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戏精老公今天作死〕〔猎户出山〕〔江千语肃王〕〔极品妖孽至尊〕〔近身狂婿〕〔桃源山村〕〔斩月〕〔重生八零娇娇媳〕〔嫁给全城首富后我〕〔快穿之家养小反派〕〔混沌丹神〕〔北境守护杨辰秦惜〕〔战神之王杨辰〕〔兵王之王杨辰〕〔北境之王杨辰〕〔太乙〕〔秦时明月之人宗门〕〔道行搬山起〕〔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青莲之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90章 满天神佛作伴
    !

    古玩行里,最怕的就是“无价之宝”四个字。

    那就意味着,这东西已经接近于天价,而叶天提出的“非卖品”,也是同样意思。

    “佛爷,这幅画里,你看到了什.jxpxxs.么?”

    佛爷摸着下巴,脸上的表情极其狐疑。

    “我觉得,自己站在这幅画前面,就好像站在莫高窟里,面对的不是壁画,而是几百位神仙。我以前也学过画画,真不知道西山上人是怎样做到的?”

    “那是因为唐卡颜料!”

    唐卡的绘制过程相当复杂,中原画家,学都学不会。

    西山上人出自于江南四大才子门下,在师门基础上,融合唐卡技艺,堪称是一大突破。

    “这幅画,能卖吗?”佛爷的声音,有点胆怯。

    “我不知道如何定价。”

    “一千万……或者再多一点,只要你开价,我就要了。”

    叶天摇摇头,他从这些画中,洞见了某种神奇之物。

    所以,不可能卖。

    “叶天,你从哪儿弄来这么多好东西?”佛爷拿着放大镜,再次观察画的落款印章。

    叶天笑而不答,他当然不能说是鬼市上捡漏弄来的。

    捡漏,自己知道就行了,如果一味张扬,必遭天谴。

    对于叶天的态度,佛爷很不满意,他大概觉得,叶天故意不说,就怕别人抢了自己的生意。

    “叶天,咱们关系不错,你告诉我这些话的来历,我绝对不会坏了规矩。”

    叶天摇摇头:“不方便说,以后吧。”

    他不想得罪佛爷,就是因为鉴宝大会之前,存在很多变数。

    他希望凭着这幅敦煌壁画,拿个冠军,让佛爷输得心服口服。

    同时,金陵鉴宝大会,也能在全国打响,不至于让同行笑话。

    “叶天,你这就不够意思了!连续好几次,二龙堂这么多宝贝,让人眼红。以前,白老太太罩着你,你把好东西给人家,有情可原。现在这幅画,人家又没开口,就算转让出去,也不是什么坏事吧?别废话了,你开价,我就拿走。”

    两个人正在聊天,白雪的车停在了门口。

    同时,顾漫也骑着电动车回家。

    两个人在门口遇上,手挽着手走进来。

    两个美女一起出现,让二龙堂里的光线,顿时明亮起来。

    尤其是白雪,气质高贵,无人能及。

    任何人看了,都得多看几眼,叹为观止。

    “什么样的好画,值得佛爷流连忘返?”

    顾漫的话里带着嘲讽。

    过去,二龙堂和佛骨斋,表面和睦,暗地里针锋相对。

    佛爷经常给顾二爷下套,顾漫早就知道,只是没有机会反击。

    现在有了叶天的帮助,她觉得胆气壮了很多。

    佛爷有些尴尬:“我们只是在研究这幅画,我等着叶天开价,他就是不张口。顾小姐,你来看看,说句公道话?”

    顾漫早就看过那幅画,只是不清楚,现在价格已经抬到一千万。

    白雪走过去,抬头看了看,立刻被画中的满天神佛吸引。

    “叶天,这幅画,我要了。”

    叶天夹在两个人中间,有些左右为难。

    “咱们得有个先来后到,我先说的,这幅画得卖给我。”

    白雪扫了佛爷一眼:“你出多少钱?我比你多十万。”

    佛爷气得闷哼了一声,要是比财力,他肯定比不过白老太太。

    并且,他是圈里的行家,知道一幅画到了什么价格,就得停下。

    宁愿错过,不能买错。

    “叶天,这幅画到底多少钱?你给个价?”

    叶天再次摇头,佛爷没再说什么,点点头,直接离开。

    他很识趣,听出了顾漫话里的意思,再留在这里,就是自取其辱。

    白雪真的看上那幅画,告诉叶天:“这幅画拿回去,老太太肯定喜欢。以前,她跟我说过,敦煌壁画甲天下,其中藏着大玄机。只不过,后人愚钝,无法领悟。”

    她这样说,叶天心里就打了个愣。

    毕竟,此前他刚刚想到,天国宝藏向西又向北的那个传说。

    假如天国宝藏和敦煌壁画扯上关系,很有可能,白老太太她们的追踪,就有了正确的方向。

    “既然老太太喜欢,你就拿回去,请她欣赏。”

    叶天欲擒故纵,根本没有说价格的问题。

    他很克制,没有把另外四幅画说出来,而是让白雪带走这一幅画,看看白老太太说什么。

    白雪今天过来,是为了取那个玉枕。

    白老太太吩咐,玉枕拿回去,他们就锁在保险柜里,再也不拿出来了。

    这应该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叶天赞同。

    他把玉枕包好,放在袋子里交给白雪。

    同时,把那幅画卷起来,放在白雪车上。

    “叶天,你看到这幅画有什么感觉?”

    叶天已经重复了很多遍,不想再说,只是笑着点头:“还行,看到西山上人绘画技法的转变很惊讶,古代人,师出名门,一辈子都不会跳出来。他是江南四大才子的弟子,怎么可能改变路数?”

    白雪皱着眉:“我跟你讨论的,不是这幅画本身的问题,而是觉得,一看到这幅画,自己仿佛就跳了进去,面对着满天神佛,这种代入感,太惊讶了!我看过那么多幅画,从没有一幅产生这种感觉——满天神佛作伴!”

    成天在意的是玉枕,关车门的时候,特地叮嘱白雪:“不要让任何人使用玉枕,会出危险。那段历史早就过去,大家最好能抛在脑后。”

    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血腥的杀戮,让人很不舒服。

    尤其是女孩子,经常梦到这些,很快就陷入抑郁症。

    “放心吧,老太太说了,她回去就锁在保险柜里,谁都不许再拿出来。”

    顾漫插嘴:“那岂不是,好几百万买了个废物?哈哈哈……”

    这的确是实情,但白老太太有钱,根本不在乎这点得失。

    “叶天,这些东西是不是鬼市上淘来的?你这捡漏的本事,简直无敌。”

    东西的确是鬼市上来的,可是捡漏,讲的是机缘。

    金陵有的是鉴定高手,他们也去鬼市,不早不晚,偏偏让叶天发现了这些宝贝,并且顺利的拿下。

    如果换了另外的人,或许摊主去的早晚,都会影响生意是不是能成功?

    总之,缘分不到,一切白费。

    有缘千里来相见,无缘对面不相逢。

    捡漏这么成功,更坚定了叶天,要从鬼市当中,拯救那些落魄文物的信心和决心。

    “叶天,你还没说价格问题?”

    “白雪,你告诉老太太,如果她能说出这些画的来历,我就不要钱。”

    顾漫吓了一跳:“叶天,我是老板!你不能这样,简直是跳楼大甩卖。”

    白雪笑起来:“小气,我当然不会白要,就是得问一个价格,回去好跟老太太禀报。”

    叶天仍然没说价格,只是让白雪带过去,先请白老太太看了,自己出个价格。

    “还有一件事,老太太问我,梦是不是有尽头?你们说呢?”

    顾漫很有经验,马上回答:“我知道自己的梦到了尽头,以后再也不会做梦了。”

    叶天很谨慎的回答:“某一个梦是有尽头的,当你做梦做到前面的路已经断了,不可能再前进一步的时候,就到头了。”

    这个比喻非常晦涩,其实他感觉,做梦就像人的知识范围一样,总能到达边界,无法突破。

    梦是人类知识的体现,假如前面连知识都没有了,完全是一片荒漠,做梦不做梦,也就没意思。

    白雪离开之后,顾梦皱着眉问:“佛爷来干什么?那种人少理他为妙。”

    关于鉴宝大会那些事,叶天不愿跟顾漫透露,免得她的急脾气,惹出其它事来。

    “他过来,是想看看二龙堂,有什么宝贝可以捡漏?”

    “哈哈,竟然到二龙堂来捡漏,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白雪那边,反应很快,离开三个小时之后,就打电话过来。

    然后,电话里响起的是白老太太的声音:“叶天,你这小子不地道,明明还有另外的画,为什么只让白雪带回来一幅?”

    叶天反jsshcxx.问:“老太太,这幅画讲的什么意思?你得给我解释解释。好多人看了,只说好,却不知道好在哪里。”

    很明显,他听到白老太太迟疑了一下,再次开口,变得磕磕绊绊:“我只是觉得……这幅画,蕴含着很深的道理,以前从来没见过……我也查过西山上人,他是江南四大才子的弟子,根本不可能去画这种佛家画。临摹敦煌壁画,最成功的,还是得说张大千先生……”

    她用这些话岔开话题,但是叶天已经察觉。

    “老太太,的确还有另外几幅,但是,你得把这幅画的意思说出来,我才把其它的献上。”

    白老太太笑起来:“叶天,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你是行家,都说不出这幅画的来历,我们这些业余玩家,也就看个热闹。其它的画还有几幅?一起送过来,价格好说。”

    叶天答应下来,白老太太随即谈起了玉枕的事。

    原来,她休息了这几天,精神已经好转,对于玉枕带来的梦境,始终念念不忘。

    尤其是绣王和鬼婆的下落,她必须知道。

    白雪已经把所有人的梦境都告诉她,包括行刑台上的斩首。

    但她不信,非得自己看到。

    那场战争,给太多人带来了苦难,已经成了历史上一次最烟暗的时刻。

    &nb.whhryl.sp;对于叶天来说,每重温一遍梦境,就等于给自己头上压了一扇磨盘。

    “老太太,如果那些梦境,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那就不用反复的去测试了。身体要紧,多多保重。”

    “叶天,谢谢你的关心。但是,我老了,没有多长时间解密了。如果这一次能够把玉枕的秘密弄清楚,也足以告慰平生。”

    叶天叹了口气,他知道,一旦白老太太对玉枕带来的梦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就任何人都无法阻挡。

    他担心的是,绣王的死,过于血腥,老太太也许会受到打击。

    毕竟,如果那是轮回,被斩杀的就是她自己。

    “我刀砍我头——”叶天又想起了那句血淋淋的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全职艺术家〕〔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斗战仙穹〕〔功高盖世萧破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