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隋末第一狠人〕〔王妃投湖云月若和〕〔茅屋之中有洞天〕〔本仙在此〕〔斗破之风起青山〕〔主神再启〕〔大唐极品驸马〕〔摄政王谋取太子妃〕〔斗罗之魂力每年升〕〔慕霆萧宋星辰〕〔陈华杨紫曦〕〔重生年代福妻满满〕〔只愿与你共白头〕〔我怎么就成灾星了〕〔眉眼深深不藏你〕〔渐微的爱〕〔璃王妃云若月〕〔杨紫曦〕〔愿为你俯首称臣〕〔将婿无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55章 梦中行刑台
    !

    发生了这种咄咄怪事,二龙堂再次受到警察的“关照”。

    对于顾漫的描述,警察无法相信,只能如实记录,然后让顾漫签字。

    “天上有人用绳子拽着死人走路?那有什么意义?费那么大力气,只为吓唬你们吗?”

    顾漫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陈述事实。”

    “事实?”警察更加迷惑。

    任何人都明白,顾漫说的不像是事实,更像是噩梦中的思想混乱情形。

    叶zyxta.天询问了白雪的梦,所有情节都跟幼天王有关。

    “幼天王看到了图片,荷鲁斯之眼的图片。那颗宝石有复活生命的力量,但是,具体如何使用,大部分人都无计可施。叶天,中国人都说‘梦由心生’,你觉得,我说的这些事,跟现实之间有联系吗?”

    叶天无法回答,他没有进入白雪的梦,当然不能随意评判。

    “叶天,你问问顾漫,她又梦见了什么?”

    叶天已经问过,顾漫说,当时她出于好奇心,就把玉枕拿到自己卧室里。

    她梦见的都是金陵的旧日风景,没有一条是新街道,全都是老式的石板路。房屋低矮,瓦垄陈旧,应该很多年没有翻修过。

    “叶天,我看到了一个古老的青石牌坊。有一队人,正被押着向前走。罪犯都在木笼囚车里,脖子上插着亡命牌。”

    叶天吃惊,如果这几个梦相互印证,就能勾勒出当时的真实场景。

    “还有呢?”

    “木笼囚车车队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足有百米长。我站在路边,不认识囚车上的人。当时我就想,他们究竟犯了什么罪,要受到这种残酷的刑罚?一杀就是百人,也太残酷了吧?”

    “如果你知道,看见是古代的金陵,就明白了。所谓杀人,早就是过去式,跟你没有任何关联。”

    为了更准确地还原当时的情形,叶天把顾漫请过来,三人坐在一起,喝着叶天找出的最好的普洱茶。

    “我看到了行刑台,高度一米二,旁边围观的人超过千人,全都站在台下……”

    顾漫一边描述,一边画了一张当时那种情形的草图。

    在她的描述中,行刑台上站着的人,里面就有鬼婆。

    “有没有一个女人坐在行刑台的凳子上,手里捧着红绸子包裹的鬼头刀?”

    顾漫想了想,深深地点头:“没错,的确有一个。”

    她的描述,等于是叶天凭空模拟出的一场活话剧。

    所有人的梦境,逐渐凑成了一幅“监斩图”。

    他们都曾经在噩梦里挣扎,因为一个小小玉枕的出现,而变得惶惑不安。

    “顾漫,一定还有什么是你漏掉的?你看到那个抱着鬼头刀的女人,能想到什么?”

    叶天从白老太太那里回来的时候,已经向顾漫讲过白老太太的噩梦。此刻,顾漫皱着眉头,迟疑回答:“我并没有感觉,她像是白老太太。”

    “什么?”白雪诧异。

    白老太太说过,她自己有可能是绣王与鬼婆的双重性格合体。按照普通规律,顾漫看到行刑台,就应该认出,那是白老太太的样子。

    “我远远地看着那个担任刽子手的女人,她从头顶拔下了一根簪子,捏在手里,仔仔细细看着,似乎要从簪子上读出故事来。我过去,靠近台前,听到她自言自语——‘一刀砍下,她真的能看到自己的眼睛吗?’”

    这句话,倒是符合白老太太的身份。

    “后面,囚车走近了,停在行刑台前。一个身穿华服、戴着镣铐的典雅高贵的女人出了囚车,一步步走上行刑台。叶天,我当然知道,那是你说的绣王。可是,她的模样,也跟白老太太无关。”

    当时情形,顾漫隐藏在围观百姓之中,毫无精神压力,就能放松地观察四周。

    所以说,她的观察最仔细,也最有逻辑性、公正性。

    她看到绣王之后,情绪十分悲凉:“这么美的女人,因为战争,转眼间就要失去性命。造物主真是xgchotel.不公平,暴殄天物,毁灭美人……如果没有战争,她那么漂亮,一定拥有最美好的结局……”

    绣王登台,烟白分明的双眸望着台下。

    台下百姓鼓噪起来,他们大概从来没有见过绣王这样的超级美人。此刻虽然是围观杀人,却仍然饶有兴致,盯着绣王的脸,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叶天能够想到那种情形,仿佛玫瑰丛中扬起了战刀。

    玫瑰会落,刀染血痕。

    绣王的死,换来的只是看客们的骇然惊呼声,仿佛一场闹剧。

    “叶天,那种情形,让我想哭。我混迹在看客中,遥望那美人。抱着鬼头刀的女人扯掉了红绸子,露出了寒光闪闪的刀锋。刀锋雪亮,映着女人的脸。她站起来,捧着大刀,向美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白雪手捂胸口,几乎喘不过气来。

    顾漫的描述,十分精彩,当时情形,仿佛就出现在叶天和白雪眼前。

    白雪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认为绣王、鬼婆是一个人。所以,当行刑即将开始,她就忍不住紧张。

    叶天耐心听着,如果发生绣王、鬼婆自戕的一幕,他就能听到“我刀砍我头”的那句话。

    “我听到,绣王用赞许的口吻说,好快的刀,只希望你的杀人手法,跟你的刀一样耀眼。鬼婆恭恭敬敬地回答,为了送绣王上路,我已经斋戒三日、沐浴更衣、刀磨三遍,足够一刀断头。”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就要到了。

    “监斩官下令,开斩。绣王跪下,深深地垂下了头。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不敢看这一幕,但绣王眼中突然焕发出了异样的光彩,让我想起了荷鲁斯之眼。没错,她眼睛里的光是七色的,仿佛里面放着一支万花筒。绣王在低声祷告,说的大意是眼睛看到眼睛,让身体复活……”

    叶天屏住呼吸,看着顾漫。

    “一刀下去,人头落地,向前滚动,突然叫起来——‘我刀砍我头’。”

    叶天明白了,那一幕真实发生过,就留在了野史之中。

    jsshcxx.  “我刀砍我头”这五个字,代表的就是,鬼婆、绣王是一个人,或许是白老太太,或许是其他人。总之,当时的确发生了绣王人头落地,仍然能够出声的骇人之事。

    “这个梦,太离奇了!”白雪感叹。

    “那颗人头向前滚动时,眼中光芒,逐渐减弱,最终消失。我看着人头,突然就醒了,然后听到有窃贼进来,就藏在了门后面。后来,半空中有人杀了窃贼,拖着他到了你的卧室门口。”

    玉枕就摆在桌上,他们三个,无论怎么看,都看不出玉枕有什么出奇之处。

    正如之前说的,不如直接把它锯开,看看核心深处,到底藏着什么。

    佛骨斋的人来偷东西,最终落得这种下场,也真是奇怪极了。

    “这玉枕真是奇怪,如果拿出一整天工夫,看看它究竟能让我们做什么梦,那就好了!”白雪感叹。

    她的梦,始终跟幼天王有关。

    如果穷尽梦境,或许就能找到幼天王的下落了。

    院子里的纸箱子还没拆完,刚刚警察来的时候,叶天注意到,一个布兜放在纸箱里面,那是从前绝对没有的。

    布兜里放着一些乱七八糟的零碎物品,表面上像古玩,其实都是现代的工艺仿品。

    叶天注意到,其中有一个胭脂盒子有几分独特。

    盒子是西洋珐琅料子,大约一巴掌大。开启盒子的纽扣,是一只手掌包裹着一个拳头。

    盒子底部,是法国文字,大约意思是“美特森家族敬赠皇后陛下,愿美好岁月永存”。

    叶天了解美特森家族,那是欧洲的跨国大财团之一。

    既然是法语留字,那就证明盒子是献给法国王后的。

    叶天掂量掂量盒子,重量超过同类产品十倍。他从珐琅的残缺处望进去,下面是用纯金打造,等于是一个金盒子。

    他把布兜带回实验室,仔细看看其它东西,不是仿品就是赝品,最多值个三百两百。

    “有了这个盒子,我们就赚了。”叶天具有一双慧眼,任何时候,都能凭着眼睛赚钱。

    “叶天,我刚刚的提议可行吗?我们找一天时间,每个人试验枕头,最后汇总起来,就是这个玉枕告诉我们的。”

    白雪和顾漫,意见一致,都想继续讨论,利用玉枕做文章。

    “好吧,这件事,我们再商量商量。”

    院子里静下来,有白雪在,顾漫的情绪还算稳定,否则,她绝对不敢再回自己房间了。

    “不如,现在就开始吧!在我的梦里,幼天王一路逃亡,生不如死,此刻已经出了玉门关,进入茫茫戈壁。那里是古代西域三十六国的地方,如今已经被黄沙吞噬一大半。幼天王到了那里,只怕凶多吉少。”

    白雪对自己梦里的“自己”关心备至,她必须了解到幼天王的下落,这份悬挂,一定永志不忘。

    她躺在叶天的床上,枕着巫山枕,再次进入了梦乡。

    顾漫长叹一声:“真羡慕这些后脑勺一挨枕头就睡着的高手,我什么时候到这样,那就好了。”

    白雪睡觉的这段时间,叶天一直耐心地盯着她的脸。

    只要白雪出现异常,叶天立刻就会靠近,把她从梦中解放出来。

    这次,他将全力以赴保证白雪的安全。

    “叶天,还有一件事,我没告诉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