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1章 第1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1章 第1章

    漆黑的夜晚,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将整个黑夜衬托的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如果此时此刻有人抬头的话,必然会惊恐地发现头顶上方有一个可怕的漩涡正在形成,漩涡越来越大,周遭的风力也越来越强,百年大树甚至是被连根拔起,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就瞬间被吸入了漩涡之中。

    雷声轰鸣,闪电道道,林中的动物们似乎都发觉了不对,瑟瑟发抖地远离了这片区域。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银色机甲骤然从空中降落,猛的摔到了地上,压倒了大片的树木,甚至冒起了缕缕黑烟。

    而随着机甲一同掉落的,是那身形庞大,形状诡异的虫族女王。

    虫族女王面容狰狞,形容可怕,它那坚硬无比的外壳此时此刻破出了一个大洞,周边都有焦黑的痕迹,露出了绿色的粘稠的液体。

    此时悄无声息地倒在地上,已经全然没了气息。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边的那个漩涡还在不断地扩大,将那虫族女王也吸了进去。

    幸运的是,当那个银色机甲隐隐也因为那漩涡的吸力而微微颤抖的时候,那个漩涡突然消失,而从漩涡之中却是掉落出来一个身穿黑袍看不清面容的人。

    她跌落在狼藉一片的地面上,却并没有受伤,相反的,有一无形之力正拖着她的整个身体,慢慢地将她放了下去,直到对方平躺在地面上之后,那股力才渐渐消失。

    此时此刻,原本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的森林,瞬间就陷入一片宁静之中。

    天边的星星眨着眼睛,乌云散开,露出那弯弯的月亮,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地上的人儿身上,那露在黑色衣袍下的手指青葱如玉,即便是这样昏暗的光线,也漂亮的如同凝脂一般。

    而在她的手边,一颗晶莹剔透、散发着莹莹白光的水晶球正无声地彰显着它的存在感。

    没有被帽檐遮盖的小脸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纤细柔弱,娇嫩的如同春天枝头的叶芽儿,经不得任何一点的风吹雨打。

    她的眉头微微蹙着,就好像江南烟雨,袅袅如烟,笼罩在那一片湖面上,蓄着淡淡的轻愁。

    一人一机甲就这样躺在那儿,直到月亮下班,太阳上岗,清晨的露珠顺着枝叶滴落到了少女的脸上,才唤醒了对方的意识。

    巫啾啾轻轻地呜了一声,修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耀下,被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她皱了皱小眉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漂浮着淡淡的雾气,正有些惊奇地看向自己的四周,这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被什么压倒的大树旁边,还有一个看上去奇奇怪怪在阳光下泛着一种金属光芒的银色物体。

    巫啾啾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黑色的长发柔顺的从肩膀垂落,衬着她那张小脸越发的纤细起来。

    她素白的手轻轻地搭在这银色的物体上,漂亮的眼眸中蕴含着浓浓的好奇之感。

    这是什么东西?

    她又是来到了哪里?

    她记得女巫一族发生了大战,作为女巫一族的小菜鸟,虽然巫啾啾也上阵杀敌了,但是她太弱小,同族的女巫虽然日常嫌弃她总是不拿巫力干正事,只喜欢侍弄花花草草,种植瓜果蔬菜,可当女巫一族的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到来时,没有哪一个女巫希望这个小傻瓜跟随她们死在战场上。

    所以才会施展巫术,合力将她送出了女巫一族,但是就连女巫们都没想到,这一不留神,直接就把巫啾啾送到了不同的时空。

    巫啾啾自然是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她只觉得很迷茫,明明还打算为女巫一族出力的,可是转眼间她就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巫啾啾动动她的小脑袋瓜子,便也知道一定是她们女巫一族的小伙伴们将她送到这里的。

    巫啾啾有些难过,女巫一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小伙伴们却还用了最后一丝巫力,将她安全地送达了这个陌生的地方,远离了战火。

    虽然小伙伴们时常骂她傻,但是巫啾啾知道她们很爱她的。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她的小伙伴。

    巫啾啾抿了抿唇,但并没有让悲伤的情绪占据自己很多时间。

    她能够来到这里,是为了延续她们女巫一族的希望,所以她要带着同族小伙伴们的那份一起活下去,不可以辜负她们的努力,而不是在这里自怨自怜。

    想到这里,巫啾啾深吸了口气,握拳给自己加油。

    而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巫啾啾第一时间探索的便是身边那个银色的大怪物。

    她伸出素白的手,这边敲敲,那里按按,硬邦邦的,是她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没接触过的存在。

    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会这么大,这么硬?

    巫啾啾试探性地用自己的巫力包裹住这个银色物体,然后巫力如同触手一般,顺着主人的意愿,开始四处搜索,并且在试探性地发现一处破损处,直接入侵。

    当她的巫力深入这个银色物体的内部时,巫啾啾被自己感知到的事物给惊呆了,好——好神奇啊!

    更神奇的是,这个银色的大物体里面居然还有一个人。

    那个人似乎身负重伤,正陷入昏迷之中。

    巫啾啾陷入沉思,她琢磨着自己初来乍到,总是需要有土著帮她答疑解惑的。

    再者,巫啾啾用自己的巫力包裹住对方的时候,发现自己完全可以治愈他。

    那不用纠结了,治疗就完事了。

    浓郁的巫力顺着男人的皮肤慢慢地渗入,修复着他受伤的经脉,没过多久,男人惨白的脸色便慢慢地红润起来。

    察觉到巫力的反馈,对方没什么大碍,估摸着没多久就会清醒过来后,巫啾啾这才有些高兴起来。

    她不知道怎么才能将这个男人从这个奇怪的东西里面弄出来,便选择站在一旁慢慢等。

    等待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的无聊。

    巫啾啾对这个世界很好奇,尽情地释放着巫力,探索着这个世界。

    而当宴清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伤势惨重时,那冷峻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了几许困惑之色。

    虫族三番两次的闹事,作为联邦的首领——宴清早就对此忍无可忍,带领联邦军队直接杀入虫族老穴。

    期间与虫族女王陷入了生死搏斗,因为爆发的能量过强,他恍惚间记得自己受了重伤,好像与那虫族女王一同进入了时空隧道,再后面的事情他就有些记不清了。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像现在这样轻松。

    就在宴清迷惑之际,他的精神力突然捕捉到机甲外还有一个人类存在。

    宴清神色一凛,悄无声息地从机甲里走了出来,然后将那自己受损严重的机甲收了回去。

    此时此刻的巫啾啾正捧着一束黄色小花,用自己的巫力滋润着它们,希望它们能够开得更艳更久。

    因为有巫力在身,所以察觉到宴清的动静后,她开心地转身,笑容甜滋滋地对上宴清那张冷峻而充满打量的神色,巫啾啾软软道,“你好,我叫巫啾啾,你感觉怎么样?”

    宴清奇怪地看着这个人类,在她的身上,他感觉不到任何精神力的波动。

    但是对方显然是知道他受了伤,甚至他身上的伤很有可能就是面前这个人帮他治好的。

    这怎么可能?

    “你还不舒服吗?”

    巫啾啾皱起小眉头,浓郁的巫力瞬间就附着在了宴清的身上,宴清一惊,还来不及作出反应,那巫力瞬间又如同潮水般地退了回去,紧接着,便听到小姑娘嘟嘟囔囔道,“明明已经好了呀!”

    宴清心头一紧,这是哪门子的精神力?

    “你是不会说话吗?”

    见宴清一直紧紧地盯着自己,却一声不吭,巫啾啾犯起了难,万万没想到,自己本来想救个土著,跟他了解一下这个新世界的状况,结果这个土著居然是个哑巴。

    这就难办了。

    就在巫啾啾有些郁闷的时候,忽的听到对方开口了,“谢谢你救了我,这是在哪儿?”

    巫啾啾惊讶道,“你不是土著吗?你不知道自己在哪?”

    看了一眼四周茂密的树林,即便是宴清,也没办法通过这些树林知道自己所在的是哪个星球。

    巫啾啾瞬间垮下了小脸,“我还以为你是本地人呢。”

    言下之意,就是她也是意外来到这里的。

    宴清看了眼表情生动形象的巫啾啾一眼,通过光脑一顿操作,很快就知道了自己的所在地,不过因为机甲受损,所以没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只能等着手下过来。

    而当巫啾啾知道宴清有办法离开之后,有些兴奋道,“那能带我一起走吗?”

    宴清点点头,“当然,你救了我的命,我自然会带你一起离开。并且,为了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

    巫啾啾兴奋至极,双眼亮晶晶的。

    宴清轻轻地点了点头,等待着这个女人露出她的马脚。

    巫啾啾没有多想,立马道:“那你给我弄一个身份,再帮忙给我找个地方,我想开家早餐店。”

    宴清:???早餐店?就这?就这?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