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九夭与墨绝全文〕〔雪中悍刀行〕〔重生弃妃不好惹〕〔陈阳唐婉〕〔长恨歌:殿下请放〕〔唐婉陈阳〕〔顶级战神唐婉陈阳〕〔笑话大全:超级搞〕〔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超级军工科学家〕〔农家傻女〕〔我的1990〕〔超级豪婿林阳江婉〕〔王妃,王爷又来求〕〔修罗丹神〕〔唐婉〕〔好孕甜妻:狼性大〕〔凌画宴轻〕〔大侠凶猛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77章 噩梦尽头皆为杀戮
    !

    看起来,张主席对于二龙堂已经非常关注。

    错过了唐伯虎人物小品这种天大的美事,十分惋惜。

    所以才会找借口过来看看,扫荡一番,如果有好东西,顺手带走。

    叶天回到屋里,顾漫仍在沉睡,只不过,毛毯已经蹬在一边。

    过去,叶天从来没有想过梦的尽头在哪里?

    如今有了玉枕的启发,他才考虑这个问题。

    那段历史,随着曾家军的全面胜利,彻底结束。

    后来,战争中大出风头的人论功行赏,成了一场功勋盛宴。

    一将成名万骨枯,而这一次,他们的功劳,都是踩着敌人的累累白骨升上来的,没有任何值得夸耀之处。

     .xgchotel.;  “就到这里结束了,前面是一条大河,后面是十万追兵……”

    顾漫喃喃自语。

    叶天有些紧张,一下子握住了顾漫的手。

    如果顾漫出现其他状况,他就只能把她从梦里唤醒,不让她遭到伤害。

    “这就是梦的尽头,再也不可能继续下去了。”

    顾漫的声音无比悲凉,仿佛绝望到极点。

    “你们这些人,没有骨气,准备向敌人摇尾乞怜。但你们应该知道,这一次杀戮不会停止,你们跪下,敌人的刀只会来得更快。不如从这里跳下去,随着波涛一直向北,如果能侥幸活命,东山再起……”

    叶天还没有叫醒顾漫,顾漫就睁开了眼睛,两串热泪,潸然流下。

    梦醒,这个故事就此结束,以后不用再惦记了。

    叶天立刻拿出纸巾,去给顾漫擦眼泪。

    “叶天——”

    顾漫叫了一声,坐起来,扑到叶天的怀里,呜呜痛苦。

    叶天知道这种悲凉的故事,只会让人心情压抑。

    作为参与者,顾漫从梦中醒来,但梦中那些人物的悲惨命运已经注定,鲜血和杀戮,正在进行。

    或许就在她做梦的这个时空,那些惨痛的故事正在进行。

    “叶天,我明明知道这是梦,但很想救他们,改变那段历史。”

    “顾漫,历史是无法改变的,这个玉枕带来的,只是一段历史故事。我们是参与者,也是旁观者,只能隔岸观火,不可能影响一丝一毫。”

    顾漫哭得更厉害:“我明知道那些人的悲惨命运,告诉他们不要下跪求饶,宁愿战死,到最后一刻跳河而亡,也能给后代留下英雄名声。他们投降,也难逃一死。”

    只要看过那段历史,就知道,所有投降者,都没有好下场。

    这也正是历史学家无法理解的一点。

    古代战争,接受对方投降,而且优待俘虏,把这些投降者变成另外一支军队,能够为自己效命。

    可是,金陵城破一战,再往后全都是杀戮,即使投降者也无一幸免,完全超出了人道主义的范畴。

    从这个意义上说,那时所谓的国家名将,都只不过是被人刻意美化的刽子手。

    “顾漫,这件事结束了,以后你再也不要使用这个玉枕。”

    “叶天,我只是放不下那些人。他们在梦里反复出现,就好像迷宫中的蚂蚁,我想带领他们走出去。可是,天下之大,我发现没有容得下他们的地方。往前走是滔滔大河,往后退是十万追兵。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就是战争,真是太残酷了。”

    叶天历史,很多史学家感叹,只有经历过战争年代,才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

    所以,任何一个国家的老百姓,都不愿战火焚城。

    他们渴望安宁的生活,无论谁主宰这个世界,只要别打扰了他们的家庭,那就足够了。

    顾漫到外面洗了把脸,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她向叶天慢慢描述梦里的情形,原来,她的这个梦,就是从行刑台以后开始,绣王遭到杀戮,所有人都无法幸免。

    她这才明白,根本救不了人,这种大形势之下,谁想出头,必定遭到围攻,不得逃脱。

    于是,她命令所有的人化整为零,从不同渠道出城。

    很侥幸的是,他们逃出了金陵,一直向西。但最终,被大河拦住去路,所有追兵烟压压地赶上来。

    在她身边,所有人跪地求饶,把宝剑和洋枪扔在地上,反绑双手,跪在路边。

    她亲眼看到,这些曾经冲锋陷阵的勇士,最终失去了斗志,全都变成叛徒。

    可是,她清楚的知道,叛徒不会得到任何饶恕,只会让敌人杀的更痛快,这就是最大的悲哀。

    他劝说他们,爬起来继续战斗,哪怕血洒疆场,总也比被敌人轻松砍下脑袋要好。

    但是,那些人不听,追兵冲上来,正如他所预料的,大刀扬起,人头落地,没有人在意他们是不是投降。

    她从梦中安然醒来,才发现人类之恶,出人意料。

    所谓光鲜亮丽的历史,全都是这种血火罪恶构成。

    “叶天,这个玉枕真是太奇怪了,真应该把它贡献给那些史学家,让每一个人都能借助它,解读那段历史。”

    这个建议当然是好的,但却无法操作。

    他们这些人碰到什么就说什么,完全出自真实,毫不作假。但社会上有些人,却擅长以讹传讹,即使使用这个玉枕做梦,什么都没梦到,也会胡编乱造。

    金陵城破那段历史,就是源于胡编乱造的一段故事。

    所有的天王都是梦中神授,自吹自擂,自我封王,完全是一场闹剧。

    真正受害的,就是下面的穷苦百姓和忠勇士兵。

    受了顾漫的影响,叶天的心情也变得相当郁闷。

    他去泡了两杯茶,其中一杯放在顾漫面前。

    “叶天,我似乎听到你打电话,是不是鉴宝大会的事情?”

    叶天把张主席电话的意思说了一遍,顾漫有些感叹:“你看,你好不容易找到了唐伯虎的一代名画,卖的那么便宜,简直是暴殄天物。下一次你要卖什么东西,我来处理。”

    叶天笑了:“你刚刚说不愿意搭理那些顾客,我只好自己做主,怎么反过来,又怪我没有通知你?”

    两个人相依为命,即便是相互埋怨,也带着无比的善意。

    如今的金陵,千万人口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互相关心,彼此扶持。

    “叶天,现在二龙堂还有什么好东西?”

    叶天说起了那五幅画,但是没有提到徐悲鸿大师的三马图。

    “那些画我看了,过于陈旧,给人一种晕头转向的感觉。落款是西山上人,有什么讲头吗?”

    叶天大致讲了西山上人的来历,也把五幅画的气势,简要说明一遍。

    但是对于这些画的价值,他还是无法准确估计。

    一百万到五百万之间,应该是非常合理。

    毕竟那位王局长,相中了其中一幅,愿意出价一百万。

    其实,他现在又想到一个问题,张主席说自己的朋友买走了唐伯虎的人物小品,也就是那位王局长。

    如今,叶天临时提价,恐怕得罪了对方,这又是一件麻烦事。

    “叶天,这次的鉴宝大会,我们一定要拿下。如果你觉得这五幅画有保障,那我们就把它作为主打珍品,直接报上去。”

    按照叶天的估计,一幅画就能够勇拔头筹,五幅画一起亮出去,太惊人了。

    他答应顾漫,但是,自己的想法很简单,只带一幅画,其它的留在保险柜里。

    &nbzyxta.sp;   明天一早,他就会挑出一幅,挂在二龙堂的柜台旁边,等到张会长他们过来看。

    不过这些画肯定是非卖品,不管外人出多少钱,他都不会转让。

    为了保险起见,顾漫拉着叶天走到店里,把那五幅画拿出来,统一挂在墙上。

    煌壁壁画气象万千,西山上人这五幅画排在一起,按照顺序观看,才真正体现了敦煌的神圣之处。

    叶天尤其喜欢满天神佛那一张,起初他被那些眼睛注视,有些惶恐,熟悉了之后就感觉,每一双眼睛透出的都是善意。

    站在这幅画前面,仿佛进入了和谐社会,每个人都饱含善意。

    人和神之间似乎没有多大隔阂,能够和谐相处。

    尤其是那些用于点缀画面的飞天,让整幅画灵动起来。

    “叶天,我有种感觉,这些画里面蕴含的意思是教人向善。并非简单的临摹,而是有所选择。看过那么多幅画,都只是远远的欣赏,只有这五幅画,能够让我深受教育。”

    叶天微笑着点头:“顾漫,没错,我也是这种感觉。昨天看到满天神佛这一张,感动的几乎落泪。”

    顾漫皱起了眉头:“以前去过敦煌很多次,这些壁画似乎也见过,但在那种地方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情感波动,难道临摹者比原画画的还好?”

    叶天当然知道,临摹的画作,细微之处肯定不如原先的作品。

    但是,如果临摹的是位高手,比如西山上人这一种,他在画画过程中已经融入了自己的思想,每一尊神佛都成为他在创造的新形象。

    所以,表面看这是敦煌临摹画,实际上却是作者的再创造。

    并且,这位作者功力深厚,阅历丰富,能够从一幅壁画中看到大千世界。

    &nb.jxpxxs.sp; 所以,这五幅画非常成功,能够卖一个大价钱。

    “叶天,你能不能给它们估价?”

    “顾漫,昨天我已经估价每幅画五百万,被那位王局长拒绝了。”

    其实,按照徐悲鸿的三马图来参考,每幅画五百万并不多,总共才价值二千五百万,连三马图的一半都比不上。

    想起昨天那个大箱子,叶天就觉得,那位老徐真是好笑,以为叶天什么都不懂,只想白白捡漏,完全是瞎了眼。

    叶天无法向顾漫说更多,毕竟她在学校里接触的人太多太杂,一旦泄露风声,让人家知道二龙堂有徐悲鸿的画,那这里就不得安宁了。

    在叶天看来,三马图那一级别的名画,必须作为传家宝,一代一代传下去,绝不能轻易买卖。

    “叶天,我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那么多人去逛鬼市?只有你能买到好东西,其他人却是乘兴而去,扫兴而归。”

    “顾漫,这就是个人运气问题。”

    “运气?难道你运气比别人好?”

    “有些人一年到头,没买到一件东西,到了开年第一天,突然就捡漏成功,找到了价值连城的好玩意儿。古玩圈子里这样的传说太多了,你别看我买到了一些东西,可都是在鬼市上转了七八圈才能找到的。中间的过程,太费劲了,现在我能买到一些东西,并不代表以后经常有收获。”

    所以胜不骄败不馁,就是捡漏圈子里的名言之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雪中悍刀行〕〔这个诅咒太棒了〕〔大奉打更人〕〔顾九夭与墨绝全文〕〔泡沫之夏〕〔女主角唐婉和陈阳〕〔长恨歌:殿下请放〕〔笑话大全:超级搞〕〔陈阳唐婉小说战神〕〔小说陈阳唐婉〕〔白鹿原〕〔红尘〕〔从红月开始〕〔神医毒妃:邪君欺〕〔神医毒妃:妖孽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