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32章 第45-46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32章 第45-46章

    “老板,谢谢你的花,我感觉好多了,明天我还会来捧场的。”

    罗兴文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整个人彷如焕然新生一般,虽然痛苦与烦恼依旧在,但是他却觉得比之前轻松多了。

    他只是没了陪伴他二十多年的家人而已,而罗池清,从跟他被调换开始后没多久,父母就出事死亡,在垃圾星中艰难长大,对比起他来说,自己真的太幸运了。

    现在,他们只是各自归位了而已,他又何必自怨自怜?

    未来还很长呢!

    王岩也激动地猛点头,“对对对,我们一起会继续捧场的,谢谢你老板!”

    小助理同样高兴,可是高兴之余却还是忍不住泼了下冷水,“罗哥,王哥,明天能不能来捧场还真的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得看我们能不能抢到号。”

    罗兴文:???

    王岩倒是有所耳闻,但是抢号很难吗?

    巫啾啾刚要说些什么,却见吃了早餐去上班的杨玉菲此时带着个女人急匆匆地推门而入,大喊她的名字,她赶紧迎了上去。

    “怎么这是?”

    巫啾啾看着满脸焦急大喊救命的杨玉菲,又看看脸色煞白,犹如无头苍蝇一般的女人,眉心微皱,似乎是察觉了什么不好的气息。

    “啾啾,小仙女,你可一定要帮帮我朋友。”

    杨玉菲看着她,急切道:“是这样的,我朋友的孩子丢了。报了案,也查了天网,但是没有任何的线索。而且我朋友说,她去报案的时候,还见到了好几个跟我朋友一样在报案的家长,看起来是不止她一家丢了孩子。她走投无路,想到之前星网上看到你占卜的视频,又知道我跟你认识,所以让我带她过来,求你帮个忙。”

    王艳雨眼皮红肿,面色白的跟纸一样,哭着哀求道:“求求你帮帮我,我的孩子才五岁,她还小,丢了都快一天了,怎么都找不到?我好怕她再也回不来了。”

    即便是到了星际,拐卖人口这样的事情却是依旧屡禁不止。

    甚至于,因为星际科技的发展,那些人贩子的手段也越发的层出不穷,神出鬼没,让联邦跟帝国的政府都觉得防不胜防。

    而这次蓝星儿童大量失踪事件,军方也怀疑是不是人贩子那边又有新的手段了。

    天网查不到任何的线索就算了,连孩子身上的芯片也失去了任何的效果。

    在星际,每个孩子一出生就会嵌入身份芯片,这个芯片既可以定位,又能够全方位检测孩子的身体状况,到了十八岁成年后再去医院取出,这是一般家庭都会选择的。

    毕竟事关孩子,哪怕费用昂贵也会选择嵌入。

    当然这个取出时间,也不一定就要十八岁,毕竟孩子大了以后,并不喜欢父母全方位掌控自己的行踪,有些叛逆期的孩子,甚至会自己找私人诊所取出芯片。

    但是如果出身于资源贫乏的星球,那么没有嵌入芯片也数正常。

    而王艳雨的孩子就是出生后就被嵌入芯片的,因此孩子在家门口玩,她没有不放心,只是让她注意安全,不能跑远,也不可以跟陌生人走。

    然而,等她做完家务出来,却发现孩子不见了。

    她以为孩子是去隔壁邻居那玩了,可是找了一圈都没发现,等她查看起芯片的时候,才发现孩子的芯片没有任何的动静,跟她的光脑断开了联系,什么都查不到。

    这样子,王艳雨是真的慌了。

    她是单亲妈妈,孩子的父亲出事故当场死亡,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孩子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牵绊,所以孩子一丢,王艳雨整个人都要疯了。

    报案无果,甚至在知道那么多的孩子都失踪后,王艳雨更是觉得晴天霹雳,惶惶不可终日。

    她想了很多办法,甚至是死马当作活马医,求着杨玉菲带她来找巫啾啾——一个貌美却神秘莫测的早餐店老板。

    她之前在星网热搜看过巫啾啾给那个主播占卜的事迹,当时的她也是当个乐子看,哪有这么神奇的占卜,哪有这么神奇的未卜先知,肯定是营销,肯定是想火。

    但是现在她不这么想了,这就是她目前唯一的希望,这一定是真的的!

    “玉菲说占卜要一万星际币,我现在手头钱还不够,但是你方心,我绝对不会欠你的,我可以先付你五千。”

    杨玉菲也适时道:“剩下的5000我帮着给,啾啾,你看成吗?”

    巫啾啾不介意道:“没关系,不用,这是要紧的事情,走,我带你去占卜。”

    巫啾啾虽然没有当过母亲,但是知道母亲失去孩子时有多痛苦,人类幼崽那么可爱,那些人贩子怎么下得去手?

    “谢谢,谢谢,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王艳雨泣不成声,她甚至没想到面前的少女会免费为她占卜。

    她本职工作收入不高,再加上养孩子,所以积蓄不多,这一天为了找孩子又散了不少钱,五千星际币是她很努力凑出来的。

    杨玉菲搂着她的肩膀,不断地安慰,给她加油打气,“你别担心,孩子会找到的,啾啾很厉害的,她之前还给我占卜,说我能买到房子,而且还是免费的,不花一分钱。我那个时候也不信,结果你不是知道了吗?我真的抽奖抽到了,所以你不用怕!”

    王艳雨的泪水是止都止不住,因为长时间未进食,整个人也想虚得很,但她还是凭借顽强的意志在杨玉菲的陪伴下跟上了巫啾啾的步伐。

    而另一边,因为听了小助理所说的抢号一脸懵逼上网查询原因的罗兴文在看了一个又一个科普之后,忍不住都在内心要爆粗口了。

    他面前那个看上去纤弱无比,温温柔柔的小姑娘这么厉害的吗?

    还有,占卜这个玩意是真实存在的吗?

    就在罗兴文纳闷的时候,刚巧巫啾啾她们谈到了占卜,而且也被他听到了孩子失踪的事情,他眉头一皱,忍不住上前一步,“老板,不知道这占卜我能旁观吗?我是罗兴文,虽然现在名声可能不太好听,但是我粉丝多,到时候星网上发个消息,也能被更多的人看到,希望能帮上你们的忙。”

    王岩听了,没有阻止,毕竟巫啾啾帮了他们,他们投桃报李很正常,而且孩子失踪是大事,就算没有巫啾啾之前的帮助,他们也会这么做的。

    至于占卜,王岩拧了拧眉头,没有说话。

    巫啾啾是不知道罗兴文是谁,但是见到杨玉菲跟王艳雨一脸惊讶地看向罗兴文,随后感激万分的样子,巫啾啾估摸着对方应该在星网上挺有名气的。

    既然王艳雨不介意,那巫啾啾也不会介意他进入。

    罗兴文进了,小助理跟王岩自然也紧跟其后。

    他们惊叹于这个房间的神秘与空旷,但是不敢多说什么,就站在一旁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看着她们。

    晶莹剔透的水晶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将巫啾啾整个人都包裹其中,她修长的眉毛在见到水晶球里的画面时,便已经不自觉地皱了起来。

    画面中,数十个孩子被关在一个个空气球中,他们看上去都四五岁的模样,正可怜兮兮地哇哇大哭。

    而房间里,有数个凶神恶煞的男人正伸手探入球体中,用利器刺入孩子的脖颈处,重重一挑,就见一带血的透明物体掉落出来,紧接着被男人捡起碾碎。

    做完这个事情后,男人将孩子抱了出来,空气球也随之缩小被男人收走。

    因为疼痛哭闹不止的孩子被男人扔到了一旁的角落,而在角落已经有不少像这样的后颈血淋淋,哭的快要厥过去的人类幼崽。

    巫啾啾愤怒地攥起了拳头,然而这一幕显然是不够的,她不知道那些男人的身份,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更不知道那个空气球是什么,还有他们从孩子的后颈里挖出了什么,她得继续占卜下去。

    巫啾啾加大了巫力,将自己的视线从房间转移到了户外,他们是身处在海岛上,周边海茫茫一片,门口也站着好几个说笑的男人。

    看上去凶神恶煞,就不像个好人。

    “把这群孩子卖到霍兰特星,咱们又能过上一段时间的好日子了。”男人把玩着手中的武器,听着屋里孩子的吵闹声,就好像听到了星际币到账的声音。

    “这一票干的漂亮,谁也不会想到咱们苍狼会去蓝星拐人。”

    蓝星是所有星球对拐卖孩子防范最警惕的星球,但是再警惕又如何,有新研发出来的屏蔽芯片磁场的玩意在手,去哪里抓孩子不是手到擒来。

    “好好看着,等芯片全部去掉后,就立马转移阵地。”

    “行,不过这些孩子身体弱,我怕到了霍兰特星,恐怕会折了几个。”毕竟这里距离霍兰特星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到的,乘坐飞舰都要好几天。

    “啧,小孩子就是麻烦,那就等个几天,先让他们的伤口养养先,反正也没人能找的到这里。”

    得到充足信息的巫啾啾从占卜中退出,她伸手在水晶球上挥了一下,细长的柳眉紧紧地蹙在了一起,这一表现让杨玉菲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

    她看巫啾啾占卜也算是次数不少了,但没有哪一次是像现在这样瞧见巫啾啾皱眉头的。

    该不会代表着情况不太妙吧?!

    她心里惴惴不安,而王艳雨一见巫啾啾抬眼,立马激动地询问道,“怎么样怎么样?是有结果了吗?”

    巫啾啾点点头,语速飞快道,“占卜到了一些,孩子的情况不是特别好。”

    “我看到那些人贩子将好几十个孩子关在了一个海岛的房间里,那海岛四面环海,周边没有什么其他岛屿。”

    “屋子里几个男人在给孩子动手术,他们把孩子放在一个透明的大球里面,然后伸手用利器从孩子的脖颈中挑出了些什么东西来。”“那个东西我不清楚是什么,但是挑出来之后他们就伸手把那玩意儿碾碎,然后将孩子从那球里面拉出来,扔到了一旁。”

    “我听门外守着的人是说他们要将孩子们卖到霍兰特星,我不知道是什么星球,但是听他们所说的,应该距离他们所在的地方挺远,因此担心孩子身体会有问题,便想等着孩子的伤口好了一些之后再将他们转移。”

    巫啾啾话音落下,王艳雨便忍不住捂住胸口,痛苦地哀嚎了起来,“那些杀千刀的人贩子,怪不得我的光脑跟孩子的芯片断了联系,原来是他们干的。”

    巫啾啾不知道脖颈里挑出的是什么,但是他们清楚啊,那就是放在孩子体内的芯片。

    杨玉菲同样也是脸色难看,“啾啾,你说的光球是什么球?为什么要把孩子放在那个里面?”

    巫啾啾仔细地回忆了一下,“我也不太确定是什么,看上去就是个球体,里面充满空气,然后他们把孩子关在了那儿。”

    “可能是起什么屏障作用,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这么费心思地把孩子放里面做手术,直接在外面取那个芯片不就可以了吗?”

    听了巫啾啾的话,罗兴文也忍不住神色严肃地出声,“我猜也是这个可能,现在人贩子的手段越来越先进高明。真的是防不胜防。”

    “而且霍兰特星就是个贩卖人口的大本营,里面鱼龙混杂,作奸犯科偷鸡摸狗都还算是小事。这地方臭名昭著,基本上联邦跟帝国人都对它深恶痛绝。”

    “可偏偏它独立于联邦跟帝国之外,法律根本耐它不何。”

    “也因此,他们才会越来越猖狂。”

    “可不是吗?”

    杨玉菲忍不住唾骂了几下,“这些王八蛋,难道以后自己都不会生孩子的吗?他们就不怕报应会落在孩子身上吗?今天他们拐走了别人的孩子,就不怕哪一天,他们自己的孩子被人拐走吗?”

    巫啾啾可以说是他们当中对霍兰特星最不了解的人,但是听罗兴文这么一说,她也忍不住心生厌恶,同时也在光脑上搜索了一番。

    光脑上出来各种关于霍兰特星的犯罪报告,简直就是数不胜数,并且罄竹难书。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王艳雨哭的整个人都快直不起身子了,谁不知道一旦去霍兰特星,那就是真的找不回孩子了!

    她绝望地抓住巫啾啾的手,“巫小姐,巫小姐,你是我最后的希望了,你帮帮我,求求你帮帮我。”

    巫啾啾握住了她的手,这个可怜母亲的整个手都冰凉凉的,她紧了紧她的手,不动声色地传了些许巫力给他,让她的身子稍微暖和了起来,放松她紧绷的神经。

    “你放心,孩子不会有事的。”

    不知道是巫啾啾的表情过于肯定,还是她的能力安抚了她的心,总之王艳雨慢慢地感觉自己没有那么心慌了,理智也慢慢回笼。

    “现在赶紧报案,我提供的那些消息,军方应该能够搜索到些什么,还有那几个人贩子的面容,我可以画出来。”

    “那真的是太好了。”

    杨玉菲高兴的一蹦三尺高,“能画出来的话,对军方破案也非常有利。”

    王岩看着巫啾啾那信誓旦旦的样子,又瞅瞅杨玉菲、王艳雨还有自家艺人罗兴文那一副有巫啾啾在肯定没有问题的百分百信任的表情,忽然觉得有种晕眩之感。

    虽然但是,他也不想泼冷水,可是这所谓的占卜是真是假都还不知道,他们几个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巫啾啾说的都是真的。

    虽然王岩承认巫啾啾做的早餐是真的好吃,但是占卜这玩意儿太过于诡异了,就这水晶球一亮一暗就能从里面得到那么多线索吗?

    巫啾啾是怎么做到的?这靠谱吗?如果这个画面他们也能看到,王岩无话可说,关键是,他们看不到任何一点内容啊!

    然而面对孩子母亲那一副牢牢抓住自己手中救命稻草的样子,王岩心里的疑惑在嘴里转了一圈之后,又默默地咽下。

    哎,只希望巫啾啾说的是真的吧,不然这个可怜的妈妈该怎么办?

    而且刚才他们不也说了嘛,除了他的孩子外,还有好几个家长报案说孩子失踪。

    王岩就很担心,万一巫啾啾根本就没这所谓的占卜能力,或者说她占卜的不对,到时候花了大量的人力精力放在所谓的海岛之上,结果什么都没找到,反而错过了最佳的破案机会,那可怎么办?

    他心里纠结的很,直到几人行色匆匆地出了占卜室,打算前往军方办事处,他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道,“巫小姐,确定你占卜的内容没有问题吗?”

    “我不是在质疑,我只是担心。万一哪里不对,军方消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钱去查这个海岛,结果什么都没查到,反而会耽误了救孩子们的时间。”

    巫啾啾回头,淡淡地看了王岩一眼,神色无悲无喜,但是那一眼却无端的让王岩不寒而栗。

    他下意识地闭了嘴,竟然有种自己不该质疑巫啾啾的错觉。

    杨玉菲猛地回头,不耐地翻了个白眼,“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质疑啾啾的占卜?你这人好奇怪,怀疑啾啾的能力为什么还要跟进来?”俨然是忘记了当初自己是怎么狐疑巫啾啾的能力的。

    “你哪位呀?”

    罗兴文见此立马上前,不好意思道:“他是我的经纪人,我们没有质疑巫小姐的意思,可能是我的经纪人太担心孩子的安危了,而且他也不了解巫小姐的能力,才会如此。”

    罗兴文要是没吃过巫啾啾的早餐,那也绝对会怀疑,可是吃过了早餐,又看了网上关于巫啾啾的各种爆料,他对此是深信不疑。

    一个可以做出温暖早餐的存在,那也一定会拥有那样神奇的力量。

    杨玉菲冷哼了一声,随后扭头对着巫啾啾道:“啾啾你别听他的,我跟艳雨相信你,走,咱们去军方办事处。”

    而就在这个时候,拿着抹布闲来无事跟机器人抢活干的初春听到军方办事处几个字,眉头一挑,立马就走了过去,“巫小姐,是发生什么事情吗?”

    巫啾啾想到这个事情估摸着要花挺久的时间,到时候店里还需要他们帮忙,所以便言简意赅地表示这位客人的孩子被人贩子拐走了,并且刚才通过她的占卜,她发现人贩子不仅抓了一个孩子,而是数十个,下一步会被卖到霍兰特星,孩子们的情况都非常的危险,所以要赶紧报警。

    听到霍兰特星四个字的时候,初春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巫小姐,你确定是霍兰特星?”“对的,没有错。”

    初春立马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不用特意去军方办事处,我是联邦上校,你把消息整合给我,我会立马派人去搜索。”

    巫啾啾没有了解过联邦的军衔,所以对于初春所说的眉梢也没动一下,只知道有他在,能够更快地帮助她解决问题,那挺好的。

    倒是杨玉菲他们听后,喜上眉梢。

    “那真的是太好了。”

    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

    原本只是想着能从巫啾啾的占卜里发现些什么,没想到不仅真的发现了线索,而且还有联邦少校帮他们直接解决问题,这可比在军方办事处干等着强多了。

    倒是王岩听后嘴巴张成了o型,瞪大了眼睛盯着初春看了好几眼,“上上校?!!!”

    真的假的?

    这不就是早餐店的工作员工吗?

    怎么转眼就成了上校级别的人物?

    开什么玩笑?!

    这可是上校啊,哪怕是像罗家这样的人家,都不一定能接触到的上校啊。

    居然在一家早餐店当底层员工?

    这真的不是在忽悠他吗?

    再看其他人一副震惊无比转而欣喜,似乎一点都没怀疑对方身份的样子,王岩又忍不住有些头晕目眩。

    怎么就只有他一个人保持理智吗?

    兴许是王岩的不敢置信太明显,以至于初春都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直接亮出光脑,摆出了他的身份证明。

    那两杠三星明晃晃的,看的他当场两腿战战。

    这也就算了,立夏入秋严冬这三人似乎觉得看热闹不嫌事大,也纷纷拿出了自己的上校证明,让他们看得清楚。

    王岩再次冷不丁地抽了口凉气,感觉自己都有些恍惚了。

    这尼玛的,上校是不要钱批发的大白菜吗?

    然而越是这样,王艳雨便越是开心,就好像绝处逢甘霖,瞬间就有了希望。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她来找巫啾啾果然没有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