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喜新娘:神秘大〕〔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闪婚娇妻难伺候〕〔剑尊叶玄〕〔龙帅回归〕〔九域剑帝楚宁〕〔七个姐姐〕〔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最新章节〕〔界狱塔叶玄〕〔医武双绝陈天阳〕〔盛世红妆倾天下〕〔宋成祖〕〔太太请矜持〕〔原来我很爱你〕〔贞观俗人〕〔女神的战神狂婿〕〔此去经年花依旧〕〔世子见我应如是〕〔我要嫁顾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71章 真正名画
    !

    在另一个地摊前,叶天发现了几十张没有装裱的画片,全都是人物小品。

    叶天看到画片的时候,眼前一亮,这才是唐伯虎的真迹,不过只有印章,没有落款。

    通常,这是画家的练笔之作,既不送人,也不出售,只盖个印章,什么字都不写。

    真正的高手,一看画面风格,就知道是四大才子之首——唐伯虎的真迹。

    毫无疑问,没有落款,没有装裱,自然会降低它的价值。

    但是,这种一尺的画片,拿到市场上,卖个几万元不成问题,但要碰到识货的行家。

    画片总共三十二张,摊主有眼无珠,每张十块钱。

    叶天稍微砍价,用二百元,买了三十二张。

    那位摊主,遇到了叶天这样的大买家,把手里的东西全部卖掉,欣喜异常。

    “小兄弟,我那里还有很多民国时期,大画家的习作,如果你感兴趣,现在我就回去给你拿。”

    叶天点了点头,坐在路边等着。

    那位摊主,骑着电动车飞速离去。

    民国大画家,往往在各地之间来回迁徙,他们的练习之作,多达几百张、上千张。

    搬家之时,根本无法携带,就留在原先的老房子里。

    那些习作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在一张纸上只有两三笔,有些则是画错了之后,随手打叉扔在一边。

    叶天见过很多这样的地摊货,几乎等于废品,一百张里面都不一定挑出一张能用的。

    他看着鬼市上来来往往的人,想到过去,自己坐在鉴宝大会评委席上,侃侃而谈的情景。

    两下里对比,凄惨无比。

    昔日的座上客,今日的路边摊。

    上天如此捉弄,让他悲愤莫名。

    可是,他还得一天天活下去,就像现在,为了参加鉴宝大会,努力地在鬼市上淘宝捡漏。

    有人走过来,以为他是摊主,翻着他脚下的东西:“小兄弟,这些画片怎么卖?”

    叶天摇摇头,没有出声。

    对方有些不高兴:“这些破玩意儿,十块钱一张都嫌贵。”

    这一次,叶天被气笑了。

    这些唐伯虎的人物小品,如果在当时装裱完了,流传下来,每一幅至少超过十万元。

    如今,这些画片被当做垃圾,扔在鬼市上,假如唐解元看到这样的情形,一定气得在阴间破口大骂。

    “这几幅画什么价格?”

    叶天随随便便伸了一根手指,这就是鬼市上的规矩,他说一个一,对方自己加价,

    一万、十万随意喊价。

    对方展开了鹊华烟雨图,大大咧咧的说:“这幅画,一万块太贵了。”

    叶天再次摇头:“你觉着贵就放下,没人强买强卖。”

    他最讨厌这些在鬼市上大言不惭的人,大家喜欢文物,那就是同道中人,千万不要盲目贬低别人,显示自己有多高贵,那样的话,简直等于恬不知耻。

    “这幅画,二千元我就拿走。”

    “算了,你不识货,一万元我都不想卖给你。”

    对方磨叽了很长时间,从二千涨到五千,又从五千涨到八千,最后还是老老实实付了一万块,买走了鹊华烟雨图。

    叶天情绪低落,虽然转手就赚了九千多块钱,但脸上毫无喜色。

    过去,别说是九千,就算是九万、九十万,都未必能逗得他开心一笑。

    落到这种地步,什么时候才能重返五帝年代?

    那个摊主骑着电动车回来,看到成天还在路边坐着,连连挑起大拇指:“小兄弟,够讲诚信!刚才在路上我还寻思,别等到我拿回东西,你已经等得不耐烦,提前走了。”

    他把一个老式的大皮箱,从电动车上拿下来,在叶天面前打开。

    里面大概有三四百张宣纸,有些根本没有裁开,边角粗糙之极;有些揉成一团,上面墨迹斑斑。

    叶天大致翻了翻,其中的确有好东西,应该是民国大家的习作。

    至少有十几幅,属于张大师、刘大师的作品,稍加整理,就能卖个好价钱。

    “这些东西怎么卖?”

    “小兄弟,你随便出个价。”

    叶天不肯出价,他是买家,买家出价,就是对卖家的不尊重。

    最后,那个五十多岁的摊主,出了个价,二百元。

    叶天没法携带,摊主好心,直接把那个旧皮箱送给他。

    “小兄弟,这个箱子是跟着这些废纸一起来的。我一直放在床底下,虽然脏了点,你也别嫌弃,拿回去之后觉得碍事,直接扔到垃圾堆就行。”

    叶天付了款,拎着大皮箱在鬼市上来回转了两圈。

    他想起那个买走了鹊华烟雨图的人,对方出一万块买一幅高仿画,并不吃亏。

    只不过,那幅画拿回去挂在墙上,一定会招来很多非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高仿赝品,只会嘲笑主人的品位。

    叶天准备往回走,突然看见,有一个地摊上,摆着五幅卷轴。

    他没有看到画面内容,只看卷轴就决定拿下。

    那些卷轴使用的是泰国的血龙木,血龙木被称为大自然的法杖,用那种木材制造宗教法杖,具有无穷的神力。

    最高级的血龙木,一到下雨阴天,自身就会渗出通红的汁液,仿佛鲜血。

    既然使用血龙木作为卷轴的头尾,那这些画一定是教宗题材。

    叶天只想要卷轴的头尾,对画的内容并不关心。

    他走到那个地摊前,先是拿起了旁边的毛笔看了看,最后才装作漫不经心的,指着卷轴:“这些画什么内容?摆了这么长时间,连个问的都没有。”

    摊主帮忙展开了其中一幅,画面已经泛黄,可知年代久远。

    但是,画的内容太晦涩了,一时之间,叶天竟然无法理解。

    当他稳定心神仔细观看,原来,那幅画是敦煌壁画的临摹之作。

    画面元素极其丰富,不知有多少尊佛像,密密麻麻排列其上,所有空白之处,布满了自由回旋的飞天。

    这种题材跟血龙木配合,当真是绝配。

    他没有展开另外几幅,直接询问价格。

    摊主报价,二千元一幅,五幅画总共一万。

    叶天砍价,总共出价五千元。

    摊主也倒是爽快,直接同意,用一个大袋子装起来,交给叶天。

    两个人同样高兴,毕竟摊主摆了很长时间,无人问津。

    今天晚上,如果不是叶天慧眼识珠,摊主还得把这些东西带回去。

    今晚的捡漏,非常成功。

    叶天打车回到二龙堂,搬运了两趟,才把东西搬到店里。

    他打开那五幅画直接挂在墙上,五幅全都是敦煌临摹,上下印章相当讲究。

    看那些篆体小字,绘制这幅画的,名为西山上人。

    叶天搜遍了记忆,都没有这样一位历史名家,或许又是化名。

    这五幅画,画面饱满,元素众多,画风奇特,跟中原的普通画作完全不同。

    &nbswhhryl.p;而且,画家使用的颜料出自天然,根本不是化学合成。

    证明这幅画的绘制年代,至少是在1900年之前,也就是西洋画还没有大肆传入中国的时代。

    叶天靠近,仔细闻着颜料的香气,他就知道,今晚的捡漏大获成功。

    当然,那个大箱子里的名家习作,再加上唐伯虎的人物小品,可谓满载而归。

    叶天甚至觉得,金陵的鬼市,充满了灵气,远远超过其它各地。

    在京城,他也去过很多次鬼市,大部分都是文化市场的贩子,在那里冒充地摊的摊主,卖的全都是工艺品,很少有好东西。

    他想起顾漫说过的,顾客嫌弃二龙堂没有好东西,只是徒有虚名,不禁笑起来。

    今晚带回来的,都是好东西,每一件,都能卖个好价钱。

    货卖识家,待价而沽。

    对于不懂的人而言,哪怕这墙上挂着的是王羲之、怀素的字或者吴道子、张大千的画,他们也有眼不识泰山。

    比如,这五幅卷轴,画面繁复,笔法精致,再配上血龙木的头尾,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更难得的是,这位画家一定是虔诚之士,甚至是皈依弟子,临摹敦煌壁画时,每一笔都非常用心,整幅画上,没有一处是败笔。

    “用心之作,无价之宝!”这就是叶天对这幅画的评判。

    .zyxta.  如果他成为金陵鉴宝大会的评委,一定会给这幅作品打高分。

    一个画家动笔之前,一定要沉心静气,将全部身心,运用于笔端,才能画出传世之作。

    他抚摸那几根血龙木,指尖立刻留下了淡淡的血色印痕。

    只有上千年历史的上等血龙木,才有这种独特效果。

    “暴殄天物……鬼市,葬送了多少好东西啊!”

    他连连感叹,具有一双超级慧眼的鉴宝师到了鬼市,简直就是遍地金砖,信手拈来。

    过去,国内几大著名文物扎堆的大城市,北燕京、西京、中原郡、汴京等地,都有专门靠捡漏成.jsshcxx.就千万家业的高手,每年都能从民间淘来超过千件好东西。

    鬼市捡漏,眼力第一。

    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

    叶天泡了杯茶,独自欣赏今晚捡漏的战利品。

    唐伯虎的人物小品相当传神,笔法独树一帜,里面的每一位美人,全都顾盼生姿,韵味十足。

    江南四大才子之中,唐伯虎实至名归,完全是靠笔端工夫、个人才情取胜,后人无不叹服。

    有了这一组小品,挂在二龙堂墙上,足以让那些顾客垂涎欲滴,流连忘返。

    至于那些大师习作,他也分门别类放好。

    对民国书画有研究的,只要看看习作中的运笔习惯、谋篇笔法,就能认出张大师、刘大师的独到之处。

    那样,一幅习作卖五万元,必定有人抢购。

    在叶天看来,一家高级的古玩店,绝对不能以“坑人”为目标,而是坦坦荡荡,把商品摆出来,任由顾客挑选。既不诱导,也不忽悠,纯粹以物交友,互通有无。

    达到这种境界,才能称得上是金陵第一。

    像佛骨斋那样的,急功近利,鼠目寸光,实在上不得台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