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明国崛起〕〔种植女仙在古代〕〔叶辰萧初然最新章〕〔第一龙王〕〔六渡之逆斩苍穹〕〔上门龙婿〕〔我是掌门〕〔穆少甜宠小新娘〕〔至尊女婿〕〔逍遥小闲人〕〔何金银江雪〕〔前世辜负了痴情的〕〔婚婚来迟,大佬要〕〔都市最强赘婿(叶〕〔吴峥林夏〕〔九龙戴孝千人送葬〕〔吴峥唐思佳〕〔医者无眠〕〔林云王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97章 见利忘义
    !

    钱是虚的,货才是实的。

    过去,五帝早就达成共识——真正的古玩价值连城,超越了货币,也跨越了时空。

    古玩的真正价值,是它自身能够反映出来的人文历史。

    它们是历史的见证,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未曾照古人。

    只有漫漫历史长河中留下的古玩,记录着、担负着、承载着所有历史的本来面目。

    西洋钟进入中国,才打破了闭关自守的闸门,开启了近现代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

    变化永恒,不变相对。

    唯有经过血与火的战争,人类才更珍惜此时美好生活。

    “那些钟很有意思,我想千方百计修好它们,然后才考虑它们的未来。”

    “哈哈哈哈,你倒不如直接说,等修好后,卖个高价钱,对不对?”

    叶天笑了,对于这种无故挑衅者,他从来都不想理会。

    黄教授穿过人群,站在叶天面前:“小刀会的那只西洋钟给我,马上开支票给你!”

    他脸上的表情还算自然,但是眼中已经透露出焦灼。

    “那只钟,还没修好。”

    “不用修了,直接给我,我就开一张五十万的支票给你!”

    叶天摇头:“修好之前,绝对不会卖。”

    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那只钟里,藏着重要的秘密,不能轻易放弃。

    “叶天,一百万,马上交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黄教授急了,一下子抓住了叶天的袖子。

    鉴于这种情况,叶天更不能卖,不然,就上了别人的当。

    “抱歉,我现在不能卖,必须等到修好以后。”

    张主席发现两人已经僵住,赶快过来打圆场:“叶天,一百万价格可以了,再说,根本不用你修,人家抱走就行了。好了,给我个面子,把钟卖了,落袋为安再说。”

    “落袋为安”是每个人的梦想,也是最现实的做法。

    那些鬼市捡漏的,转手就卖,自然是本着这样的原则。

    叶天感到,所有人对于二龙.xgchotel.堂的东西感兴趣,是因为他跟古玩一条街上,别的店铺不同。

    正是他有超凡鉴宝眼力,才从鬼市上找到宝贝,让这些人趋之若鹜。

    他就像沙漠里的淘金者,虽然黄金就在那里,但有些人视而不见,必须等他把黄金全部挑出来,这些人才惊喜的发现宝物的价值。

    就像这块小刀会的西洋钟,大概在那个小店里摆了很长时间,没有人问津,才会落到自己手里。

    一旦东西摆在二龙堂,立刻身价倍增。

    “叶天,这块西洋钟你留在手里没用,而且已经坏了,没有什么真正价值,不如提前出手。”

    张主席一番好意,只是叶天觉得自己肯定能修好它,就算是内部出了问题,他也能把表壳卸开,察觉隐情。

    更何况,他本来的打算,就是拆开西洋钟,寻找那块传说中的红宝石和小刀会的刀谱。

    “张主席,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努努力,把它修好再说。”

    那位黄教授异常失望,他到这里来,应该就是感觉一定能够手到擒来,不费任何力气,就能拿走自己想要的。

    很可惜,叶天不会受人蒙蔽,别人出价越高,他就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

    黄教授把叶天拉出去,站在门外不起眼的角落里,满脸都是讨好的笑容:“叶天,这块表你修不好的,查查中国著名钟表的历史,你就知道。”

    叶天的确已经查过,小刀会灭亡,这块表在混战当中受到震动,以后就再也没有运转过。

    “黄教授,我可以试试。”

    “叶天,不要这么固执,我出个高价,你把表卖给我,皆大欢喜,怎么样?”

    “不管出多高的价,我都不会卖。你可以留下电话,等我下班的时候,自然会打电话给你。”

    那位黄教授说了好几次,叶天始终油盐不进。

    对方生了气:“叶天,不要觉着这件东西能够待价而沽,我不买,就没人要了。最后问你一次,到底卖不卖?”

    “我也最后回答一次,这块表绝对不会卖。”

    事情的结果,就是大家不欢而散。

    这些参观者,没有从二龙堂得到任何好处,只能准备悻悻然而去。

    并且,他们对张主席也不满意,认为张主席没有劝说叶天,把东西卖给他们,就是没有尽到主人的职责。

    张主席带着这群人走了之后,叶天泡了杯茶,坐在柜台后面。

    顾漫从后面出来,没好气的嘟囔:“这些人一直在店里转来转去,又不买东西,对好多玉器评头论足,觉得咱们二龙堂毫无价值。就是那些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不然二龙堂今天就没面子了。那幅敦煌壁画到底怎么样了?看样子,他们就是冲着画来的。”

    “画已经卖给白老太太,不用担心了。”

    顾漫松了口气:“只要卖出去就行了,他们再来,直接跟他们说结果。”

    叶天并不担心这些胡搅蛮缠的鉴宝大会评委们,可是,他隐隐约约感到,五幅壁画似乎讲的是同一道理,舍身奉献,轮回永生。

    如此一想,五幅壁画带着深深的忏悔之意。

    既是现在对过去的悔恨,又是发现自己的无知,回头感叹。

    他打开手机看手机照片,越来越觉得,五幅壁画连成一体,按照某个顺序排列起来,就能摸透西山上人要说的话。

    他现在已经大约感觉到,应该是关于轮回。

    那是佛法里面永恒的问题,任何一个宗教都不能避免。

    叶天想到西山上人的画,曾经被乾隆大加赞赏,于是寻找资料,查到乾隆在西山上人的那些话上,盖着的收藏印鉴。

    “难道这五幅壁画,也是奉旨画出来的?所以兢兢业业,没有半点松懈?”

    在古代,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任何人见到皇帝,心甘情愿下跪,不管皇帝说什么,都是对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他把壁画给了白老太太,希望对方也能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从五幅画里找到突破口。

    如今,以上五幅真实壁画,还在莫高窟中,只不过其中的三幅,已经被破坏得只剩下大体轮廓,无法展现昔日的风采。

    历史真是残酷,如果这些画没有被破坏就好了。

    至少,能够带着这些画到敦煌去一一对照,找到壁画背后藏着的秘密。

    他查到舍身饲虎那段经文,忽然想到,老虎吃人之后,具有了灵性,会不会轮回为人,饱受虐待之苦?因为它之前欺骗了人类,这一生应该忏悔。

    他也想到,绣王和龙头菊,在敦煌千佛洞深处展开的那一轮战斗,实在残酷。

    但最终结局,却是绣王当场倒下,根本不符合人文规律。

    按照小说家的故事,到最后应该绣王反杀,让所有敌人死无葬身之地。

    然后,自己一个人活下来,隐姓埋名,成为武林之主。

    白老太太讲的故事,没头没尾,只是一段简单的故事。

    叶天在任何资料上都找不到,跟五幅壁画相关的东西。

    天国就是有一只锦绣军,全部由美女组成。

    叶天逐渐相信,敦煌千佛洞深处,曾经发生了那样的事。

    中国历史上,不知有多少次,亡国之君的藏宝被人抢走,为了这种事被杀的,简直是废物。

    顾漫一直在旁边看着,最后打了个哈欠:“叶天,古玩这一行真的太麻烦了,需要仔细鉴别,最怕出错。如果鉴宝大会也这么麻烦,何必去参加?”

    叶天不怕麻烦,他还没有选定,要用哪些画去参战。

    如果五幅画交给白老太太,再也借不出来,他就只好用保险柜下面那张三马图。

    一想到那是徐悲鸿大师的画,他立刻有了信心。

    不管佛骨斋献出什么样的宝物,在三马whhryl.图面前,根本不屑一顾。

    &.jsshcxx.nbsp;公平来说,三马图出现在破箱子里,是原主人意识紧张,忘记了这么回事,才会无意中放走了宝物,让自己的生活彻底停顿。

    一翻一覆之间,如果他能抓住机会,找到三马图,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这就是每个人的运气,运气来的时候,城墙都挡不住。

    运气走了以后,立刻倒霉到家。

    “叶天,你到底在找什么?刚刚看了这么多资料,有没有特别合适的?”

    叶天摇头,资料太多,反而让他失去判断力。

    五帝的本领,可以鉴定单独一件宝贝,却无法猜谜语一样,把多件宝贝联系在一起。

    “叶天,没有五幅画,你拿什么去参加鉴宝大会?拿什么让二龙堂成为金陵第一?”

    “顾漫,我还有——”

    叶天刚要说出实话,外面有人进来,打断了他。

    二龙堂的秘密,不能让无关的外人听了去。

    进来的那个人,瞄准了架子上的钟表。

    钟表上都有标签,那是顾漫临时写了贴上去的,只是大概估值。

    “老板,这些表的价格是不是标错了?”那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问。

    他穿着老式的蝙蝠衫和阔腿裤,脚下是一双球鞋,看上去不伦不类。但是,叶天从对方戴着的百年灵手表可以看得出,此人地位很高只不过是不修边幅而已。

    “怎么呢?”

    “这些西洋钟的价格不该相同,更不该如此接近。要想定价,就得弄清楚每一块的价值。”

    叶天并不准备出售这些西洋钟,所以,顾漫弄价签的时候,他都没有参与。

    他有些不舒服,让顾漫看着店,自己要回去睡一会儿。

    “你脸色很难看,要不要去医院?”

    叶天摇头,他觉得自己的头像要炸开一样。

    此前捡到的所有宝物,都形成了一条壮观长蛇,在他头顶盘旋着。

    昏昏沉沉中,叶天到了卧室,倒头就睡。

    现在,所有人要的,只是他捡漏来的宝贝。

    “捡漏,鬼市捡漏……轮回,回到五帝时代,我要回去……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去……”梦中,他一下子大声叫起来。

    随即,他全身充满了力量,翻了个身,想从梦中挣扎,但却没能醒来,反而跌入了另一层梦境之中。

    “鉴宝大会即将开始,不要让师门蒙羞。”

    “一定努力。”

    他感觉到一双眼睛在温柔地注视自己,仿佛要看透他心里的阴影。

    “白雪来了?”

    光芒一闪,白雪果然入梦。

    夜色寒冷,四下寂寥。

    “不要气馁,好好活着。”那是白雪的声音。

    “谢谢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