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千澜君墨渊〕〔废后她命中带煞〕〔谋君心废后倾城又〕〔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楚千尘顾玦〕〔太极经〕〔入赘王婿〕〔太极医仙〕〔叶凡唐若雪.〕〔天降娇妻霸道宠〕〔强婿当道〕〔农家媳妇有点甜〕〔豪门废婿〕〔王婿〕〔叶飞袁静〕〔全能女婿〕〔医婿〕〔王婿〕〔王胥〕〔苏云喜程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15章 吐血而亡
    !

    叶天只想解开白雪心里的疙瘩,如果最后一次做梦,能到梦的尽头,借助于这只玉枕,让白雪忘掉过去的一切,那就是最好的结局。

    他握住了白雪的手,那只手冰凉一片。

    “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必牵挂了,怎么样?”

    白雪点点头:“正是如此,凡事总要有个了结,老太太已经死了,为过去的事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我也想结束它。”

    顾漫轻轻咳嗽了一声,站起来走出去。

    她坐在那里,犹如电灯泡,只会影响别人,此刻出去,虽然并不甘心情愿,却也是为了顾全大局。

    白雪做梦,只需要有叶天陪着,已经足够。

    “其实,我很抱歉,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拿到金陵藏宝图的时候,以为一切都很容易。”

    那时候叶天也是如此,不但觉得找到宝藏容易,而且觉得凭着自己的鉴宝本领,能够在金陵扎下根来,控制一切。

    却没想到,直到如今仍然纷纷扰扰,不能定心。

    虽然从鬼市上捡了那么多东西回来,却始终没有改变现状。

    身边的人一个一个死去,他也无可奈何。

    天国过去的故事,已经偏离了古玩的圈子,变成了一种残忍的复仇,让他无可奈何,处处掣肘。

    “叶天,不要走开。”

    这就是白雪说过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叶天只希望这件事尽快解决,他坐在那里,一直盯着白雪的脸。

    历史学家们,已经研究过幼天王多次,本来被赋予重任,最终却成了天国下场最惨烈之人。

    不得不说,这是命运给予幼天王的最沉重打击。

    假如白雪在梦中看到那一幕,恐怕会再次惊恐到极点。

    叶天没有放开白雪的手,始终握着。

    他希望自己掌心里的温暖,能够传递给对方,在梦中不必害怕。

    情不自禁地,他看着那只玉枕,不知这种东西,给人间带来了什么?

    如果只是无尽的轮回记忆,让人痛苦,还不如直接砸碎了它,让它不复存在。

    捡漏的过程中,他已经领悟了很多,包括这些古玩上带着的巨大杀气。

    它们,早就应该尘归尘土归土,埋到墓穴深处,永远不再出现。

    外面又想起石大福的声音,随即被顾漫赶出去。

    “白雪正在使用玉枕,你先出去,有什么消息自然会叫你。”

    叶天感叹,石大福等人根本意识不到危机来临,只是觉得,作为宝藏护卫队,一定要知道宝藏下落,实在可笑。

    猛然间,白雪浑身一颤,用力抓住叶天的手。

    叶天看不见别人的梦,只能大致判断,白雪现在十分紧张。

    “死也不说出天国的秘密……我死不要紧,天国还有十万儿郎,将来杀回金陵,为我报仇……”

    白雪低声叫着,咬紧牙关,浑身打颤。

    叶天叹了口气,默默的望着白雪的脸。

    这是一场噩梦,挺过噩梦,白雪就会忘掉过去。

    谁都帮不了她,现在只能由她自己硬扛。

    当他决定,要借助玉枕结束一切的时候,就已经想到现在的情形。

    “我死不要紧,我死不要紧……”

    白雪一直在重复这句话,起初声音坚强有力,到了最后,声音越来越虚弱,仿佛生命正在离她而去。

    叶天没有叫醒对方,他希望这个梦一直做到尽头,结束幼天王的故事,从此跟白雪没有任何关系。

    白雪的梦呓持续了半小时,最后,她平静地睡了过去。

    顾漫轻轻走进来,在叶天耳边说:“她已经睡了,我们先出去吧。”

    两个人走到屋外,顾漫脸上满是焦虑:“那个姓石的一直站在外面,不肯善罢甘休。他总觉得秘密.xgchotel.就在白雪身上,盯的死死的。”

    叶天摇摇头:“不用管他,只要白雪这一次噩梦彻底醒了,我们就安全了。”

    如果在梦中看到幼天王,任何人都觉得惊恐,他和顾漫也不例外。

    “叶天,让这一切赶紧过去吧,咱们跟天国这边,所有人没有任何关系,还是好好发展二龙堂,在金陵的古玩圈子里名声鹊起,力拔头筹。遵照我爸爸的遗愿,成为最好的古玩店。”

    这个愿望相对容易实现,叶天是鉴宝皇帝,只要拿出二分之一的力气,就能把二龙堂带到全国的高度,并且借助于超强的鉴宝本领,从各地的鬼市上,找回各种好东西,一本万利甚至无本万利。

    “叶天,我觉得你对白雪,已经动了真情。实际她是天国的后代,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皇亲国戚,不会看上我们这些普通人。”

    顾漫的话有些私心,主动的把她和叶天归结为一类人。

    白雪非常漂亮,正在深入叶天的内心。

    在他过去的想象whhryl.中,将来的女朋友,一定要兰质蕙心,无所不能。

    做为鉴宝皇帝,他的眼界很高,接触过的漂亮女孩子,至少数百人,打动他的少之又少。

    “幼天王死了,白雪会不会死?”

    顾漫突然问了这样的问题。

    叶天摇头:“那毕竟只是噩梦。”

    顾漫反驳:“已经有几个人因为这个玉枕而死,谁能说得清原因和结局?”

    “顾漫,你到底想说什么?”

    顾漫点了点头:“那我直说吧,绣王和幼天王本来就是因果关系,前者的错误行动导致了后者的惨烈死亡。如果这一次,白老太太和白雪一起死了,这段公案就算了结了。”

    叶天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绝对不想出现这种事。

    “顾漫,你说错了,白老太太和白雪,本来应该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如果不是石大福他们捣乱,白老太太也不会出现问题。现在我们好好看着白雪,不管她是不是幼天王,也不管将来,石大福怎么对付她,我们总是她的朋友,不能不管。”

    他们在外面站着聊天,忘记了时间,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

    顾漫忽然长叹一声,垂下头来,望着自己的脚尖。

    叶天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有了白雪,顾漫总觉得低人一等。

    这对女孩子来说,是自尊心上的巨大打击,只会影响她的成长。

    “顾漫,不要叹气,二龙堂将来一定会越变越好。”

    “叶天,你知道我不是为了二龙堂叹气。有你在这里,二龙堂一定能够成为金陵最好的古玩店。刚刚叹气,我是为了白雪——”

    叶天沉默了,他知道自己夹在两个女孩子之间,位置十分尴尬。

    白老太太死的时候,把白雪托付给他,这对于顾漫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威胁。

    “顾漫,你一定有很美好的将来。”

    这是叶天唯一能安慰顾漫的话,顾二爷临死,同样也把顾漫托付给叶天。

    两个托付,成了他肩上的两座大山。

    外面又响起脚步声,顾漫皱了皱眉头:“肯定是石大福。”

    &n.jxpxxs.bsp;   果然,石大福低头穿过小门,大踏步走过来。

    “叶天,你答应我的事怎么样了?那个玉枕到底有什么诀窍?白雪呢,又在哪里?你们在这里嘀嘀咕咕半天,到底说了什么?”

    顾漫皱着眉,刚想阻拦,屋里的白雪,突然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

    叶天的心猛的悬起来,转身冲进屋里。

    白雪坐起来,双手捧着心口,骤然间吐出一口鲜血。

    叶天的心一下子凉了,他知道,那个噩梦深深的伤害了白雪,已经无法逆转。

    他冲过去抱住白雪,但后者已经说不出话来,连续吐出三大口鲜血,闭上了双眼。

    顾漫和石大福进来的时候,白雪已经没了呼吸。

    “怎么会这样?白雪怎么会这样?”

    石大福只剩下惊讶,与之相比,顾漫反而更冷静。

    她知道,白雪刚刚跟叶天说的话,已经等于是诀别。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预感,白雪那样说,顾漫就知道对方命不久矣。

    叶天的心,就像被一把尖刀直接刺穿。

    白老太太刚刚把白雪托付给他,白雪就这样去了。

    仿佛冥冥之中,有一道诅咒,已经紧紧贴在天国后裔身上,没有人能够善始善终,就算有再多的钱,也无济于事。

    他抱着白雪,感觉对方身体渐渐冷了。

    “怎么会这样?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天国宝藏究竟在哪里?”

    石大福仍然不甘心,但是,人都死了,再说什么也完了。

    玉枕旁边放着高唐镜,看起来,白雪死的时候,就是从噩梦中醒来,又看到高唐镜里的自己,才会突然吐血而亡。

    叶天痛恨自己鬼市上的捡漏,如果没有玉枕,大家也不会陷入噩梦的怪圈,一个个离他而去。

    “玉枕和高唐镜都是我的,金陵藏宝图也是我的……”

    叶天和顾漫没有辩解,任由石大福拿走了这些所谓的宝贝。

    实际上,它们给人带来厄运,如果石大福喜欢,全部拿走,毫不可惜。

    送别白雪的整个过程中,叶天很少说话,觉得自己的思想,已经被白雪带走,脑袋全部都空了。

    他记得白雪对他说过的每一个字,又痛恨自己,没有及早提防,帮助白雪度过难关。

    “叶天,不要难过,也不要自责了,这就是白雪的归宿。白老太太死了,她也跟着离去,九泉之下照顾老太太,大家也放心。”

    顾漫的劝慰,让叶天更难过。

    实际上,他应该能够避免这一场惨剧,至少守得住白雪的性命。

    可他还是大意了,以为白雪能够看穿一切,珍惜生命,找到未来的光明方向。

    葬礼结束以后,石大福登门拜访。

    这一次,他不再趾高气扬,而是提着四色点心和一个五彩缤纷的果篮。

    同时,还带着拜帖和礼金。

    “叶天,这一次,我是登门求教,有件事一直不明白,请不吝赐教——”

    石大福的眼中燃烧着渴望,或许做为宝藏护卫队的领头人,找到天国宝藏是他唯一的使命,并且代代相传。

    身为鉴宝皇帝,叶天曾经对古玩充满了痴迷,所以,在业务上日益精进,最后天下无敌。

    如今,他集中了五帝所有的鉴宝本领,这是从前最渴望的一件事,其他四个人也怀有同样的梦想。

    如今梦想成真,他却觉得,正是鉴宝给他带来了莫大的悲惨命运。

    他从鬼市上把玉枕捡回来,亲手送这些人离开了人世。

    如今玉枕就在石大福的手上,对方有个三长两短,跟他也脱不开关系。

    “石先生,如果是关于天国宝藏,我实在无可奉告。”

    石大福笑眯眯的接下去:“叶天,我不会强人所难,只想问你,那个玉枕能够给人带来什么样的感受?枕着它做梦,是不是就更灵验?”

    顾漫一直陪在旁边,代替叶天回答:“那是自然,巫山枕本来就是让人做梦,上面的“黄粱”二字代表的是黄粱一梦。”

    石大福感叹:“我带回去的第一天晚上,就枕着它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带领人马,被一条大河拦住——”

    不用他继续讲下去,叶天就知道,他梦见的自己是谁。

    当然是那个带兵离开金陵,破坏了天国团结的人,自以为无愧于天下,实际上却是吹响了天国毁灭的号角。

    这一次,石大福做了这样的梦,肯定凶多吉少。

    叶天刚刚想出声提醒他,顾漫轻轻拍了拍叶天的肩膀,代替他回应:“这些梦,全靠自己控制,别人帮不了你。”

    石大福哈哈大笑:“那是当然,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印证此事。如果做梦就能找到宝藏,那该多好?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金陵藏宝图,却不得要领,不知道上面说的什么意思?”

    “那张藏宝图,一定有用。”叶天斩钉截铁的回答。

    石大福站起来告辞,没有再说下去。

    看起来,刚刚简短的对话,他似乎已经领悟了什么,急着回去迅速实施。

    “接下来,我们的主要精力,就是搞定金陵鉴宝大会的冠军。”

    这才是顾漫最关心的事,按照叶天的说法,他不再参赛,而是要在最后决赛阶段掀开烟幕,让张主席他们无所遁形。

    最后,或者解散重赛,或者直接把冠军让给三马图。

    总之,他绝对不会让佛爷如愿以偿。

    张主席似乎已经看透了他的心思,亲自登门联络感情,并且给叶天带来了当年最好的清明新茶。

    “叶天,我知道你对佛爷不满,对佛骨斋不满。可是,佛骨斋的确有好东西,绝对能够技压群雄,拿到这个冠军,让所有人心服口服。”

    叶天并不相信这一点,他从佛骨斋外面走的时候,也进去看过,真正的好东西寥寥无几。

    这大概就是金陵的古玩店普遍存在的一个弊端,商品流通太快,谁都不敢囤积居奇,而是快进快出,有差价就能够买卖。

    “叶天,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只是这样告诉你,至于真假,要在实践中证明。我知道你对江南四大才子联名画有意见,认为那幅画远远不如三马图,可是评委们一致觉得,四大高手联名作画,价值连城,这一届的冠军非它莫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