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书女配暴打反派〕〔穿越后成了果子精〕〔道长去哪了〕〔壮志凌云〕〔美漫诸天〕〔我能融合虫族基因〕〔叶辰王佳珧〕〔魏太太,矜持点〕〔星途璀璨:薄太太〕〔危情蚀骨:陆少追〕〔龙渊苏凝霜〕〔大明之我崇祯绝不〕〔我快亏成麻瓜了〕〔摄政王的倾城宠妃〕〔拯救短命王爷攻略〕〔海贼之苟到大将〕〔叶锋苏凝霜〕〔林平李静〕〔林平李静名字〕〔荣耀战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56章 断头头断
    !

    “什么?”

    “人头落地时,行刑台上的人似乎就复活了。”

    “什么?什么——”

    叶天骇然,虽然荷鲁斯之眼有让人复活的力量,但当时的行刑台上如果出现那样一幕,岂不是天大的怪事?

    顾漫仔细解释,当然她的思路有些混乱,言语前后颠倒,无法说得十分清晰,叶天只能了解大概意思。

    “当时,人头落地,鬼婆就收刀后退。我仿佛看到,绣王并未人头落地,相反,她还好好地跪在那里。一瞬间,我有些恍惚,既然绣王的人头还在,滚落在地的,又是谁的人头……”

    叶天有种预感,“我刀砍我头”绝对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一句相当明确的结论之语。

    刀是鬼婆的,则“我刀”指的就是“鬼婆的鬼头刀”,“我头”指的就是“鬼婆的项上人头”。

    也就是说,刽子手一刀砍下,自己的头就滚落下去,而这颗人头,属于鬼婆,也属于绣王,因为本来两个人就是一体的。

    “叶天,你能不能猜到,我看到了什么?”

    叶天说出了顾漫最感到恐怖的事:“你一定看到,是鬼婆砍掉了自己的人头!”

    外面,似乎有猫头鹰在夜啼,发出“咕咕——喵、咕咕——喵”的动静。

    通常,只有闻到死人的气息,它们才会出现。所以,中国古人早就总结出来“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这样的俗语。

    “没错,没错。”顾漫点头,抓着叶天的袖子,再也不肯松开。

    那一幕,说起来容易,但实际看到,绝对怵目惊心。

    “刽子手失去人头,只剩脖子,鲜血狂喷,但她手里还捧着鬼头刀。没有人明白,那一幕是怎样发生的。她双手擎刀,向下猛砍,怎么可能砍到了自己脖子上?”

    叶天能够想象,一瞬间,所有看客都吓傻了,无人理解事情是怎样发生的。

    “我刀砍我头——出乎想象,横空出世,真是太诡异,也太精彩了……”顾漫回忆那一幕,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她是艺术家,一旦发现杀戮本身的残忍之美,就忘记了人命、砍头、行刑等等本质,而是被刽子手脖子里鲜血狂喷的场景吸引,再也无法挪开眼神。

    正因如此,她才发现了更诡异的事。

    “叶天,那一刻,行刑台上下,所有人都愣住。绣王起身,捧起了那颗人头,看着那双眼睛。一直过了十几分钟,刽子手们清醒过来,才惊呼着拥上来,把绣王抓住。我感觉,绣王已经完成了某件事,那十几分钟内,她一直在跟那颗人头做眼神的交流……”

    叶天看看熟睡的白雪,突然感觉,巫山枕对于人类必定充满了诱惑力。这种梦,只要做一次,就想一直做下去,直到永远,最终不愿醒来。

    梦本来是睡眠的副产品,如今,有了巫山枕的帮助,梦境比现实更有刺激性,变成了一个连贯的故事,让每个人在梦中变成另一个角色,该角色的命运,必须有本人去掌握。

    这种感觉,既像是游戏,又像是影视,唯一不同的就是,本人能够掌控角色命运,拯救、推动他前进。

    “叶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你把这个玉枕卖出去,又带回来,它上面,究竟蕴含着什么样的玄机?让我们做这样的梦,最后的结局在哪里?”

    稍过了一会儿,顾漫再次感叹:“鬼市上能够捡漏,但你捡回来的,究竟是什么?”

    叶天陡然间脸红了,如果他没有听顾二爷的,去鬼市捡漏,或者就不会发生后面的离奇事件,导致岳先生、顾二爷甚至是小杨的死。

    “顾漫,对不起。”

    “唉……”顾漫长叹一声,靠在叶天身上。

    顾二爷去世的那几天,他们几乎.jxpxxs.天天依偎着休息。唯有如此,两人才能彼此取暖,坚持下来。

    “巫山枕的玄机,只有靠我们去探索。就想金陵藏宝图那样,看懂它,才能依靠它找到宝藏。”

    顾漫摇头:“还是算了吧,那些故事,听得太多了。”

    “黄河,黄河……已经到了九曲黄河尽头了!哈哈哈哈,不见黄河不死心,淘尽黄沙始得金,既然到了黄河,我就离着成功不远了。你们跟我来到这里,都是开国功臣,将来封疆裂土,都有你们一份。来呀,把地图拿出来,看看宝藏究竟在哪里……狗贼,想谋夺我天国宝藏,痴心妄想!”

    叶天忍不住皱眉,如果到了黄河尽头才能找到宝藏,那就太麻烦了。

    他觉得,从金陵到黄河尽头,需要长途搬运。当时战况激烈,根本不可能做到。

    更何况,黄河沿线,总有盗贼、水鬼、响马、惯犯。宝藏出了金陵,走不到一半,就得被人劫了,分毫不剩。

    所以,幼天王到黄河尽头找宝藏,几乎不可能。

    “你们来看,这地图跟地势能够对得上吗?如果宝藏就在这里,应该是在某个河边暗洞里。你们散开,赶紧去找,找到了,重重有赏——”

    在梦中,幼天王不断地发号施令,吩咐所有手下去找宝藏。

    “她究竟在找什么?如果只是金银财宝,又何必回到这里?”

    叶天摇头,史料之中,对于幼天王介绍太少,乏善可陈,无法了解详情。

    “叶天,我发现,一切都围绕着那张金陵藏宝图而来。当时,我爸说过,世界上任何一张藏宝图都充满了命运的诅咒。宝藏还没出世,人命早就赔上了几十条。所以,他并不准备跟藏宝图发生任何关联。你要卖,尽管卖出去就好了,没想到,他还是遭了毒手——”

    “难道,宝藏不在这里?”白雪在梦中低声呓语。

    叶天坚信,宝藏是在金陵地底,而不可能是其它地方。

    “找不到宝藏,我凭什么收买人心,争霸天下?天哪,我们千里迢迢来到黄河九曲源头,怎么可能没有呢?难道上天要我们白来一趟吗?你们去前面的寺院看看,如果可能,带所有僧人过来,要他们帮忙……”

    白雪在梦中经历的,是一个“逃亡”的历史故事。

    幼天王并未成事,所以,历史上鲜有记载。如果他跟明朝藩王一样,举旗成事的话,命运就完全不同了。

    “那个梦,肯定有尽头。”顾漫笑起来。

    这一次,白雪自然醒来,缓缓地睁开了眼。

    “梦见什么?九曲黄河尽头吗?”

    白雪点头:“没错,幼天王到达黄河尽头,那就是梦的尽头。”

    “梦的尽头有什么?”

    “空。”

    一个字,就能代表一切。

    梦本来就是空的,在梦中的寻找,无论找到什么,都是一场空。

    第二个使用玉枕的是顾漫,她刚刚说的那个梦并没有完结,仍然可以继续做下去。

    当她躺下,忽然间心满意足地叹息:“黄粱一梦,流传百世。看起来,古人对于梦境的.zyxta.jsshcxx..执著追求,比现代人更甚。我真希望,将这个梦做完,就不再惦记,以后认真活着,再也不接触此类复杂记忆。”

    她闭上眼,胸口起伏渐渐减弱,随后就进入了梦乡。

    白雪的精神极其倦怠,在这种情况下睡眠,只会越睡越累。

    “幼天王死了吗?”

    “没有,他只是困惑于九曲黄河尽头,不见宝藏,最终找了一家寺庙,剃度出家,再也不问世事。”

    野史之中,似乎也有提及,幼天王最后出家,成为一代高僧。

    “就这样结束,他顿悟了吗?”

    白雪摇头:“没有顿悟,只是无奈。我相信,世上任何一个出家者,都是因为现实之中无法达成梦想,愤而出家,企图在另一个层面实现生命价值的飞跃。最终才发现,无论怎样挣扎,都是一场空。”

    叶天没想到,鬼市捡漏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白雪并没有怪罪他,他仍然觉得内心不安。

    “结束了,也就好了。”

    白雪伸出双手,垂下眼帘,思索了几秒钟,突然结了一个手印。

    叶天忍不住惊讶地嗯了一声,那个手印相当复杂,代表的意思更是包罗万象。

    在宗派中,那手印的名字被翻译成各种叫法,最准确的,就是“去烦恼印”。

    据说,修行者每到破关之时,五心烦热,幻想频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魔。结这种手印,就能了结烦恼,加快修行进境。

    “这样,就能去除烦恼。”

    “白小姐,心里本无烦恼,又何须结手印应对?”

    “我心里有烦恼,而且拂之不去。”

    “烦恼从何而来?”

    “我从小就被赋予使命,必须找到天国宝藏,不仅仅是金银财宝,其中还有——”

    白雪停下,没有全部说出秘密。

    叶天明白,白家的秘密永远深藏,不会跟外人说。

    “白小姐,或许,你应该放松下来,不要将自己逼上绝路。”

    “我毫无办法,如果你也像我一样,被赋予神圣使命,一定会告诉自己,此生绝不辜负家族期望,一定完成任务。”

    叶天摇头,他虽然没有什么家族使命,但找到海底巨眼的秘密,回归到五帝的年代,就是他的使命。

    这个使命,比所谓的家族使命,更难完成。

    “好刀,好刀,好快的刀啊——”顾漫突然在梦中大叫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都市隐龙叶辰〕〔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