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将军好凶猛〕〔真实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38章 第57-58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38章 第57-58章

    从巫啾啾邀请那个女人进早餐店避雨到招呼她过来一起吃晚餐,不管是宴清还是陈木森仰或是吴阿姨都没有说话。

    因为他们也瞧出了这个来避雨的女人,似乎胆小的很。

    正常来这避雨,又被主人家邀请一起来吃饭,就算是再怎么社恐,抬头对他们露出一抹笑,打声招呼应该不困难的吧。

    但是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蜷缩着身子低垂着头,甚至陈木森刚才拿勺子舀汤时,勺子跟碗发生撞击的声音,都会让她神经紧绷,整个身体不自觉着颤抖了起来。

    那双眼睛虽然只是在那一瞬间看了他一秒,随后就仓皇地收了回去,但是陈木森还是发现了那眼睛里蕴含的满满的惊恐之色,就好像自己下一秒就会站起来暴打她一样。

    陈木森:???

    他下意识地放轻了动作,看下了宴清,就见宴清垂眸看她,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宴清的目光在那女人偏短的长袖上看了一眼,不管是她身上显露的痕迹,还是她刚才的那一番举动,都让宴清想到了一个猜测。

    他想,巫啾啾也应该是察觉到了。

    江夏荷小心翼翼地捧着碗,用勺子一点一点地舀着汤喝。

    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她被美食所征服,脸上的仓皇与不安,渐渐被舒坦与满足所掩盖。

    这是她喝过的最好喝的汤,即便她没有喝过多少品种的汤,但是她相信这应该是她这一生喝过最好喝的。

    她小心翼翼地抬眼,甚至不敢正眼看向巫啾啾,只是余光瞥着,而后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格外满足的笑。

    看着莫名的叫人觉得心酸。

    连笑都不敢那样大声肆意地笑出声吗?

    江夏荷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一口一口喝完碗中的汤之后,才从那股幸福感之中脱离出来,接着她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厨房似乎过于安静,都没人说话。

    她心一抖,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撇向四周,这才发现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美食之中,无法自拔,除了咀嚼声之外,剩下的就是吃的美食的叹息。

    嘴巴都忙不过来,确实也没有那个时间说话。

    而且他们的神情跟她刚才一模一样,不知怎么的,江夏荷有些开心。

    不知道是因为她跟他们一样共享着美食,还是因为他们享受着美食,所以没有发现她的不合适宜。

    巫啾啾就坐在她的身旁,玉白的手指捏着那勺子,舀起汤往嘴中送,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她看向自己,露出浅浅的笑。

    那样温暖,那样好看。

    那双琉璃通透漂亮的大眼睛,也跟着弯成了月牙儿。

    就好像天边的弦月,散发着柔柔的光辉,在无数个黑暗之中,照耀她的世界。

    “要不要再来一碗?”

    理智告诉江夏荷这已经够了,可是内心翻滚上来地不受自己控制的欲望,却让她再次垂涎地点了点头。

    目光带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渴望。

    巫啾啾笑了笑,又给她舀了一碗,顺带着让机器人给她又拿了一个小碗,然后用公筷在小碗里夹了不少的鱼肉放到她的手边。幸好巫啾啾知道自己的厨艺高超,大家都是往死里吃的,所以每份饭菜的分量都很多。

    就说这盆沸腾鱼,她可是在超市买了两条足足5斤的黑鱼来做的。

    就他们4个人,10斤的黑鱼足够他们吃到撑,还有剩余。

    就算现在加一个江夏荷,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鱼肉白白嫩嫩,被红油沾染上了鲜艳的色彩,再加上干辣椒的刺激,让江夏荷忍不住小声地打了个喷嚏。

    打完之后,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往旁边挪了挪。

    巫啾啾善解人意道,“是不是觉得有些刺鼻?因为这里面放了很多干辣椒,辣椒的香味特别的刺激。”

    “啊,对了,你能不能吃辣?如果不能吃辣的话,可以拿水涮一涮鱼肉,虽然那样味道会减淡些,但是鱼肉的鲜美还是能够被体验到的。”

    作为蓝星人,江夏荷对蓝星的美食却是知道的非常的贫乏。

    因为家境的原因,从小到大她喝的都是营养液。

    营养液比起这些食物来说,便宜又实惠。

    甚至有时候她连营养液都喝不上。

    所以别说是辣椒,像桌上这些东西,全都是她从不曾接触到的。

    这一天就好像是梦一样。

    江夏荷不舍得拒绝巫啾啾的好意,同时,她也确实是被眼前的这一小碗鱼肉吸引走了注意力。

    除了那一块块薄厚适中,散发着香味的鱼肉外,碗里的那些配菜闻起来也好香啊。

    她小声又感激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有些别扭地用起筷子夹住了一块鱼肉往嘴里塞。

    下一秒,鲜嫩香滑麻辣感觉瞬间充斥了她的整个口腔,口水迅速分泌,味蕾整齐地开始跳起了舞,她只觉得头皮发麻,有一种酸爽刺激之感,从她的脊背窜上天灵盖,然后轰的一下,大脑中似乎绽放出来烟花。

    那是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那是一种让她茫然却又觉得想要更多的感觉。

    “好好吃啊。”

    江夏荷的声音都不自觉地提高,她的眼里泛起了泪光,那是因为太辣被刺激出来的泪花。

    巫啾啾赶紧让机器人递上一杯蔬菜汁,让她压下嘴中的辣意。

    没有让她喝猪脚黄豆汤是因为汤太烫,辣加烫,绝对会把她送上天的,所以这个时候,稍微冰镇过的蔬菜汁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江夏荷接过蔬菜汁,含着泪水的眼睛看着这个透明的玻璃杯,里面的液体是那种青草的绿,甚至还跟青草一般,散发着自然的气息。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她从未嗅过的香气。

    这种香气她很难描述,但是嗅到之后,她开始不断地吞咽着口水,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

    下一秒,那种清新蔬菜的气息霸占了她的整个味觉,舌尖似乎还能尝到果肉的颗粒感。

    原本被辣到发麻的舌头也似乎被这一口冰镇蔬菜汁给舒缓了过来,让她忍不住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喟叹声。

    “好喝吧。”

    吴阿姨笑眯眯地看着江夏荷,“我跟你说,啾啾这孩子做的饭菜真的特别好吃,我们真的是越吃越上瘾。还有她种的菜也好吃,我阿姨我种菜这么多年,愣是比不上她的技术。”

    巫啾啾谦虚地摆摆手道,“一般一般。”

    但是眼里冒着的小星星却明晃晃地告诉着众人她对这样的夸赞很满意。

    大家一看乐了,彩虹屁更是一个接一个,拍的巫啾啾那个叫做舒心。

    谁不喜欢听好话呢,巫啾啾也喜欢听好话,尤其是看到这些朋友吃了她所做的食物,真心实意地夸赞她的好话。

    江夏荷见了,也忍不住小声地冒出头,“好吃,啾啾你做的菜真好吃,是我这一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的晚餐。”

    说完之后,她的脸颊冒出了两片小云朵,神色有些羞怯,又有些忐忑。

    她跟着对面那位阿姨叫她啾啾,不知道她会不会觉得自己太自来熟了。

    巫啾啾却是一点也不介意,反倒也是亲切地叫了她一声夏荷,并且欢迎她常常来她家的早餐店玩耍,一起品尝美食。

    江夏荷轻轻地嗯了一声,眼角眉梢都透露着几许欢快之色。

    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早餐店的菜单上,菜单后面的价格跟其他早餐店比起来说一点也不贵,甚至更低。

    但是对于贫穷的她来说,即便是这样的价格,她都吃不起。

    江夏荷下意识地捏紧了手,碰了下自己手腕上那廉价的光脑,里面的余额惨淡到她都不忍直视。

    而这点钱她晚上还要回去交给她的父亲。

    可是她不想。

    第一次,江夏荷升起了反抗的想法。

    她想多存点钱,然后来巫啾啾这里吃早餐。

    她不可能永远都死皮赖脸地像个乞丐一样乞求巫啾啾的施舍。

    她想要跟这个漂亮的早餐店小老板做朋友。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什么朋友,巫啾啾是她唯一想要做朋友的存在。

    朋友之间是要互相平等,互相尊重,互相付出的。

    如果她一直占着巫啾啾的便宜的话,那又怎么能算是朋友呢?

    甚至连今天这顿晚饭,江夏荷都在默默计算着自己吃掉了多少星际币,思考着是不是要再努力多打工。

    晚饭吃到后面的时候,气氛再次融洽起来,江夏荷虽然依旧话不多,但是吴阿姨跟她说话的时候,她也会应声回复。

    在吴阿姨高超的唠嗑技巧下,很快大家就知道江夏荷并不是附近的居民。

    她住的地方,离他们这边有些远,是这儿有名的贫民窟。

    那里鱼龙混杂,一般人都不会轻易踏入那个地方。

    而江夏荷在说出自己的住处之后,其实内心很是害怕卑微。

    她低垂着头,怕一抬眼就看到了他们脸上流露出的厌恶与嫌弃。

    这样的目光她看过的太多。

    她甚至有些悲戚地想着,自己为什么不说谎?只要说谎了,大家又不知道她来自哪个地方,就不会厌恶她,她也就能够继续和巫啾啾做朋友了。

    巫啾啾不知道那个地方是个什么情况,她甚至连早餐店周边附近的地形都没摸透,所以在江夏荷说完之后垂下头,浑身散发着不安与忐忑的气息时,她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抬头看看向吴阿姨的时候,吴阿姨的脸上明显的划过一丝同情之色,巫啾啾恍然,兴许那并不是一个好地方。再结合江夏荷身上的伤,还有她那瘦骨嶙峋的身体,以及过于敏感的性子,巫啾啾觉得自己懂了。

    她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这个话题,继续说起了早餐店的趣事,很快就让江夏荷重新抬起了头,细声细气地又跟他们一起说起了话。

    此外,巫啾啾还知道江夏荷家里就一个父亲,没有其他亲人。

    她的父亲成天醉醺醺的,喜欢喝酒。

    听到这个地方,巫啾啾不自觉地眯了眯眼。

    就连宴清的眼中也划过了然之色。

    窗外的大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吴阿姨看看时间,虽然有些不舍,但时间确实不早了,她也不好意思再继续赖下去,起身就准备收拾一下桌上的碗筷。

    陈木森连忙阻止,“不用了,不用了,妈,我来就成。”

    “对了,巫小姐,剩余的饭菜,我打包回去给我爸吃,我爸运气差,本来是说要带他过来一起吃的,结果他公司有事情又拖着他加班。所以这点就当带回去给他当宵夜吃。”

    陈木森的爸爸都不介意吃残羹冷炙,巫啾啾自然更不介意。

    她道,“可以啊,你带回去吧,你看看厨房还有什么东西,你爸喜欢吃的一并也带回去,没关系。”

    陈木森嘿嘿一笑,“不用了,就这些够了。”

    他一边动作利索地收拾,一边笑着说他爸有多倒霉,吴阿姨也在一旁哈哈笑。

    江夏荷在一旁瞧着,眼底流露出几许羡慕之色,为什么别人的爸爸都那么好?

    而她的爸爸却……

    她有些落寞地垂下眼帘,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自己的胳膊。

    那里还隐隐作痛。

    巫啾啾瞥见,想了想,去厨房拿了些没有吃完的玉米放在袋子中装好,递给了江夏荷。

    “夏荷,这些玉米给你,是今天蒸多的。陈木森说不要,那你带回去吃吧。”

    江夏荷有些受宠若惊,她连忙拒绝,“这怎么可以呢?我已经吃了你好多东西了。”

    “没有关系的,这些玉米本来就是蒸多了,就是打算给你们带回去分着吃。但是陈木森他们吃饱了,桌上的其他饭菜被他爸包揽了,就剩下玉米没人要了,免得浪费,你就带回去吃吧。”

    江夏荷有些迟疑地看下一旁餐桌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宴清,“他不要吗?”

    说完之后,她才惊觉宴清那不同于常人的周身气场,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要吃剩下的玉米呢?

    巫啾啾笑道,“他也不要,你没来之前他吃了好几根玉米了,现在估摸着看到玉米就想吐了。你就拿着吧,只是几根玉米而已,带回去吃,不要浪费了。”

    “我开早餐店的,明天早上又会有很多早餐做出来,这玉米我也来不及吃。而且隔夜的玉米也不能卖给客人,所以就拜托你解决一下。”

    说着,巫啾啾双手合十,做出了一个拜托拜托的可爱动作,江夏荷看着她,忍不住就点头了。

    巫啾啾见此高兴极了,连忙将玉米塞进她的手中,“那真的是太谢谢你帮我解决这些剩下的食物了,不然浪费的话,我心里也很难过。”

    “夏荷你真的是太好了。”

    江夏荷有些羞涩地摇摇头,“没有,我没那么好的。”

    她甚至都知道,这些可能都是巫啾啾的借口而已。

    她捏着玉米,温热之感似乎从掌心透过她的手臂,传递到了她的心脏,让她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这天这么晚了,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去?”

    江夏荷摇摇头,第一次抬着头平视巫啾啾,“不需要,路边都有灯光,还有巡逻的机器人,咱们这的治安很好的。”

    “那就好,那你路上小心呀,咱们下次见。”

    “好,下次见。”

    提到下次,江夏荷的脸上忍不住露出期待的笑,她往前走了几步,回头的时候瞧见巫啾啾站在门口目送着她离开,她有些高兴地伸出手冲她挥了挥,让她回去。

    巫啾啾大声道,“没关系,我看你走了再回去。”

    窗内的灯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微笑的样子,像极了她妈妈儿时跟她讲的童话故事中的天使。

    江夏荷红着眼眶,抿唇一笑,然后扭回头,一步步走在了灯光之下,看着自己的倒影,默默地在心里默念着,妈妈,你看,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天使啊。

    手中被包装好的玉米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江夏荷有些珍惜地摸了一下又一下,开始思考着要将玉米藏到哪里。

    带回家是不可能带回家的。

    江夏荷离开之后,吴阿姨跟陈木森也跟巫啾啾道了声晚安,然后回了家。

    独剩下宴清还在她的早餐店。

    巫啾啾脸上的笑在他们离开后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宴清见了,心知肚明。

    “是不是在担心刚才那个女人?”

    巫啾啾忍不住点点头,叹了口气,“宴清你知道吗?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好多伤痕,我怀疑是不是她爸爸酒醉之后打她的。”

    在餐桌上提到她爸爸的时候,巫啾啾明显能够感觉到江夏荷语气中的惊恐与害怕。

    甚至身体都有细微的抖动。

    而在刚才陈木森说要打包好晚餐给他爸爸带回去当宵夜时,江夏荷的眼中同时又闪过一丝羡慕。

    羡慕的自然不是能够打包好晚餐,羡慕的是陈木森跟他的爸爸感情这么好。

    宴清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猜测的,这个可能性极大。”

    巫啾啾坐在椅子上,双手托腮,露出有些苦恼的表情。

    “我想帮她,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帮,她很敏感,也很胆小,我怕直接提这些,她不承认,甚至不再跟她做朋友。”

    宴清坐到她的身边,声音低沉分析道,“江夏荷确实是这样,性子比较胆小敏感,甚至还有些自卑。我能看出来她也很喜欢你,甚至觉得在你面前暴露自己糟糕的境遇是一件非常难堪的事情,所以吴阿姨在问到她的一些家庭情况的时候,她才会像个缩头乌龟一样,又重新把自己缩回到龟壳里。”

    “所以你说的对,不能过于直接。”

    “那应该怎么做呢?”

    巫啾啾觉得宴清分析的有道理。

    “先调查一下她的情况吧。”

    他拿出光脑,几番操作,联系了陈延格,让他将江夏荷的详细资料调查出来。

    等待的过程中,巫啾啾顺便在星网上回复了一下关于网友们热烈讨论的明天的新品。

    在公布出最后的答案后,猜对的网友格外的兴奋,还问着有没有猜对的奖励。

    巫啾啾表示没有奖励,但是有一个提前通知,那就是以后早餐的饮品跟汤之间,要他们2选1,不能全要。

    这通知一出,评论区又是一顿哀嚎,痛斥巫啾啾真的是太狠心了。

    而不过10来分钟时间,陈延格就已经将所有调查出来的资料发送了过来。

    江夏荷今年刚刚18,家境贫困,家里只有一个酗酒的父亲,父亲没有工作,却经常去赌博。

    江夏荷从小就没怎么上过学,蓝星18年的义务教育,对方也只是断断续续地上了6年。

    等她小学毕业之后,就被迫辍学打工,养她的父亲。

    小学毕业也只不过是十一二岁,按照联邦的法律法规,这样的年纪打工要是抓到就是非法雇佣童工。

    再加上,科技发展,许多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行业都已经被机器人全部取代。

    所以江夏荷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基本上也只能是闲散地帮忙打打零工,捡捡垃圾。

    甚至可以说从她小学毕业后到成年这段时间,捡垃圾卖钱是她最主要的维持生计的方法。

    而最过分的是,她那个爱喝酒爱赌博不工作的父亲却时常要问她拿钱,而且一旦输了钱喝了酒,一个不顺心就会打她。

    把她当做出气筒一般。

    这样的日子,江夏荷过了十八年。

    看完江夏荷的资料之后,巫啾啾捏起了小拳头,两颊鼓鼓的,气成了河豚,小宇宙在爆发。

    “太过分了,这样的人怎么配当父亲呢?”

    宴清眸色晦暗,即便联邦在未成年保护法上,尽最大的努力保护这些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孩子,但是不管怎么样总是会有疏漏。

    “宴清,我想当个坏人了。”

    宴清看了过去,就见巫啾啾那双黑亮的眼睛中似有熊熊烈火在燃烧,将她的小脸都烧红了。

    “你跟我一起吗?”

    宴清似乎是明白了,他挑眉一笑,“求之不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