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策〕〔玄真战记〕〔策江山:嫡若惊鸿〕〔丁梦妍江策为主角〕〔丁梦妍江策〕〔江陌江策〕〔主角江陌江策〕〔江策丁梦妍江陌〕〔修罗战神丁梦妍〕〔丁梦妍〕〔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富婿奶爸〕〔快穿之妖精也来虐〕〔神秘老公替嫁妻〕〔再次婚姻〕〔镇世仙尊〕〔江策江陌〕〔前任太多也是我的〕〔锦鲤系统超旺夫〕〔我的女友是大小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28章 再入鬼市胭脂盒
    !

    很显然,金小眉没有叶天的定力,对于仓库被囚那一节,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

    “叶天,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要不要先报警?”

    叶天淡定地望着大屏幕,跟着歌词,轻轻哼唱。

    佛爷只是台前的傀儡,真正的敌人,躲在幕后。就算杀了佛爷,也于事无补。

    “叶天,我家里的那些人整天勾心斗角,恨不得把整个家族的金山一夜之间瓜分干净。每个人都……都仿佛仇家,一个劲地算计来算计去……”

    关于大家族之争,例子比比皆是。

    叶天已经过太多太多,人间百态,历久弥新。对于金家的形势,他也有所耳闻。只是没想到,竟然上升到雇凶杀人的地步。

    “先坐下,稍安勿躁,我相信,有人比咱们更着急。”

    金小眉看着叶天,紧锁的眉头忽然间慢慢放松,在侧面坐下。

    “叶天,你是不是觉得,今晚的事有些诡异?”

    “怎么呢?”

    “有人光天化日之下绑架咱们,还下了谋杀命令。说起来,佛爷根本没必要如此狠辣,他跟金家没有过节,杀你不可能连带杀我……”

    这些话,刚刚叶天已经说过两次,只不过,金小眉情绪激动,没有认真听。现在,她自己回过神来,终于明白叶天的意图。

    “好了,都说清了,现在就是等着敌人自己露面。”叶天做了总结。

    金小眉不再说话,凝视着玻璃门。

    这里靠近入口,只要有人进来,就能从玻璃上看到模jxpxxs.糊的影子。叶天选择这里,含义深刻,早就预知一切。

    “谁给你的卷轴?谁让你参加鉴宝大会?”

    “是我叔叔金成都。”

    “他平日跟你关系怎样?”

    “我十二岁时父母车祸去世,一直都是叔叔管理家族大权,对我还算不错。对了,他跟佛爷之间,似乎关系极为密切。”

    叶天逐渐看清真相,金成都密谋杀人,佛爷只是中间人而已。至于叶天,则是为了掩盖真相,故意放出来的烟幕弹。

    如果计划败露,金家追查起来,只会认为,金小眉之死,是受了叶天的牵连。

    对于这种李代桃僵、指东打西的策略,古代兵法战策上,屡见不鲜。

    叶天此刻,只想知道,张主席等人,对于鉴宝大会的结果如何处置。

    “叶天,你的三马图哪里来的?”

    两个人心有灵犀,竟然同时想到了鉴宝大会的事情。

    叶天一笑,他当然不能说是捡漏而来。这种说法,虽然是实情,却根本不可信。普通人都知道去鬼市寻宝捡漏,但最终成功的,却万中无一。

    如果他说“捡漏”捡到了大师的三马图,那就太可笑了。

    “那是二龙堂顾二爷珍藏的东西,一直锁在保险柜里,我偶然见到,为了鉴宝大会的冠军,只能拿出来参赛。”

    金小眉点点头:“怪不得呢,二叔给我卷轴的时候,告诉我,鉴宝大会没有超级宝物,带着这幅卷轴,就能拿个冠军回来。金家虽然不是专做古玩的,但家族内部的藏宝楼,冠绝金陵,宝贝分为九等。这幅卷轴只是第九等,藐视金陵,横扫无敌。”

    金家藏宝楼全国有名,媲美于岳麓书院的明清藏宝楼,是当代数一数二的宝藏聚集之地。

    过去,叶天两次参观金家藏宝楼,并且与金成都有过一面之缘。

    现在与过去相比,叶天从鉴宝皇帝变成了刺杀目标,简直是造化捉弄,上天颠覆。

    他相信,此刻再次见了金成都,对方也绝对不会把他跟鉴宝皇帝联系起来。

    外面,有人经过。

    人影一闪,金小眉紧张地站起来。

    “别慌。”叶天低声叮嘱。

    对于佛爷,他一向都有些厌恶。古玩这一行,又称为“文玩”,必须文雅之人,才能玩味真谛。

    至于佛爷这样的人,但看取名“佛骨斋”,而本人又被称为“佛爷”,已经背离了“文玩”的意义。

    更何况,几次接触下来,佛爷既不“文”也不“佛”,恰恰相反,既像是屠夫,又像是土匪。

    任由这样的无耻之徒,横行放肆于金陵古玩圈子,绝非正道。

    叶天想到了鬼市上那些地摊,渐渐觉得,自己过去一个月,太执着于鉴宝、捡漏、利益、宝藏,完全忽视了古玩行里的永恒真理。

    古玩,玩的是文化,虽然跟利益有关,但最后的起点和落点,一定是在文化上。

    他被白老太太、白雪困扰,一直在筹谋“天国宝藏”的事,现在看来,违背了哲学上的“物物而不物于物”的恒定真理。

    巫山枕、高唐镜损毁,或许就是提醒他,该到了幡然梦醒之时了。

    外面,突然有人大叫:“杀人了杀人了,快报警,有人死了……”

    金小眉吓了一跳,一把抓住了叶天的袖子。

    叶天抬手,把大屏幕的声音.jsshcxx.关掉。

    “是一号包房,一号,赶紧打电话报警……”

    “刚刚进去的时候,就觉得不对,赶紧报警吧,保护现场,都别动都别动,所有包房上锁,谁都不能出来……”

    很快,叶天所在的包间门口,也响起咔嗒一声,从外面锁死。

    “佛爷,死了?”

    叶天点点头,从外面的呼喝声中,已经听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

    “谁杀了他?他该死,但杀他的人更该死!”金小眉低声自言自语。

    佛爷死了,金陵鉴宝大会上,二龙堂就没了对手,获得冠军,无可争议。

    两个人静静坐着,等到外面的喧嚣告一段落,然后有一队警察过来,勘验现场。

    到这时候,夜总会的人才开了门,所有包房里的人,都探头探脑,向外张望。

    “我们走吧,这里的事是不是已经完了?”金小眉问。

    “小眉,我们把房门开一条缝,你好好坐在门口,如果有金家的人经过,你就记下是谁。我怀疑,有金家的人深度参与今天的事。”

    金小眉答应一声,拖了把椅子,端坐在门口,把房门开了一条一寸宽的缝,屏住呼吸观察。

    叶天高坐钓鱼台,根本不担心外面发生的纷纷扰扰。

    毕竟,他在一瞬间已经看透了一切。

    佛爷是枪头,如今幕后烟手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用佛爷的死,为这件事划上句号。

    从今以后,金小眉永远都不会知道,到底谁想让她死?

    叶天也不会知道,金家、鉴宝大会、佛爷、佛骨斋到底有什么勾连。

    佛爷这种人,不知天高地厚,这一次终于栽了。

    叶天从口袋中取出了纸巾包裹的烟曜石佛牌,缓缓打开。

    烟曜石是从火山口流出来的炽热岩浆,突然冷却后形成的天然琉璃,又称“龙晶”或者“十胜石”。

    此类宝石大部分分布于美国的亚利桑那和新墨西哥州,古印第安人称之为“阿帕契之泪”。

    当世最珍贵的烟曜石品种,分为鬼仙红眼和鬼仙蓝眼。

    白龙王赐予金小眉的这一块,名为“鬼仙红眼”,是极稀少品种。

    构成凶兆“血十字”的,正是结晶体内部的“红眼”部分。

    高手看宝石,先看吉凶,再定取舍。

    如今,有人暗中动了手脚,把白龙王佛牌改了性质,其心可诛。

    叶天有办法改变烟曜石的本性,只要用激光枪,把宝石内部的暗红色雾状物质打掉,让“红眼”重见天日即可。

    最重要的是,把暗杀金小眉的人找出来,解决根本危机。

    叶天取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

    在金陵,这时候打电话很不礼貌,毕竟太晚了。但是,泰国的此刻,却是夜生活刚刚开始之时。

    “你家族里,谁跟白龙王最友好?”

    金小眉没有回头,专注地看着门缝里的情况。

    “二叔金成都,另外,大哥金啸坤,也曾经多次去见白龙王,求取佛牌。他们两个,长期往返曼谷和金陵。”

    听到“金啸坤”的名字,叶天忍不住皱眉。

    金啸坤今年只有二十八岁,但在江湖上,到处有人称他为一声“坤爷”。从这个称呼,就能看得出,这个人的行事方式,有多飞扬跋扈。

    “好吧。”叶天打消了让金家人去白龙王那边查找线索的想法。

    无论金成都还是金啸坤,都不可能为了金小眉的事大动干戈。

    如今,既然叶天能够搞定烟曜石佛牌,就无需麻烦别人了。

    “我一会儿出去,先到鬼市,买点东西,再回二龙堂。”

    “鬼市?我跟你一起去,那地方我最喜欢了,小时候爸妈经常带我去玩。”金小眉笑起来,笑声中含着忧伤。

    叶天皱了皱眉,没有拒绝金小眉。

    当然,他无意引发金小眉过多的伤感,所有话题,到此为止。

    外面,有几个人经过,从内向外走。

    金小眉浑身一颤,背对叶天,轻轻比划了个“三”。那个手势,应该就是代表外面有三个金家人经过。

    这一切,都在叶天的预料之中。

    如果一层层剖析开来,应该是这样一种递进关系——金家有人要杀金小眉,请佛爷出手;佛爷借着除掉叶天的机会,把金小眉带进来;吊灯落下没有成功杀人,佛爷只好暴力绑架,把叶天、金小眉同时抓走;这次行动,佛爷步步失去先机,金家的人也没了耐性,直接杀佛爷灭口,暂时告一段落。

    叶天仿佛一个导演,准确地预演了这场戏剧。

    外面的所有人,都像他聘请的演员,一个一个,慢慢展现,有条不紊地演好自己的角色。

    现在,佛爷死了,一场风波就过去了。

    他想了想,打电话给张主席。

    “叶天,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鉴宝大会冠军,花落二龙堂。恭喜你,恭喜你!”张主席的话,十分热情。

    “谢谢张主席,一定更加努力,让二龙堂的生意越来越好,对得起张主席的栽培。”

    张主席哈哈大笑:“我没什么栽培不栽培的,你二龙堂拿出了三马图,谁还敢正面进攻?不过叶天,这幅画等于稀世之宝,你们二龙堂隐藏得那么深,简直太可怕了!”

    这其实是个误会,如果顾二爷有三马图,早就第一时间献出去,把鉴宝大会冠军直接预订下来,其他人想都不敢想。

    正是因为叶天有分寸、有涵养,才导致佛爷一步步上当,最后连命都交出去了。

    “叶天,明天早晨来领冠军奖杯。对了,今天你见过金小姐了对吧?金家藏宝楼得了亚军,本次鉴宝大会,你们是真正的赢家,哈哈哈哈……”

    大笑声中,张主席挂了电话。

    佛爷一死,佛骨斋突然坍塌,在金陵失去了全部位置。至于佛骨斋的人,也树倒猢狲散,从此烟消云散。

    等到外面的声音全都消失,金小眉才告诉叶天:“刚刚外面经过的就是大哥金啸坤,旁边跟着的是他的手下‘哼哈二将’。他们在这里,说明了什么?他们会不会是杀人凶手?”

    叶天笑了,没有真凭实据,绝对不能盲目地说别人是凶手。不然,那就是诬告。

    此刻的情形,只能大致认为,金成都、金啸坤都跟金小眉的遇刺有关系。

    “金小姐,现在我们去鬼市。”叶天淡然微笑着说。

    他要自己化解“血十字”,不通过白龙王。

    既然遇见金小眉,这件事就要管到底。

    他们从金宝大厦向北,穿过一公里长的恩公巷,又过了老实街、方家坊,从鬼市东头进入。

    叶天想找的是几卷古书,以此来焚烧烟曜石。

    烟曜石来自熔岩,不惧火烧。

    当它内部的液态物质被加热的时候,就会影响红十字的结构。在某个合适的时机,叶天使用打耳钉的激光枪,就能消灭烟曜石之中的雾气。

    踏入鬼市,叶天感触很多。

    白雪死时,给他巨大的震撼,因为他总是觉得,是自己的捡漏,开启了白雪的死亡之路。

    如果没有巫山枕和高唐镜,白雪此刻一定好好活在白家别墅,继承白老太太的衣钵,未来无限美好。

    “叶天,你刚刚走神了?”金小眉拉了拉叶天的胳膊。

    叶天笑笑,叹了口气:“鬼市里面有宝贝,刚刚我在想,今晚不知道有什么奇遇呢?”

    金小眉挽着叶天的胳膊,拉着他前进。

    叶天今晚只关注出售古籍的摊位,很快就在一个旧书摊上,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一摞民国年代的旧书。

    旧书遭过水淹,很多纸张,粘连在一起,无法揭开。

    他看最顶上的一本,印刷方式,从右向左,落款日期为1920年。侧面,一张美女全身像模模糊糊,已经被水浸泡,失去了半张脸。

    这一大捆书,总共三十册,老板要价三百元。

    叶天情绪有些低落,没想还价,继续浏览摊位上的其它东西。

    “这个多少钱?”金小眉指着一个女明星的胭脂盒。

    “二百。”老板要价很高。

    胭脂盒是圆形的,直径两寸,西洋铁制,掀开后是一面小镜子。

    金小眉把胭脂盒拿起来,翻来覆去看。

    叶天眼角余光一扫,就看到了盒子底下有一个花式签名。

    他对民国名人签字相当有研究,对于1911年往后的各界名人,有极大了解,能够记住超过二百位名人的签字样式。

    这个签名,使用了法式花体签字法,把中国人的汉字人名,用花枝和小鸟的模样表达出来。

    第一个字,上面是躬身的小人,下面是个平坦的盘子,代表的是“孟”字。

    第二个字,两个幼童牵手游戏,代表的是两小无猜的“小”字。

    第三个字,屋檐下冰棱参差,自然就是一个“冬”字。

    三个字使用了鸢尾花枝反复缠绕,以致于跟原本的签字融为一体,不是高手,根本无法在一眼之间,就识别出这个名字。

    “二百?”金小眉摇头,把盒子放下。

    “旧书加盒子,总共三百,我要了。”叶天振作精神,开始还价。

    这堆书不值钱,他拿回去是烧火用的。

    胭脂盒子是名人款式,贵不可言。

    两个加起来,只出三百元,简直是便宜到家。

    孟小冬——这个名字,光照民国二十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1907年起,即清光绪三十三年,捉放曹、搜孤救孤、洪羊洞、盗宗卷、击鼓骂曹、乌盆记、空城计……

    买下她的胭脂盒子,值得供奉一生。

    叶天看到这个名字,就想到塑胶老唱片、铜臂电唱机、咿咿呀呀的唱腔、遗老遗少们对于太后老佛爷的追思……

    这才是文玩的本质,它让文化永久保留,让“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遐思,穿越时空,瞬间完成。

    叶天无比感叹,他从十二岁爱上古玩这一行,直到今天,从未后悔过自己的择业理念。

    正因为这种发自骨子里的深爱,他才能成为鉴宝皇帝,海内独尊,无人能及。

    “三百?三百就三百吧。”老板让步。

    叶天用一张纸巾,包起胭脂盒子,放在金小眉手上。

    “谢谢。”金小眉开心地笑了。

    叶天不知道金小眉对于古玩的认知达到什么程度,假如她也能认出“孟小冬”三个字,那样的话,买下这只胭脂盒,才有真正的价值。

    &nbsxgchotel.p;他拎着古书,另一只胳膊,仍然由金小眉挎着,继续向前走。

    金小眉笑着,低声哼唱,竟然是京剧名段《空城计》。

    昔日,孟小冬从北平到沪上,开嗓一唱,就把沪上名流的耳朵突然间洗清了。

    一时间,沪上各大报纸,争相引发孟小冬的大幅戏装照片。

    “天下一绝,花开须生,美人登台,海内皆惊——”

    叶天永远记得,报纸历史资料中,对于孟小冬第一次沪上登台的赞誉之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