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戏精老公今天作死〕〔猎户出山〕〔江千语肃王〕〔极品妖孽至尊〕〔近身狂婿〕〔桃源山村〕〔斩月〕〔重生八零娇娇媳〕〔嫁给全城首富后我〕〔快穿之家养小反派〕〔混沌丹神〕〔北境守护杨辰秦惜〕〔战神之王杨辰〕〔兵王之王杨辰〕〔北境之王杨辰〕〔太乙〕〔秦时明月之人宗门〕〔道行搬山起〕〔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青莲之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18章 自取灭亡
    !

    这些东西,绝对不该出现在鬼市上。

    佛爷见到两样宝贝,眼睛突然直了。

    “这两件东西多少钱?”

    问这种话,就证明佛爷失态了。

    这些都是在文物谱上的东西,世间孤品,价值连城。

    佛爷忘乎所以,向前伸手,要把盒子里的玉佛拿出来。

    摊主立刻伸手挡住:“规矩,别坏了规矩——”

    地摊的一角,放着一包一次性手套。

    真正的好东西,必须戴上手套,才能触摸。

    胡乱伸手,就会被视为外行。

    叶天根本不用拿起玉佛,就已经判定是真品。

    他对这些东西的来历,持有高度怀疑。

    佛爷红了脸,戴上手套,拿起玉佛,翻来覆去看了两分钟。

    如果只是为了验证真假,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或者,既然无法购买,那又何必看得如此清楚?这东西与他们何干?

    佛爷虽然是老江湖,在宝贝面前,仍然失去了风度。

    “真是好东西啊!”佛爷感叹。

    叶天转身,拉着顾漫要走。

    “叶zyxta.天,别走啊?我们研究研究这东西……”

    叶天没有回头,这些东西根本不用研究,不可能落入鬼市捡漏的人手中。摊主带到这里来,一定是早就找好了买家,只不过是借地方交易,瞒天过海,造成“鬼市交易”的口实,最终遭到追查的时候,查无对证。

    这是一种“避祸”的手段,对于此类套路,叶天看得通通透透。

    “叶天,咱们干嘛现在就走?白白让佛爷捡了便宜?”顾漫根本不理解叶天在想什么。

    这种环境下,没有人能白白捡漏,根本不是捡漏的机会,聪明人赶紧避开,免得引火烧身。

    只有佛爷那样的人,只看到利益,看不到危险,既可怕又可笑。

    离开佛爷几百米,叶天发现,有人偷偷跟踪自己,正是石大福的人。

    他们始终认为,叶天到鬼市上来,还有阴谋诡计,所以一直跟踪。

    顾漫不知道背后有尾巴,一路上气鼓鼓的,以为叶天是怕了佛爷,赶紧避开。

    “叶天,我从来不知道你欺软怕硬,看到佛爷,也要避开走。”

    叶天笑着摇头:“那不可能,我只是不愿意,毫无意义的再起冲突,二龙堂的重点是金陵鉴宝大会,不要节外生枝。”

    今晚的鬼市,买家和卖家是平时的数倍,很不正常。

    所以叶天没有过多地在人多的地方逗留,而是拉着顾漫,专拣人少的地方去。

    他明白,围在摊位前的很多都是找来的托儿,就是为了让那些买家上当。

    古玩这一行,最怕是受别人的怂恿,上当之后,没地方说理去。

    所以,捡漏要冷静,不能听别人撺掇。

    除了平白无故多出来的那些混水摸鱼的汉代玉器,今晚的鬼市其它摊位跟平时一样。

    由此可见,一个大型的诈骗团伙,已经把目光瞄准了鬼市。

    其实,叶天也在惦记着石大福那边,他拿到了玉枕,又找到了玉枕的原始卖家,一定会掀起风浪,叶天担心的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走到鬼市尽头,后面的人跟上来,跟叶天搭讪:“叶先生,今天晚上没找到好东西,对不对?”

    叶天微笑着,不跟任何人为敌:“没错,人太多,看的眼花了,什么都没买。”

    顾漫看着那人,语气冷淡:“别跟着我们,大家没什么关系。”

    那个人依旧讪讪的笑着:“石先生说,明天要去二龙堂拜访,让我们提前通知。”

    叶天知道这是一句托词,这些人发现无法偷偷跟踪,就只能这样当面接触。

    叶天礼貌的道了再见,带着顾漫,打车回二龙堂。

    在车上,顾漫很是不满:“叶天,为什么总是小心翼翼的?这些人当面斥责他们几句,以后就不会再跟踪了。”

    对于石大福那群人,叶天不想得罪,毕竟他们来到金陵,只是匆匆过客,不可能停留很长时间,跟他们结下梁子毫无必要。

    更何况,围绕着金陵藏宝图的旧事,应该告一段落了。

    随着白老太太和白雪的死,这已经成了叶天的一种隐痛,使他对于捡漏,充满了遗憾,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感觉。

    “叶天,你一直没有说怎么打败佛爷?”

    whhryl.  叶天微笑着摇摇头:“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最后还你一个公道,让二龙堂压过佛骨斋。”

    顾漫半信半疑,可是,叶天态度笃定,不容她不信。

    回到二龙堂,叶天还没进去,就能感觉到四周有无数双窥测的眼睛。

    他很清楚,石大福始终对于二龙堂充满了怀疑,认为他们隐藏了金陵藏宝图的秘密。

    还有,白老太太和白雪,跟二龙堂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切宝藏都是从这里流向白家别墅的。

    叶天感叹,这些人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根本想不到,他是鉴宝皇帝重生,能够把那些流落民间的东西一个一个找出来。

    石大福等人目光短浅,知识贫瘠,想不到玉枕和高唐镜从何而来,所以永远拿不到真正的答案。

    叶天送顾漫回卧室,在门口道了晚安。

    “叶天,我总感觉你有事瞒着我,现在二龙堂只剩下我们两个,难道不能坦诚面对吗?”

    对于顾漫的追问,叶天笑而不答。

    这些答案,只会让顾漫胡乱猜测,反而于事无补,没有任何意义。

    叶天回到自己卧室,立刻接到了石大福的电话:“叶天,我就在外面,二龙堂有什么秘密?你现在说出来,我还会承你的情,最终给你一笔奖金。如果等到我自己挖掘出秘密,那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于这样的追问,叶天只是报以微笑:“石先生,我们之间本来毫无关系,但你一定要说二龙堂隐瞒了什么,我也毫无办法。”

    “叶天,关于天国宝藏,我知道的最全面,跟我走,绝不会错,呵呵呵呵……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是谁?”

    连续两句诘问之下,叶天感觉到,石大福正处在一种高度亢奋状态。

    叶天知道对方在玉枕的世界里是谁,那也毫无值得夸耀之处。

    “叶天,我才是宝藏的主人,宝藏就在——哈哈哈哈,天堂有路,地狱无门,叶天啊叶天,金陵这么多年轻人,我只看好你。还等什么?跟我走吧!”

    叶天不为所动,天国宝藏已经成了一种不祥之兆。

    “石先生,我只想完成顾二爷的遗愿,经营好二龙堂。”

    “顾二爷遗愿?他算什么东西?一个狗叛徒,为了女人当叛徒,死不足惜,死有余辜!”石大福突然痛骂起来。

    “什么意思?”叶天一惊。

    “大渡河,大渡河……所有的船去了哪里?烧的烧了,沉的沉了,一夜之间,四百条小船全都消失,我三万大军被大河阻住……罪人啊,罪人啊,死都太便宜他了,应该千刀万剐,凌迟一千零八刀……”

    叶天深吸了一口气,渐渐明白,顾二爷之死,也跟天国宝藏有关。

    其他人不知道,只有石大福知道。

    既然是不光彩的过去,叶天也不想重提。

    “好了,这事到此为止吧!”

    这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如果石大福够聪明,就能从叶天的话里,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叶天,天国宝藏就应该是我的。宝藏护卫队世世代代归石家掌握,你说,宝藏归谁?”

    叶天知道,对方想听到“宝藏无主,有德者居之”此类的话,但他此刻只想告诉对方:“宝藏无主,属于国家。”

    二十一世纪,石大福的思维模式远远落后于时代,真是可笑。

    “石先生,我累了,好自为之吧。”叶天说完,挂断了电话。

    他不必再对牛弹琴,就是因为,所有人只看到宝藏,不找到宝藏,绝不罢休。

    天亮之前,叶天做了个梦——一水相隔彼岸,白老太太和白雪踏歌而行,洒脱无比。他大声叫着白雪的名字,白雪挥手,转身而去,挥挥衣袖,不留一言。

    “白雪,白雪……”叶天大声叫着,从梦中醒来,觉得眼角湿漉漉的,似乎已经哭过。

    床头桌的台历上,标记着两周后的金陵鉴宝大会召开日。

    如今,他将一切看淡,将张主席、佛爷等人视如草芥。只要轻轻一击,整个鉴宝大会就要休克,必须由他指点江山,大会才能体面收场。

    他走出卧室,到前面去开了店门,然后打扫卫生。

    时间是上午八点一刻,他的脑海中,清晰浮现着昨晚的连环梦境。

    “还是失去了白雪……贵为鉴宝界五帝,仍然不能随心所欲地控制大局。鉴宝鉴宝,永远都猜不透巫山枕能够给人带来什么……不知道石大福那边,进行得怎么样了?”

    噩耗来得真快,他刚刚扫完了地,把拖把涮干净,还没开始擦地,一辆车急促地停在门口,一个年轻人气急败坏地一边叫一边跑进来:“叶先生,走走,赶紧跟我走……石先生要死了,石先生要死了……”

    叶天吃了一惊,听对方三言两语介绍完情况,马上跟着出去,反手关门。

    在车上,年轻人继续介绍:“石先生昨天晚上很亢奋,沐浴更衣,信誓旦旦,能在今晚得到新消息。他说,只要思想过了大渡河,就能找到宝藏……我虽然不清楚他在做什么,但从他的神色表情就知道,他已经找到了路,正在飞速狂奔……”

    叶天希望石大福找到路,但最好不是以性命为代价。

    到了石大福等人暂时栖身的别墅,石大福已经进入弥留状态。床头柜上的监控仪屏幕里,心脏跳动微弱,每分钟只有三十次。

    石大福脸色蜡黄,斜躺在床上,躬腰屈膝,像个半死的虾米一样,与之前的亢奋高傲,形成鲜明的对比。

    “叶先生来了,叶先生来了……”几个人围在床前,小声叫着。

    石大福勉强抬了抬眼皮,睁开了一只眼。

    “石先生,我来了,不要慌,没事的。”叶天赶紧走到床前。

    “死……追逐宝藏就是追逐死……叶天,后悔不听你的,离开金陵,这件事到此为止……都得死,天国宝藏就是一个陷阱,谁都逃脱不了轮回颠覆……我没想到,追来追去追到了死……告诉后代,不要再碰天国宝藏……”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这就是石大福用自己的性命,换回来的箴言。

    “你在玉枕里看到了什么?”

    “天国将亡的消息……得人心才能得天下,天国失去人心,四分五裂,分崩离析,必败无疑。叶天,记住,一定要控制自己的贪欲,不要得寸进尺,必须有节制,有节制……那只眼,那只眼——”

    石大福突然抓住了叶天的手,五指发力,指甲陷入了叶天手背的肉里。

    “你说的是那只金球?”

    “对,就是金球,那就是眼,洞察一切……我知道那只眼的神力,它现在属于你,属于你……”

    猛然间,石大福浑身一颤,松开了右手。

    叶xgchotel.天知道不妙,但这也没有办法。

    触怒天谴,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江湖规矩,人人必须遵守。

    “叶先生,怎么办?怎么办?”四周的人全都慌了。

    “石先生没了,准备葬礼吧!”此刻,叶天再次成了所有人的主心骨。

    石大福的葬礼规格很高,只不过客死金陵,过去的很多朋友来不及过来吊唁,导致葬礼有些冷清。

    让叶天感到意外的是,石大福的秘密皮箱里,也有一张遗嘱,竟然是将名下所有财富留给叶天。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宝藏能救人,也能害人。留给你,就等于是给猛虎加上了一层枷锁,让蛟龙缠上了一条锁链。叶天,带着所有财富,去做有益社会的事,让我们在九泉之下,也感到面上有光。”

    看来,石大福立下遗嘱的时候,已经冷静地预判到了未来的一切。

    明知是死,他却忍不住前行,最后,应劫而亡。

    这一定是贪念所致,任何人无法相助。

    叶天主持葬礼,一切停当之后,二龙堂、白家别墅终于安定下来。

    “叶天,我看到了石大福的秘密,我爸到底是什么人?”

    顾漫的话,挑起了新一轮的乱局。

    叶天无法回答,石大福梦见的“叛徒”应该就是顾二爷的“真实面目”。

    “顾漫,翻过一页,向前看吧!”

    “不,叶天,我一定要知道,我爸是什么人。”

    顾漫非常固执,依次打开了从石大福那里拉回来的二十只皮箱,找到巫山枕,紧紧地抱在自己怀里。

    “顾漫,听我说,那些事都结束了——”

    顾漫根本不听,固执地带着那只神秘而诡异的枕头,回了自己卧室,然后砰的一声关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全职艺术家〕〔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斗战仙穹〕〔功高盖世萧破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