高仿”加上“血手印”,就完全将这幅画的残值打到最低,卖不了什么钱。

    “吴道子——”

    叶天想到这幅画的原本真相,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捡漏见到吴道子的画,本来就是奇迹。

    他已经反复观察这幅卷轴的装裱工艺,很可能画中有画,另藏玄机。

    这种画,是真正重器。

    “有眼无珠……世界上太多这样的人,暴殄天物……所谓的鉴宝大会,最后就成了一群老帮菜自娱自乐的闹剧。”

    叶天想到,顾二爷去世前,对“委员”身份的看重,不禁红了眼圈。

    顾漫从外面回来,背着双肩包,走得挺急,鼻尖冒汗。

    后面,有两个年轻人毫无礼貌地大声叫着:“顾漫,顾漫,喂喂,叫你呢?跑什么?”

    “什么事?”

    “别理他们,无聊,人渣!”

    外面的年轻人是从一辆银色跑车上下来的,浑身名牌,一看就是富二代。

    “顾漫,你跑啥呀?你爸都死了,没人管你,黄少爷看上你了,在学校里追了半年,跟了他,以后就有靠山了……”

    一个油头粉面,手里握着最新苹果手机的年轻人闯进来,笑嘻嘻的,看着顾漫。

    “钱小军,这是我家,放尊重点!”

    钱小军乐了:“尊重?在金陵,我就尊重黄少爷,其他人,想让我尊重,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算哪根葱?”

    后面,一手拿着古手包,一手转着跑车钥匙的年轻人,吊儿郎当地走进来,站在店堂最中央,用手包指着顾漫,不怀好意地笑着。

    “顾漫,跟了我,我罩着你,金陵大学没人敢动你。你是我黄强的马子,就是金陵一枝花。好了,今晚我朋友夜总会开业,跟我去喝酒。钱小军,磨叽什么啊?赶紧的,带顾漫上车——”

    叶天站在柜台里面,看着这两个年轻人。

    钱小军向前两步,抓住了顾漫的背包带子。

    “放手,你干嘛?”

    “顾漫,黄少爷看上你了,是你的福气,今晚上就——”

    叶天从柜台里走出来,按住了钱小军的手。

    “你不就是二龙堂那个小伙计吗?滚一边去,别耽误黄少爷泡妞!滚——”

    钱小军的话没说完,突然,右手被叶天勾住,向上一拗,咔嚓一声,腕骨骨折。

    “唉哟,唉哟,唉哟……”

    钱小军惨叫着,左手拔出跳刀,扑向叶天。

    叶天第一拳,打在钱小军的肩窝上,第二拳,勾在钱小军下巴上,第三拳,打在钱小军左肋上。

    三拳过后,钱小军蜷缩在地上,叫都叫不出声。

    “叶天,敢打我的人?看我怎么教训你!”

    黄强把古手包和车钥匙扔在柜台上,反手脱掉西装。

    叶天苦练泰拳十二年,那都是在泰国寻宝时,吃了烟道集团的亏,咽不下这口气,才投了名师。

    “双料泰拳散打王”差猜,就是他的授业师父,另外,还有一个“芭堤雅第一拳王”贡嘎,跟他亦师亦友,也教给他很多。

    黄强学的是拳击,摆好架子,用左刺拳连续试探。

    “你刚刚说什么?想追顾漫?”

    “滚你奶奶的,你小子别惹事——”

    黄强的话都没说完,叶天双手齐出,勾住了黄强的脖子,随即左膝、右膝接连上顶,毫不客气地撞在黄强的小腹上。

    .zyxta.

    等他放手,黄强后退一步,五官挪位,慢慢蹲下,然后软绵绵地躺下,没有一点脾气。

    “长点记性,以后不要跟着顾漫。知道吗?记住了吗?记住了没有?”叶天蹲下,每说一句话,就在黄强脸上扇一巴掌。

    “记……记住了,记住了,记住……”黄强被打懵了,连连点头,双手捂住肚子,痛苦地连续闷哼着。

    叶天回头,一巴掌一巴掌扇在钱小军脸上。

    “大哥,大哥别打了,大哥饶命……大爷,叶天大爷,饶命,饶命,我该死……”

    顾二爷死时,叶天满肚子郁闷,散发不出来。

    如今,暴揍黄强、钱小军一顿,他的抑郁情绪似乎发泄了不少。

    “小子,记着点,顾漫是二龙堂的小姐,你们这两个小混混,都他妈眼睛放亮点。这次饶了你们,下次别让我再看到,看见一次揍你们一次,知道残废了为止!”

    他拗断钱小军的手腕,并不难治。只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小子必须回家静养,不然,一只手就残了。

    钱小军先爬起来,殷勤地搀扶黄强,两个人摇摇晃晃地出了二龙堂。

    叶天把古手包和钥匙扔出去,砸在钱小军背上。

    “大爷,饶命饶命饶命……”钱小军吓了一跳,赶紧回头,把包和钥匙捡起来。

    两个人上了车,快速离去,险些跟另外一辆车撞上。

    “别怕,有我呢!”

    “叶天,没想到你还会武术呢?”

    “哎,就是以前跟电视上瞎学的。”叶天找理由搪塞,然后岔开话题。

    两个小混混在学校里欺负人惯了,早就盯上了顾漫。

    如今,二龙堂出事,黄强觉得有机可乘,就胆大包天,直接上门挑衅。

    如果不是叶天,顾漫就要吃亏了。

    刚刚,叶天把《山居图》挂在柜台一边,正在远远地欣赏。

    他越来越感觉,这幅画的装裱过于厚重,后背的衬纸硬得过分。

    “叶天,今天我们校长找我了,他知道二龙堂是我家的店,就问我,能不能帮他朋友找点东西?”

    “找什么?”

    “找点值钱的、文化气氛浓的、一看就有底蕴的古玩文物,他朋友经常给人送礼,现在讲究送古玩,有品位又值钱,将来变现也容易。”

    通常,那些有地位的人,托人找东西,都是这么一套。

    最重要的,这么说的人,通常都没什么钱,老是想出一块钱,办一万块钱的事儿。

    “让校长到二龙堂来就行。”

    “那就说定了,这事你得上心,每学期评优秀学生。校长一句话,我就成先进了。”

    按照顾二爷的遗嘱,叶天拿下二龙堂,陪伴顾漫。从此以后,他就是二龙堂的主人。但是,他做事周到,绝对不会以“主人”身份自居,对.jxpxxs.待顾漫,还像从前一样。

    “这幅画挂在这里,是要出售吗?呀,有一个血手印,太恐怖了!”

    叶天把画摘下来,重新卷好,放在一边。

    修复古画是一门学问,真正的高手,都在京城里。

    那些人是真正的“修旧如旧”,能够精确还原绘画时的情形,用的笔墨颜料、毛笔风格,全都跟当时一模一样。

    修复之后,各种破损、伤残、瑕疵全都不见了,就想放在恒温箱里保存了五百年、一千年一样,让人看了,感觉特别养眼。

    “叶天,这幅画值钱不值钱?”

    叶天点头:“还行吧,能值个几十万。”

    “那就让我校长来看看,卖给他朋友。不过,这个血手印太难看了,一看就觉得,这幅画上藏着一件谋杀案。”

    叶天保证能把这幅画修好,现在,他考虑的不是修复,而是把画分解,先看懂内部结构,从零开始,进行重构式的修复。

    “哐当”,外面,有一辆收废品的电动三轮车撞到树上,车轮卡住,再也不能动弹。

    叶天跑出去帮忙,这才看见,是那天晚上跟他喝酒吃串的收废品的高人。

    两人推着三轮车倒退,放在路边。

    “叶天,我知道你在二龙堂上班,说好要去我那里看画,怎么爽约了?我昨天过来,才知道二龙堂顾老板出事了。你不用去我的废品收购站了,我已经把画都给你拿来,看看要哪幅,随便挑!”

    叶天请教高人贵姓,对方姓潘,他就称呼对方“潘叔”。

    潘叔拎起三轮车上的化肥袋子,里面放着十几只卷轴。

    两人进了二龙堂,叶天先沏茶敬茶。

    “叶天,看看吧!”

    叶天打开袋子,把卷轴全都拿出来。

    正如潘叔说的,这些画都是民国高仿,大部分是仿乾隆时期的山水,小部分仿的是宫廷工笔花鸟。

    叶天小心辨认印章,察觉其中一幅美人图,上面盖的是张大千的闲章,名为“青城客”。

    “张大千的画,方介堪的印!”叶天大喜过望。

    叶天对印章很有研究,“青城客”这一方印章,是张大千常用的。

    这枚印章已经流落江湖,不见踪迹。

    他知道,“青城客”的边款是“己卯重九介堪为大千八兄作”。

    当时,张大千客居蜀西青城第一峰。

    治印名家方介堪,为张大千刻印多枚,彼时有“张画方印”xgchotel.的美誉。

    圈内人皆知,方介堪的篆刻是民国时期最有影响的名家之一,鸟虫篆印章和玉印风格海内一绝,无与伦比。

    “那是方介堪的印章,不一定是真的,老了老了,眼花,看不清楚喽……”

    潘叔一边喝茶,一边自我解嘲。

    方介堪原名文渠,字溥如,后改名岩,字介堪,永嘉人,篆刻家,曾任西泠印社副社长。

    其篆刻功力深厚,被圈内高手赞为“无一字无来历”“已达炉火纯青之境”“可谈印者,唯介堪一人”。

    叶天拿来强光手电和放大镜,对印鉴仔细观察,确信就是那枚著名的“青城客”。

    “潘叔,牛!”他向潘叔挑起了大拇指。

    画值钱不值钱,另一说,单单是这枚印鉴,就值不少钱了。

    “潘叔,这幅画多少钱?我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这个诅咒太棒了〕〔稳住别浪〕〔绑定天才就变强〕〔战神归来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吞噬星空〕〔签到千年我怎么成〕〔苏阴〕〔战神叶辰归来〕〔许念安穆延霆〕〔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