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亿万豪宠:甜妻一〕〔最佳女婿〕〔英雄联盟女魔王〕〔竹兰周书仁〕〔专属甜宠送上门〕〔苏年医妃权倾天下〕〔林云最新章节〕〔因为怕痛所以全点〕〔叶辰萧初然最新章〕〔苏晴云千帆〕〔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陆漫薄夜寒〕〔上门龙婿叶辰〕〔上门龙婿〕〔蓝海囚牢云千帆是〕〔秦羽夏晓薇〕〔不败神婿〕〔江颜林羽〕〔凤无忧慕容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48章 西洋钟里的怪话
    !

    “那支金簪,有什么异样之处?.xgchotel.”

    “似乎没有。”

    “把它拍照片给我,另外拿给老太太看,是否在梦中见过?”

    “什么?”

    对于叶天的要求,白雪有些惊诧。

    叶天重复了一遍,白雪叹气:“叶天,老太太只是因为玉枕而做噩梦,都不是真的,不要杞人忧天了.jxpxxs.。”

    两个人出现分歧,白雪始终认为,白老太太梦游是偶然事件,世界上根本没有那样一段故事——“我刀砍我头、鬼婆杀绣王”。

    不过,她还是拍了照片给叶天。

    照片中,那是一支式样古老的金簪,锈迹极少,只在凤凰的翅膀下面,留着少许。

    “叶天,老太太说,这支金簪跟她的梦毫无关系。你带走了玉枕,她的精神恢复,不再胡思乱想了。”

    “那就好,那就好!好好照顾老太太,改天我去看她。”

    叶天想到,岳先生和顾二爷都是因为玉枕而死,但死亡的时间和方式,各自不同。

    昨晚睡得太晚,叶天精神倦怠,在床上躺到十二点钟,才懒洋洋地起床。

    他以前最恨吃外卖,并且觉得,顾二爷极其抠门,只叫最便宜的外卖。现在,他只想叫外卖,没有一点点做饭的欲望,甚至连吃饭的兴趣都没有。

    他开了店门,然后缩在柜台后面。

    “人呢?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大踏步进来,兴冲冲的。

    叶天直起腰来,来的是昨晚上那个话痨司机。

    对方手里拎着两个大箱子,每一个都有半人高。

    “喂,是我呀,昨天晚上咱见过。我给你带来了两个好玩意儿,一个是七宝太监下西洋带回来的座钟,一个是不知道年代的钟表,这钟表牛逼大了,能说鬼话!”

    叶天隐约记起来,司机姓朱,名字忘记了。

    “朱老师,既然是好东西,那咱就请出来,欣赏欣赏?”他的精神还没恢复,说话有气无力。

    “别叫我朱老师,叫我朱强就行。”

    说着,他就把箱盖拆开。

    钟表是好东西,果然是黄金表盘、钻石刻度。只不过,那个年代的西洋钟都差不多,而且出自欧洲几大古老制表家族,手艺、诀窍近似,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这只钟已经停摆,非常可惜。

    本来价值应该在五万到八万,如今,最多估值三万,还是有价无市。

    叶天拿着鸡毛掸子,在西洋钟上轻轻敲了两下,又凑近去听听。

    幸好,内部的发条震颤声还在,证明发条没问题。停摆的原因,可能是齿轮驳接顺序不对,或者是齿轮偏离轨道,导致一组齿轮无法工作。

    如果修好,这只钟能给朱强带来至少五万元。

    “这东西你想卖吗?卖多少?”

    “有人曾经给估价,五千元。我想了想,就算拆下表盘和刻度去卖,也差不多一万元了,就没卖。我的心里价位就是一万,少了免谈。”

    叶天摇摇头,二龙堂不是专做老钟表的,收了没用。

    “向东五百米,有一家专收钟表的。”

    “嘿,以前去问过,他们给一千五。”

    叶天皱眉,二尺半高的大型座钟出价一千五,也太烟了。

    “我出一万,你带着钟过去问问。告诉他们,二龙堂出一万,他们比一万高,就卖给他们。”

    朱强半信半疑,点了点头。

    另一件东西,也是钟表,但是相当古怪。

    它的表盘上,有太阳系的图案。

    所有表针,全都装在地球的位置。其它星球,各归其位。

    “老钟表,怎么可能有精确地球循环图?”

    叶天看这只表的年代,差不多就是“日心说”和“地心说”交锋的时候。那时候,宗教裁判所一手遮天,谁宣扬“日心说”,直接被烧死。哪里的工匠,会造这种表出来?

    “它会说鬼话。”

    “什么意思?详细解释解释?”

    “它有时候会发出男人的说话声,我听见过两次。是一个男人在说话,说的是南方的某种方言……”朱强挠头,表情略显尴尬。

    他当然应该尴尬,因为他说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叶天把这只一尺高的座钟托在手里,翻来覆去看。

    它上面既没有音箱,也没有喇叭,当然无法发声。

    “它怎么可能发声?”

    “它的确发声,我听过两次,我爸我妈听过十二次。我们全家都觉得,它是宝贝——要不就是妖怪。总之,它不同寻常,如果你喜欢,就卖给你。”

    “这只钟,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神奇吧?它只是……停摆了的钟。”

    “你不懂,如果你听到那种声音,肯定会跟我一样,怀疑里面藏着一只鬼。”

    现在是正午,阳气旺盛,就算提到鬼,也肯定不会犯什么忌讳。

    叶天再度端详掌心里托着的钟表,知道绝无可能。

    朱强红了脸:“我跟你打赌,这里面有鬼。不相信,我们赌一千块。你听到鬼叫声,就给我一千。你听不到,我给你一千。”

    “这东西卖吗?准备卖多少?”

    “一万。”

    看起来,朱强的家境不佳,两样东西的期望值,都是一万。

    “只要听到鬼叫声,我就给你一万。”

    朱强重重点头:“肯定能听到,那个声音奇怪极了,也可怕极了。我仔细听,好像是‘外面杀人了,血流成河,敌人开始屠城,走啊,走啊’这么一段话。”

    叶天不动声色,不管对方描述得多么神奇。钟只是钟,不可能突然变成其它的工具。

    他让朱强先去那家古玩表店碰碰运气,然后坐下来,守着这座怪钟。

    一小时时间内,有两个顾客进来,看了一圈,什么都没买就走了。

    叶天想到玉枕、金簪、绣王、鬼婆、鬼头刀……恍惚之间,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古代与现代交替出现的混乱空间里。

    白老太太的梦游,让他深刻认识到,玉枕的作用并不仅仅是杀人,而且里面储存了大量玄妙的东西,值得人慢慢解析。

    朱强回来,气急败坏:“他们说,二龙堂傻缺,愿意用一万块收购这么个停摆的废表。刚刚,他们还是报价一千五。”

    “你有没有问他们,如果修好了,报价多少?”

    朱强摇头:“我没问,不过,这座钟修不好的,我问过很多修表的师傅,他们用放大镜看过,这种表的机芯和发条封装在一起,近乎真空,一拆就散了,再也装不起来。”

    “我打个电话。”

    叶天给那家古玩表店打电话:“有位朱老师,抱着一块大表过来。他想托我问问,如果能修好,这块表能值多少钱?”

    对方冷笑:“修好的话,我能出三万。”

    叶天忍不住叹气,现在的古玩一条街风气太差,古玩店铺里的人,都变成了奸商,坑死人不偿命。

    “修好了值三万?别的店铺多少钱收,你心里没数吗?我是二龙堂的叶天。”

    “二龙堂?怪不得呢,刚刚那小子说,二龙堂出一万元收这么个破玩意儿!既然你打电话来,我就说句实话,修好了,跑得准时,我就出五万。”

    叶天默默地笑了,挂断电话。

    朱强有些无奈:“我也不是一定要卖,这东西放在家里,我老婆整天唠叨,说我不务正业,不好好开出租车……”

    叶天拿出手机,给朱强转了两万元,把两件东西都买下来。

    朱强又惊又喜,从腰包里掏出昨天那根花了十块钱买的簪子,放在柜台上。

    “这个给你,表示感谢。兄弟,够爽快,我走了!”

    他大概担心,此刻不走,叶天反悔,又把两万元要回去。

    叶天把两只钟放在柜台上,默默地端详。

    欧美那边,的确有过真空封装机芯的年代。当时的设计师,受物理学先驱们的影响,曾经发出谬论,认为“真空之中能够消除全部摩擦力”,所以,就在机芯封装后,进行当时最高规格的抽真空过程jsshcxx.。

    当然,在后代钟表力学专家看来,这都是无用功。

    叶天正在给两只钟表相面,白雪的车在门外路边停下来。

    进门之后,她把一个红绸子包交给叶天。

    “老太太说,如果你对金簪感兴趣,就送给你了。没有玉枕,过去的任何事,都不可能再骚扰我们——”

    白雪的话说到一半,看见两只钟,突然愣住。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同一句话,她连问了三遍,声音越来越高亢。

    这当然是两只钟,任何人都明白。

    “叶天,这只钟……这只钟卖不卖?我要这只钟,我要这只钟!”

    叶天吃了一惊,白雪一向端庄冷艳,不苟言笑。此时此刻,看见这两只钟的表情,却是急不可待,仿佛已经盼了它们十几年,看到它们出现,马上就得拿下。

    “好,只要你喜欢,拿走就行。”

    叶天大度,毕竟已经从白家赚了那么多钱,区区两只钟表,白送都没问题。

    白雪抱住了那只稍小一点的钟,顿时如获至宝,转身要走。

    “白小姐,还有一只,我帮你抱到车上去?”

    白雪摇头:“不必,我只要这一只。天哪,天哪,我以为以前的传说都是骗人的,没想到是真的。世界上真有这样一只钟,我现在抱回去,老太太不知有多高兴……”

    “那只钟会说鬼话。”

    白雪一怔,随即哈哈大笑。

    “鬼话?世上没有鬼,何来鬼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