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充柳缓〕〔极品赘婿苏允柳媛〕〔盛莞莞凌霄〕〔至尊〕〔秦偃月东方璃〕〔我真是女明星〕〔盛世大明〕〔柳媛苏允〕〔苏允柳媛〕〔秦雪月〕〔苏允柳媛至尊〕〔时筱萱盛翰钰傻子〕〔他又狼又奶〕〔大叔娇宠傲娇妻〕〔苏小鱼墨北枭〕〔黑龙法典〕〔至尊〕〔至尊苏允柳媛〕〔大医凌然〕〔赘婿苏允最新章节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50章 千手如来与幼天王
    !

    那些所谓的“鬼叫”声音,不过是八音盒结构发出的。

    八音盒与钟表,动力来源都是发条。

    所以,天生就能同时混用。

    世人无知,才以为是“鬼叫”。

    叶天放下心来,使用手机,把西洋钟发出的“鬼叫”全都录下来。

    平时,八音盒发音,都是美妙的音乐。如今,通过奇妙的结构,使音乐变成了“说话”,听起来怪怪的,仿佛是两个机器合成声音在交谈。

    “到底是什么契机,才能引发西洋钟‘说话’?”

    这是令叶天困惑的问题。

    整整一晚,两只西洋钟共对话四次。

    按照声音推论,留下“声音”的人,是在描述一条线索。

    线索的走向是“城破、逃走、躲避、寺庙、自查、再逃、隐匿”这样一个辗转逃避的过程。

    以这种精密结构发声,留下踪迹线索,的确非常怪异。

    普通人无法做到,留下西洋钟的,一定是机械动力学的高手。

    叶天查找金陵城破的历史,发现跟绣王、鬼婆同一时期的,有一位专门研究机械的大行家,名为赵雪山,被行内高手尊称为“千手如来”。

    最初,他主要是建造攻城云梯。后期,研究水动能机械和机关埋伏,成为当时天国不可或缺之人。

    野史中,赵雪山仿造三国时代的卧龙先生,制造了守城利器天机弩,能够一次性发射十支短箭,让敌人吃尽了苦头。

    他善于拆解西洋钟,将其改造成其它的东西。“会说话的钟”就是他的杰作之一,当时风靡一时。

    “留下这些,代表什么?”

    叶天试着猜想,最终得出最可能的结论:“赵雪山制造‘说话钟’,是为了传递消息、保存历史。”

    如果仅仅使用纸笔,很容易毁坏,或者被敌人截获。

    使用钟表,隐匿极深,敌人怎么也想不到。

    很可惜,到了现在的和平时期,钟表的“说话”功能,才被人发现,并误解为“鬼叫”,大概是赵雪山没有想到的。

    黎明之前,叶天躺在沙发上,打了个盹。

    “一切都是无意义的!”在睡梦中,他大声说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

    古玩代表的是历史,是“过去式”,无论上面埋藏着多少秘密,都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几千年。秘密已经被公开,或者秘密已经无足轻重。

    时间杀死一切,无人能够逃脱。

    就像现在,假如西洋钟传递的是一则“逃”的讯息,那也是发生在数百年前,要逃的人,逃还是没逃,都被历史湮没,成为毫无价值的尘埃。

    白雪起床,到客厅来看叶天。

    两人经过了那么多事,已经成了亲密的朋友。

    “鬼叫声都录下来,只是八音盒结构,利用钟表发条,释放出来的声音。”

    白雪听了叶天手机里的录音,轻轻地松了口气。

    “历史真是复杂,过去,老太太就说过,洞察秘密.jsshcxx.,才能洞察真实历史。她一直致力于恢复历史,还原历史本来面目——”

    “她在找什么?”叶天思维敏锐,能够感觉到,白老太太一直遵循着某种方向,收走的古玩,一定围绕着某个核心。

    白雪摇头:“她说的很多话,充满玄机,我听不懂。”

    她拿来抹布,轻轻擦拭昨天搬回来的旧钟。

    “笃笃,笃笃”,白老太太拄着龙头拐杖,出现在侧面的门口。

    “叶天,我可以告诉你实情。通过这段时间交往,我看得出,你是个值得信任的好孩子。”

    叶天回头,望着白老太太。

    白老太太一步步走过来,坐在叶天对面。

    “我在找城破之前的一件东西,那东西能让人重生复活。”

    “荷鲁斯之眼?”叶天准确地捕捉到了对方话中最重要的讯息。

    绣王之所以挑选鬼婆动手,就是因为,曾经有位大法师说过,她必须看到自己的眼睛——荷鲁斯之眼。

    “对。”白老太太并不否认。

    “怎么找?从那条线索找?即便找到,历史战车,滚滚向前,谁又能发现,荷鲁斯之眼何在?”

    叶天买到的老照片里,曾有荷鲁斯之眼的踪迹存在。

    这些绝世珍宝,曾被轴心国元首带走。最终下落,恐怕只有首先攻入柏林的盟军才知道。

    “要找宝石,就要去宝石聚集地寻找,而不是在这里。”

    “叶天,你不懂。我坚信,荷鲁斯之眼一直都在,根本没有消失。只不过,再也没有人相信它的复活能力,把它混迹为一般宝石。”

    “算盘、高唐镜、玉枕、藏宝图、吴道子的画……这些就能帮你找到荷鲁斯之眼吗?”

    白老太太困惑地摇头:“不能,但我总要做些什么,不能任由生命结束。然后,我把全部经验留给白雪,让她继续前进。”

    叶天转向白雪:“老太太,最好的传承,就是让她在玉枕帮助下做梦,理解你做的事,从而接过你手里的旗帜,继续前进。”

    一句话出口,白老太太和白雪同时变了脸色。

    现在,人人都知道,接触玉枕,就等于是主动踏入危险境地。他主动提出,让白雪枕着它睡觉,目的可想而知。

    “叶天,你这样说,分明没安好心。”

    叶天摇头:“老太太,你错了,我这样做,是在帮你,让你尽快达成目的,而不是继续浪费时间。”

    三个人沉默,僵坐着长达五分钟。

    白雪突然站起来,打破了沉默:“我去,老太太,我去。为了您的希望,我做什么都愿意。”

    接下来,叶天把两只西洋钟“说”的话全都打印下来,重新编辑,直到把这部分资料,变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城破是第一步,城池被攻破,面临着洗劫。那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人,从秘密水道离开,逃出老城。一路上,不断遭受杀戮。最终,一部分逃出了被战火笼罩的城池,躲避到了寺庙里。”

    这个过程,肯定是九死一生。不知倒下多少尸体,才换来了几个人的安全。

    “推理得很好!”白老太太对于叶天的逻辑思维,非常赞赏。

    “寺庙里并不安全,被多次搜捕,最终还是败露,草草离开,漂泊天涯。”

    如果留下西洋钟的就是“千手如来”赵雪山,那么,这段历史,就是赵雪山亲眼见证的。

    他已经是天国里的大人物,能让他一路死心塌地的,肯定是顶级人物。

    “查。”白老太太只说了一个字。

    半小时后,叶天查到:“赵雪山保护的,很可能是当时的第十八‘幼天王’。”

    当时,“幼天王”很多,至少有四十几个。

    一半以上,死于城破之战。

    逃出金陵的,最终称王称霸。

    赵雪山就是十八“幼天王”的心腹之人,这种推断非常准确。

    那两只钟,没有能够给叶天带来更多启发。

    发条的长度总是有限的,赵雪山的设计虽然巧妙,但发条动力不够,声音无法全部播放。

    并且,他的设计非常巧妙,无法拆解开来。

    叶天担心,按照普通办法修理这只钟,只怕最后完全废了,就一句话都听不见了。

    “我可以去,为了您,我什么都愿意做。”白雪重复着自己的誓言。

    “白雪,本来,不用你如此冒险,但追查到现在,出现了千手如来和幼天王的线索,或许距离真相就不远了。不过你放心,就算派你去试验巫山枕,我也会让叶天随时接应,不会出问题。”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按照叶天的分析,除了白雪,别人已经无法胜任这种任务。

    最关键的,既然白老太太确定让白雪做自己的接班人,黄粱玉枕上的诡异故事,就必须继续下去。

    “真想把那只玉枕锯开,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玄机!”

    这大概是三个人共同的想法,并非仅有白雪这样想。

    叶天带着白雪回二龙堂,白老太太亲自送到别墅的门口。

    “叶天,白雪就交给你了。”

    叶天淡定地笑笑:“放心吧,这件事里,谁也无法独善其身。我和她是盟友,共同进退,同仇敌忾。”

    任何时候,他都不肯说气馁的话,因为他是男人,顶天立地的国家柱石。

    回到二龙堂,顾漫在家,正在顾二爷的房间里,对着巨大的烟白照片上香。

    看到白雪,顾漫愣住。

    “你见过的,白小姐。这一次,她来我们这里,鉴定那块玉枕。”

    叶天的解释,很难让顾漫信服。她上下打量白雪,强忍着好奇与嫉妒,礼貌地打招呼,没有说出任何怪话。

    其实,按照正常程序,应该是叶天把玉枕送回别墅,让白雪在自己的卧室里尝试进入梦中故事。

     jxpxxs.;白雪主动要求去二龙堂,对叶天是一种无言的考验。

    叶天淡定,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泰然处之,按照白老太太、白雪的意思去办。

    他心中没有一点龌龊想法,更没有任何私心杂念。所以,即便在自己卧室里陪伴白雪,他都能谨守规矩。

    白雪躺在叶天床上,枕着巫山枕。

    叶天已经用纸巾把玉枕擦拭了十几次,确保上面不带一丝灰尘。

    “那个梦境虽然古怪,但你记住,只要察觉不对,在自己手腕上猛咬一口,就能清醒过来。做梦嘛,人醒了,梦就没了。”

    “叶天,我不会那样做,只想一次性地解决问题。”

    “你解决不了的,谁都解决不了。”

    白雪摇头:“我能——只要是梦,就有做完的时候。梦做完了,巫山枕失去作用,就再也不会兴风作浪了。”

    面对这种解释,叶天禁不住摇头。

    他知道,白雪的理论完全错误。

    按照《周公解梦》《金匮习梦录》《梦问神篇》这三本古书上的解释,人类的梦没有尽头。

    就是说,梦没有做完的时候。

    一个人就算用性命做代价,都不可能穷尽一个梦。更何况,人这一生,做梦数万个,如何才能走到尽头?

    “白雪,安全第一,切记切记。”

    白雪入梦,面色平静,很快就响起了低低的鼾声。

    叶天守在一边,极力地让自己情绪安定,不出任何响动。

    他把手机调成静音,随时准备录制视频,做为证据。

    “嘎吱——”

     .xgchotel.; 白雪突然开始咬牙。

    叶天眉头一皱,举起手机,但白雪的五官痛苦地抽搐了几秒钟,突然又放松下来,继续安睡。

    顾漫悄悄推门进来,靠着叶天坐下。

    “她睡着了,玉枕有什么问题?跟我爸的死,有关系吗?”顾漫在叶天耳朵边问。

    她很聪明,知道顾二爷是枕着玉枕出了事。现在,所有人的目标指向玉枕,就证明,它就是罪魁祸首。

    “正在试验,看看玉枕怎么影响人的脑部活动。”

    “会死人的,是不是?”顾漫的表情紧张起来。

    叶天感觉到,她的身子瑟瑟发抖。

    “没事,没事,我会看着,一旦有问题,就把她叫醒。”

    “叶天,你是不是跟白老太太、白小姐之间有什么约定?现在,她跟你之间似乎越走越近了!”

    这次,叶天明显感觉到,顾漫话中的醋意。

    “没有,我们卖给白老太太很多东西。她再找我们帮忙,我们脱不开责任,必须无偿负责到底。再说,老板的离世,似乎跟玉枕有关——”

    “黄河水倒流,洗不尽,人生百般愁……”白雪突然开口,吟诗一句。

    顾漫吓了一跳,猛地抓住叶天的袖子。

    “逃了一千里了吧?赵雪山,只有你是唯一忠臣。有你陪着我,本幼天王,很安心,很安心,唉……”白雪的声音变得稍显稚嫩,仿佛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青年。

    她的语言措辞,文白交杂,相当奇特。

    “你放心,只要是忠臣,一定重重有赏。等本幼天王重振雄威,再回王城,那时候,你就是最大功臣,呵呵呵呵……”

    “她疯了!”顾漫低语。

    “不,她入梦了!”叶天摇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