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49章 两只古钟半夜交谈
    !

    世上当然没有鬼,但有些事,匪夷所思,就被普通人视为“鬼”。

    &nbsjxpxxs.p; 叶天陪着白雪走出去,看着她把那只钟小心翼翼地放在副驾驶上,然后用安全带捆住。

    “卖给我钟表的人说,这只钟会说鬼话。”

    “叶天,世界上还有比老太太梦游更可怕的事吗?只要解决了梦游的事,再怪的事,我都能扛住。”

    “如果它说鬼话,记得录下来,发送给我。”

    “哈哈,叶天,不要听信那些卖东西的人编故事。现代人都太精明了,人人都是故事家。”

    白雪走了,叶天始终没明白朱强说的“钟说鬼话”是什么意思。

    当他坐下来,注意力又回到玉枕上。

    他也曾经被玉枕蛊惑,做了行刑台的噩梦。

    “现在,如果我再枕着它睡觉,会不会有同样遭遇?”

    他不太敢往深处联想,人的好奇心无穷无尽,最终结局,只会是——好奇害死猫。

    整个下午,他的精神都非常倦怠,伏在柜台上,昏昏欲睡。

    “绣王……金簪……鬼婆杀了自己,她也会死,那是毋庸置疑的。都死了,这桩公案是不是就了结了?”

    他自我安慰,希望这件事早早过去,所有人的梦就圆满了,不再有乱七八糟的杀戮故事。

    快到黄昏的时候,那家古玩表店的伙计下班,骑着电动车经过二龙堂。

    “叶天,那只钟修好了吗?修好了我老板就收。”

    面对这种挑衅,叶天不动声色。

    “修不好,别惦记了。”

    “哈哈哈哈……”那个伙计嚣张地笑着,扬长而去。

    要想修好这只钟,只需要四个字——“拨乱反正”。

    叶天有能力修钟,但现在不想动。

    他只想揭开玉枕的秘密,假如大家能像顾二爷那样,在梦中遇到美好的事物,那么,玉枕就能发挥令人向善的力量,产生生活的渴望。

    “顾二爷的遗嘱,意思好像是立刻就要远行,他到底是死了……还是灵魂去往他乡?”

    忽然之间,他心里咯噔一下子,因为他想到了,“死”其实分为很多种,那些阴阳家经常说,人死后,灵魂过奈何桥,上望乡台,喝孟婆汤,然后轮回转生。

    如果顾二爷是“轮回”去了,而不是简单的死,那岂不是件很美好的事吗?

    又或者,玉枕展示的,都是几个人的前世,给大家带来轮回记忆,也是好事啊?

    在反复肯定、推翻、再肯定、再推翻的过程中,叶天熬到了七点钟,关上店门,回卧室休息。

    他在手机上搜索关于钟表的消息,对于朱强的两只钟,都很感兴趣。

    “钟发出鬼叫声,震惊乡村,最终砸碎。”这是一条小道消息里说的。

    “古钟鬼叫,丢入水中,不见。”这是古代野史中说的。

    “实验室发现,古代钟表的原理,都像是张衡发明的‘候风地动仪’,用一种‘自动’的状态,达到与世界的各种信息相融合的地步。人类发明钟表,绝对不是为了看时间方便,而是一种联系方式。”这是国家地理频道上,老外的最新发明。

    “中国人聪明,在古代就发明了钟表,但弃置不用,仍然使用日晷等工具,来控制时间。实际上,很多人预料到三战、四战、五战之后,地球已经成了废墟。钟表无用,还是日晷更准确,更时尚。”这是西方财富杂志上说的。

    看到越来越多的消息,叶天困惑,却又必须看下去。

    唯有如此,他才能明白,白雪为什么见到那只钟就欣喜若狂。

    在查阅的资料中,英国女王就曾经遇到过,自己卧室的古钟,突然开始说话,而且是说一种莫名其妙的“鸟语”。后来经过论证.zyxta.,那是中国南方的某种语言。皇宫的大总管认为,这种东西不吉利,就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处理给一些秘密人士,由他们带出去销毁。

    电话响,是白雪打来的。

    叶天早有预料,知道对方抱着钟回去,但什么都解决不了。

    “叶天,家里出了麻烦事。老太太喜欢这只钟,但不知怎么,两只钟开始交谈……”

    “什么?”叶天愣了。

    “两只钟交谈,使用的都是那种语言。我现在把它们的交谈声发给你,你试着翻译一下,是不是中国南方语言?”

    很快,白雪就发了两段音频资料过来。

    叶天打开,突然愣住。

    音频中,的确是两个“人”在交谈。

    他接触过全国不同省份的人,也听过各地方言,大概能够听出,那是南方偏僻小城的口音。

    其中一个“人”说的意思是,外面正在杀人,敌人屠城,赶紧逃走。

    另一个“人”说的是,敌人已经围城,根本逃不出去,除非是走地下秘密水道。

    接着,第一个“人”又说,城内这么多精兵强将,一个都不抵抗,不知为什么,却让老弱妇孺出去打仗。

    另一个“人”说,这是一种计策。

    两个“人”反反复复说下去,直到最后,随着“快逃快逃”两句,声音就全部结束了。

    叶天和白雪通电话,白雪的声音里透着惊恐:“你听到了吧?就是两只钟在说话。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还以为是有人故意录了这种声音,吓唬别人。”

    叶天听到的是“人声”,可是,他思考问题的能力很强,立刻意识到,这些声音很像是八音盒的音乐。

    也就是说,有人使用八音盒的结构,只要齿轮转动,外界的人就能听到,钟表发出的“鬼话”。

    这件事最诡异的地方在于,两只钟都能“说话”,而且能够融合到一起。

    “白雪,你家里的钟,什么地方得来的?”

    “祖传五代。”

    叶天苦笑起来,两只钟同人不同命,这么多年,只能被埋没。

    “白雪,老太太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吆喝把两只表都扔出去,让他们当话痨!”

    这当然只是白老太太的玩笑话,两只钟表如此合拍,一定是古董中的上品,怎么舍得丢弃?

    “叶天,我正在找人,过来完整翻译这些句子,确保我们听到的声音,完全正确。”

    “需要我做什么?”

    白雪长叹:“想请你过来坐镇,不然,我真撑不下去了!”

    原来,白老太太健康时,开朗大方,督促家族里的每一个人,让大家族顺畅运行下去。

    如今,她病倒了,其他人也就慌了。

    “别着急,我马上过去。”

    叶天不请自到,但白雪的表情却很明显,无限欢迎。

    两只钟都摆在别墅的客厅里,此刻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朱强的话,已经被验证,钟能说出鬼话,而且不是一只,两只一起说。

    “叶天,我做梦都想不到,刚刚送走了玉枕,又来了这个?”

    叶天安慰白雪:“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自己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两只钟一模一样,只有新旧不同。

    他给两只钟拍了照片,其中一只很新,属于白家。

    “它们说话时,还有什么其它的怪事发生?”

    白雪皱着眉头想了想:“没有,好好的,它们就同时响起来。”

    “今天晚上,又要麻烦你了!”白雪很不好意思。

    至于白老太太,吃完饭,很早就躺下休息了。

    “我会守着钟表,如果它们再开口说话,我就……报警!”

    两人一起笑了,“报警”当然不是好事,但老百姓遇到天大的困难,就只能报警。

    “我可以给你一件武器,比如螺丝起子之类,如果whhryl.哪只电脑多嘴,就直接拆了它。无论如何,注意安全。”

    叶天想不到,到了半夜十点钟,真正的“噩梦”又开始了。

    那只旧钟表偷偷地开口:“寺庙里的追查太变态了。”

    另一只新钟表回答:“是啊是啊,旧主灭亡,新主上台,这是最简单的权力交替。”

    叶天可以把这些话当成是八音盒里定好的音符,但在冷冰冰的机器语言之外,他还是听到了一丝富有人情味的弦外之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诅咒太棒了〕〔雪中悍刀行〕〔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女主角唐婉和陈阳〕〔泡沫之夏〕〔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我的199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