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二十四诸天〕〔妻不厌诈:娄爷,〕〔重生之最强人生〕〔绍宋〕〔混沌丹神〕〔我和白富美的荒野〕〔反派天天想和离〕〔我不是真想秀恩爱〕〔开局签到十万年〕〔古神的诡异游戏〕〔豪门龙崽三岁半〕〔不败天王〕〔万古第一狂帝〕〔从精神病院走出的〕〔李锋王瑾儿〕〔战神下山〕〔柯学验尸官〕〔大英公务员〕〔重生投资大佬〕〔太乙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85章 识玉大赛
    !

    这些表停转的原因各个不同,叶天用尖嘴钳,试着给其中两只表上弦。

    很快,两只表就正常运转起来。

    他能做到这一步,并非运气多么好,而是擅长思考。

    那些表,放在店老板那里,对方只是欣赏,并没有下很大力气,去研究怎样让这些表恢复运转,卖个大价钱。

    他通过冷冻法的修复,又有两块表恢复正常。

    只不过,那只小刀会纪念表体型过于庞大,无法放进冷冻室里。

    为了达到修复目的,他从网上订购了一台大冰柜,专门用于降低西洋钟的温度,让那些齿轮错乱的钟表恢复正常。

    到了第二天,张主席打电话来,亲自邀请叶天到鉴宝大会去,看看征集作品里,有没有精品。

    叶天赶过去,才发现样品实在太多,要想一一鉴定,实在太难了。

    以他的速度,每jsshcxx.天下午鉴定二十到三十个,已经是极限。

    这种工.whhryl.作效率,实在太低下了。

    这也就从侧面说明,有些鉴宝大会评奖简直胡闹,让评委在一夜之间看完几百件作品,然后评出一二三等奖,几乎是不可能的。

    叶天认认真真研究作品,并写出评奖理由。

    其他几位评委却非常随意,嘻嘻哈哈之间完成了任务。

     jxpxxs.;  在这些书画作品中,也有佛教题材,甚至有一幅正是敦煌壁画临摹之作。

    这些画,都入不了叶天的法眼。

    这其实就是鉴宝大会的常态,大部分送来参展的,都是二流作品。

    真正的好东西还没有出现,叶天深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所以不敢大意。

    其他书画鉴定师鉴定过的,他也看了一遍。

    其中有两幅,应该是宋代宫廷作品,还算是比较值钱,其他的,的确没有什么值得留意。

    这些只是书画,另外一个仓库里,既有青铜古玩,又有玛瑙玉器。

    他粗略看了几眼,失望更深。

    有些东西,根本不是古董,而是赝品或者现代工艺品,绝对没必要送到鉴宝大会,白白浪费时间。

    张主席看出叶天的失望,悄悄告诉他,真正的精品都在后面。

    最后一周,肯定要送来好东西,包括佛骨斋那些。

    在书画里面,叶天没有见到江南四大才子联名画。

    原来,佛骨斋还没把东西送过来,只是报送了一份清单。

    清单的最后两项是两只西洋钟,括号里面注明,停止走动。

    叶天觉得郁闷,既然已经停止走动,价格肯定不高,送到鉴宝大会,根本就是为了评估个高价钱,以后出手的时候,有所依据。

    这次鉴宝大会,专门印制了专家点评之后的价格表。

    叶天深知这一套运营规律,明明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在鉴宝大会上,被专家评定为价值百万的精品,拿出去卖,就真有可能遇到瞎眼不识货的,卖出那个价钱。

    换句话说,鉴宝大会,并不是为了艺术鉴赏,而是为了让所有参赛者都有一张定价证。

    上面有专家鉴定意见和评定价格,以后出手,就好卖了。

    给张主席修好了那只西洋钟之后,很明显,对方的态度,变得越来越好,随时关照叶天。

    另外几位评委看不过去,毕竟二龙堂名不见经传,叶天又这么年轻。

    其中一个名叫张德明的玉器专家故意刁难:“你跟张主席是不是亲戚?这么年轻,就当鉴宝大会委员会的委员,让人怎么服气?”

    其实,这一行里,不用任何人服气,鉴宝又不是比武,每个人发表自己的意见就行了。

    张德明继续说:“我跟你打赌,你什么都不会,都是别人替你拿出鉴定意见,对不对?”

    叶天察觉对方来者不善,立刻警惕起来:“你的意思是,我是个假专家?只会占个名额?”

    那个人哈哈大笑:“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总结出来的。要不咱们打赌,看谁鉴定准确?”

    叶天不想跟这些人发生任何冲突,身为五帝,就算打赌赢了他们也不光彩。

    张主席也参加了起哄,并且告诉叶天:“我看好你,你肯定能赢。”

    张德明既然是玉器鉴定专家,自然有两把刷子,从两汉到民国,每个朝代,自称摸得清清楚楚。

    任何玉器,只要看一眼,用手摸一摸,就知道来自何年何月,出自于什么产地,以及玉器上有什么讲究。

    叶天对此人不屑一顾,不过当对方提到赌注的时候,他就来了兴趣。

    原来,对方收藏了很多名画,大约有四百多幅,总价值已经超过一个亿。

    如果叶天赢了他,那他就送其中一幅画给叶天。

    张主席笑了:“何必这么小气,如果叶天赢了,你那么多名画,让他随便挑选一幅不就得啦。”

    众人哈哈大笑,张德明挠了挠头:“好吧,既然张主席说了,那咱们就说好,只要你赢了,我就让你随便挑一幅画。”

    对于玉器,像张德明说的,只要摸一摸就知道年代价值之类,毫无意义。

    玉器鉴定十分复杂,单纯以价值论高低,肯定贻笑大方。

    叶天不想驳斥对方,让对方在众人面前丢了脸面,只好笑着点点头:“那就向张老师学习学习,还请多指教。”

    这一次,各家店铺送来的玉器,暂时有一百零五件,后期很可能还有几家大店,要送五十多件过来。

    他们几个都去了放着玉器的那个房间,玉器种类驳杂多样,老少年代,完全不同。

    张主席宣布:“你们两人,从这里面找出最值钱的,然后给大家讲解,假如说的有道理,价值又最高,那就赢了。为了公平起见,三比两胜,谁先胜两局,就不用比下去了。”

    叶天扫了一眼,这个房间里摆着的所有玉器,能够让他动心的,只有一个和田玉玉扣。

    上面雕刻着浅淡的云头纹路,直径约有一寸。

    这种玉器,通常挂在脖子上。

    看着玉扣的大小形状,是女孩子挂的。

    张德明走进去,首先挑了一只玉壶。

    叶天立刻发现,对方只看重玉器的质地,完全不去想年代的远近,这就完全错了。

    古玩之所以值钱,年代占了很重要的地位。

    同样两件东西,一件在汉代,一件在民国,一放在桌上大家就知道,汉代的东西,价值远远高于民国。

    像那种玉壶,只有近代切削工具高度发达的时候,工匠们才能从一整块玉石上,慢慢镂刻一件玉壶出来。

    放在古代,难以想象,粗略估算,这只玉壶生产的年代,必须在明朝中期以后。

    叶天走过去,把那只玉扣捡起来。

    云头纹里面,镶嵌着两个篆体的小字——“蓬莱”。

    两个人既然已经选定,就先由张德明讲解玉壶:“这只玉壶是宫内的用品,选用质地细密、颜色纯净的和田玉制成,恐怕只有嫔妃以上的才能用得起。很可惜,如果是皇帝用过的,上面刻了皇家年号,那就更加珍贵。”

    张德明的话,让众人感到遗憾。

    这只玉壶的确不错,造型相当优雅,仿佛一只垂下脖子的白鹤。

    更神奇的是,壶盖儿顶上,镶嵌着一颗圆形的红宝石。

    张德明说完,叶天拿起玉扣,展示给众人:“各位,这个玉扣,外表十分普通,就仿佛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除了年轻一无所有。这上面的云头纹,都很粗粝简单,没有两宋以后的繁复变化,可见历史悠久。”

    玉器上面,雕刻云头纹太普通了,这段话,似乎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

    “我能清楚的看到,云头纹后面,隐藏着一位高大的真神。上面的文字为蓬莱,蓬莱是山东的一个地名,也是八仙过海的发生地。八个人正好是从蓬莱阁下去,乘船东渡,最后一起成仙的。”

    有人笑起来,八仙过海的故事连三岁孩童,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各位,我看到蓬莱这两个字,首先想到是八仙。但是,如何确定它的年代还是费了一些功夫,白居易的长恨歌里面说,杨贵妃最后到了蓬莱宫,成为神仙。还有很多人,自称在东海航行,遇到仙山,杨贵妃就住在里面。所以,基于这个原因,我觉得它来自唐朝。”

    有人点头,唐朝玉扣也算值钱,差不多在二十万元左右。

    “可是,还有一个典故,秦始皇命徐福楼船东渡,寻找的就是蓬莱、方丈、瀛洲三座神山,从里面寻求真正的不死药。那么这个玉扣,出现的年代又要提前,我查阅了徐福东渡时的楼船图片,上面全部都有奉旨巡宝的字样。

    叶天的确无法准确界定它的年代,毕竟,秦始皇寻找的蓬莱、杨贵妃所去的蓬莱其实是一个地方,都在茫茫东海的海岛之上,但是没有准确坐标,谁都找不到那地方。

    “到底是什么年代的?别卖关子了!”

    其他人叫起来,玉扣太小,对比张德明的玉酒壶,似乎不占上风。

    “云头纹、蓬莱字样、雕刻笔法粗粝、和田老玉……我断定,这是秦代玉扣,价值至少超过一百万。”

    其他人有些躁动,如果玉扣的价值,真如叶天所说,能够到一百万,那玉扣的主人就发了。

    “这种玉扣,清代最多,你再好好看看,是不是高仿汉唐作品?”

    叶天已经把玉扣放回去,立刻回答:“绝对不是高仿,上面的血沁非常完整,正是西南地区常见的东西。唯一值得夸耀的,这东西年代很久,但成色很新,值得拥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隐龙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