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职场沉浮录〕〔江山为聘:毒姬太难〕〔林墨染苏昊文〕〔我真不是仙二代〕〔纹龙快婿〕〔极品上门狂婿(唐〕〔妖孽修真在山村〕〔重生之修罗归来〕〔江承夏欣怡〕〔真实的克苏鲁跑团〕〔闪婚蜜爱:总裁独〕〔叶灼岑少卿〕〔沈清辞重生〕〔一世龙皇〕〔万古第一婿〕〔梁以沫〕〔我不要嫁给傻子〕〔梁以沫的故事〕〔冲喜新娘神秘大佬〕〔梁以沫冷夜沉叫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14章 高唐镜里幼天王
    !

    谁都看不出金陵藏宝图的秘密,就像以前,顾二爷觉得它也就值三万五万,但是在叶天的主持下,价值直接过百万。

    古玩的圈子里,眼光高低,完全决定了一件宝物的价值。

    那些看走了眼,最后走了宝的人,就是这样,白白错失机会。

    叶天看着石大福,表情淡定,什么也不想说。

    道不同不相为谋,对方虽然一直在苦苦追逐宝藏,却像是驴子追求眼前挂着的胡萝卜,每走一步,胡萝卜也向前挪动一步,永远都拿不到。

    这样的宝藏护卫队,最后只是沦为笑柄。

    “白老太太已经死了,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任何关系了。”

    石大福突然压低了声音:“叶天,我们可以合作,白老太太送给我的那些东西,我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或许你能告诉我其中的秘密?”

    叶天看着石大福,如果告诉对方玉枕的秘密,石大福一定会误入其中,最后不得好死,告诉他反而害了他。

    “石先生,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真的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如果凭借这些宝贝,就能找到天国宝藏,白老太太又何必等到今天?你大概是想多了,天国宝藏到底存在不存在,还是个谜。”

    “绝对存在,我有种预感,天国宝藏就在金陵地下的某个地方,但是我们不知道它的门口在哪里。”

    成天见过很多情商、智商很高的人,可是,石大福这样,根本不理解怎样与人沟通,明明给他线索,他也看不出来。

    看到玉枕,聪明人总会想到,枕在头底下,物尽其用,也就是了。

    愚蠢的人把它抱在怀里,翻来覆去看上几百遍,都不知道秘密在哪里?就像石大福一样。

    “石先生,话已说完,请便吧,二龙堂还要做生意,不方便招待了。”

    叶天下了逐客令,石大福脸上讪讪的,有些挂不住:“叶天,我知道白老太太的死,你怀疑跟我有关,但我敢拍着胸口发誓,我绝对没有害她。天国后裔,红、白、紫、金、青,白家的祖先就是当时的绣王,绣王犯了大错,天国其他后裔没有对她进行追究,也就罢了。现在,白老太太这样死了,等于是向天国谢罪,免受了法刀之苦。”

    那段历史,的确令人沉痛,毕竟幼天王之死,已经成了最残酷的历史沉疴,假如这一切是绣王造成的,绣王及其后代,的确称的是天王叛徒,根本没有尽到责任。

    当年天国分崩离析的主要原因,也是一支部队向西开拔,一意孤行而去引起的,也就是石大福的数代长辈。

    所以,白老太太和石大福两个人,根本不用彼此指责,大家都对天国有愧。

    “石先生,不要对我说这些,请便吧!”

    叶天转到柜台里面,低下头看书,不再理会石大福。

    “叶天,别把我当坏人,我只是宝藏护卫队的首领,责任在肩,不得不这样做。”

    “下一步你还会做什么?”

    “当然就是,矛头对准白雪小姐,让她交出白老太太所有的秘密,包括玉枕和金陵藏宝图在内。”

    &.jsshcxx.nbsp;   “那上面没有秘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石大福跺了跺脚:“叶天,你太老实,总是被她们蒙蔽。你以为白雪是很好的女孩子,实际她是个老江湖,跟在白老太太身边这么多年,耳濡目染,早就成了这方面的高手。”

    叶天不想再跟石大福聊下去,因为对方知道的知识太有限了,目光一直定在宝藏上,没有一点大气的感觉。

    这些人就算得到宝藏,最后也狗咬狗一嘴毛,打得不可开交,让世人对于天国后裔的素质大跌眼镜。

    顾漫走出来,看到石大福,脸上顿时露出厌恶的表情。

    “告辞了叶天,我还是去找白雪小姐问个清楚吧!”

    石大福感受到了顾漫的恶意,只好转身离去。

    白老太太的死,对顾漫也是一种打击。

    毕竟,大家都知道,白老太太是为了金陵藏宝图、玉枕而死的,下一步跟这些宝贝走的太近,恐怕也有类似危险。

    “叶天,我们手里已经没有天国后裔想要的,大家正好趁此收手,避开这一话题,以后再也不跟他们打交道。”

    叶天摇摇头:“顾漫,你这就错了,这个世界上很多关系是我麻烦你,你麻烦我,这样麻烦出来的。如果大家君子之交淡如水,或者是水至清则无鱼,那么中国的关系学就进行不下去。再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些话,他已经对无数人重复过,但真正听进去的寥寥无几,只要能听懂,早就已经被提拔。

    说完这几句话,顾漫的话题又回到金陵鉴宝大会。

    叶天胸有成竹,不管佛骨斋送什么样的宝物,都不可能超过三马图,所以,他以此为抓手,就能搞定鉴宝大会的冠军。

    当然,三马图超过资料征集时间,是个莫须有的命题,毕竟停止收稿之前,三马图并非最晚的,还有其它的作品持续报送参赛。

    “如果我爹在天之灵看到,whhryl.二龙堂欣欣向荣,他一定非常高兴。知道你通过捡漏赚了这么多钱,也能帮助二龙堂,这是何等令人欣慰的事情?”

    叶天看得出顾漫对自己的赞美,完全发自内心,他需要打造的团队就是绝对的忠诚。

    要想拿到金陵鉴宝大会的冠军,还需要再次运作。

    只要张主席他们,敢把冠军颁给佛骨斋,那这些人就死定了。

    因为江南四大才子联名画,本身就是赝品,这些人堂而皇之的拿着这个冠军送礼,换取真金白银,那就必须把他们公布出来,晒在阳光之下,掀开中国古玩圈子里面最烟暗的一幕。

    顾漫的手上拿着一本书,是一位外国人写的,跟幼天王有关,封面相当血腥。

    叶天看过那本书,在真实历史记录的基础上添油加醋,描写了那个年代残忍凶暴的一面。对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所有事情,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污蔑和丑化。

    “叶天,幼天王之死,真的太残忍了。”

    顾漫把那本书放在柜台上,叶天的心猛的沉了下去。

    看这本书有害无益,当时历史如何,谁都没有绝对的发言权,尤其是外国人。

    叶天知道,那个玉枕帮助白雪回忆起来的记忆,就是关于幼天王。

    “顾漫,千万不要让白雪看到这本书。”

    顾漫眉头一皱:“看到又怎么样?网上已经有电子版本,我相信,她凭借玉枕做了那些梦之后,一定也买过这种书,看过此段历史。”

    叶天叹了口气:“总之,听我的,不要让这些书,扰乱了大家的思绪。”

    事过境迁,数百年的历史已经翻过一页,大家还是要向前看。

    这就是叶天最坚持的做法,看待历史,只是为了汲取经验,而不是为了恶心自己。

    顾漫看着那本书:“我倒是想推荐白雪看看,让她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绣王没有及时的增援幼天王,才会导致了惨剧发生。”

    叶天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争论下去,为大家增添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就在此刻,白雪的车子停在门口。

    “说曹操,曹操到,你的心上人来了。”

    顾漫似笑非笑,酸溜溜的说。

    下车的时候,白雪脚下踉跄,可见精神状况、身体状态都很不好。

    白老太太的死给她造成了严重的精神打击,几乎无法支撑。

    叶天走出去,看到白雪此刻脸色煞白,精神极度萎靡,走路都跌跌撞撞。

    “你还好吗?”叶天迎上去。

    “我刚刚做了一夜的噩梦,一闭眼,就是那段惨痛历史。幼天王的死,跟绣王有关,如果老太太就是绣王,她死了,下一个也许轮到我了。”

    成天的心情也变得无比沉重,如果这些都是宿命轮回里的注定事件,谁都挽救不了。

    那个玉枕,就像是一个舞台,再加上高唐镜,正好映射出了这些人轮回中发生的事,谁都摆脱不了历史的审判。

    “白雪,不要胡思乱想,我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大家都是年轻人,也是无神论者。”

    白雪摇头,打断了叶天的话:“我不是无神论者,而是唯心主义者。叶天,如果我死了,所有的宝藏都留给你,就像老太太一样,我也写了遗书,就在保险柜里。”

    她拿出了一把钥匙,放在叶天的手心里。

    叶天禁不住苦笑起来,不知道白雪一大早起来就要这样托付,真的让他心里,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来。

    “叶天,我一直没有跟你说一件事,就在高唐镜里,我看到了幼天王。”

    叶天眉头一皱,看白雪的表情,那似乎更是一段惨痛经历。

    “看到他又怎么样?”

    白雪突然双手捂住了脸,那种动作,把站在门里的顾漫吓了一跳。

    “白雪,有什么话,慢慢说,不要激动。”

    “我看到的幼天王,就是历史上记载的那样。”

    叶天突然间明白了,白雪看到的是幼天王死亡的那一幕。

    极其残酷,无比震撼,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记住了。

    那种刑罚,比古代的五马分尸、车裂之刑更可怕,都是中国那些酷吏们,想出来的整治人的办法。

    “白雪,那只是历史记载的,真实情况如何?没有人能作证。”

    “叶天,不要骗我了,高唐镜就是证据。镜子不会骗人,我看得一清二楚,自己将来能够留个全尸,已经很好了,没有其他想法。现在我感觉,生命如同风中之烛,随时都能结束。”

    叶天岔开了话题:“石大福想要去找你,你们还没见到吧?”

    白雪惨笑起来:“见到、不见到又有什么区别,反正我是一个快死的人了。叶天,记住,保险柜里的一切都是你的,谁都抢不了去。”

    叶天把白雪扶到二龙堂里面,请她坐下,然后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她手心里。

    顾漫也看出情况不对,赶紧拿了一个暖水袋放在白雪的膝盖上。

    白雪的肩头剧烈的颤抖着,无法控制。

    正如她所说,如果从高唐镜里看到幼天王受刑的那一幕,任何人都不会淡定如常。

    那件事简直是人间活地狱!

    “叶天,白雪,不如把玉枕要回来,让每一个人的梦都走到尽头,了解所有人的夙愿。”

    顾漫的提议虽然合理,但却并不高明。

    一个梦走到尽头,未必是好事,尤其是眼下这几个人,轮回尽头都是死亡。

    白老太太已经死了,开了个很坏的头,如果白雪受了影响,步她的后尘,那就惨了。

    “顾漫,还是让石大福他们带走玉枕,拿走高唐镜,就让一切在这里结束,大家好好的生活下去。”

    这种情况下,叶天已经对宝藏不感兴趣,而是关心白雪的身体。

    “我可以去见他,把玉枕拿回来,那是属于老太太的,跟宝藏护卫队无关。上一次双方只不过是城下之盟,如今,石大福再想威胁我们,他的死期就到了。”

    白雪拿出手机,立刻打电话给石大福。

    电话接通,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静的告诉对方:“石先生,那个玉枕你再交给我,不管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另外,还可以赠送你一件老太太的宝物。”

    &njxpxxs.bsp;   电话里石大福哈哈大笑:“当然可以,这个玉枕我找人鉴定过了,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即便是和田的玉髓,也不会超过二百万。现在,你把老太太保险柜里,所有的宝物让我挑选一件,怎么样?”

    白雪答应,接着告诉对方,让他把玉枕送回来。

    挂了电话,三个人在店里等着。

    很快,石大福的车子回来。

    他抱着玉枕,洋洋得意的走进二龙堂,放在柜台上。

    “白雪,什么时候让我到府上去挑选宝物?”

    “明天吧,另外麻烦你,把高唐镜也留下。”

    此时此刻,听到高唐镜的名字,叶天后背上立刻冒出了一层冷汗。

    他虽然艺高人胆大,站在高唐镜里看到幼天王的惨状,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石大福果然听话,把高唐镜和金陵藏宝图全都送回来,放在柜台上,然后带着自己的人洋洋得意的离去。

    “叶天,顾漫,请你们帮忙,再陪我做一次那个梦。”

    叶天点头答应。

    他们回到客房,把玉枕放在床上。

    白雪拿过自己的化妆包,对着旁边的镜子,仔仔细细的补妆,又涂抹了一次口红。

    白老太太死后,她从来没有这样认真过。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枕着那只玉枕,双手优雅的握着放在腰间。

    “叶天,你会想念我吗?”

    叶天皱了皱眉头:“这话什么意思?如果你能离开金陵,我们当然会想念你,但你现在根本不会走,对不对?”

    白雪摇了摇头:“那倒未必——”

    她的脸上,惨淡的笑容已经变了,成了一种慷慨和决绝表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