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豪宠:甜妻一〕〔最佳女婿〕〔英雄联盟女魔王〕〔竹兰周书仁〕〔专属甜宠送上门〕〔苏年医妃权倾天下〕〔林云最新章节〕〔因为怕痛所以全点〕〔叶辰萧初然最新章〕〔苏晴云千帆〕〔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陆漫薄夜寒〕〔上门龙婿叶辰〕〔上门龙婿〕〔蓝海囚牢云千帆是〕〔秦羽夏晓薇〕〔不败神婿〕〔江颜林羽〕〔凤无忧慕容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47章 遗落金簪
    !

    野史之中,才是真话。

    正史之中,都是被阉割的政治宣言。

    这就是叶天长期鉴宝得出的经验教训,所以,他擅长读野史,并且从各种野史里面,寻找到各种宝物的来龙去脉。

    “老太太,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鬼婆究竟有没有斩杀绣王?那颗首级,最后有没有看到自己的眼睛?”

    叶天拿出手机,把自己查到的资料,一字一句,读给白老太太听。

    “我刀砍我头?我刀砍我头?这句话……怎么听起来如此耳熟?”

    叶天苦笑,如果白老太太做一个完整的梦,就应该知道,这句话,就出自梦中的绣王之口、鬼婆之口。

    “好了,我把玉枕带走吧。”

    “叶天——”白老太太举手阻止。

    扑通一声,白雪猛地在床前跪下:“老太太,放弃这些莫名其妙的噩梦吧,你的身体,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叶天抚摸着玉枕,相信白雪这番话出自至诚。

    “我只是不甘心,祖宗留下的那些东西,应该在我手里发扬光大,而不是一直长埋地下。”

    “老太太,东西重要,命更重要。”

    白老太太无言,抬起头来,望着对面墙上那幅画。

    叶天心里有很多疑惑,但很显然,此刻不是提问的时候。

    “你带走它吧,带回二龙堂,或者直接扔掉,不要让它再害人了。”

    叶天向白雪点点头,抱着玉枕出去。

    当下已经是凌晨两点钟,月明星稀,乌鸦夜啼。附近大树上,几只猫头鹰停在最高处,一边咕咕乱叫,一边搜寻着田鼠的踪迹。

    路上没有车,叶天抱着玉枕,一个人向前走。

    他没有一点惊惧,比起白老太太做的那个循环怪梦,真实世界里的任何事情,都变得苍白乏味。

    “鬼婆和绣王是怎样同化为一个人的?白老太太过去,真有那样一段经历吗?”

    野史记载,很少有假,毕竟记录在里面,不必承担任何责任。过去的野史,就如同今日的百科网站一样,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添加内容,并且一定是极其有趣的段子,不然,随着时间流逝,那些文字就慢慢湮没了。

    “我刀砍我头。”

    叶天想起,自己把这句话念给白老太太听的时候,对方那种愕然、恍惚、惊诧、震撼的表情。

    “她当然听过这句话,甚至亲口说过。”

    这个答案,让叶天感到越发困惑。

    一辆出租车经过,司机闪灯两次,靠路边停下。

    叶天拉门上车,长出了一口气。

    从这里回二龙堂,步行至少需要两小时。搭上出租车,就好多了。

    他向司机说了目的地,车子继续向前。

    玉枕仍然在他怀里,此刻显得冰冷而沉重。

    “你去二龙堂……我记起来了,你是那里的伙计对吧?以前,我好像在鬼市上也见到过你。”

    司机从后视镜里观察叶天,眼神中闪烁着惊喜。

    “对,二龙堂的,偶尔去鬼市。”

    “我有个小玩意儿,能不能帮我鉴定鉴定?”

    司机说着,从仪表盘上拿起来一根簪子,递给叶天。

    那是一支凤簪,大约半尺长,锈迹斑斑,年代古老。

    簪子锈蚀太厉害,凤凰已经残缺不全,几乎失去了流通价值。

    “锈得太厉害了,要想看清楚,得先除除锈。”

    “对对,我刚刚去鬼市,捡的,花了十块钱。摊主说,这是支金簪,如果能除锈,肯定是宫里的好玩意儿。”

    “世界上哪来那么多金簪?”叶天差一点就脱口而出。

    中国古代对于“金簪”的描述过于笼统,以至于,任何人提到“金簪”都以为是百分之百纯金。实际上,中国古代的黄金很难提纯,除非使用的是金矿、金沙滩、金山里出的狗头金。不然,所谓“金簪”就跟“铁簪子”差不多。

    “这的确是……有年头的好东西,可以除锈之后再看看。”

    “哎,鬼市捡漏的人太多太多了,也许今天我就捡了大漏了,十块钱,买根纯金簪子,赚大了!”

    叶天把“金簪”还给司机,转头看着车外。

    他知道,世界上太多傻子,骗子都不够用了。

    这支“铁簪子”,一块钱都不值,别说是十块钱了。

    就像地摊上的铜钱,一分钱都不值,有些人还花几十、几百去买,拿着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打水漂。

    捡漏,不是那么容易的。

    “哎,小兄弟,你去鬼市,有没有弄到好玩意儿?刚刚我看着你抱着个大东西,是不是哪里刚刚捡漏的重器?你们二龙堂肯定也收古玩,对吧?我除了金簪,还有些洋表,都是几年来鬼市上买来的,其中有一只座钟,是七宝太监下西洋时候带来的,真正维多利亚时代西洋报时钟……”

    司机说得满嘴吐沫星子横飞,叶天却只想捂着耳朵睡觉。

    七宝太监郑和下西洋,带回京城的都是外地土特产,那时候,西洋钟已经有了专门的进口渠道,并不多么珍贵。

    司机信口开河,实在是让人无语。

    “好好,改天你带着去二龙堂,我们研究研究。”

    他虚于应付,司机当了真:“行啊,咱们切磋切磋,我那些好东西,只要你想要的,都卖给你。那只西洋钟,里面是红宝石机芯的,黄金表盘,镶钻刻度……”

    叶天恨得牙根痒痒,只想找一块膏药,把司机的嘴糊上。

    “刚刚你抱的是什么?”

    叶天把玉枕放在膝盖头上,司机乐了:“玉枕?这么大个,如果是整块玉石抠出来的,那得多大一块原材料?假的吧?”

    “对,假的。”

    对于蠢人来说,只有表现得比他更蠢,对方才能满意。

    “有一次,我在鬼市碰见个卖玉石的摊主,他摊子上就有这种东西。当时,有个人来退货,说是买了他的玉枕,回到家枕着睡觉,老是做噩梦,不是被砍头,就是被烧死。后来,五千买的,只退了一半。当时那玉枕,跟你抱着的这块差不多。”

    叶天受了启发,在手机上搜索“玉枕引发噩梦”的新闻,最终发现,金陵已经有五条相似消息。whhryl.其中一条,还上过金陵电视台的晚间新闻。

    那些消息的大致意思,都是说买回玉枕,枕着睡觉,结果梦见被杀、杀人、逃亡、坠城。总之,就是在经历一场战争。无一例外,他们全都选择了退货,找到鬼市的摊主,哪怕只退一半,也绝对不敢把玉枕留在家里。

    叶天皱着眉,看完了五条新闻,立刻决定,明天就挨个拜访这些人,详细询问,他们在梦中究竟见到了什么。

    “我这金簪,越看越有意思。真要捡漏成功,我就不开出租车了,直接实现财富自由。哎,还有,我那些西洋钟,里面绝对有好东西。其中一只,是天王专用的,绝对是金光闪闪,璀璨夺目……”

    终于,前面到了二龙堂。

    叶天松了口气,可以摆脱这个话痨司机了。

    “哎,明天我就带那些宝贝过来,咱们切磋切磋!”

    司机慷慨地挥手,拒绝叶天支付车费。

    进了二龙堂,已经凌晨四点。

    叶天抱着玉枕回到卧室,先把玉枕搁在桌上。

    “枕着它睡觉,就会出现离奇事件。怎样才能继续研究呢?我来试试?不不,不行……”

    叶天有些犹豫,他总觉得,玉枕带着莫大的危险,绝对不能轻易尝试。

    “明天,把所有上过新闻的人都访问一遍,看看他们知道些什么?就能知道,是人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人真的有前世?”

    叶天躺下,十分疲倦,头挨到枕头,立刻进入了梦乡。

    他做了一个怪梦,自己站在行刑台上,冷眼旁观。

    鬼婆的鬼头刀举起来,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寒光。

    她是女人,女人能够成为刽子手的,万里挑一。

    那把刀,比普通的鬼头刀薄一些、短一些,但刃口雪亮,显然精心磨砺了很久,已经做好了杀人准备。

    叶天看着鬼婆,一个专心致志、醉心于杀人艺术的老妇人。

    绣王出了囚车,在两个人的押解下,登上行刑台。

    她的眼中,没有瑟缩与恐惧,只有希冀与等待。

    “鬼婆xgchotel.,你的刀够快吗?”

    “够。”

    “那么,一刀砍下我的脑袋,让我看到自己的眼睛——”

    叶天淡然笑着纠正:“应该是让你的眼睛看到你。那一刻,荷鲁斯之眼焕发能量,你就把自己复活了,真是聪明,真是聪明……”

    绣王跪倒,鬼婆.jxpxxs.走到绣王身侧去,俯下身,把绣王脖子上插着的“问斩牌”拔下来,扔在一边。

    然后,她把绣王的衣领向下抹了一把,露出白皙的脖颈。

    那就是下刀的唯一位置,一名优秀的刽子手,即便砍杀千百人,也会如同庖丁解牛一般,把死囚的衣领抹下去,精确比量下刀的准确位置。

    “鬼婆,大好头颅,就交给你了。”那应该是绣王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句话了。

    鬼婆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发髻。

    她的发髻上,插着一支金簪,在清晨的阳光中,熠熠闪光。

    叶天突然惊醒,因为他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既然绣王赠给鬼婆一支金簪,如今,金簪在哪里?

    白老太太没有提到金簪,这东西不可能平白无故消失。

    “谁拥有金簪,谁就是真正的历史传承者!”

    在车上,他替司机鉴定铁簪子,几次觉得,有件事被忽略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金簪才是重要线索。

    他打电话给白雪,白雪刚刚起床。

    “老太太有没有说过簪子?你们收了那么多金陵本地的好玩意儿,里面有没有金簪?老太太说过,行刑之前,在单独的囚室里,绣王赠给鬼婆一支金簪,做为酬谢……”

    白雪很聪明,听懂了叶天的话。

    “我家的收藏品里面,的确有一支金簪。旁边放着说明,金簪是——”

    白雪沉吟了一下,才继续下去:“金簪是插在死人头骨里的,有些犯忌,所以,全家人从来不提这件事。”

    “现在呢?”

    “金簪就在老太太的床头桌上放着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