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营销为王〕〔我姐姐实在太宠我〕〔我真不想当暴君啊〕〔神秘支配者〕〔农家辣娘子〕〔重生之预知神豪的〕〔王爷总在设计如何〕〔玩家凶猛〕〔原来我早就无敌了〕〔皇明天子〕〔清炖港综大世界〕〔腹黑双宝:妈咪是〕〔我有一间活地狱〕〔修真大福星〕〔柯南之我真不是内〕〔宋成祖〕〔夏夕绾陆寒霆〕〔穿越之古代逃难记〕〔傅慎言〕〔大佬从养猪开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24章 白龙王佛牌血十字
    !

    “叶天,今天三位重量级专家评委都在这里,好好听听他们的高见,学习学习。一定要少说多听,机会难得!”张主席的口吻,分明是倚老卖老,笑里藏刀,警告叶天不要乱说话。

    &nbsjxpxxs.p;   叶天笑了笑,点点头。

    既然佛骨斋没有换画,那就证明,佛爷、张主席要抗拒到底,从暗地里不要脸,直接到了明面上不要脸。

    他有绝对把握,拿下联名画,让鉴宝大会乱成一锅粥。

    叶天的目光再次掠过全场,所有人的目光,突然向门口汇集。

    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烟色长靴的妙龄女郎从外面进来,手里捧着一幅卷轴——吸引众人的,或许是女孩子那张妩媚动人的脸,而叶天则不然,他看到的不是美人,不是卷轴,而是女孩子颈上挂着的一个佛牌。

    会场四周屋顶,全都装着射灯。

    叶天向她望去的时候,一道灯光,正好打在那个佛牌上。

    她的风衣是大红色,里面穿的高领毛衫是白色,那个佛牌则是纯烟色。

    “烟曜石、白龙王、泰国佛牌中的顶级品——”

    这只是从价值上判断,叶天看过太多佛牌,其中以白龙王亲手开过光的烟曜石为尊。

    他尊敬白龙王,对这种佛牌有着无限好感,很可惜,这只佛牌给予他的,不是喜爱,而是惧意。

    女孩子穿过灯光人群,走到最前排,找到自己的席签,轻轻坐下。

    所有人的目光一直尾随着她,她已经成了全场亮点,盖过了主席团上的三位评委。

    张主席走过去,弯下腰,跟女孩子说话,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

    嘉宾们窃窃私语,传入叶天的耳朵里。

    “那美女是谁啊?”

    &zyxta.nbsp;  “金光集团老总的千金。”

    “金陵十大美人之一的小美人金小眉?”

    “正是正是——‘五大三小一观音’里面,年龄最小,身家最高……”

    叶天知道金小眉的名字,金陵十大美人冠绝大江南北,就连燕京那边的富家公子都趋之若鹜。

    当下,他只看那个佛牌。

    烟曜石之光,至纯至精,来自宇宙深处无名天体,能够驱散世间一切邪恶,击杀狰狞凶兽。

    经过天下第一大法师白龙王亲手开光,更具备了逢凶化吉、遇难成祥的力量。

    一枚烟曜石的佛牌,价值至少在四百万美金以上,而且必须亲自到泰国曼谷郊区的白龙王府邸,跪拜求取。

    白龙王曾经发出全球通告:“只渡有缘人——无缘人退散!”

    所以,这种佛牌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因为白龙王只渡人,不要钱,如果非要在白龙王供奉台前布施随喜,那就看各人的诚心了。

    张主席说完话退开,金小眉轻轻举手,纤纤五指,拂动额前的散发。

    她的手指修长白皙,更映衬得那只佛牌幽烟如谜。

    叶天走上前,弯腰向金小眉打招呼:“金小姐好,幸会幸会。”

    他向金小眉伸手,金小眉扫了他一眼,很有礼貌地伸手,与他握手。

    “幸会。”

    “金小姐,你戴的佛牌是不是被别人碰过?”

    叶天开门见山,因为他关心的是这佛牌上xgchotel.暗藏的一缕邪气。

    “什么意思?”金小眉皱眉。

    太多年轻人以佛牌为话题跟她搭讪,她已经习以为常。

    “金小姐,自从戴上这枚佛牌,是不是诸事顺遂之外,还有一点点美中不足?”

    叶天的说法还算委婉,因为这佛牌的保佑力量虽然强大,但烟曜石核心透出来的一抹暗红色,足以说明,佛牌上已经被人下了“泰国降头”。

    降头术与中国的苗疆蛊术同出一源,其诅咒的力量无比强大,足以穿透时空,波及五湖四海。

    叶天能够断言,只要戴上这只佛牌,金小眉应该是“诸事不顺连连、血光之灾频现”。

    “这个……你是谁?为何这样问?”金小眉的眉头皱得更紧。

    “喂,叶天,聊什么呢?”佛爷一路笑着,一路快步过来。

    他纯粹是做贼心虚,以为叶天在金小眉面前说鉴宝大会和佛骨斋的坏话。

    “没有,在聊佛牌。”

    “呵呵,这佛牌的来历大了,白龙王是金总的朋友,看着金小姐从小长大,在她十八岁的时候,亲手下刀,雕刻了这块佛牌,又亲手挂在她脖子上,呵呵呵呵……”

    佛爷谄媚,几句话就把金家的江湖地位高高捧起来。

    按照他的说法,在白龙王面前,普通人一牌难求。

    金家势大,连白龙王都要“亲手雕刻、双手奉上”。

    这种强烈对比,凸显出了金家的豪强之处,冠绝天下。

    “过奖了,过奖了。”金小眉微微脸红。

    叶天一笑,佛爷眼拙,只看佛牌的价值,根本不知道,佛牌的内部已经在降头术的作用下,产生了根本性的器质变化。

    不但不能护佑,而且随时都能引来可怕变化。

    他直起腰来,没有后退,而是站在一边。

    “叶天,鉴宝大会就要开始了,到你自己座位上去吧。”佛爷皮笑肉不笑地吩咐。

    叶天摇摇头,他感觉到,自从金小眉坐下,现场的气氛已经变了。

    他能感觉到,金小眉的印堂正中,隐藏着一团淡淡的烟气。

    按照民间算命师的说法——印堂发暗,必有灾祸。

    烟气越明显,灾难来得越快。

    “叶天,你感觉回去坐下,别打扰金小姐。”佛爷沉下来来。

    金小眉坐下,叶天后退一步,向四周望了望,似乎没有什么危险。

    “叶天——”

    佛爷威严地低喝了一声,马上就要当场发作。

    哗啦一声,从他们的头顶传来。

    叶天仰面向上看,一团烟影急速坠落,不偏不倚,砸向金小眉头顶。

    他来不及提醒,弯腰向前,双手穿入金小眉的腋下,一把将她抱起来,旋身后退。

    刹那间,他觉得后背一阵刺痛,仿佛被一把利剑劈中。

    哐啷、哐啷两声巨响,一只纯铜莲花吊灯砸在座位上,玻璃罩子、灯泡碎片四下里飞溅出去,引起一阵惊呼。

    那只吊灯直径一米半,重量至少在四十公斤以上,从七米高度落下,自身重量加上重力加速度,如果金小眉坐在原处——后果不堪设想。

    幸亏叶天手疾眼快,千钧一发之际,救了金小眉。

    只不过,吊灯来得太猛太快,他只顾着金小眉,自己后背被吊灯的宝剑形花瓣挂了一下,撕裂了一条半尺长的口子,鲜血狂喷,从腰间到裤脚,瞬间湿透。

    “快,快送他去医院……”金小眉清醒过来,立刻大叫。

    叶天用力挺了挺腰板,努力想要站稳,但后心痛不可当,呻吟了一声,向前扑倒。

    金小眉撑不住,两人同时倒下,脸贴着脸,嘴唇碰触在一起。

    “救护车,叫……救护车!”

    金小眉被压住,声音从叶天身子下面透出来。

    佛爷从最初的震惊中清醒过来,跟着大叫:“好好,叫救护车,赶紧叫救护车!”

    对他来说,叶天受伤送去医院,鉴宝大会现场,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是天降大喜,但他觉得仍不过瘾,最好吊灯落下,直接砸在叶天脑袋上,要了叶天的命,那就功德圆满了。

    叶天醒来,先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

    他睁开眼,看到的是金小眉那张白皙如玉的俏脸,还有一双饱含幽怨的眼睛。

    金小眉眼角噙着两滴晶莹的泪水,注视着叶天的脸。

    “我没事……”叶天开口,后背的刺痛减轻了一些。

    “你醒了,没事就太好了,太好了!”金小眉猛地挺身,放开叶天的手。

    那只佛牌在她胸前一跳,再次刺痛了叶天的眼睛。

    从前,他见过太多,有人在泰国佛牌上种下降头的例子,害死人不偿命,一切都发生在不知不觉之中。

    降头和蛊术,都是远古文化。

    普通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一说起它们,全都谈虎色变。

    “金小姐,把佛牌摘下来……给我看看,可以吗?”

    叶天强撑着身体,向金小眉伸手。

    他想救人,不能再让佛牌伤害对方。

    这时候,他也能想到,泰国高手不会无缘无故伤人,这只佛牌能够戴到金小眉脖颈上,一定是有其复杂过程。

    金小眉顺从地摘下佛牌,放在叶天手里。

    佛牌入手,叶天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寒意,仿佛隔着手套,接触一块寒冰。

    此刻,他没有高强手电,只能转过头,对准窗外。

    烟曜石正中,那一抹暗红,犹如一道血痕。再仔细看,竟然是两道暗红,左右交叉,仿佛一个粗粝的叉号。

    叶天感叹,普通人对于玉石、佛牌没有任何常识,别人说好,就直接戴上,简直是无知者无畏。

    这种“血十字”属于佛牌中的大凶兆,并且是有人刻意为之,用心险恶之极。

    叶天崇拜白龙王,全球各地,只要相信泰国佛缘的,都对白龙王敬若神明。所以,“血十字”当然不是白龙王弄出来的,只能是金家的仇人甚至是金小眉的仇人。

    “戴上它以后,有没有发生过印象深刻的事?”

    金小眉皱着眉头:“叶先生,似乎……并没有!”

    “金小姐,这只佛牌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你最好把它收起来——不,是捐出去,捐给佛堂、庙宇、道观,让大师的英灵之气,镇压其中藏着的邪气……”

    金小眉轻轻摇头:“叶先生说得太复杂了,这只是一只佛牌,而且是来自泰国最灵验的白龙王。白龙王说过,我戴着它,自然能够逢凶化吉。的确,自从戴上它,我遇到过几次车祸,别人有事,我没事——”

    说到此处,金小眉低头,两串泪珠,簌簌而落。

    叶天当即明白,跟她一起同车同行的,当然是亲眷、好友、同伴、闺蜜。其他人死了,她还活着,就等于是她福报巨大,降头厄运无法伤害她,只能报应在别人身上。

    降头术的世界里,如果降头师不能消灭别人,就一定遭到降头反噬,结果相当惨烈,相当于中国古剑的“名剑出鞘不饮血不得归”一样。

    “叶先生,你到底想说什么?”

    叶天没有再说下去,如果对方不信,说再多都没用。

    “叶先生,这只佛牌的确有些……奇怪,我问过很多奇术师,但他们都语焉不详。这是白龙王亲手雕刻的佛牌,其他人震慑于白龙王的盛名,都不敢说什么。你今天说的,我还是第一次听到!”

    白龙王名满天下,其他人当然不敢发表谬论,污蔑佛牌。

    即使看到了相当明显的“血十字”,仍然敷衍了事,不肯揭破真相。

    叶天本来不该多管闲事,但吊灯落下,直接把他和金小眉的命运,纠结到一起。

    “金小眉,告诉我所有情况,我替你筹划。”叶天淡定地说。

    他能识破佛牌上的降头,就有处理办法。

    做为鉴宝皇帝,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每一个热爱古玩的人,平安如意。

    当然,这很难做到。就像眼前的金小眉,明明知道佛牌有鬼,却碍于脸面,不敢直说。

    “叶先生,我有时候会做噩梦,看到一扇玻璃窗,上面有一个巨大的血十字。血是暗红色的,相当污浊的样子。我梦中,似乎见过它,记忆深处,那应该是在金家的某个别墅里。我看到血十字,后面又发生了很不好的事……”

    那是一件血案,所以金小眉说到这里,就停下,免得牵扯到金家的颜面。

    “你确定看到的是血十字?”

    金小眉拿过旁边的记录夹,在一张纸的反面,画了一个线条粗粝的血十字,又在血十字的外缘,画了一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

    那面玻璃窗上,四周雕刻鸢尾花纹,奢华大气,雍容典雅。

    “金小姐,还有呢?”

    “我看到血十字,视线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草地荒芜,枝叶凋零。我就觉得,金家已经完了,整个家族已经没有了生气,我的未来,再也没有欢笑,于是……我想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

    叶天一惊,原来,这种降头,是要人自杀的“死降”。

    死降,约等于是抑郁症之类的心理疾病。

    如果有人因为“死降”自杀,医生往往只能用抑郁症来解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