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坦途〕〔暴君自我养成攻略〕〔我有进化天赋〕〔废材修仙录〕〔宋北云〕〔重生嫡长女〕〔黑石密码〕〔大秦之情〕〔重生弃少归来〕〔穿越山贼做皇帝〕〔赘入1988〕〔权臣总想骗我跟他〕〔农家娇娘〕〔您的仇人已火化〕〔半壁文娱〕〔冷王盛宠:娘亲是〕〔大唐暴吏〕〔封魔氏〕〔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46章 梦游
    !

    叶天刚刚看完文献,思想还沉浸在过去那段黯淡岁月中,突然听到白老太太说话,后背突然一凉。

    白老太太的声音极度诡异,应该是南方口音,但又夹杂着中原的尾音。

    那种感觉,就是一个南方人到中原生活一阵后,说的是四不像的官话,听起来更加怪异。

    “鬼婆,大好头颅,就交给你了。”白老太太又说。

    叶天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

    “刀要足够快,那一瞬间,我来不及眨眼,就能看到我的眼睛……你不懂?你当然不懂,我必须看到自己的眼睛。镜子?不不不……”

    白老太太翻身下床,斜着眼睛,向叶天望了一眼。

    叶天只觉得,那双眼睛里充满了仇恨——不,应该是一只眼睛充满了仇恨,另一只眼睛里却充满了悲悯。

    实际上,在所有影视学校的专业课中,没有一门学问,能教会人从两只眼睛里表现出不一样的感觉。

    恶毒、邪恶、冷漠、残酷——另一只眼里,却是怜悯、疼惜、珍爱、抚慰。这种感觉,让叶天觉得突然间精神恍惚,不知道白老太太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甚至忘记了白雪说的“梦游”,只是怔怔地望着白老太太的脸。

    “你不懂,鬼婆,我必须看到自己的眼。曾经有术士说,要想看见自己的眼,除非是把它们挖下来。于是,我就挖掉了术士的眼,结果很不幸,挖下来,他也没能看见自己的眼。现在,一切拜托你了。”

    白老太太向外走,叶天愕然起身,缓缓地跟了出去。

    外面,客厅里空无一人,白雪和女仆们早就去睡了。

    白老太太走到客厅中央,看看屋顶的花枝吊灯,又环顾四面的红木沙发,突然长叹:“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新。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城破这么久了,一封信都没有……看到眼睛,就有救了。”

    她的话,意义混乱,让叶天无从捉摸。

    按照白老太太最初的说法,她是一个刽子手,名叫“鬼婆”。

    她接受了一件特殊任务,就是斩杀单独囚室里的女人。

    为了能够“一刀砍头”,那女人甚至赏赐给她一支金簪。

    结果怎么样?按照叶天看到的野史记载,她的确一刀砍下了绣王的头颅,但她和头颅同样会说话,说的是“我刀砍我头”。

    叶天解释不通,唯有巫山枕,能够将这种怪事,一次一次继续下去。

    “我要世上最快的刀,来砍我这颗头颅。看到那只眼睛,我就复活。大国师说的话,一向都很准确。鬼婆,你的刀,是金陵城十年来,最快的,独一无二。这一次,你帮我圆梦,让我看到眼睛……这很重要,这很重要。”

    叶天跟在后面,望着白老太太的背影。

    她的双手始终倒背在身后,走路一步一晃,不再是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而是具有惊天动地的王者气概。

    “大法师说,我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宝贵的,摘下眼睛,就能复活这世界上一切死难者。我希望,城破之后,我真的可以复活所有兄弟,让他们站起来,跟着我,继jxpxxs.续战斗。这里是我的城池,守卫者是我的士兵……”

    叶天越来越听不懂,白老太太的“眼睛”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鬼婆,我知道你诡计多端,但这一次,你最好不要耍弄手段,严格按照我说的去做,出一点差池,我做鬼也得拖着你一起走——”

    白老太太又回过头,死死地盯着叶天。

    她的左右双眼呈现出来的善恶状态,给人截然不同的感受。

    仿佛其中一只眼上,戴着变色镜,直接改变了模样。

    “那只宝石,名叫荷鲁斯之眼。有人说,它来自遥远的沙漠之国帝王谷中。没有人相信,只有我相信,它能让人复活,重新投入战斗。我爱的人……呵呵,我爱的人也会重生,回到我身边。”

    叶天皱眉,没想到这里能够听到荷鲁斯之眼的消息。

    “不管怎么样,我都决定了,一刀砍下,大好头颅,只求临死前,能看到那只眼……”

    白老太太走到客厅门口,望着外面,低声自言自语:“起雾了,看看,外面起雾了。”

    外面天气晴好,当然没有起雾。

    “那些兄弟,趁着雾气,都逃出去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逃吧逃吧,逃出金陵,鸟兽星散,今日留下火种,他日星火燎原……”

    白老太太走向卧室,躺在床上,再次睡去。

    叶天坐下,守着白老太太。

    “如果她是绣王,谁是鬼婆?如果她是鬼婆,谁是绣王?如果‘我刀砍我头’的说法是正确的,那的确代表一个人杀了自己。”叶天有些迷惑,但他仍然强迫自己,按照白老太太说过的梦境推演下去。

    “白老太太是刽子手‘鬼婆’,在行刑台上等着,看到囚车里的绣王,精神振奋,准备一刀砍头,实践自己的诺言。但是,她的精神突然受到蛊惑,发现自己去了另外一个地方——那地方是哪里?她到底怎么做到的,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行刑台上,挥刀杀了自己?至少现在看,绣王就是白老太太。

    她正躺在玉枕上,呼呼大睡。

    的确,白老太太已经睡熟,心无二事,发出轻轻的鼾声。

    叶天听到“荷鲁斯之眼”的时候,突然间异常振奋,但白老太太只说了一句,就没再说下去。

    白雪悄悄进来,只穿着睡袍。

    “刚刚,我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了,老太太又梦游了?”

    叶天点点头,淡定微笑,什么也不说,免得吓坏了白雪。

    “这次,她是不是说‘起雾了’?”

    叶天又点点头,白雪苦笑,在叶天身边坐下。

    “很快,她就会起来。只要说‘起雾了’,就一定会第二次醒来,找她的刀——”

    白雪的话还没说完,白老太太翻身跃起,站在床边,茫然地向四周的地下看着,连声低叫:“刀呢?刀呢?我的jsshcxx.鬼头刀呢?怎么突然间到了这里?我的鬼头刀哪儿去了?我在行刑台上,马上就要轮到我挥刀砍头了……没有刀,怎么行刑?刀呢?绣王的人头,必须由我来砍,必须达成诺言,对一个死人失信,会遭天谴的……”

    白老太太一路小跑出去,叶天和白雪跟在后面。

    这次,白老太太走得很急,在客厅地面上,四处寻找。

    最后,她又站在门口,向外面望着。

    “起雾了,起雾了。”她自言自语。

    “她会再说‘绣王的眼睛真的厉害’——”

    果然,白雪说完,白老太太就重复了下面的话:“绣王的眼睛真的厉害,怪不得,很多人说,她的眼睛是天生阴阳眼,阴眼杀人,阳眼救人。这一次,她让我快刀斩下头颅,是不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复活自己?”

    叶天突然愣住,他虽然聪明,却没想到,这才是绣王的本意。

    也就是说,绣王虽然遭到斩首,可她凭借着荷鲁斯之眼的力量,只要看到自己,就能将自己复活。

    “这……这……”叶天感叹,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应该做的。不是祈求轮回超度,也不祈求时光逆转。

    具有“荷鲁斯之眼”的人,能够自己治愈自己,自己复活自己。

    “真是超级智慧!”叶天不禁在心底赞叹。

    白老太太找不到自己的刀,在门口踟蹰了一阵,再次回去卧室睡觉。

    “叶天,就是这样,反复循环,无休无止。起初,女仆们还感到惊慌,现在,什么也不管,各自关紧房门睡觉去了。”

    “我拿走玉枕,这件事就结束了。”

    白雪摇头:“老太太已经魔怔了,非得让自己的梦做完整不可,直到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任她去吧。”

    “会不会有危险?”

    叶天淡定地摇头:“不会,她最大的困惑在于,鬼婆找不到刀,绣王等不到斩首的一刻。当她们各自如愿,这件事就彻底过去了。”

    当然,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他拿走玉枕,让这些梦结束。

    “白小姐,关于老太太的梦,你还有其它解释吗?”

    白雪摇头:“老太太极少说从前的事。”

    猛地,外面惊天动地一声响,原来是两辆车面对面撞在了一起,各自的引擎盖撞飞,车头受损严重。

    白老太太被吓醒了,坐起来大声叫:“白雪,白雪,你在哪儿?快来,快来……”

    白雪飞奔进卧室,白老太太气喘吁吁地呻吟着:“刚刚一声巨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房子塌了。这次,我没有梦游吧?我好像又做梦了,但是,不是吓人的梦,我只梦见了眼睛……”

    “没事没事,是外面车撞了。你没梦游,真的,很好,很好!”

    叶天愣愣地坐在那里,环顾着客厅里那些价值百万的红木家具。

    白老太太拥有一切,但却没有一颗安宁的心灵。

    她.whhryl.的家族,一定跟金陵城曾经的王者有关。叶天虽然理不清那种关系,但白老太太对于金陵城古玩的大力收购,已经证明,她对这个城市的过去,太着迷了。

    “叶天,把玉枕拿走吧!”

    叶天走进卧室,白雪抱起玉枕,递到叶天怀里。

    “赶紧拿走,把它处理掉,别在这儿再添麻烦了。”

    叶天接过玉枕,放在桌上。

    “你那里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历史吗?”

    叶天听不懂,白老太太又重复了一遍,他才明白,老太太要读的是野史,而不是《资治通鉴》《史记》之类的历史大部头。

    只有吃透他们想要研究的历史,才能跟这些人平等对话。

    “我只看野史,而且是历史准确性极强的野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