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赘婿〕〔入赘为婿〕〔古代美食评论家〕〔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的二十四诸天〕〔三个姐姐砍我升级〕〔神训〕〔叶辰盛冰莹〕〔离婚后我在豪门乘〕〔婚里婚外〕〔宸华引〕〔叶辰王佳珧〕〔魔卡诸天〕〔修行久了会变成哈〕〔八方修士〕〔柯南之初恋是侧写〕〔在美国当警察的日〕〔重生之巨变〕〔剑绝仙古〕〔怪物被杀就会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16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

    叶天知道,佛爷曾经给张主席送了不少钱,硬生生用钱买下这个冠军。

    当然,在金陵的古玩圈子里,佛爷也的确算是一号人物,如果叶天不追究,这个冠军就给佛骨斋了。

    “张主席,江南四大才子联名画的确很不错,冠军颁发给佛骨斋,也的确实至名归。”

    叶天心平气和,不动声色,反而让张主席有些不安:“叶天,冠军年年有,明年我一定会记得二龙堂,这一次你很顾大局、识大体,不让我为难,明年一定把冠军颁发给你。你放心,我说到做到!”

    叶天看着张主席那张微微浮肿的脸,一定是酒色过度,才会导致这样。

    如果没有过人的鉴宝知识,这一次的冠军,就算送给佛爷都无所谓。

    可是现在,张主席摆明了要把二龙堂挡在外面,实实在在,欺人太甚。

    如果放在过去,叶天只要伸出一个小拇指,就能把张主席捺倒在地,永不翻身。

    可是现在,他是二龙堂的人,谁都不承认他是曾经的鉴宝皇帝。

    只能从头做起,采取另一种方式,争得自己的利益。

     xgchotel.;   “叶天,就这样说定了,如果佛爷拿了冠军,记得大度一点,恭喜人家。”

    张主席笑嘻嘻的走出去,觉得已经搞定了叶天,自此以后高枕无忧。

    叶天坐在柜台里面,一边看书,脑子里一片翻江倒海。

    石大福拿走了巫山枕和高唐镜,现在一定在梦中寻找那些宝藏。

    却不知道,宝藏还没找到,死神已经临头。

    这就是人的悲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他没有打电话提醒石大福,就是因为石大福来势汹汹,对每一个人都构成了威胁。

    白老太太和白雪的死,或许也跟他有关。

    翻书的同时,叶天就想到,那位被大渡河拦住去路的将领,最终豪情万丈,化作尘土,自己反绑着双手,昂昂然进了敌人的大营,最后的结果,敌人挥刀砍下头颅,他的一世英名,荡然无存。

    这才是人生的悲剧,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成功,又为什么失败?

    如果没有他的分裂,金陵一定不会遭受屠城之难。

    这是真正的蝴蝶效应,他一个人的离去,敲响了天国末日的丧钟。

    当然,历史上这位将军的宝藏也没有找到,所以石大福满怀信心,要在梦中发现宝藏的踪迹。

    叶天抬起眼来,看着店里的架子,上面没有什么好玩意儿,只有普普通通装饰门面的工艺品。

    石大福拿到巫山枕和高唐镜,如获至宝,那种样子,让叶天感到悲哀。

    总有一天,人类能够发现,苦苦追寻的所谓宝藏,既不能吃也不能喝,只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叶先生,叶先生——”

    有人一边叫着一边飞奔进来,叶天认得出,那是以前跟随石大福的人,过去一直站在门外,从没进来过。

    “叶先生,赶紧跟我走,去救人,去救命……”

    叶天跳起来,抓起外套,跟着对方出门,连大门都没有锁。

    他知道,一定是石大福出了问题。

    在车上,那个年轻人告诉叶天,石大福午后突然发疯,跟所有人说,自己是天国的罪人,不应该背叛出城,大搞分裂,到了最后死路一条。

    大家上去劝他,都被他一脚踢开。

    “我们没办法,只能在旁边围着,最后他掏出了法刀,抵在自己胸口上,让我们来找你。”

    叶天很清楚,在梦中,石大福就是那位逃出金陵的将军,遭到同僚迫害,侥幸捡了一条性命。

    真正的忠臣,就算遭到迫害也不该离去。

    归根结底,还是小农意识作怪,根本看不清形势,直接逃离。

    “叶先生,你赶紧跟我们去看看,现在大家都吓坏了,就等你过去!”

    车子飞速行驶,直奔西南方向,出了环路,停在一个独栋别墅前面。

    里面闹哄哄的,叶天听到石大福的声音:“都不要管我,是我找死,带领这些弟兄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能投降敌人……好汉做事好汉当,我一个人去,你们都走,赶紧过河,当年的西楚霸王项羽也不过如此,这一条命,能换来兄弟们几千条命,也就值了……”

    从他的话里,叶天就知道,此刻他是那位愚蠢到顶的将军。

    正如西楚霸王项羽一样,战斗中所向披靡,但最后却拔剑自刎,而不是血拼到底。

    &njsshcxx.bsp;此时此刻,石大福身体里的那位将军也是如此。

    他们不是英雄,而是投机主义者,自以为反绑双手,奔赴大营,豪情万丈,青史留名。

    实际上,没有人管他是谁,只要是天国的叛徒,就会被钉在人类的耻辱柱上。

    他处心积虑想活,逃出了金陵,在大渡河拼命求生,也没得逞,最后,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

    进了大厅,叫喊音从右侧传来。

    那是一间宽大的卧室,石大福站在床前,满脸都是怒气,双手拍打胸脯,发出砰砰之声。

    “你们这些人,胆小如鼠,只有我,视死如归……你们等着,我去敌人的大营,他们不敢杀我,只会对我委以重任,成为天国投降者的榜样……”

    这就是那位将军最后的豪言壮语,作为投机主义者,他失败了,自投罗网,人头落地。

    叶天走进去,石大福停止了拍胸膛的动作,转脸看着他。

    “你继续吧——反正那位将军没有渡过大渡河,死在敌人大营,十分可耻。”

    石大福脸上顿时露出沮丧的表情,他就像一只气球,一旦被人戳破,立刻一泄到底。

    “坐下,不要叫了,我带来一些新消息。”

    叶天根本不管对方装疯卖傻的样子,冷静地落座。

    石大福慢慢坐下,把法刀放在桌上。

    “那些宝藏一路向北,过了大渡河,去了敦煌。”

    这就是叶天能够给石大福的建议。

    石大福颓然坐着,深深的垂着头。

    “石大福,对你来说,金陵已经毫无意义,你要的是宝藏,不是在这里耀武扬威。”

    “叶天,你怎么确定,宝藏就在敦煌?”

    叶天深有感触:“谁都不知道宝藏在哪里?但毕竟那是一条线索,如果你在梦中,曾经得到一些启发,不妨说出来我们继续研究?”

    石大福摇了摇头,闭上眼睛,昏昏欲睡。

    床的一端,摆着那只玉枕。

    叶天相信借,助玉枕的力量,石大福一定了解到过去很多内情。

    “你一定知道,去敌人大营之前,早对宝藏做了安排。你最好考虑清楚再回答我,不然,我站起来就走,任何人被玉枕所害,都跟我无关。”

    终于,石大福抬起头,他的眼中写着深深的不甘,当然不是为了自己的命运,而是为了那位将军。

    “没错,我的确吩咐过,带领宝藏越过大渡河,一直向北,等待东山再起。我去大营也是为了反杀敌人,假如他们怜惜将才不肯杀我,我就能躲过一劫。最后,以降将的身份活下去,忍受屈辱,等待反击。”

    这都是那位将军的如意算盘,但最后都落空了,敌人根本不希望招降他们,而是彻底杀光,一个不留。

    “现在去敦煌找你的宝藏,而不是在金陵闹事,惹得四邻不安,对不对?”

    石大福心悦诚服,惭愧地点头:“刚才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似乎胸膛里面有一头恶魔,即将释放出来。”

    魔由心生,叶天明白,白老太太和白雪都去世了,石大福也不会久远,天国这场悲剧,马上就要落下帷幕。

    他有种预感,任何人想要从历史的河流中捞起珍宝,最终只会赔上性命。

    “既然你没事,我就走了,千万不要大吵大闹,再来打扰我。”

    叶天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因为他知道,石大福也不是什么好人,跟这种人为伍,只会拉低自己的品格。

    “叶天,你既然知道宝藏就在敦煌,为什么不去寻找?”

    叶天摇摇头:“我只想平平安安活着,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赌,那样违背我的做人原则。”

    他向外走,石大福在后面绝望的叫起来:“叶天,你帮我找到宝藏,分你一半——”

    叶天头也不回,走出了院子。

    玉枕代表着人的欲望,欲望越高,死的越快。

    相反,像叶天这样无欲无求,玉枕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

    回到二龙堂,顾漫正在擦拭柜台,眼里噙着泪水。

    “怎么了?”

    “我已经知道佛骨斋那边的消息,他们张灯结彩准备庆祝,有把握拿到首届金陵鉴宝大会的冠军。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但是,无济于事。”

    叶天笑了:“如果只是为了这件小事,就眼泪涟涟,真是没出息。你放心,这个冠军一定是我们的。”

    “叶天,今天我才知道,三马图不能参赛,因为我们报送的时间太晚了。既然连作品都没有,怎么拿冠军?”

    叶天早就胸有成竹,他会跟张主席展开谈判,让对方老老实实把冠军拿过来。

    但是,具体的做法,他不会向顾漫透露,免得对方走漏消息,最终落空。

    “顾漫,这件事你暂且放下,由我来操作。”

    叶天什么都不说,只是拍着胸脯保证,冠军一定不会落在佛骨斋。

    吃过晚饭,顾漫的情绪始终低沉。

    看起来,她并不觉得叶天一定能够拿回冠军。

    “我们出去走走,很长时间没有夜间散步了。”

    本来顾漫精神倦怠,不想出去,叶天拉着她的手,硬带她走出去。

    两人沿着大街一路向北,不知不觉到了鬼市。

    “真是……”叶天摇摇头,向后转身。

    “怎么了?已经到了鬼市,不如在一边坐坐,等到鬼市开始,进去看看。”

    叶天长叹一声,巫山枕和高唐镜的出现,让他的捡漏蒙上了一层阴影。

    “叶天,你气馁了?”

    叶天摇头,他从未气馁,只是天国宝藏带来的杀戮和恐慌,让他觉得内疚。

    一切都由“捡漏”而来,始作俑者,岂非是他?

    “顾漫,我在想,巫山枕的出现,是不是一种灾难?而这灾难,由我亲手开启,我岂不是罪人?”

     jxpxxs.;  “叶天,从未有人怨过你!”顾漫脸上,再次弥漫着巨大的悲哀。

    顾二爷死于巫山枕,把顾漫托付给叶天。白雪去世,叶天内心悲恸,无法言说——顾漫都能感受到。如今,她独自陪着叶天,但叶天的心在哪里,又有谁知道?

    “叶天,不要自责了,那不是你的本意,即便出现差池,所有人也会原谅。”

    叶天点头,望着鬼市深处那些迷离灯火。

    “顾漫,你不怪我,我就安心了。”

    顾漫用力挽住了叶天的胳膊,头枕着他的右肩,悲伤但满足地长叹了一声。

    如今,再也没有人跟她争抢叶天,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上天的眷顾吧。

    她失去了爸爸,却得到了叶天。

    两人坐在路边的木椅上,相顾无言,嘴角各自带着苦涩。

    “叶天,佛骨斋的人一直笑话二龙堂,今天我经过那里,有人看见我,指着我嘲笑,说我们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叶天对这种嘲讽司空见惯,很快,他就要当众打脸,让佛爷老老实实把冠军拱手送出。

    “那些小伙计不懂事,别理他们!”

    “叶天,我最不甘心的是,为什么二龙堂始终在佛骨斋之下,遭到巨大压制?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些人乖乖闭嘴?”

    叶天做了个“冷静”的手势,微笑不语。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盲目攀比,只会害死自己。

    “叶天,你会不会笑我浅薄?”

    叶天摇头:“怎么会呢?二龙堂是顾家的产业,为了这份产业的荣光,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正说着,有一辆出租车从他们面前经过,冲到了鬼市的中段,急促刹住。

    有人从车上下来,东张西望,满脸紧张。

    “低头,是石大福的人!”叶天立刻提醒。

    两人一起低头,假装情侣聊天。

    “他来这里干什么?”

    叶天判断,石大福一定是发现了巫山枕、高唐镜与鬼市的关系,派人过来,大概是约某个人见面交易。

    “希望他能揭开巫山枕的秘密,彻底杜绝死人现象。”

    这就是叶天的期许,天下平安,才是首位。至于各人荣辱得失,已经不重要了。

    “喂,这里,在这里——”刚刚下车的人扬起手臂叫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开局签到如来神掌〕〔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