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雅顾凌擎〕〔吴峥林夏〕〔吴峥林夏_〕〔戏精娘子总想毒死〕〔吴峥林夏笔趣阁〕〔命运在我手〕〔乘风少年吴峥〕〔乘风少年吴峥〕〔绝世富豪〕〔我怎么这么有钱〕〔绝世富豪〕〔盛世医妃:这个王〕〔渡劫之王〕〔超级兵王混都市〕〔五个孽徒都想争夺〕〔仙君重生〕〔逆天废柴〕〔极品废少〕〔顾少,你老婆又带〕〔我真的只是村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88章 小刀会纪念西洋钟
    !

    提起那只西洋钟,叶天心里有些不舒服。

    张主席出尔反尔,收了他两万,又退回来,等叶天把西洋钟修好whhryl.了,张主席连十万都不舍得给,只磨磨唧唧给了五万。

    面对张德明的怂恿,叶天笑了。

    拿到小刀会的纪念钟,他已经知足。

    “再说吧,以后日子长着呢!”

    “叶天——仗义!”张德明挑起了大拇指。

    抽了点空,叶天重温了小刀会的历史。

    这个组织于1853年9月5日起义,占领了嘉定、宝山﹑南汇﹑川沙﹑青浦等县,成立小刀会政权,初用“大明国”国号,旋即改称天国,由刘丽川上书表示接受天国领导。1855年1月6日,法军与清军配合,用炮轰开城墙,清军攻进县城,此即“北门之战”。2月17日,刘丽川率众突围,在虹桥附近,被江苏提督虎嵩林杀死,起义至此失败。

    在这个短暂的历史中,小刀会为民间留下很多说唱素材。

    最让叶天敏感的,就是小刀会与天国的平行时间线。

    如果修复这块纪念钟,它的价值与张主席手里那块表,不可同日而语。

    既然不再做鉴宝大会的委员,叶天无官一身轻,再经过张主席那边,就没有受人管制的感觉了,自由自在,大摇大摆。

    张德明见了他,高接远送,毕竟,从人家手里抢了一个委员位置过来。

    “叶天,这里有一批刚刚送过来的书画作品,咱们研究研究。”

    不由分说,张德明就把叶天拉进了鉴宝大会的办公室。

    这个房间里面,放的全都是字画。

    可惜,叶天看了一圈,没有什么值得留意。

    他还是那种感觉,金陵一代对于字画的认知程度不够,既没有好货,也没有识货之人。

    墙角的小桌子上,摆着几十张未经装裱的画片,大部分塞在信封里。

    “叶天,这些人随随便便把这些画片送过来,大家都懒得看。你翻翻,有特别好的,给我推荐推荐。”

    叶天拖了把椅子坐下,挨个信封。

    实际上这些画片都没有什么价值,虽然技术精湛,下笔恳切,诚意十足,落款完整,但是,根本没有神韵。

    更何况,这一次是鉴宝大会,又不是书画展览,送这些东西来的人也简直是昏了头,白白浪费了精力。

    一上午时间,叶天总共拆了三十五个信封,没有一件作品入得了他的法眼。

    张德明过来两次,看了看地上的画,连连摇头:“这些人送这些东西来,浪费咱们精力,下一次鉴宝大会直接告诉他们,民国之后的画,送都不要送。”

    一边说,张德明一边没好气的打开了最后一个信封。

    他抽出里面的画片,扫了一眼,随手一扔:“这都画的什么呀?简直是垃圾!”

    那幅画,内容是春华秋实,左边是桃花满枝,右面是一个巨大的果盘,里面摆满了桃子。

    张德明气得摇头:“这种画,根本让人无语。别说是鉴宝大会,就算是普通的书画展览,都未必选得上这种。不过,从纸张和用墨分析,这幅画应该是民国作品。”

    叶天看到那幅画的落款和印章,精神一振,赶紧把它叠起来放在信封里。

    信封上都有电话,他按照电话打过去,是一位姓陈的老先生。

    叶天说明了来意,对方很痛快,报价一千元。

    叶天就把钱转给他,把这幅画收入囊中。

    张德明觉得好笑:“叶天,你是不是捡漏捡习惯了?这种东西,拿回去有什么用?”

    叶天笑了:“也别说什么捡漏了,只要看着顺眼就行。”

    张德明哈哈大笑:“这幅画,顶天一千块!”

    叶天没说什么,又到别的展览室里转了一圈。jsshcxx.

    他感到纳闷,佛骨斋那边还没把东西送来。

    他对于江南四大才子联名画很感兴趣,就想看一看,佛骨斋的镇店之宝,拿过来之后是个什么成色?

    张主席正好在办公室,听见叶天说话,立刻出来。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笑眯眯的中年人,穿着半旧的风衣,手里拎着一个公文包,一看就知道是公家人。

    “叶天,给你介绍个朋友,你那些钟表都可以卖给他。”

    中年人自我介绍,名叫刘鹏,是个业余的藏家。

    尤其对于钟表,非常痴迷。

    这次他买下了张主席那块西洋钟,正准备交定金。

    听见叶天过来,就赶紧出来结交认识。

    “那些西洋钟,我可以出个高价钱,全都卖给我。”

    “出多少钱?”

    “五万元一块,有多少算多少。”

    叶天并不想卖掉那些表,毕竟五万元对他来说,根本看不上。

    那些表,最后一块一块修好,就成为真正的艺术品,尤其是小刀会那块,富有历史价值,值得收藏。

    他笑着摇头,刘鹏知道,价格没有打动他,立刻改了口:“叶天,咱们可以见见那些表,当场定价,直到你满意为止。”

    张主席从中周旋,两个人最后约好,一会儿就去二龙堂当面鉴定,以质论价。

    此时此刻,叶天还没有意识到,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

    直到后来,刘鹏试探着问:“我知道那批表里面,有一块造型十分奇特,表盘上面十二把小刀,表背后还有一把大刀。”

    叶天立刻明白,对方买其它的表都是幌子,唯一的目标就是这块。

    他大大方方承认:“没错。”

    “那块表,我朋友喜欢,可以给十万。”

    叶天默默的点头,但是没有给予回应。

    他肯定能修复那块表,让它重新跑起来,变成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

    到时候,就不是三十万、五十万的事,至少上百万。

    刘鹏看到叶天不急不躁,有些沉不住气:“叶天,那块表十万块钱怎么样?”

    叶天笑着摇头:“那款表造型不错,暂时不卖,其他的全都卖给你。”

    刘鹏急了,一下子说走了嘴:“我要的就是那块表,其他的又不值钱。”

    三个人笑起来,刘鹏有些尴尬:“刚才一时激动说错了话,这些表时间太久了,都有瑕疵,说不定什么时候又坏了。”

    他这样说,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张主席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

    叶天很清楚,张主席是害怕那块表,不知什么时候又停摆了,想卖也卖不出去。

    “刘鹏,赶紧交定金吧?”

    刘鹏打开手机,转了五十万给张主席。

    那块表总共价格五百万,先交百分之十定金。

    等到那块表送到店里,鉴定好了,剩下的钱一次付清,交易结束。

    叶天看到张主席的表卖了这么多钱,并不嫉妒。

    他觉得捡漏成功不成功,那都是人的命,千万别横向跟人家比较,更不要怨天尤人。

    张主席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着叶天,价格悬殊那么大,他是既得利益者,独吞了这些钱,面子上过不去。

    “叶天,这块表卖出去,改天请你喝茶。委员的事你别着急,我跟他们商量,再增设一个名额就是了,还是欢迎你回来,咱们一起干。”

    叶天并不在意,两人聊了几句,他带着刘鹏去二龙堂。

    看见架子上的表,刘鹏并没有多么惊喜,而是直接指向了小刀会的纪念表:“就那块,十万块钱,你要同意我马上付钱。”

    “这块还是算了吧,其他的都卖掉再说。这款造型不错,暂时不卖。”

    刘鹏打了个电话,随即告诉叶天:“我朋友说,这款西洋钟挺不错,我再加点钱,翻倍拿下,二十万。只要你同意,咱们马上签合同,我直接把它带走。”

    叶天购买的冰柜还没到,冰柜到了,他就会把这款表放进里面,等到冻透了,再一次妙手回春。

    叶天再度摇头:“这块表暂时不卖。”

    刘鹏一再加价,最后加到五十万。

    但是,叶天咬紧了牙关,就是不卖。

    刘鹏急了:“叶天,你觉得这款表值多少钱?”

    叶天能够修好,以后的价值至少几百万,但他现在不能说。

    “这块表造型独特,我还没有看够,过一阵再说。”

    刘鹏倍感失望。“唉——叶天,你是生意人,这只表再好,只有卖出去成为生意,才能赚钱。放在手里一分钱都产生不了。”

    叶天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这只表独一无二,很有收藏价值。

    他相信自己能够修好,价格肯定翻上十几倍。

    “刘老师,这块表暂时不卖,我还没有好好把玩把玩。”

    刘鹏叹了口气:“你这人,是不是嫌我出价不够实在?告诉你吧,我的采购权限只有五十万zyxta.,我把这五十万给你,现在就把西洋钟带走行不行?”

    叶天再次摇头,现在他抱定一个信念,只要是自己看上的,绝不轻易放手,免得以后后悔。

    刘鹏最后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张主席,让他说情。

    张主席接着开车过来,看着架子上的表:“叶天,那块表的价格,已经很不错了,你到底要求什么?落袋为安才是最好选择。”

    “张主席,我正在考虑,考虑好了,就会给刘老师打电话。”

    刘鹏没好气的说:“算了吧,等你以后打电话,我也许没兴趣买了,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叶天,不要觉得自己满屋子都是好东西,现在卖古玩的店铺太多了,只有独一份儿的东西才能卖的快,赚大价钱。”

    叶天想到,刘鹏竟然能出五百万,去买张主席的那块西洋钟。

    架子上这些,只要修好了,不比张主席那块表逊色,所以他沉得住气。

    尤其是小刀会这块表,越看越是精美。

    可见,当时西洋人真的感谢小刀会,是他们拔刀相助,救了自己的妻子。

    这块表的所有细节,充满了艺术家的气息,堪称是小刀会的瑰宝。

    很可惜,那个组织起义之后,短短两年,就被消灭干净,只留下了一小片历史上的漩涡。

    他很希望把这块表拆开,找到传说中的红宝石和小刀会的刀谱。

    他的这种心思,别人也都明白。

    现在互联网的年代,信息流通太快,要想保守秘密太难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