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可能是一只假的〕〔我真不是仙二代〕〔叶辰王佳珧〕〔林轩苏白墨〕〔这是我的星球〕〔青萍〕〔大周仙吏〕〔诡三国〕〔从鬼灭开始当个辅〕〔都市:我每周一个〕〔第一章龙归故乡秦〕〔第一章是龙归故乡〕〔弦月至尊〕〔被迫成为正派的日〕〔神域帝宗〕〔科技之开局直播造〕〔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穿成暴君的团宠皇〕〔大明新命记〕〔车游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57章 大手印
    !

    白雪浑身一震,抬头望着顾漫。

    “她一定是看到了刽子手行刑的那一刀——”

    .jxpxxs.  “真是……太可怕了!”

    “没错。”叶天望着顾漫,心中一酸。

    如果顾二爷活着,轮不到自己去疼惜顾漫。

    现在,二龙堂已经没有其他人,只剩下他和顾漫。

    所以,两人互相扶持,互相帮衬,互相看顾,互相照料,生命似乎已经融为一体,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叶天,真想不到,鬼市给人带来的,不全是珍宝,也有灾难?”

    “所有,它才叫鬼市。古代人起名字,没有起错的。”

    白雪惨笑起来,垂下头,沉思了几分钟,伸出双手,张开五指。

    “你懂得大手印?”

    白雪摇头:“我不懂,但在梦里,幼天王面壁三个月,就领悟了全部大手印的秘密,比如这一个——”

    她的十指交叉握着,双手拇指向前伸出,覆盖在无名指和小指上。

    “龙象震怒吞噬印。”叶天看得分明。

    只有极度愤怒的人,才能使出这种手印。

    借助于龙、象、雷、电之力,将大自然的力量集于一身,向敌人发动孤注一掷的一击。

    既然名为“吞噬”,自然就有“蛇吞象、以小吞大、以弱吞强”的意思。

    “幼天王并不甘心于青灯古卷的生涯,所以,他面壁时,气冲牛斗,法度森冷,被师尊用青石封闭了面壁石室,由半年延长为三年。三年之后,幼天王领略天地阴阳变化,不再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终于化解了一切戾气,成为一代大师。这个手印,应该能代表他当时的心情——”

    白雪变换十指的方向,又结了一个手印。

    她的小指从拇指、食指缝隙中穿出,笔直向上。

    “六合八荒唯我独尊印?”

    “是啊,是啊,幼天王终于领悟,真正的大师,无他无我,无古无今。他来,江河山川为之让路;他走,风云舒卷为他送行。”

    “幼天王最终结局如何?”这才是叶天最关心的。

    即便是通达领悟到了极点,如果没有一个好结果,也是徒劳。

    “他消失了——半年到三年,三年到十年,十年之后,弟子们打开封门的石块,地上只有一袭青衫,幼天王已经不见了。墙上,只画着一只巨大的眼睛。”

    叶天马上拿过纸,又把铅笔塞在白雪的手中。

    白雪想了想,在纸上勾勒了几笔。

    叶天怔住,那只眼睛似曾相识,跟他在海底看到的巨眼,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那只眼并不在黄河尽头,而是在海底——”

    叶天无法解释时空关系,只是无奈地摇头。

    他在血月之夜看到的海底巨眼跟白雪画出的,或许是同一只,或许是巧合,或许世界上充满了那样的眼睛。总之,幼天王的消失,已经成了未解之谜。

    “我是谁?”

    “你——”

    “叶天,你说,我是谁?如果我就是幼天王,此刻不应该在那密闭的石洞中吗?或者,幼天王的消失,岂不正是我的消失吗?”

    叶天恍然大悟,在梦中,白雪就是幼天王。

    她熟知幼天王的一切,那么,幼天王从面壁的石洞中消失了,白雪也应该消失才对。

    人都消失了,梦也就该结束了。

    “白雪,咱们冷静下来,再梳理一遍。你梦见自己是幼天王,后来,幼天王出家为僧,随后消失,你还在梦里吗?”

    zyxta.  “我在,因为我看见那些弟子们掀掉了石块,洞口露出来。最后,看见了青衫,又看见了墙上的眼睛。”

    叶天困惑,他也不知道白雪的梦出了什么问题。

    “那只眼睛……十分奇怪,让人无法捉摸……”白雪继续用铅笔描绘。

    叶天很快就看懂了,那只眼睛并非是画在石壁上的,而是“生长”在石壁上。

    “白小姐,你真的看明白了,那只眼睛‘长’在那里?”

    白雪点头:“没错,就是长在那里。”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后来呢?”

    “后来,弟子们涌入,那眼睛就消失了jsshcxx.。石壁仍然是石壁,他们以为自己看的是幻觉,只有我知道,那不是幻觉,而是眼睛‘缩’了进去。那眼睛是活的——”

    白雪望着叶天,两个人虽然都不明白一只“活”的眼睛代表什么,但都同时浑身一颤。

    这种诡异的感觉,只要看过一次,肯定毕生难忘。

    “如果给你玉枕,你还能再继续梦下去吗?”

    白雪想了想,双手又结了几次手印,突然说:“幼天王变成了苦行僧,我懂了,他参悟一切之后,唯有当一名苦行僧,以此来抵消自己内心的痛苦。”

    叶天很容易就想到,西南边陲有“千寺之国、高山之国”,那里的苦行僧居世界首位,是苦行僧的家园。

    如果幼天王逃离修行之地,成为苦行僧,那里才是最好的藏身之所。

    她的双手十指,又结了一个“法罗巡视印”,皱着眉思索,一声不出。

    “白小姐,梦是没有价值的。”叶天苦笑起来。

    每个人都知道,梦是一场空,醒来后,不留痕迹。无论好梦还是噩梦,都是一样。

    “叶天,到那里去,就能找到幼天王。”

    叶天没有反驳,白雪刚刚从梦中醒来,大概忘记了时间顺序。

    幼天王的年代到现在,过了太久,就算是人类寿命极限,也不可能还活着。

    “叶天,你听到我说的了吗?幼天王还活着,还活着……”

    “白小姐,他活着,现在应该是什么年龄?”

    白雪稍微计算,脸色立刻颓丧下来。

    “我忘记了,我以为自己活着,他就活着。这是梦,我忘了,只是梦……”

    蓦地,顾漫坐起来,闭着眼睛,向前指着:“没有一个好人,看啊,他们也在杀人,普天之下,没有一个好人。找到宝藏,就能结束这一切。真正的人类未来,不在时间尽头,而是在宝藏……宝藏!”

    叶天没有出声,任由顾漫缓缓地环顾四周。

    她的眼神变得极其陌生,仿佛对世界充满了无限失望,又仿佛,洞悉一切,悲悯世人。

    “没有一个好人,天哪,竟然没有一个好人……”

    她扭转身体,低头看着玉枕。

    “只有这玉枕,承载一切。多少人走了,多少人来了,只有玉枕,还在这里守着。你们不知道,历史全是假的,全是假的,当心——”

    她回头,看着叶天。

    叶天迎着她的眼神,心疼她的无助,想要抱住她,低声安慰她。

    或许,这并非爱情,而是同病相连的兄妹之情。

    “当心,当心裹在被子里的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