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坦途〕〔暴君自我养成攻略〕〔我有进化天赋〕〔废材修仙录〕〔宋北云〕〔重生嫡长女〕〔黑石密码〕〔大秦之情〕〔重生弃少归来〕〔穿越山贼做皇帝〕〔赘入1988〕〔权臣总想骗我跟他〕〔农家娇娘〕〔您的仇人已火化〕〔半壁文娱〕〔冷王盛宠:娘亲是〕〔大唐暴吏〕〔封魔氏〕〔女总裁的无敌狂婿〕〔狂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28章 有人要杀金小眉
    !

    叶天对此无所畏惧,就算是张主席和三位评委弄虚作假,他也能见招破招,还原事实真相。

    “叶天,我感觉,你对这个冠军看得很重,为什么?”

    叶天一笑,在鉴宝皇帝的年代,他才不在乎这个小小的金陵鉴宝大会冠军。

    如果三马图不能征服张主席,他还可以另外出招。

    徐悲鸿三马图对齐白石斗方,势均力敌,足够胜之。

    “小眉,这些事说来话长。”

    金小眉笑着点头:“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只要你喜欢的,我都帮你拿回来。如果一幅卷轴不够,我让人送十幅过来。总之,在金陵,我可以全力以赴帮你。”

    &nb.jxpxxs.sp;叶天当然知道,金家的实力,在金陵所向披靡,不是一个小小的张主席再加一个佛爷能抵挡的。

    台下的骚动刚刚平息,佛爷就匆匆过来,低眉顺眼,告诉叶天:“咱们出去聊聊?”

    叶天毫不在意,起身跟着佛爷出去,到了旁边小门外的走廊。

    “三马图对斗方,咱们这一次撞车了。”佛爷说。

    叶天知道,今天只有一个赢家,那就是二龙堂。

    “我先拿冠军,以后再怎么变,我不管。”

    佛爷摇头:“不行,这个冠军,我拿定了——”

    旁边,突然有人闯出来,两人扭住叶天的胳膊,佛爷倒背在后面的手亮出来,托着一块手帕,捂在叶天的脸上。

    一股刺鼻的乙醚味道扑上来,叶天顿时失去了知觉。

    最后的意识,他听见了金小眉的声音:“你们干什么……”

    再度醒来,他觉得太阳穴刺痛,喉咙里恶心,这都是乙醚迷药的后遗症。

    眼前,一盏昏黄的灯泡吊在半空,旁边是成堆的货物,大大小小的木箱、麻袋垒得有两人高。

    旁边还躺着一个人,正是金小眉。

    再向前,四个年轻人围着一张木桌,正在喝啤酒。

    “佛爷真够狠的,为了一个小小的冠军!”叶天冷笑一声。

    对方动手,就是涉嫌犯罪,吃不了兜着走。

    他不怕死,现阶段,佛爷还没胆量杀人。

    金小眉呻吟一声,从昏迷中醒来。

    叶天动了动手脚,两道拇指粗的白色尼龙绳,分别捆住了他的双手和双脚。

    他试了试,可以一瞬间崩断绳子,反击敌人。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仰面向上,望着屋顶灰褐色的横梁。

    “叶天啊叶天,你现在在干什么?”他默默地问自己。

    重生金陵,他为的不是这种浑浑噩噩的生活,而是要重回鉴宝皇帝年代,叱咤风云,江湖再起。

    “怎么才能回去?”他想起了算盘里出现的那颗小小的金球。

    “荷鲁斯之眼——复活……天国后裔追逐的宝物……”

    他必须停止无效劳动,走向正轨。

    “喂,他们醒了,开始干活!”四个年轻人从桌边站起来。

    其中两个,随手拎起了棒球棍,拖在地上,大步走过来。

    叶天不想伤人,但是被绑架到这种地方,他心里的怒气已经开始勃发。

    “小子,还有什么后事需要交代吗?”年轻人不客气,棒球棍直接按在了叶天的肩膀上。

    叶天摇摇头,他只要崩断绳子,四个年轻人不死即残。

    “敢坏佛爷的事,胆子不小。”

    另一个年轻人嬉皮笑脸地指着金小眉:“金家小姐,这么漂亮,偏偏跟这小子不清不楚的,说不得,也得死,就是有点可惜了!”

    “她跟我无关。”叶天说。

    “佛爷说,既然她想管你的事,就得一起死。”年轻人懒洋洋地解释。

    “杀了我,警察不会放过你们。”

    叶天明明知道,这四个年轻人拿了佛爷的钱,只要钱,不想后果。

    “佛爷说了,做得干净一点,让你小子痛痛快快送命,然后扔到混凝土墙里,当场抹平,明天什么都看不出来了呵呵呵呵……”年轻人嚣张地笑了。

    叶天突然不想辩驳,对于这些无法无天的小混混来说,只有打个半死,他们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佛爷给你们多少钱,我给双倍!”金小眉试图用钱解决问题。

    年轻人哈哈大笑,连连摇头:“佛爷给的钱,我们敢要,你给的钱,不敢要……”

    叶天暗中发力,双腕缓缓挣开,尼龙绳具有弹性,他的双手立刻挣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以,即使身为鉴宝皇帝,出门时,身边总有四名保镖——他也不肯放松锻炼。

    双手松开,他的双腿随即发力,脱掉右脚的鞋子,右脚立刻从绳套里挣脱。

    年轻人愣住,不明白绑得好好的,叶天怎么就突然获得了自由?

    叶天夺过了棒球棍,一棍子一个,把四个人全都砸倒在地。

    事情的开始和结束,就这么简单。

    他其实可以做得更好,但为了让四个年轻人开口说话,使得金小眉成为合格的旁证,才故意耽搁了十分钟。

    在木桌上,他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录音键,走近四个年轻人。

    “说说吧,佛爷怎么指使你们干事的?”

    年轻人明白,这次遇到了高手,只有老老实实坦白。

    事情并不复杂,佛爷以为,叶天在金陵没有任何根基,二龙堂失去了顾二爷,已经变成了一个街边小店。

    所以,他想除掉叶天,然后把二龙堂、白家别墅全都据为己有。

    其中,也包括二龙堂拥有的那些古玩宝物。

    “佛爷说,你在金陵没有亲戚,就算突然死了,也不会有人报警找人,这事就不了了之了。我们每人拿一百万封口费,事前给七十万,事后再给三十万。”年轻人果然只认钱,每人一百万,共四百万,就要买叶天、金小眉的两条命。

    叶天笑了,光天化日之下,佛爷这么做,简直是疯了。

    “佛爷真这么说?你们真敢信?也真敢做?”

    四个年轻人点头:“对,他就这么说的。”

    叶天参加过无数次鉴宝大会,做为鉴定师、裁判长甚至是最终评委。

    他很少遇到佛爷这种人,夺宝杀人,理直气壮,而且做得如此莽撞。

    “佛爷在哪里?”

    “办完事,他叫我们去金宝大厦顶上的宝丽宫夜总会去领钱。”年轻人回答。

    叶天解开了金小眉手上的绳子,让她先离开这个杂货仓库,然后一棍一个,把年轻人打晕过去。

    他找到车钥匙,出了仓库,发动外面停着的一辆烟色吉普车,带着金小眉离开。

    “真是奇怪,这伙人无法无天,竟然堂而皇之地杀人!”金小眉依旧愤慨不已。

    她在怜悯叶天,而叶天已经反过来,考虑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

    佛爷要除掉二龙堂,根本不用杀人。

    二龙堂和佛骨斋,只是商业之争,牵扯的不过是金钱、宝物、名声、利益,根本上升不到杀人害命上去。

    他看看金小眉:“你今天到鉴宝大会来,是不是朋友们都知道?”

    金小眉有些奇怪:“什么意思?”

    从莲花吊灯落下到被人绑架,看似发生在叶天身上,实则,金小眉很可能是对方的主要目标。

    “有人要杀你。”叶天下了结论。

    他能看懂宝物,更能看懂人心。

    “啊?什么?”金小眉愣住。

    那个佛牌就在叶天的口袋里,隔着布料,烟曜石发出了阵阵寒意。

    关于白龙王,线上线下,铺天盖地都是他的神奇传说。

    金小眉戴着这枚佛牌,既彰显了金家的实力,又让白龙王的神奇之处,在金陵铺张开来。

    叶天五次见到白龙王,只有第一次,白龙王赠他一枚白玉蝉。

    蝉鸣树梢,声震八荒。

    这是玉蝉的本意,但白龙王最后一次见他,却赠他一句话:“蝉上树梢之前,身在何处?”

    如今,见到金小眉,看到烟曜石佛牌,叶天突然想到了白龙王赠给自己的那句话。

    蝉上树梢之前,曾经禁锢于烟暗的地底,超过数年。

    正是地下的辛苦挣扎,它才能够突破地皮,爬上树干,由爬虫脱壳而出,变成鸣蝉。

    这一瞬间,叶天明白了,白龙王早就看透了他的未来,只不过用一句谶语,向他发出警告。

    如今,他从鉴宝皇帝重生,落在无名小卒“叶天”的躯壳之内,岂不是蝉的最暗昧时代?

    “停车,停车!”金小眉猛地叫起来。

    叶天把车子停在路边,默默地攥着方向盘。

    天近黄昏,两边的路灯次第亮起来。

    路上的车流渐渐增多,车灯闪烁,汇成一条无尽长龙。

    “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金小眉突然明白过来。

    莲花吊灯落下,不是佛牌上的血十字力量,而是真的有人在鉴宝大会的屋顶做了手脚。

    吊灯松动,正对金小眉的席签。

    她坐下,这场谋杀就开始了。

    可是,叶天不偏不倚出现,瞬间救下了金小眉,敌人的暗杀计划落空。

    “你救了我,所以你也该死!”金小眉的思路越来越清晰。

    叶天点点头,这正是他考虑到的。

    佛爷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冠军,而且接受的是一项秘密任务,那就是要金小眉的命。

    “你知道,谁最想杀我?”

    叶天摇摇头,大户人家,支脉众多,其中牵扯到的利益关系,更是错综复杂。

    外人看不透,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这几天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金小眉自言自语。

    “我们现在去金宝大厦宝丽宫夜总会。”叶天说。

    “去见见佛爷,问他为什么要做帮凶!”

    两个人达成了一致,但是情绪不同。

    &nbsxgchotel.p; 叶天冷静,金小眉却气炸了肺,胸口起伏,满脸通红。

    车子到了金宝大厦的地下停车场,两人乘电梯上楼。

    “叶天,我现在……我现在觉得,整个金家都太恶心了,太恶心了!”金小眉的怒气越来越盛。

    叶天不想掺和大家庭的事,在鉴宝大会这件事上,他只要战胜佛爷,拿到冠军,就足够了。

    至于金家的利益之争,与他无关。

    当然,佛牌上既然存在血十字,就再也不适合金小眉这样的人佩戴。

    到了顶楼,叶天带着金小眉出去,转过一个拐角,就是宝丽宫的大门。

    门内,霓虹灯闪烁,无数俊男靓女正随着劲爆的音乐声摆动身体,浑然忘却了外面的世界。

    叶天拉着金小眉,沿着右侧走廊向前,一直到了舞台南面的包间。

    年轻人供认,佛爷正在一号包间等着他们,今晚不见不散。

    包间的门上,镶嵌着彩色玻璃。

    灯光从里面透出.zyxta.来,地上的影子,光怪陆离,五彩斑驳。

    叶天停住了脚步,没有轻举妄动。

    外面,灯光绚烂,音乐嘈杂,但这里却相对安静,不受惊扰。

    “怎么了?进去啊?”金小眉按捺不住。

    叶天皱了皱眉,他觉得,现在发生的事,每一件都不顺利,总是险象环生,变化迭起。

    “我发现,这块佛牌到了我身上,诸事不顺,心里别扭。”

    金小眉深吸了一口气:“都到这时候了,说这个干什么?”

    叶天当然明白,此刻应该冲进去,见到佛爷,问个明白。同时,打电话报警,先让警察把佛爷抓了再说。

    他的第六感又有了不祥之兆,使他在此刻停下,止步不前。

    “叶天,我进去,质问佛爷,到底谁想杀我!”金小眉向前一步,就要推门。

    叶天拉住了金小眉,连续后退,到了七号包间门口。

    里面的灯关着,证明没人。

    他开门进去,把金小眉也拉进去,然后开了落地灯。

    这是一间可以喝酒、唱歌、跳舞的包间,大屏幕随即亮起来。

    一个穿着烟色礼服的女服务生进来,礼貌地躬身行礼:“请问两位要什么酒水?”

    叶天随便指了指旁边的酒柜,服务生开了一瓶酒,倒满了两只杯子,然后退出去。

    “叶天,我们在这里干什么?我们不是来喝酒的,是来找人的……”

    叶天摇摇头,沉静地坐下。

    他拿起遥控器,播放一首歌曲,然后把音乐声放低。

    “坐下,等着,看戏。”他淡淡地说。

    实际上,当他意识到一号包房也许是陷阱的时候,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等待,等待,等待,等待敌人自己露出马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