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39章 第59-60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39章 第59-60章

    江夏荷找了一个非常完美的地方藏她的玉米,她知道她的东西一旦带回家永远都放不住的。

    更不要说这个玉米这么香,根本就不是她们贫民窟所能吃到的食物,带回去,不说其他,搞不好第2天醒来会被老鼠啃的什么都不剩。

    将东西藏好之后,江夏荷才弯着唇角,向家里走去,越往那边走,建筑越来越破旧,越来越低矮,道路也不比刚才那样明亮干净。

    但是对比起垃圾星来说,这样的生存环境又好上很多。

    江夏荷回到家的时候,没有瞧见屋里开着灯,漆黑一片,她便知道她爸又出门了,没有回来。

    她习以为常,甚至松了口气。

    因为她爸在的时候,不是打她就是骂她,还不如不出现。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小心锁上门。

    说是锁,但也不过是将自己房门的暗扣扣上,但要是外面用力撞击的话,她那脆弱的房门也会被轻松地踹开。

    甚至那房跟门都不是紧密贴合的,最下方已经是被踢出了一个非常明显的痕迹,以江夏荷的力气根本就掰不回来。

    她坐到床上,躺了下去,打开光脑看了一下自己今天捡垃圾赚到的钱,抿了抿唇,偷偷地开了一个新账户,转了一部分藏起来。

    以前她没有这个意识,但是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她现在意识到如果自己辛苦赚来的钱永远被她爸爸剥削的话,那么她何年马月才能再去一次早餐店。

    为了再见到巫啾啾,她得再多努力努力。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粗鲁地打开,哐当的声音,让江夏荷哆嗦了一下,她揪着被角,双眼惊恐地睁得老大,她知道是她爸爸回来了。

    江夏荷没敢出去,只是不安地躺在自己的床上,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希望她爸爸今天心情好,不会来骚扰她。

    但显然,这只是江夏荷的臆想而已。

    没多久,她就听到了踢踏踢踏的声音,往她这边走,江夏荷双眼紧闭,睫毛颤抖,那浓郁的酒味似乎从敞开的房门透了过来,就好像死神的镰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越发的紧张了,这就代表着她爸爸又喝酒了。

    通常如果她爸赌钱又赌输了的话,喝酒会喝得更厉害,打她也会打得更厉害。

    果不其然,含糊不清、伴随着咒骂的声响很快就出现,并且离她越来越近。

    江夏荷有些痛苦地闭了闭眼,她知道暴风雨又要来临了。

    哐的一声,破旧的大门再次被踹开,喝的迷迷糊糊的男人提着酒瓶子踉跄着走了进来,看到蜷缩在床上,一脸惊惧地看着自己的江夏荷,内心的烦躁瞬间而起。

    “臭丫头,钱呢?”

    江夏荷赶紧起来,那双大眼睛里面写满了恐惧之色,她哆哆嗦嗦地打开自己的光脑,将星际币转了过去。

    收到星际币的男人并不满足,他浑浊的眼睛看着上面的数字,破口大骂道,“你有没有认真地在赚钱,才这么点够老子花吗?”

    江夏荷哆哆嗦嗦道,“我已经很努力在捡垃圾了,但是这些东西确实卖不了多少钱。”

    “那你不会出去找工作吗?”

    江夏荷怎么不想,但是赚钱的工作都需要学历,都需要知识,那些不需要动脑子,只需要用手的工作基本上都已经被机器人代替了。

    除了一些抠抠搜搜,一下子舍不得拿出那么一大笔钱的人才会想着请人帮忙,可就算是请人,薪酬也非常低廉。

    而且还是好多个人抢一份工作。

    内卷的厉害。

    她结结巴巴地解释,即便这个解释,她已经跟她爸爸说过很多次。

    但是喝醉了就没有理智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把这个听进去,顺手拿起喝完的啤酒瓶就往江夏荷身上砸。

    “啊——”

    江夏荷吓得蜷缩成一团,尖叫了一声,后背被玻璃瓶重重地砸了一下,疼得她整个人脸色发白,怀疑骨头是不是被砸断了。

    但是她叫的越厉害,男人就打得越兴奋。

    酒精麻痹了他的大脑,让他的眼睛充血,额上青筋爆动,手上挥舞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江夏荷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瘦弱的双手死死地抱着头,死死地咬着唇瓣,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哀鸣。

    对比起男人来说,江夏荷真的太瘦弱,瘦弱到男人一只手就能将她的脖子掐断。

    江夏荷从来没有想过反抗,因为她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支撑她这么做,她只能卑微地苟延残喘。

    等男人终于打过瘾之后,江夏荷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但是仔细看,会发现她的身体其实在微微颤抖,那是疼痛带来的生理性抽搐,她的身上隐隐都渗出了血迹,染红了那破旧的衣服。

    这是她为数不多还能穿出门的。

    她眼睛哭的红肿,却是死死地咬着唇瓣不敢哭出声。

    因为她哭得越响,男人就会打的越兴奋。

    所以江夏荷已经习惯了被打的时候死死地闭上嘴巴不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只要熬过去了就好了。

    她泪眼惺忪地蜷缩在角落,看着男人拿着酒瓶子心满意足,跌跌撞撞地要往门外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手里的瓶子似乎因为他喝的烂醉,手部肌肉无力而脱落,往前面滚了出去。

    男人并没有在意,抬脚往前走去,那么不凑巧的,那酒瓶就滚到了他的脚下,他一脚踩了上去,然后哐当一声,一切发生的那样迅速而又突然,男人的脑袋就磕在了墙上,那声响大的,听得江夏荷都懵了。

    男人痛的骂骂咧,捂着被磕出大包的头,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

    结果,运气糟糕的他后退时,又踩上了那咕噜噜滚动的酒瓶。

    一时间,他的身体再次失去平衡,惊恐地挥舞着双臂,却没能抓到任何可以支撑他稳住的东西,只能哐的一下,重重地摔在地上。

    最惨的是,那害他跌到的酒瓶竟又咕噜噜地从他的脚边滚到了前方,刚好跟他摔下来的头相碰撞在了一起。

    坚硬的玻璃瓶并没有被砸碎,倒是江夏荷听到了男人头骨猛烈的撞击声,让他她不住跟着抖了一哆嗦。

    这一磕碰,让男人痛苦地哀嚎了好几声,紧接着就没了任何的声响。

    江夏荷吓得半死,好半天没能从床上下来。

    直到她喊了好几声爸爸,男人还没有任何动静后,她才惊慌地下了床,一步一步慢慢接近对方,瞧见对方胸口虚弱的起伏,她才稍微松了口气。

    应当只是被砸晕了而已。

    可同时,她心里却隐隐又有了种可惜之感。

    江夏荷这一松懈,整个人就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身上传来阵阵疼痛,她习以为常地咬了咬唇,忍了下来,尝到唇瓣上的铁锈味,江夏荷知道,是又被自己咬出血了,她不甚在意地舔了舔,动作娴熟。

    目光一瞥,瞧见男人头部缓缓流出的血,她下意识地心中又是一慌。

    这可怎么办?

    她连忙爬了过去,抱起江父的脑袋,才发现刚才的那一番碰撞,让他的后脑勺砸出了一个伤口,正源源不断地流着血。

    江夏荷连忙翻江倒柜,最终只能拿毛巾捂住他的伤口,给他止血。

    至于打开星网联系医院这件事情,她根本就没有想过。

    因为穷。

    就好像她的父亲把她打的遍体鳞伤,最严重的一次躺在床上高烧三天还是靠着她顽强的生命力活下来一样。

    她也从未想过送他去医院。

    作为他的女儿,江夏荷对生病去医院的概念非常的模糊且又生疏。

    再加上她的钱全部被她爸爸抢走了,她拿什么去医院?

    根本就不存在的。

    她拿毛巾给她爸爸止血,也只不过是根据以往她受伤时候,自我疗伤的方法来做的。

    能不能好,也要看她爸爸的自愈能力。

    如果他——

    这般想着,江夏荷忽而对着昏迷不醒的男人咧嘴一笑,她费力地将这个男人拖到了外面的房间,然后将他的头包扎好,随后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儿看着,像是被这一突发事情搞得手足无措一般,可是那双忽明忽暗的眼眸却体现了她此时内心激烈的天人交战。

    过了一会儿,她才拖着疼痛的身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然后在脑海中不断地回忆着今天吃的美食,今天跟巫啾啾说的话,仿佛这样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疼痛就会消失。

    巫啾啾收回自己的精神力,脸颊鼓鼓,气道:“都怪我们来的太迟了。”

    “再早一点的话,夏荷就不用遭这顿打了,早知道就应该让那玻璃瓶砸到他头上,而不是他的头砸玻璃瓶。”

    直接把他砸成脑震荡,叫他这么坏。

    是的,没错,江父能够这么倒霉,还是多亏了巫啾啾的巫力。

    巫啾啾跟宴清赶到的时候,刚好瞧见男人暴打江夏荷结束,正一脸满足地准备离开。

    江夏荷浑身是血,瑟缩着不敢出声的痛苦模样,让巫啾啾手中的巫力瞬间暴涨,恨不得将男人吊起来打。

    是宴清拦着她,才没有让她暴露在人前。

    巫啾啾被拦下后,便使用巫力操控了那个玻璃瓶,让男人狠狠地跌上了两跤。

    巫啾啾在女巫一族的生活一直都非常的平静快乐,女巫之间的相处也非常的和谐。

    她的周边有很多小动物,不管是什么样的动物,对自己的孩子都非常的疼爱,从没有哪个动物会这样欺负自己的孩子。

    所以乍一见到江夏荷父亲的这个举动,巫啾啾真的是气的都快要炸了。

    只是让他摔了一跤,头破了个洞,流了点血根本就不够。

    在他们不知道的这些年里,江夏荷不知道遭受了多少的暴打。

    难怪她瘦成这样,难怪她的身上总是青紫一片心痕,旧迹交错。

    确认了江父陷入昏迷,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而江夏荷没有生命危险后,巫啾啾跟宴清原路返回了早餐店。

    原本巫啾啾还想在星网商店下单给江夏荷买些药,但是宴清道,“这样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叫她知道有人知道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巫啾啾反驳道,“但是她也想不到会是我们呀,可能是邻居呢?”

    “你看看江夏荷身边的环境,谁家邻居有余钱买这么多的药还免费送给她用?而且她生活在这里这么多年,会不知道周遭的邻居什么样吗?”

    巫啾啾忍不住咬了咬唇,她知道,到时候要是让江夏荷知晓,她内心又该多么难受,被自己的朋友看到那样不堪的一幕。

    巫啾啾看了一下四周的房子,这个地方跟她早餐店所在的那条街完全是两个世界。

    世界的参差第一次展露在她的面前。

    在女巫一族,大家的生活环境都差不多,来到星际,她身处的又是最繁华的永恒之星,而且又是陈延格亲自带着她参观玩耍,自然不可能把她往犄角旮旯里面带。

    所以巫啾啾所到之处,皆是繁荣至极,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破破烂烂的地方。

    “没有办法让他们好起来吗?”

    宴清眸光微暗,“我一直在努力,但是你知道联邦有多少个星球吗?每个星球又有多少这样的人口吗?”

    “联邦所有星球都在普及12年的义务教育,只要他们努力学习,终有一天可以靠他们自己所学的知识走出一条不一样的道路来。”

    “但是,不是所有人都有那样的天赋,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靠知识活出另一条路来。”

    “这个世界的参差,不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够抹平的。”

    “我不断地完善法律,保护这些弱势群体,可总有鞭长莫及的地方。”

    说到这里的时候,宴清也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看着灯光微暗的贫民窟,内心沉重,“终究是我做的不够好。”

    巫啾啾却是摇摇头,一脸认真道:“不,你已经很努力了。那么多的星球,那么多的人,不可能人人都幸福的。”

    她虽然没有管理过一个星球,但是她知道这不容易。

    而且像江父这样的人,即便是给他最好的资源最好的东西,他也只会浪费,活的浑浑噩噩,甚至说不准有了钱之后,会更加的猖狂。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到他们呢?”巫啾啾也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既然见到了,她也不会不管。

    宴清笑了笑,清风朗月,没了以往的冷峻与严肃,“我跟你一起。我会叫人调查清楚这边的情况,如果可以的话,联邦可以出钱资助他们上学。”

    去学校学知识,掌握一门技能是星际人类在这个星球存活的首要关键。

    学会了知识,读了书,明了事理,就知晓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好啊好啊。”

    巫啾啾迫不及待地点了点头,钱她多的是,“那夏荷的爸爸就这样放过他吗?”

    “万一以后他喝了酒,又发了酒疯要打夏荷怎么办?”

    宴清道,“你放心,这事情我会叫人跟进,在星际,父母这样殴打孩子,不是家暴,不是教育,就是故意伤害,是虐待。”

    “所以只要证据确凿,江夏荷的父亲会在联邦监狱度过他的余生。”

    巫啾啾忍不住啪啪啪地鼓起了掌,“这真的是太好了。”

    她想了想,又释放了自己的一丝巫力进入对方的大脑,为他编造痛苦的噩梦。

    他让江夏荷那么痛苦,巫啾啾自然也要让他尝一尝。

    “那夏荷呢?今天晚上就让她这么痛苦地度过吗?”巫啾啾总是想做些什么。

    宴清看着巫啾啾担忧的眼神,拿出了光脑,“我已经联系了最近的军方办事处,他们会以接到附近有人报案的名义,上门帮她,给她上药,告诉她该怎么拿起法律的武器告她的父亲。”

    巫啾啾听后,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这样再好不过了。

    回到早餐店之后,巫啾啾跟宴清告别,回去拿着光脑搜了大量的关于贫民窟的事情。

    然后便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人没能脱离贫困,还有那么多人因为家庭的原因,就连义务教育都没能上。

    还有很多很多的人考上了大学,却因为昂贵的费用而被迫放弃。

    看到这些,巫啾啾不自觉地抿了抿唇。

    突然觉得自己好幸运。

    她看了一下自己星网账户上的余额,熬夜罗列了一些她想要资助的对象。

    她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恐怕没有办法调查出所有,但是宴清有这个办法。

    听他刚才所说的,巫啾啾知道宴清非常厉害,而且在联邦的职位也非常高。

    毕竟就连联邦的法律法规都是他制定的,他不厉害谁厉害。

    所以她把自己大概的想法全部罗列好,准备明天跟宴清再商讨一下。

    她没有接触过这些,也不知道这样对这些人来说是不是最好的安排,所以需要宴清的鼎力相助。

    弄完这些之后,已经是半夜,巫啾啾困的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

    因为江夏荷的事情,她没能准备好明天要用的食材,只能是明天早上起的早一些,提前准备。

    第二日,巫啾啾被闹钟吵醒的时候,起床气可重了。

    她丧气十足,打着哈欠下了床,先在光脑上购买了足够分量的猪蹄,然后再叫机器人采摘成熟的瓜果蔬菜。

    没过多久,陈木森也来了。

    见到他来了,巫啾啾有些高兴,“刚好你来给我打下手。”

    有了陈木森的帮忙,巫啾啾处理食材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他们忙忙碌碌了几个小时,确认一切准备无误后,巫啾啾才让机器人开了门。

    客人们早就望眼欲穿,这门一开,立马鱼龙而入。

    空气里全都是猪蹄炖黄豆的香气,高压蒸汽锅将猪蹄炖的又软又糯,充分地将它们的香味给激发了出来。

    客人们忍不住陶醉其中,而且除了猪蹄跟黄豆的香味外,巫啾啾也放了其他香料。

    这些香料来自于她的后院,所以高压压出来的香味更加的浓郁。基本上来的客人都放弃了豆浆跟蔬菜汁,转而选择了猪脚黄豆汤。

    没办法,谁叫这玩意儿真的是太香了,香到他们排着队都流起了口水。

    刘雨本来是豆浆的忠实爱好者,每次抢到号必点豆浆,不管是原味的还是加了蓝莓或者圣女果的,都不会被她错过。

    可是今天她闻着猪脚黄豆汤,眼泪都快纠结出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豆浆想喝,猪脚黄豆汤也想喝。

    为什么这个世界就不能两齐全呢?

    她郁闷之极,抓耳挠腮地难受。

    这一段时间的豆浆喝下去,她脸上已经恢复的非常自然。

    脸上的痤疮痘痘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恢复了少女的白嫩清透,皮肤可以说是班级里排的上号。

    就是因为刘雨的这个神奇效果,班上很多女生都是跟着她一起喝豆浆。

    但是自打早餐店抢号之后,她们能够喝到豆浆的次数就越来越少。

    要是有谁运气好抢到了,那必然会成为整个学校的焦点。

    而这次是巫啾啾这段时间开店以来,她第3次抢到了,算得上是手气非常不错。

    本来早上过来的时候,刘雨是打算再喝一杯豆浆,再巩固巩固。

    毕竟谁会嫌弃自己的皮肤太好了。

    可是这猪脚黄豆汤也太香了。

    浓郁的肉香,加上黄豆的豆香,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她不说上来的香料气味,可以说是能把人的眼泪都馋下来。

    刘雨犹犹豫豫,还是没能做出选择。

    结果就见前方的机器人发出通知,表示猪脚黄豆汤所剩不多,后面的客人大概就只能选择蔬菜汁或者豆浆。

    这个通知让刘雨惊了一惊,她以为猪脚黄豆汤也是每人一份的份量,这么看来,巫啾啾昨天说的2选1,是代表着猪脚汤跟其他两种饮品是对半分啊。

    这下子人群立马就骚动了起来。

    大家原本以为只是纠结地主动2选1,现在看来根本就是被动啊!

    还有好多人都在跟自己前面排着的人打着商量,想要挪到前面去。

    但是谁愿意呢?

    大家都想尝试新品,谁也不愿意让出最后的名额。

    刚巧排到刘雨的时候,是最后一碗猪脚黄豆汤。

    刘雨这下子根本就不纠结,本来抢号就难,现在猪脚汤还剩最后一碗了,她要是放弃了,岂不是浪费了自己这次好机会?

    于是二话不说就点了猪脚黄豆汤,后面眼巴巴瞅着的众人立马捶胸顿足,难过至极。

    端着自己的早餐找了个位置坐下,刘雨就迫不及待地率先品尝了一下这碗猪脚黄豆汤。

    猪脚又软又糯,香气十足,黄豆同样口感极佳,喝上一口,浑身暖洋洋的。

    那肉香萦绕在她鼻尖,挥之不去。

    真的是好好吃啊。

    刘雨不是没有吃过猪脚黄豆汤,她妈妈以前经常炖。

    但是黄豆不香,猪脚甚至还带点猪的骚臭味。

    刘雨并不是怎么爱吃。

    但是巫啾啾做的这碗猪脚黄豆汤,那是香的没边了。

    让她是把骨头是嘬了又嘬,只嘬的没有了味道,才从嘴中吐出。

    抬眼望去,基本上每个点了猪脚黄豆汤的客人们都跟他是一样的状态。

    甚至牙口好的,都不介意把小骨头嚼碎了咽下去。

    足以可见他们对这碗猪脚汤的喜爱。

    刘雨也是庆幸自己最终选择了猪脚黄豆汤,不然的话,她铁定会后悔。

    后面没有买到猪脚黄豆汤的客人们纷纷哀嚎,跪求巫啾啾再多做一些。

    巫啾啾一边听着一边打着哈欠,泪珠凝结在她的睫毛上,将它们粘连在了一起,蕴含着水气的眸子看着客人的时候,是那样的无辜可怜,把客人看的是抱怨的话都说不下去。

    看把小仙女累的,有的吃就不错了,还要什么猪脚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