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下第一强者张玄〕〔人生在世天地宽〕〔张玄林清菡无敌神〕〔万界的超级博士〕〔豪门战神〕〔修仙琐录〕〔大梦王〕〔《无敌神婿》主角〕〔一胎俩宝,老婆大〕〔巅峰赘婿〕〔王者至尊张玄〕〔狂婿〕〔我有一座末日城〕〔入赘神婿〕〔重生1990〕〔轮回仙神道〕〔王者至尊张昊〕〔战神狼婿〕〔地下王者归来〕〔上门狂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91章 绣王下落
    !

    “叶天,我听说你最近弄了很多西洋钟?刚刚白雪回来,就说了其中一块,应该是属于小刀会。”

    “没错,老太太,的确如此。”

    其实,每个人都有眼光,白雪刚刚进来了一趟,已经把架子上的钟表看了个遍。

    她知道白老太太喜欢的东西,所以回去报告。

    不过,当叶天望着架子,就知道,白雪这次来,属于刺探情报,小刀会的那块西洋钟并不在架子上,此刻还在冰柜里。

    所以,白雪和老太太之间的话,出现了破绽。

    叶天没有点破,只是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

    “那好吧,那块表我也要了,抽时间送过来。”

    叶天现在还没有把握,让那块表复原,同时,他也还没打开后盖,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宝石。

    他觉得,这些西洋钟代表了一个时代,每一块都应该有独特的价值。

    &njsshcxx.bsp;  “老太太,我知道了。”

    白老太太很满意,毕竟叶天的态度十分恭顺,不管她说什么,都赶紧答应。

    “叶天,知道最近你比较忙,有时间过来,我们聊一聊金陵藏宝图的事。最近一直做梦,梦见堆积如山的宝藏,就在金陵地下。”

    叶天忍不住摇头,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么多年,不知有多少人惦记着这些宝藏。

    遍地开挖,恨不能掘地三尺,找出天国留下的东西。

    金陵藏宝图是叶天和白老太太、白雪见面的契机,那时,叶天刚刚从重生的震撼中清醒过来,还没有融入金陵。

    看到藏宝图,他只想过过手赚个高价,还没意识到,每一件小事,都跟天国息息相关。

    无数讯息,犹如珠贝,最后串成一条耀眼的项链。

    “老太太,思多血气衰,不要妄想妄动,才是养生关键。”

    “呵呵,叶天,我老了,没几天活头了。不找到金陵宝藏,总是心有不甘啊,幸好,幸好又有新线索了……”

    叶天皱着眉,思索着白老太太说的每一句话。

    “老太太,我下午就过去拜访。”

    “好,烹茶恭候。”白老太太高兴地答应。

    结束通话,叶天的眉头越皱越紧。

    “叶天,那些画真的很值钱吗?连佛爷都动了心?”

    叶天笑了笑:“也未必,古玩这一行,有时候,有价无市。他们报一个高价,真正想卖了,他们就又推三阻四,不想出钱。佛爷那人,奸诈得很,不值得相信。”

    他知道,顾漫直率,有些事,不能告诉她实情。不然,她就全都抖搂出去了。

    刚刚,白雪拿走玉枕,顾漫几次想开口,都没找到机会。

    如今,店里只有她跟叶天,忍不住开口:“玉枕不是个吉利东西,白老太whhryl.太又想延续那些噩梦,真是……没数了。”

    不管怎么说,既然白老太太有这种想法,叶天就会成全。

    下午两点钟,叶天带着另外的四幅画,到了白家。

    五幅画全都挂在书房里,白老太太站在画前,上上下下看了个遍。

    白雪拉着叶天出去,到隔壁小客厅里喝茶,免得打扰白老太太看画。

    “玉枕多变,老太太使用玉枕的时候,你多照看着点,小心没坏事。”

    白雪点头,亲自jxpxxs.给叶天倒茶。

    “那些梦,究竟算什么呢?”她感叹了一声。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叶天说话小心,没有多谈。

    “金陵城破,血色残阳……太惨了,太惨了,最近老太太在看天国史,我也翻了一部分,太惨了……”

    叶天理解白雪的想法,任何人读那段历史,都是如此。

    前有因后有果,一饮一啄,因果报应。

    世人只知道,城破时,起义军遭到屠戮。又有谁知道,金陵原先属于谁家?起义军入城时,又发生了什么?

    没有真正读懂那段历史的人,谁都没有权利妄加批驳。

    “白雪,忘掉玉枕,忘掉那些事。等到老太太对玉枕的兴趣告一段落,真的就应该把它锁在保险柜里,束之高阁,谁也不要碰它。”

    叶天觉得,玉枕给金陵带来太多混乱不堪的事,最好完全忘掉,以免无辜受害。

    顾二爷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每次看到玉枕,就想起那天发生的事。

    “这五幅画又代表什么?”

    现在,叶天也不敢妄下判断。

    虽然贵为鉴宝五帝,可他从没想到,西山上人会画出这种宿命意味非常浓厚的画来。

    “等老太太看过了,她说话,我们听着,其他人的结论,众说纷纭,也不值得相信。”

    过了一个多小时,白老太太走出了书房,面色十分疲倦。

    看来,她不但看画,而且努力的探寻这些画卷中透露的秘密。

    所以,用脑过度,才会疲倦。

    “叶天,这五幅画真的意味深厚,我从来没有如此认真的欣赏过古人画作。”

    叶天也有同样的感觉,看别人的画,就好像喝白开水,一大杯,一口气就喝下去。

    看西山上人这五幅画,却好像是喝法国红酒,要一口一口细细品尝,才能获得其中的精髓,根本不舍得一口喝下。

    每一幅画里的信息量巨大,吸引着看画的人,一点一点,细致地看过去。

    最终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老太太,这五幅画,给你什么样的启示?”

    白老太太深深的皱眉:“我感觉似曾相识。”

    现代人几乎都去过敦煌,既然是敦煌壁画的临摹,自然在旅游中就见过,感到熟悉,也有可能。

    叶天没有开口,他观察白老太太的神态,似乎对这五幅画的看重程度,远远超过玉枕。

    并且,这五幅画很显然影响到了她的情绪,越来越低沉。

    “老太太,你累了,要不要回卧室休息一会儿?”

    白雪善解人意,陪着老太太回卧室。

    叶天走进书房,一个人欣赏那五幅画。

    很快,白雪回来,两个人一起看画。

    其中一幅画的是舍身饲虎,画面中,老虎的狰狞,佛陀的温和,形成鲜明对比。

    叶天由衷的感到,这个佛教寓言,实在太残酷了。

    已经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佛法,精髓发挥到极致。

    “叶天,我想告诉你,老太太从来没有去过敦煌,也很少看敦煌壁画的资料。但刚才她说似曾相识,让我觉得十分奇怪。”

    这一次,叶天皱了皱眉:“我还以为她去过,那怎么会似曾相识?难道是在梦里见过?”

    这个新问题,让叶天觉得陷入了无边无尽的谜团。

    白老太太休息了半小时,就把叶天和白雪叫过去,准备使用玉枕,寻找绣王的下落。

    “你们知道吗?我查过绣王的资料,她实在是天国时代的一位奇女子。”

    同样的资料,叶天也查到过。

    绣王小时候,发生过很多奇异现象。

    按照现代医学的总结,她是一个没有痛感的人。

    也就是说,无论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不会痛。

    野史当中,多处记载,她在大战中身体遭到长矛贯穿,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当场丧命。而她硬撑着,直到战争胜利,才把长矛砍断,从身体内取出来。

    当时,血流如注,部众惊呼,但她面色不变。

    “叶天,我怀疑,绣王当时活了下来,死的只是鬼婆。绣王一路逃遁,先向西再向北,直接到了敦煌,然后在鸣沙山一带失去踪影。”

    这种推断似乎有理,只是,绣王向西至大渡河,然后向北,直至敦煌,这种明确的方向感,令人诧异。

    只能说,后人对于绣王下落的推论,只是基于猜测。

    当时,大厦将倾,树倒人散。

    天国众王,兵败如山倒,各自逃命。以金陵为中心,向北进入大漠,向南进入苗疆,向东进入海上,向西进入昆仑雪域。

    总之,狼狈之极,只要能逃得性命,全都隐姓埋名,再也不说自己是天国弟子。

    “绣王逃到那里,又能如何?西北贫瘠,寸草不生,她的后半生,只能卑微隐藏,可悲可叹!”

    这就是叶天的看法,有时候,人活着,生不如死。

    天国起初轰轰烈烈,旋即颓然倒下,只为世间多添了几百万个屈死鬼。

    “希望这一次,我能到达梦境尽头,以后,就再也不会使用玉枕了——”白老太太长叹。

    她躺下,脸色平静,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你们守在旁边,如果我有……如果开始呓语,就叫醒我!”

    叶天和白雪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距离那张床约有十步。

    他不愿白老太太在玉枕上出任何意外,那样,他良心上过不去。

    “绣王是个没有痛感的人,那样的人,最可怜。”白雪低声说。

    叶天敏锐地感觉到,白雪话中有话。

    “老太太也是……如此!”

    叶天吃了一惊,想不到那个梦与现实竟然如此贴近。

    “叶天,我有种预感,老太太对于玉枕极度痴迷,还有高唐镜——”

    白雪拉开茶几下面的小抽屉,拿出一个白绸子包,轻轻打开,里面正是磨镜客磨好的高唐镜。

    “老太太说过很多次,她从这高唐镜中,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容颜——是过去,真正的过去!”

    白雪拿起高唐镜,看着镜中的自己。

    “我有时候,也感觉到,就从镜中看到了过去的自己——自己的过去。”白雪喃喃地说。

    她静静地看了一阵,已经忘掉了叶天的存在。

    “不要多想了,世事如梦,不必认真。”

    “叶天,如果我能看到自己的过去,你说,这是轮回?还是执念?”

    叶天摇头,他是真正拥有“过去”的人,重生之时,已经两世为人。

    别人怎么跟他相比?

    “高唐镜啊高唐镜……未知生,焉知死?你知道我的过去,告诉我,我是谁?”白雪的声音,越来越迷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都市隐龙叶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