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夜少萌宠小娇妻〕〔轮回之无限进化〕〔娇宠甜妻闹翻天〕〔第一章300块都不值〕〔傅云城〕〔时筱萱盛翰钰傻子〕〔剑仙三千万〕〔香祖〕〔重生药王〕〔唐朝林轻雪〕〔以漩涡之名〕〔烟缘树与月老的官〕〔穿书之我和男主互〕〔无限进化:我知道〕〔重生之我攻略的男〕〔契约总裁不想离婚〕〔荼蘼花事了〕〔秦枫祝小婉〕〔方晟朱正阳〕〔我的神话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捡漏 第131章 幕后黑手杀机
    !

    叶天知道,大部分人,对于佛牌的知识一知半解,信也可不信也可,是在跟随潮流,与信仰无关。

    港澳以及东南亚的信众,对于泰国白龙王趋之若鹜。

    他们深信,白龙王是神之使者,能够为所有人祈福,是善良与祥和的化身。

    叶天曾经将白龙王与星云大师比较过,两者之间的智慧与德行,殊途同归,都是顶尖的智者。

    烟曜石佛牌经过五次焚烧后,表面杂质清除干净,内部的暗红颜色分散为几千个斑点。

    如果就此冷却,血十字就消弭于无形之中了。

    如果是工匠干活,到这种程度,已经完全满意,可以交工。可是,叶天并没有罢手,而是继续焚烧,再用激光枪反复射击。

    他能感受到那些血斑的存在,已经预计,经过二十轮处理,就能将血斑彻底消灭,只剩祥和。

    跟金小眉相遇,是一种奇怪的缘分。

    他相信,这种缘分会让两个人的未来,变得更加美好。

    “叶天,想不到一块小小的佛牌,中间竟然蕴藏着这么多复杂问题。十八岁那年,家族为我举办了盛大的成人礼舞会……现在想想,仿佛就在昨天。”

    金小眉感叹,脸上表情,恍然若失。

    叶天嘴角一翘,微笑起来。

    金小眉所感叹的,只是青春远去,而他则真正是隔世重生,困在此地。

    “叶天,我听家族的人说,你手里有天国藏宝图?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宝贝?当时,家族很多人不信,他们对于二龙堂、佛骨斋这种地方,根本看不到眼里。只有金家的藏宝楼,才是金陵宝物聚集之地。”

    叶天说得很少,专心致志于佛牌的煅烧。

    天国藏宝图的确在金陵引起了一轮不小的轰动,但是,金家财力雄厚,家大业大,不会将任何同行放在眼里。

    “你相信天国宝藏存在吗?”

    金小眉摇头:“不相信,自从金陵城破,后来者不知道已经挖掘了多少遍,最终毫无收获。我听说,二战期间的占领者,曾经使用德国扫雷透视仪器对金陵进行了长达四个月的地毯式搜索,最终一无所获。那是世界公认的最具权威性的一次搜索,其它时间的搜索行动,与之相比,小巫见大巫。”

    叶天熟知那段历史,德国科学家,把扫雷和探宝的技术结合起来,曾经在北欧古堡中发现了大量十八世纪的黄金和古画,收获巨大。

    于是xgchotel.,他们把这种技术卖给盟国,声称要“搜刮整个地球”。

    那是占领军的特权,但事实证明,暴力占领者最终也要吞下暴力的苦果。

    一饮一啄,有因有果,谁都逃不脱惩罚的轮回。

    “那就是了,既然不相信宝藏存在,所谓的藏宝图也没有意义了。”

    这就是叶天总结出的工作箴言,要想寻宝鉴宝,首先得相信宝藏的存在。

    心中笃信,行动上,才会充满斗志,最终达成目标。

    “叶天,可是有小道消息说,巫山枕和高唐镜给很多人带来了天国噩梦,是真的吗?”

    看起来,金家消息灵通,已经探测到二龙堂、白家别墅内部的很多事。

    白家别墅那边最初有十二名女仆、两个管家、四个厨师,只要金家肯付钱,他们一定做不到守口如瓶。

    “小眉,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说。”叶天笑着回答。

    对方相信自己,接纳自己管理金家藏宝楼。

    那么,他也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都想知道——我想知道你的一切!”金小眉脱口而出。

    这个情窦初开的女孩,眼中燃烧着渴望,紧紧盯着叶天的眼睛。

    “好,我告诉你。不过,有一个小小的提醒,你可以把这些事当作故事来听,因为当事者都发生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如果一味地穷尽本源,就会变成钻牛角尖了——”

    叶天把围绕金陵藏宝图发生的事,简单叙述了一遍。

     .whhryl.;除了自己的身份问题,他都可以告诉金小眉。

    当然,其中的某些情节,都是他经过合理想象,一点点勾画出来。

    白雪的仙逝,仿佛在他心上掏了一个大窟窿,至今还在流血,终生无法弥补。

    金小眉关注的,是巫山枕和高唐镜的毁灭。

    “叶天,张主席和佛爷都被你耍了?”

    叶天摇头,把巫山枕、高唐镜卖掉的初衷,只是想远离厄运。

    至于两件宝贝为什么崩坏,那也在他预料之外。

    “小眉,那是意外。我跟张主席和佛爷之间,没有不可调和的过节。”

    叶天一向与人为善,虽然张主席和佛爷蝇营狗苟,拿冠军换钱,可他早就洞察一切,也理解这两人的做法。

    他最大的好处,是洞悉人性中的恶之后,不是仇恨鄙视,而是尽量化解,让张主席和佛爷都能得过且过。

    过去,他无数次做过这样的“善事”,化解矛盾,引导善行。

    如果不是为了顾二爷的夙愿,他完全可以放弃冠军,让这场鉴宝大会圆圆满满结束,不起任何波澜,维护金陵古玩行业的颜面。

    “叶天,以你来看,算盘里那颗金球,就是传说中能够复活的荷鲁斯之眼?好了,暂且不管它来自何处、去往何方,我们只就事论事,只谈一点——那颗金球怎样发生作用?”

    自从白家别墅生变,所有卖给白老太太的宝贝,又重新回到叶天的手中。

    甚而至于,白家全部财产,也都归于叶天名下。

    他只是习惯了低调,不然,金陵古玩圈子里,将会增添他这名新贵,并且名声鹊起,力压群雄。

    以佛骨斋的实力,怎么跟他斗?

    叶天研究过那颗金球,始终无法破解其中的奥秘。

    “暂时看不出,我也查了荷鲁斯之眼的全部传闻出处、意义解析,但都不得要领。”

    “叶天,它是眼睛,眼睛自然应该生长在眼眶里。我明白了,必须用它来代替眼睛,才能生效……”

    叶天打了个寒噤,这个问题他想到过,但任何正常人都不可能摘掉一只眼睛,把这颗金球植入进去。

    “我们可以找一个盲人,借用他的眼眶,把荷鲁斯之眼装上去。如果盲人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就证明盲人的眼睛已经被修复,具有了复活之力。”

    金小眉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叶天深知,这种做法没有可逆性。

    一旦出现偏差,一定会酿成大错。

    金小眉使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搜索,迅速读给叶天听:“荷鲁斯之眼是鹰头神荷鲁斯的眼睛,又称乌加特之眼,具有神圣含义,代表着神明的庇佑与至高无上的君权。在埃及神话中,鹰头神荷鲁斯又被称为天空之神或法老的守护神。古埃及人相信荷鲁斯之眼能帮助他们复活重生,因为鹰眼无敌,可以看见很远地方的风吹草动。死人重生时,荷鲁斯在天空巡视,防止恶魔借机重回大地,阻碍法老王的重生。对了对了,叶天,我在埃及国家博物馆参观时,

    亲眼看到,第十八王朝法老图坦卡蒙的木乃伊上也画着荷鲁斯之眼……”

    叶天十几次到过埃及国家博物馆,从埃及帝王谷中出土的埃及文物,几乎都经过“五帝”的鉴定,最终确认其年代和主人。

    的确,图坦卡蒙的木乃伊上画着荷鲁斯之眼,以此来护佑他的复活。

    埃及人崇尚法老王复活的传说,但是,没有任何资料,记载过法老王的复活过程、结果,彰显法老王复活后的功绩。

    换句话说,“法老王复活”已经成了莫须有的伪命题。

    再一次,叶天想到了血月之夜。

    如果五帝的死亡不可避免,那么,借助于荷鲁斯之眼的“复活”,或许就是唯一的解决之道。

    “小眉,你说的也有道理。荷鲁斯之眼的用法,或许就是要置于人的眼眶之内——”

    即便如此,叶天也想到了,要想完全控制荷鲁斯之眼的力量,必须将它放在正确的人的眼眶里,而不是随随便便找个盲人,就能达到目的。

    “叶天,所有考古学家都知道荷鲁斯之眼的秘密,却没有人敢于尝试,将一颗金球放入自己眼眶。如果是你,敢这样吗?”

    叶天笑了,这是个奇怪的问题。

    正常人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勇气,用真眼换一颗假眼。

    “小眉,我有勇气那样做,但必须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

    “金球呢?在哪里?能不能拿出来看看?”

    叶天没有回答,今晚,他只想处理佛牌的事,绝不会分心旁顾。

    “叶天,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宝藏,人心贪欲不足,才会越聚越多。就像我们金家,竟然需要建造一座藏宝楼来放宝贝……算了算了,不讨论眼睛问题了,以后有的是时间。”

    金小眉累了,蜷缩在沙发里,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佛牌已经完成二十次煅烧,一点血十字的痕迹都看不出来。

    叶天熄灭灰烬,没有取出佛牌,任由它埋在灰烬当中。

    他拿来一张毛毯,小心地盖在金小眉身上。

    他们两个因鉴宝大会而结识,共同进退,抗击佛爷以及幕后烟手。这种友谊,相当特殊。

    叶天在一边坐下,陪着金小眉。

    恍惚之间,他想到了绣王。

    绣王临死,只想看到自己的身体。如果说,她的眼睛就是荷鲁斯之眼,那就能解释,她为什么一定要在人头落地后,看到自己的身体。

    “荷鲁斯之眼是怎样到了绣王眼中的?难道她心甘情愿,用真眼换了假眼?”

    外面,突然起了风声。

    树叶哗哗啦啦,让叶天的心情越来越躁动。

    对于未来,他有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金小眉提出的问题,让他警醒。得到荷鲁斯之眼的人,未必对自己有用。或许有一天,某一个人像绣王那样,甘愿用一把快刀,砍下自己的头颅,然后回头看着自己,祈求另一种永生。

    过去,有勇士写下断头诗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也有人写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绝句,还有人写下“头可断,血可流”的句子,更有帝王对着镜子,说出“大好头颅,谁来砍之”的奇闻怪论。

    这些,似乎都与荷鲁斯之眼有关。

    他关了灯,一个人在烟暗中清醒地坐着。

    几米之外,金小眉已经睡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当他的思想重回五帝的年代,张主席、佛爷他们做的事,简直就不值一提。

     jxpxxs.;   “只有复活,才算成功!”这就是他唯一的想法。

    扑通,有人越墙而入,落地声惊破了叶天的沉思。

    他走到窗前,向外望着。

    四个人进了院子,躲在烟暗中,正在碰头商量。

    叶天感叹:“又是佛爷背后的人派来的?”

    佛爷死了,留下一堆烂摊子,恐怕要沸沸扬扬一阵。

    人死账烂,二龙堂和佛骨斋、叶天和佛爷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纠缠了。

    这些人进来,恐怕是要夺宝、杀人、灭口。

    对于这些人,叶天只是充满了怜悯。

    天下那么多有益、有趣的工作,他们不去做,偏偏要做杀手。

    而且,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江湖之大,高手众多,如同过江之鲫。

    以他们这种三脚猫的功夫,根本不可能成功。随之而来的,就是——杀不了人,自己先死。

    自从进入古玩这一行,他就知道,每一件古玩保存至今,全都带着累累血痕。

    不知有多少贪心者,为了一时的贪念,付出了性命。

    面对四个摸进来的杀手,他毫不在乎。

    手机屏幕突然一亮,弹出一条讯息:“叶天,你牛!”

    发来短消息的是张主席,看来,今天的鉴宝大会最终变化,让对方折服,知道叶天不是泛泛之辈。尤其是佛爷的死,使得张主席疑神疑鬼,早早地偃旗息鼓,再也不敢跟叶天硬碰硬过招了。

    叶天没有回复,只是冷静地微笑。

    外面的人贴着墙根走过来,手里寒光闪闪,握着短刀。

    叶天没有准备任何武器,只有赤手空拳。

    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这就足够了。

    电话屏幕再次亮了,随即开始振铃。

    叶天淡定地接电话,明明知道这样会惊动外面的杀手,但他毫无畏惧。

    电话接通,张主席的声音传来:“叶天,你牛……这次操控了鉴宝大会结果,你知道佛爷为了冠军投入多少吗?三百万,足足三百万,但都打水漂了,最后冠军,还是你的。所以我说你……牛,真的牛!”

    张主席已经喝醉了,说话语无伦次。

    “张主席,谢谢你和各位评委的关照。”叶天笑着说。

    外面,杀手们已经到了门口,蛰伏不动,听着叶天打电话。

    “你还有什么本事?叶天,我早就说过……你来我这个公司,给我把舵,掌控盘子……金陵古玩圈子,缺的就是你这样的江湖侠少,过几天,把你的人脉介绍给我,我们做深度交换。叶天,我愿意永远做你脚下的走卒,仰望着你,如同走狗……”

    张主席彻底服了,说这种话,就证明已经五体投地,心悦诚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