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18年了,王术回来〕〔乡野俏婆娘〕〔我家师父超凶哒〕〔先尊归来〕〔纵横仙界三千年〕〔捡到一只始皇帝〕〔帝国最强败家子〕〔仙尊归来莫海谢雨〕〔溟海仙尊莫海〕〔莫海仙尊归来〕〔重生仙帝归来莫海〕〔无限血核〕〔小阁老〕〔小萌包被七个大佬〕〔三国从单骑入荆州〕〔1911再造中华〕〔秦烟陆时寒〕〔全球都在给我打工〕〔在港综穿梭诸天〕〔户外直播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39章 张画方印美人燕青
    !

    “送你了!”潘叔喝着茶,笑眯眯地点头。

    叶天在鬼市捡漏,虽然每一件都砍价,但那是行规,必须如此,给卖家一个心理上的安慰。

    如果不砍价直接拿下,卖家以为价格定得低了,肯定懊恼不已。

    如今,收废品的潘叔,竟然把这幅画赠送,让叶天觉得过意不去。

    “不是这一幅,全部的,都送你了!”潘叔大大方方地说。

    叶天更加惊讶,本来,他以为潘叔骑着三轮车费时扒拉地找上门,是为了把十几幅民国高仿画“卖”给他,结果却成了“送”。

    “潘叔,那不行,您开个价。”

    潘叔摇头:“叶天,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说送就是送了。在我们这些收废品的人看来,画不值钱,都不如旧书废报纸卖钱多。好了,画送到,人也见到,走了,走了!”

    他起身向外走,叶天更加惭愧,跟在后面送客,一直陪着,看潘叔上了三轮车。

    “什么时候到我那里去坐坐,一连串七家,都是收废品的。我带你挨家串门,也许能找出好东西来。刚刚我想起一件事儿,金陵有个搞字画修复的,手艺挺好,你上次弄的那幅画不是有个血手印吗?找他,花个几千块,把污痕去掉,能卖个大价钱!”

    “潘叔,那位修复老师是不是行周?”

    潘叔笑了:“原来你知道老周?”

    “是,听老板说过。”

    “那就行,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花几千块修复,不吃亏。走喽,走喽……”

    潘叔走了,叶天想到对方说的“老周”,不由得摇头。

    金陵字画修复,的确是以“老周”——周成金为尊。

    没人知道,周成金是叶天的弟子。字画修复这门手艺,假如叶天是标准的一百分,周成金最多也就能得到三十分。

    所以,叶天不放心拿这幅画过去,让周成金来修,只会降低这幅画的档次。

    叶天回到二龙堂,把所有卷轴打开,再一次过目。

    盖着“青城客”印鉴的是一幅夏凉美人图,图画中,美人轻轻摇着团扇,侧着身子,观看树枝上笼子里的两只金丝画眉鸟。

    二鸟比肩,美人蹙眉。

    画中深意,蕴含的是“鸟儿成双美人落单”的悲凉。

    这幅画的落款里,没有人名,只有年份、月份和日子。

    叶天看看字体,跟张大千在很多字画上题写的落款一致。

    “不是民国高仿张大千……应该是张大千的习作或者是应酬之作,所以没有名字落款。张大千的画,方介堪的印章……可惜,如果连方介堪为张大千篆刻的印章都找出来,就真牛了!”

    叶天感叹,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

    他把卷轴收好,暂时放在自己卧室的床下,等有了时间,慢慢整理。

    当下,他想修复《山居图》,做为参加鉴宝大会的重器。

    顾二爷没了,二龙堂他当家,就得把二龙堂的振兴责任,全都扛在自己肩膀上。

    顾漫从后院过来,扬着手机:“叶天,我刚刚给我校长打电话了,他正好经过这里,十分钟后,过来看看。你想一想,有什么可以便宜点卖给人家?”

    叶天看看柜台,里面的大件小件,都是几年没卖出去的。

    他从不觉得二龙堂寒酸,开古玩店,卖的是玩意儿,不是面子。

    有些顾客,专门喜欢到街头小店来淘货。唯有这样,才有沙里淘金的感觉。

    “顾漫,的确没什么特别有文化内涵的好玩意儿,人家来了再说吧!”

    他俯瞰柜台的时候,看到了苏小小的手把件,摸出来看看,又放回去。

    “这玩意儿虽小,却是皇帝亲赐,意义非凡。”他自言自语。

    “你刚刚说什么呢?那小东西……别丢人了!”顾漫噘起嘴来。

    “是是。”叶天点头,把手把件放好。

    两人正在商量,一个穿着深灰色西装,打着一条银色领带的中年人走进来。

    “马校长。”顾漫立刻起身迎接。

    马校长跟叶天握手,谦逊地表示:“叶老板,打扰了打扰了,我其实也不懂古玩,只是给朋友帮忙。都是艺术圈子里的,人家说一回,我就试试。刚刚我通知她了,十分钟就过来。”

    叶天听到对方叫自己“叶老板”,不禁有些惭愧。

    &jsshcxx.nbsp; “马校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店里有些东西,独具匠心,十分精巧,等会儿您朋友来了,慢慢看,不着急。”

    顾漫泡茶,陪着马校长说话。

    很快,一个撑着阳伞、穿着旗袍的中年女人出现。

    她化着淡妆,气质十分优雅,跟马校长倒像是郎才女貌的一对。

    马校长介绍:“这是我朋友燕青。”

    女人柔柔地笑起来:“惭愧惭愧,家父给我起名字的时候,没有看过《水浒传》那本书,才会起了这个怪异的名字。”

    马校长笑了:“这名字很好,浪子燕青……人生在世,不过是浪子一名。唯有时时警醒,才能避免与他人同流合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燕青,你的为人,这个——”

    他挑起了大拇指。

    燕青微笑:“我们是来看古玩的,怎么扯呀扯呀,扯到我身上了?”

    叶天介绍柜台里的东西,尽量挑选能上眼的。

    燕青的脾气极其温婉,叶天每介绍完一样,她都低低地说声谢谢。

    到了最后,叶天介绍了柜台里所有的小玩意儿,燕青的表情,都没有变过。可见,她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叶老板,你介绍几件镇店之宝,行不行?”马校长急了。

    叶天想了想,把那幅《山居图》展开。

    “王摩诃的《山居图》,不错不错。”燕青把画铺平在柜台上,看了又看。

    叶天松了口气,看起来,对方有点感兴趣。

    “这是王摩诃的东西,但又不全是。这些人物画的,太详细、太逼真了,绝对不是王摩诃的原作,只能是后代的仿作。仿得又不够精致,真是……”

    叶天刚刚升腾起的信心又遭到打击,不过对方看出,这画不是王摩诃的,证明已经有点功底。

    “燕小姐,刚刚你没有看得上的对吗?”

    没料到,燕青摇头:“错,我看上了一件东西,就怕你不肯割爱。”

    “是什么?”

    燕青指向柜台最旁边的角落,苏小小的手把件就放在烟丝绒上。

    叶天把手把件取出来,放在柜台上。

    燕青双手把手把件捧住,对着阳光,仔细看了看。

    “多少钱?”

    叶天反问:“你说多少?”

    其实,叶天的心里价位是“无价”。

    宋徽宗赏赐给汴京名妓苏小小的恩物,价格应该超过五十万。

    当然,这得碰见对路的买家才行。

    “我猜,这东西不低于十万。”

    叶天笑笑,摇摇头:“二十万。”

    燕青没有回应,翻来覆去看着手把件,尤其是对上面的字迹,越发关注。

    “苏小小,没错,是苏小小。”

    马校长愣了:“什么苏小小?”

    他凑过来,拿起放大镜,看手把件上刻的字。

    他是大学校长,对苏小小这类名人,自然知道出处。

    “燕青,这小玩意儿是苏小小的?看样子,玉质不错,是个好东西。可是,仅凭着刻字,就能断定这东西的价值和来历吗?”

    燕青微笑:“我只是初步判断,要想精确,还得使用强光手电和放大镜。”

    叶天立刻把这两样拿过来,并且把转椅拖过来,请对方坐下研究。

    燕青用手电照射手把件的四个方向,到了刻字的地方,她每个字都仔细照过,同时用小指在柜台上轻轻划来划去。

    她的手指,纤细挺拔,仿佛春天的竹枝。

    美丽,动人,又带着一股媚到骨子里的妖冶。

    “燕青,怎么样?”马校长满怀期待。

    “是件好东西,刚刚一进来,我就看上了。”

    “好了,你喜欢,我买来送给你。”

    燕青摇头:“不必,这东西,没有买来送人的,只能是自己买自己玩。叶老板,这东西哪儿来的?除了手把件,还有其它吗?比如……戒指、项圈、发簪之类?”

    叶天摇头:“暂时只有手把件。”

    “只有一样,二十万就高了。”

    “燕小姐,我可以再委托朋友找一找,肯定能找到其它东西。您放心,第一件卖给您,后面几件,肯定先发照片请您过目,只要您要,我们就帮您留着。”

    美丽女人,在任何场合,都受到特别对待,这就是人间规律。

     .zyxta.;“好吧,我刷卡。”燕青落落大方,拿出银行卡,交给叶天。

    叶天忙着刷卡,听见xgchotel.马校长问:“燕青,这次的端午节金陵鉴宝大会,你是特邀顾问?”

    “没错,其它地方的鉴宝大会出现了不和谐声音,所以,为了鉴宝大会顺利举办,我就接下了这个任务,勉为其难,滥竽充数。”

    马校长笑了:“你可不是滥竽充数,而是绝对的古玩权威。”

    刷卡完毕,叶天把手把件包起来,交给燕青。

    “还有好东西吗?”燕青并没有即刻离开的意思。

    叶天想了想,去后院卧室,把潘叔送的卷轴全都抱出来,放在柜台上。

    燕青打开第一幅,有些失望:“民国高仿画,这些东西,没意思!”

    话虽这么说,她还是依次打开卷轴,直到那幅美人图。

    “印章……张画方印……应该还缺一枚‘大风堂’的章。”

    “多少钱?”

    “一百万。”叶天开价。

    “高了高了高了,最多只能给五十万。”

    店堂里的局面,顿时有些僵硬,因为两人砍价,相差太大,既然燕青是马校长介绍来的,应该获得特殊对待。

    “这幅画,是民国高仿,不值钱。”

    “民国高仿也分谁模仿谁,如果是张大千模仿前人的亲手之作,那就太值钱了!”叶天微笑着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