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月千澜君墨渊〕〔废后她命中带煞〕〔谋君心废后倾城又〕〔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楚千尘顾玦〕〔太极经〕〔入赘王婿〕〔太极医仙〕〔叶凡唐若雪.〕〔天降娇妻霸道宠〕〔强婿当道〕〔农家媳妇有点甜〕〔豪门废婿〕〔王婿〕〔叶飞袁静〕〔全能女婿〕〔医婿〕〔王婿〕〔王胥〕〔苏云喜程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19章 高唐镜杠价
    !

    叶天劝不动顾漫,他很清楚,不解开这个谜团,顾漫永远都不死心。

    石大福手下送来的箱子,都放在隔壁的储藏室中,暂时封存。

    他在顾漫门口守了一阵,来回踱步,低声叹气。

    顾漫在屋内大声叫着:“叶天,你先去前面吧,有事我会叫你。”

    “我在这里——”

    “叶天,你不要在这里走来走去,我心里烦躁,更无法入睡!”

    叶天无奈,只好去了前店。

    此前,顾漫已经拿出了高唐镜,就锁在柜台里面的小保险柜里。

    叶天拿出高唐镜,翻来覆去,照了又照。

    镜中的他,眉头紧锁,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贵为五帝,过去的鉴宝生涯中,几乎没有难事、愁事,但现在,他觉得步步维艰,却又无法改变。毕竟,他可以“鉴宝”,却鉴定不了人心。

    鉴宝的时候,宝物是死的,早就盖棺论定,可以从任何角度去判定其有效价值。

    鉴人的时候,却无法下一个确切的定论。

    更何况,人只要活着,一切都在变化之中。

    “唉……”想到白雪,想到高唐镜给所有人带来的伤害,他心里所有的感慨化作一声长叹。

    有人进店,是两个衣冠楚楚的中年南方人。其中一个,一进来就看到了高唐镜,眼睛一亮,视线再也挪不开了。

    “老板,那个古铜镜给我看看,行不行?”

    叶天抬头,思想仍然沉浸在悲哀之中。

    “这是个好东西,给我看看,谢谢。”中年人很客气。

    叶天点头,把东西递过去。

    中年人先戴上手套,然后才把古铜镜接下来。

    “多少钱?”只看了三秒钟,中年人立刻问价。

    叶天摇摇头,他本来想说“非卖品”,忽然间觉得,这东西藏着大凶之兆,似乎并不值得珍藏。

    他伸出右手食指,向中年人轻轻晃了晃。

    外面,又有人来,这一次是张主席。

    “叶天,正好从门口经过,进来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张主席以为此前已经搞定了叶天,所以现在说话更理直气壮,力压叶天一头。

    一转眼间,张主席看到了高唐镜,两道稀疏的刀眉突然吊了起来:“哎哟,这可是好东西,给我看看!”

    他向前伸手,中年人向后一退,右手握着高唐镜,左手护着,把张主席的手挡在外面。

    “这东西,我要了!”中年人大声说。

    他的同伴也走过来,跟他肩并.zyxta.肩站在一起。

    “叶天,怎么回事?有好东西不通知我?这个古铜镜看着不错,多少钱?”

    张主席对叶天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既然吃定了他,自然高高在上,身在二龙堂里,却仿佛站在自家院子,根本没有一点主客之分。

    whhryl.“刚刚拿出来,擦拭干净。”叶天情绪低迷,没有心情应付对方。

    “这东西我要了,老板,你伸一个手指头,代表多少钱?一万?”中年人有些焦急。

    “嘿嘿,傻瓜吗你?这么好的青铜镜,一万元?”张主席出言讥讽。

    中年人脸一红,低头看看高唐镜,又放在同伴眼前,让同伴帮忙鉴定。

    “十万。”中年人的同伴坦然叫价。

    叶天没有抬头,十万或者一万,此刻对他而言,不过是个阿拉伯数字而已。

    “给我看看?”张主席第二次伸手。

    两个中年人同时后退,表情冷硬,已经将高唐镜视为囊中之物。

    “叶天,这青铜镜什么来历?你说说看,我出高价!”

    “高价?我们出十万了,刚刚老板说的就是这个价格!好了老板,东西我们要了,怎么付款?”中年人急不可待。

    关于高唐镜的真实价格,叶天依据自己的鉴宝常识,能够定价为四十万到七十万之间。

    前年的港岛苏富比春拍,曾有类似的青铜镜拍出,成交价为五十五万。按照拍卖会的季节性浮动规律,应该就在以上的价格区间之内。

    十万元要拿高唐镜,中年人想得太美了。

    “算了,我出十五万。”张主席报价。

    叶天没有开口,既然是两方杠价,做为主人,他稳坐钓鱼台。

    “十八万。”中年人继续抬价。

    “二十万。”张主席一边出价,一边观察叶天的表情。

    叶天低下头,翻看二龙堂的账本,手里握着一支笔,整个人置之事外。

    “我们先来的,青铜镜归我们,先来后到,天经地义……”

    “归你们?我和老板是哥们,二龙堂就是我的地盘,有好东西,当然归我!”张主席理直气壮。

    叶天从来没把张主席当作好哥们,因为在金陵鉴宝大会冠军的归属上,张主席已经把他卖掉,冠军也送给了佛骨斋。

    &nb.xgchotel.sp;   所以,这一次,他根本不用买张主席的账,任由对方怎么说,也不会开口。

    “我出三十万。”中年人急了。

    “三十五万,拿过来,我看看!”张主席寸步不让。

    “三十八万。”中年人再次加价。

    张主席转向叶天:“叶天,我也要买青铜镜,你把东西拿回来,我看看——”

    叶天起身,向中年人伸手。

    中年人不情愿,但最后还是把青铜镜还给叶天。

    张主席从叶天手里拿走了青铜镜,翻来覆去看了几眼,脸色立刻变得凝重了许多。

    “叶天,你从哪里找到的这东西,简直太……太——四十万,我要了!”

    两个中年人对视了一眼,接着把价格提到了五十万。

    看着这些人为了高唐镜而争相竞价,叶天感到越发悲凉。

    世人都以为,古玩即是宝贝,却不知道,宝贝也有“善恶好坏”之分。

    正如世间灵魄,有恶灵,也有善灵。

    宝贝分了善恶,就能给人带来不一样的命运。

    毫无疑问,在叶天这里,巫山枕和高唐镜,带来的都是噩运。

    “七十万。”两个中年人给出了最新报价。

    那是叶天判断的高唐镜的极限价格。

    “七十五万。”张主席继续抬价。

    “七十八!”中年人杀红了眼,虽然不是正式的拍卖会,但他们已经摩拳擦掌,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叶天,看看,看看,你二龙堂果然有宝贝,没办法,既然开始杠价,就杠到底吧,八十万!”张主席握紧了高唐镜,再不撒手。

    那个中年人跨前一步,也抓住了高唐镜。

    “八十五万,怎么样老板?该出手了吧?”

    现在,叶天已经无法决定高唐镜的归属,因为这两方杠价,只要都不松口后退,这种局面就要一直继续下去。

    “一百万——”外面,突然又有人加入进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再次把价格提升了十五万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