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喜新娘:神秘大〕〔剑临诸天叶玄全本〕〔闪婚娇妻难伺候〕〔剑尊叶玄〕〔龙帅回归〕〔九域剑帝楚宁〕〔七个姐姐〕〔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最新章节〕〔界狱塔叶玄〕〔医武双绝陈天阳〕〔盛世红妆倾天下〕〔宋成祖〕〔太太请矜持〕〔原来我很爱你〕〔贞观俗人〕〔女神的战神狂婿〕〔此去经年花依旧〕〔世子见我应如是〕〔我要嫁顾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73章 幸亏没走宝
    !

    开古玩店的,最怕是“走宝”。

    有时候卖东西卖便宜了,走宝。

    有时候,本来该收的东西,一时看走了眼,宝贝擦肩而过,更是“走宝”。

    这五幅画内藏玄机,叶天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急着出手,走宝的可能性极大。

    “喂,老板,你也太心急了吧?我还没决定买不买呢,先拿出来,拿出来……”中年人急了。

    就在此刻,外面又有人来。

    那是一个板刀眉、白净脸的中年人,一进门就盯上了箱子里那些乱糟糟的画。

    “老板,这些东西怎么卖的?”

    板刀眉蹲下,伸手就要拿张大师的习作。

    “这东西我买下了。”中年人立刻出声阻止。

    板刀眉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

    “王局长?”

    “老徐?”

    板刀眉起身,跟那位王局长握手。

    “老徐,这些东西我买了,这边两叠。其它的,你可以拿去!”王局长说。

    老徐的板刀眉抖了抖,摇摇头.whhryl.:“那些没意思,这两叠嘛,还是不错——”

    他转过头,看看柜台上的唐伯虎人物小品。

    “那些我也买下了。”王局长说。

    老徐皱着眉:“唉哟,我天天从二龙堂经过,就今天来晚了,没想到这么好的东西错过了,天哪,这些可是唐解元的东西——”

    一旦挑明了“唐伯虎作品”这句话,大家就知道这些人物小品的价值。

    当然,叶天要的价格相当便宜,所以,王局长如获至宝,当场买下。

    假如一幅一幅拆开卖,收获更大,只是叶天没有那么贪心,适可而止。

    这位老徐相当识货,把人物小品挨个翻了翻,又问了问王局长价格,立刻顿足捶胸:“这么好的东西,这么便宜,利润这么高,如果我拿下来,转手就能翻三倍。再说了,只有印章没有落款,正好拿去送人。可惜可惜,今天上午早来一点就好了!”

    王局长哈哈大笑:“没事,你出个高价钱,我让给你一部分?”

    话虽这样说,他却没有转让的意思。

    当然,一旦挑明了这些画的原作者,价格只怕增加十倍,就算他高价转让,老徐也不可能吃了眼前亏。

    两个人在店里坐着聊了一会儿,叶天听得出,一开始那位中年人是文化局的局长,也是个人收藏家,在金陵小有名气。

    尤其是对于书法作品,自己能写能画,而且擅长点评,相当有才华。

    所以,今天他一进门,就如获至宝,连续拿下了两样东西。

    可惜就是,出不起高价,买不起那五幅画。

    古玩这一行,他自己买不起,也不会介绍给别人。

    所以,两人说话的时候,他对叶天把那五幅画锁进保险柜这件事,只字不提。

    老徐把二龙堂的所有东西看了一遍,再一次跺了跺脚:“真是可惜,店里除了这两样东西,其它乏善可陈,没有价值。王局长,你真是好运气,什么好东西都被你赶上了。”

    “老徐,我难得今天捡漏,你不祝贺我,怎么还酸溜溜的?”

    两个人同时摇头,又同时大笑起来。

    叶天把那些东西,放在塑料袋里,交给王局长。

    老徐一直蹲在那只箱子面前,看着王局长挑剩下的那些破烂东西。

    “叶天,这些东西值多少钱?都给我吧。”

    叶天稍微考虑一下,随便报了个价钱:“一万块。”

    老徐很爽快,立刻付钱,然后把箱子合起来,拎起来就走。

    本来箱子很破,放在那里碍眼,但叶天有种预感,箱子非同寻常,内藏玄机,只不过是还没来得及仔细看。

    按照普通情况,老徐会用塑料袋,把那些纸装起来带走,而不是拎着这么累赘的东西出门。

    叶天立刻伸出手,拦住老徐:“我给你个袋子,把东西装进去。”

    老徐摇摇头:“这个箱子就挺好,我回家以后,把这些画拿出来,箱子扔了。这么破的箱子,收废品的都不一定要。”

    老徐越是装的镇定,叶天就越觉得对方心里有鬼。

    “抱歉,我把那些画卖给你,不包括这个箱子。你把箱子留下,我给你个方便袋就行了。”

    “叶天,别这么小气,就这么个破箱子,送给我得了!”

    他们两个说话,.xgchotel.王局长没有急着离去,注意力也放到箱子上。

    “不好意思,箱子我还有用处,只能给你个方便袋。”

    现在,叶天明确知道对方看上了箱子。

    昨天晚上在鬼市上灯光不明,那个摊主把箱子送给他的时候,他就觉得箱子十分引人注目。

    当然,箱子只是五六十年代,那种老式皮箱,多处开花,已经破的不行,在外行人眼中,肯定没什么价值。

    现在,老徐竟然能够一口叫破唐伯虎的画,肯定就是行家中的高手。

    他想拿走这箱子,箱子必定有过人之处。

    老徐叹了口气:“真是抠门儿,就这么个破箱子。算了算了,给我个方便袋。”

    他把箱子放下,把那些纸装在袋子里。

    “叶天,这个箱子你卖不卖?要不一千块钱卖给我算了。”

    对方盯上箱子,让叶天心生警惕,所以,出再高的价钱他都不会卖。

    王局长出门,笑着招呼:“老徐,走吧走吧,人家不愿意卖,别赖着了。”

    老徐有些不甘心,瞪了叶天一眼,跟着王局长离去。

    叶天把箱子放在柜台里面不起眼的角落,坐在柜台边发呆。

    他觉得,唐伯虎那些人物小品真的卖便宜了。

    要知道,现在市场上流通的唐伯虎的画,差不多在一百万左右,这些小品每一张至少要值二十万。

    他觉得自己的心情有些乱,大概是受了玉枕的影响,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

    发了一阵呆,他又打开保险柜,取出其中一幅画,放在柜台上。

    临摹敦煌壁画的作品很多,尤其到了近代,在某个时期,敦煌开放,任由那些画家进去临摹,然后低价收购作品,卖给外国人。

    叶天了解,那些作品极其粗糙,完全是外行工匠流水线上的作品。

    眼前这些画,笔法太严谨了,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感动的只想哭。

    尤其是人物的细节,从头发到脚尖,全都表现出来,没有一点应付公事的地方。

    换句话说,以这种态度画画,一个月也许只能画出一幅,那些粗糙作品,一个月能完成三十幅。

    他反复看着印章——西山上人,很快就记起,此人应该是江南四大才子之一文征明门人弟子陆治。

    门口人影一闪,那个老徐又出现了。

    “叶天,在看什么好东西?刚才我就觉得,你跟王局长鬼鬼祟祟,好像有些生意没谈完,被我冲散了。”

    叶天来不及卷起那幅画,老徐已经快步走到柜台前,看到了这幅画。

    老徐张大了嘴,指着那枚印章:“叶天,你从哪里弄的这些好东西?张大师,刘大师的习作不说,唐解元的人物小品……太争气了,太宝贵了!你到底交了什么好运,手里全是好东西,难道是去盗墓了吗?全是从地底下挖出来的?这幅画多少钱?卖给我!”

    这一次,叶天没有报价,直接告诉对方:“这是非卖品,二龙堂的最高级产品——”

    “去你的,别说是最高级产品,又别说什么非卖品,只要价格够高,你想买玉皇大帝的宫殿,他都卖给你,就是一个价格问题。这幅画,你开个价?”

    叶天没有随便开价,今天早晨,差一点一百万卖掉其中一幅,他就觉得后怕了。

    吃一堑长一智,他对于价格闭口不谈,只说是非卖品。

    老徐急了:“叶天,这幅画,市场价值大概的二三百万,这样,我直接给你三百万。”

    “徐老师,我刚才说了,这幅画是非卖品,鉴宝大会马上就要召开,我想把它送到大会上去,为二龙堂争光。”

    老徐急了:“这么好的东西送到鉴宝大会,简直浪费了!他们懂什么,只会贬低你的东西,不如卖给我,还是实实在在落袋为安。三百万,比拍卖会上卖的都高。”

    叶天判断对方说话云山雾罩,根本不值得相信。

    既然一口价能出三百万,恐怕至少又翻一倍的利润。

    “徐老师,你先帮我看看,将来出手的时候一定找你。”

    老徐眼珠转了几转,又仔jsshcxx.细把那幅画上下打量一遍,突然改了语气:“刚才有点看走眼了,这幅画是仿品,价值不大。你看,这些飞天神像,画得十分模糊,跟印刷品差不多,只能说,他太恶俗了。临摹,临摹,不能完全形似,必须七分神似,可他画的,几乎完全一样,失去了临摹的本质,等于是完全仿造。这样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

    老徐改口,叶天就觉得味道完全变了。

    对方一定是看上这幅画,故意贬低,等待机会,砍价拿下。

    “徐老师,既然这样,这幅画没什么价值,我就再把它锁起来,以后有机会,再往外拿。”

    叶天装得毫不在意,把画卷起来,放进保险柜。

    打开保险柜的时候,他故意把柜门敞开到最大,让老徐看到里面还有四幅。

    果然,老徐惊叫起来:“叶天,你有五幅这样的画,简直太厉害了。就算是仿造品,也能值个几十万。不如这样,你打个折全都卖给我,千万别拿这种仿品到鉴宝大会上去,砸了二龙堂的名声!”

    现在,叶天看透了老徐,再也不可能听对方说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