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坦途〕〔暴君自我养成攻略〕〔我有进化天赋〕〔废材修仙录〕〔宋北云〕〔重生嫡长女〕〔黑石密码〕〔大秦之情〕〔重生弃少归来〕〔穿越山贼做皇帝〕〔赘入1988〕〔权臣总想骗我跟他〕〔农家娇娘〕〔您的仇人已火化〕〔半壁文娱〕〔冷王盛宠:娘亲是〕〔大唐暴吏〕〔封魔氏〕〔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84章 大获全胜
    !

    按照机械原理,世界上第一个发明钟表的人,使用弹簧做为动力。

    在行业内部,这种结构被称为涡卷弹簧,民间统称为“发条”。

    发条动力,让表针圆周运行。

    普通人,只懂得戴表、看表、读取时间,却很少考虑钟表内部结构的复杂性。

    所以,张主席知道“表停了”,却不明白,至少有二十几个环节,最容易导致这种故障。

    当前,世人大多推崇“瑞士名表”,实际上,德国机械才是世界之冠。

    叶天通过表型、刻度分布判断,这块停止走动的西洋钟,来自于德国,属于世界范围内最领先、最古老的名表之一。

    当时,各个小国的皇帝和大公,以拥有一只钟表为荣。

    所以,制造材质,极尽奢华,完全出乎现代人想象。

    叶天泡了杯茶,坐在院中的廊檐下。

    他觉得,最近忙忙碌碌,收了很多东西,也陪着白雪、顾漫一起,对玉枕进行了深入的探索,可是——“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他的目标始终是海底巨眼,如果徒劳浪费了时间,却不能向着那个目标前进一步,就太可惜了。

    “荷鲁斯之眼……”他想起那把古老的算盘,也想起小小的金球。

    当然,因为鉴宝大会引起的种种怪事,也塞满了他的脑子。

    五幅画就能夺冠——这是他绝对有把握的。

    外面,有顾客进来,在店里东看西看。

    叶天迎出去,对方直截了当,说要看看那幅敦煌壁画的临摹画。

    “抱歉,画不在店里。”叶天只好拒绝。

    他想与人为善,可很多人却不知好歹。

    “什么时候能看?我可以出大价钱。”顾客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子,一看就不像收藏家。

    叶天判断,这又是王局长派来的探子zyxta.。

    “抱歉,那幅画被朋友借走了,并且是非卖品。”

    被这样的顾客搅乱了心思,叶天的情绪渐渐变得低沉。

    顾客离去,叶天看看表,知道西洋钟放在冰箱冷冻室里已经jxpxxs.过了四个小时。

    按照金属的导热程度,两个小时内,西洋钟就能被“冻透”,四个小时,它的温度与冷冻室温度完全一致,大概是在摄氏零下十五度左右。

    他在桌上铺上干毛巾,然后打开冰箱,把西洋钟抱出来,放在毛巾上。

    张主席没有给这只西洋钟上弦的钥匙,叶天就拿起尖嘴钳,探入西洋钟背后右侧的小孔里。

    按照现代钟表的普遍规律,左侧上弦,是负责表针转动助力。右侧,才是打点报时。

    如今,面前这块表,正好相反。

    叶天有种预感,这只西洋钟没有大病,只有“小恙”。

    尖嘴钳只转动了一圈,西洋钟的秒针就轻轻颤动了一下。

    叶天嘴角立刻露出微笑,尖嘴钳连续拧了十五把,感觉到上弦吃力,他就立刻停手。

    这种老式钟表的发条都已经“乏力”,如果暴力上弦,很可能就造成民间俗称的“顶弦”,直接把发条拧断了或者是卡住。

    他把茶杯端过来,默默地盯着表针。

    “嗒、嗒、嗒”,三支表针同时颤动,然后秒针开始转动,频率清晰稳定,与叶天的心跳一模一样。

    叶天松了口气:“这就对了,我猜就是小毛病……果不其然!”

    实际上,解释这种钟表通过“冷冻”恢复运行的原理,相当简单。

    叶天判断,很可能是钟表内部的“擒纵机构”出现了错位、偏转、滑丝之类的小问题,甚至是齿轮上的毛刺,都会造成齿轮传动机构脱节,钟表行业内部统称为“掉链子”。

    在钟表设计师那里,弹簧动能不能一下子释放完毕,必须线性输出。于是,设计出游丝与非线性摆动的机械离合制动器,即“擒纵机构”。

    叶天不必细细探求此刻西洋钟恢复行走的真正原因,“所见即所得,存在即合理”——只要钟表开始运行,他的使命就完成了。

    举手之间,修复了这只西洋钟,叶天并没有感到有多么欢欣鼓舞。

    毕竟,跟那位店老板的打赌,只牵扯十万二十万人民币而已。

    张主席或许会看重这笔钱,而对于叶天,他更在意,那位店老板会把博古架上,所有的西洋钟输给自己。

    他有绝对把握,把这些表修好。

    同时,对于小刀会的那只纪念钟,相当感兴趣。

    关于小刀会的历史,他耳熟能详,因为那个组织跟天国也有关联。

    他正在胡思乱想,张主席从外面进来,先是敲门,看见没人,直接穿过小门,进了院子。

    叶天迎出去,对方一脸着急:“怎么样?那只表有没有修复的希望?”

    叶天把对方让进屋里,张主席看到,西洋钟正在运行,顿时惊呆了。

    “叶天,你果然是高手,几个小时就把它修好了。这下好了,我给那个店老板打电话,让他认输拿钱。”

    叶天笑着点头,心里觉得有些不舒服。

    每个人都在追求表面的东西,不论店老板还是张主席,最终目标全都定在人民币上。

    却根本不考虑这只西洋钟的历史,以及它能给现代人带来的美的享受。

    打通电话,张主席告诉对方:“赶紧认输吧,这只表已经修好了,就.jsshcxx.在二龙堂。你要是识相,就把博古架上那些表,全都搬到车上给我们送过来。”

    那位店老板根本不相信,张主席就开了视频通话,把桌子上的表拍进去。

    叶天冷眼旁观,不想参与这场闹剧。

    看到西洋钟已经恢复正常,店老板急得直拍大腿:“怎么可能?那只表根本不能拆开,一定是你们捣鬼,同样的壳子换了另外一只表。”

    叶天笑了,对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二龙堂擅长造假。

    其实,是对方太无知,根本不了解钟表内部运行结构,只是认死理儿,觉得要想修表,就得把后盖打开。

    “表已经修好了,你尽管过来检验。”

    “别开玩笑,这么短时间内,就能修复西洋钟,金陵哪有这样的人才?我自己觉得,要想打开后盖,就得耗费一天,还得担心整个后盖是不是熔铸在一起的?”

    对于这些细节,叶天不用考虑,他关心的是,这只表能不能正常运转。

    至于通过哪种手段,达到目标,并不是重点。

    他郑重其事的告诉对方,西洋钟已经恢复正常行走,请对方不要食言,一个是把钱退回来,另一个,博古架上那些表,轻拿轻放,赶紧给送过来。

    很快,店老板就和那位地摊老板,两个人来了。

    他们反复检查那只西洋钟,除了金属温度低点,没有任何异样。

    “你果然做到了,厉害,厉害!佩服!”

    店老板心悦诚服,先把钱转账,退还给张主席和叶天。

    然后,又给叶天转了十万块。

    同时,他找了两个农民工,把店里的西洋钟全都搬上车,送到二龙堂。

    这个人还算豪爽,愿赌服输,不打丝毫折扣。

    叶天把一面墙上的架子空出来,然后把这些表摆上去。

    “叶天,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位店老板不依不饶,非要问个究竟。

    “我回来,用尖嘴钳给它上了几把弦,接着就好了。”

    店老板气得顿足捶胸:“早知道这么容易,我就给他修了。你在店里也不说明白,让我白忙了半天,损失这么多钱。以后你要是有好生意,得照顾我,让我能够回本。”

    叶天笑着答应,他的心思已经不在这块表上,而是针对于小刀会的纪念西洋钟。

    按照传说,如果他能打开那只表,就能找到价值连城的红宝石,以及小刀会的刀谱。

    他把这块表的事放在一边,店老板和张主席却没有忽视,而是正式谈论那块表的价值。

    店老板出价一百万,要买下那块表,被张主席直接笑着拒绝:“去你的吧,你也不想想?自己本身就是修表的,对这些西洋钟的价值能没个数?这只表拿到外面去,至少能卖三百万。”

    对于这一点,叶天也认为估值正确。

    三百万到五百万,就是这只西洋钟的公正价格。

    那位店老板笑着问:“人家帮你修好了表,又帮你赢回十万元,你能没个表示?”

    张主席摇头:“这你就别管了,我们是兄弟,钱上的事儿好说。”

    这块表修好以后,价格倍增,等于是叶天,为张主席赚了几百万。

    店老板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刻告诉叶天:“你帮别人修好了表,修理费多少?有没有谈过?”

    叶天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件事,可是,他修好了表,这份功劳肯定不小。

    张主席想了想:“你辛苦了这么久,我给你二万,作为辛苦费。”

    店老板大笑起来:“为了修这只表,你可以出十万给我,还不一定修好。如今人家已经帮你修好了表,正常运转,只给二万,怎么说得过去?”

    张主席脸红了,最后把修表的费用,提升到五万,转到叶天的账上。

    此人真是小气,他能给店老板十万块钱,要求修这个表,如今却砍去一半,让叶天哭笑不得。

    当然,这一行是讲究前因后果,轮回报应的。

    张主席如此抠门,后面出了事,叶天也就爱莫能助了。

    只能帮忙一次,再帮忙就得要钱。

    对于张主席的为人,叶天觉得有些失望。

    按照普通人的构思,他帮张主席修好那只西洋钟,拿出去出售,价格至少翻上一百倍。按照古玩圈子里“见一面分一半”的原则,张主席至少要给他一百五十万,才算公平。

    张主席抱着西洋钟,心满意足的走了,而叶天只得到这一点点维修费。

    他看着那只小刀会的表,想到其中藏着红宝石和小刀会的刀谱,就觉得一阵激动。

    这只表,才是他最终答应跟店老板赌一把的主要原因。

    “小刀会的秘密,都在那册刀谱里……拿到红宝石就更好了——”

    天国宝藏的下落众说纷纭,其中一个,就跟小刀会有关。

    原来,天国宝藏中有一把七星龙泉剑,那是天王随身佩戴的,目前市场估价两千万。

    金陵城破,任何人都找不到这把剑,但在1980年前后,却在著名青帮白手套柯春秋的家里出现。

    柯家的祖上,就曾是小刀会的首脑。

    如果他跟天国宝藏没什么关系,又怎么得到了七星龙泉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