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救命!攻略的美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0章 第61-62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0章 第61-62章

    陈木森也看出巫啾啾状态不对,所以卖完早餐之后,他就关了门,贴出了暂停营业的标识,一般情况下,即便他们已经卖完了所有食物,但是都不会暂停营业,还是欢迎客人入内的。

    他一边收拾着碗筷,一边稀奇道,“巫小姐是昨天没有睡好吗?”

    巫啾啾困倦地点点头,上眼皮跟下眼皮打架,洗了手,就跟陈木森说自己要去午睡了,让他午餐自己解决。

    陈木森点点头,准备随便扒拉点店里的东西吃。

    宴清来的时候,见到门外暂停营业的标识,心中了然,估计是巫啾啾昨天晚上累到了。

    他刚要转身离开,却被叼着一根黄瓜的陈木森叫住,“等等,宴先生,你是找巫小姐吗?”

    陈木森也是在准备自己捣鼓午餐的时候,一抬头瞧见门外的宴清。

    要是换做其他人,他肯定就低头当做没瞧见,但是来的可是宴清啊!

    极有可能就是联邦的首领,那必须要好好关照。

    宴清点点头,看了眼他咬的吭哧吭哧直响,汁水四溢的黄瓜,黄瓜看上去非常的新鲜,口感也脆的很,尤其是那股清新的黄瓜香,格外的引人注目。

    宴清早上起来就随意地喝了点营养液果腹,然后就开始处理昨天晚上遗留下来的事宜。

    军方办事处那边跟陈延格已经联系上,对方已经妥帖地照顾好了江夏荷,也将江父送进了医院进行治疗。

    与此同时,也在收集江父这么多年虐待江夏荷的证据。

    事实上,这个证据很好收集。

    江父住在这里这么多年,他的邻居基本上就没挪过窝,对方从小到大对江夏荷什么样,都被邻居看得一清二楚。

    隔壁心善的邻居不是没有帮过忙,但是一旦帮忙就会被江父像水蛭一般缠上,不狠狠地吸一口血不会罢休。

    所以一来二去,那些邻居也不敢多帮忙。

    只是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多嘴劝一劝。

    其他时候,大家也都是各扫门前雪。

    现在军方办事处的人居然主动上门调查,看江夏荷可怜的跟江父有仇的,自然不会嘴软。

    基本上不用添油加醋,都能将江父摁死。

    所以不过短短半天时间,他们就收集好了证据,提交给了陈延格。

    陈延格粗粗地浏览一番之后,内心哗然,最后交给了宴清。

    宴清垂下眼帘,一脸冷漠地看着上面写的关于江父一次又一次对江夏荷的虐打,一次又一次要求她出门打工,捡垃圾养活他的话语,眼底的寒意也越发的冰冷。

    这样的人简直枉为人父!

    因此宴清看完所有资料之后,根据联邦的法律,直接将传达了信息给了陈严格,判江父无期徒刑,终身□□。

    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到江夏荷面前蹦哒。

    陈延格接到宴清的消息,对于这个结果并没有什么惊讶之感,但凡江父对江夏荷下手再狠一点,要是医院验伤验出江夏荷有什么残废症状,江父甚至连终身□□恐怕都没有,宴清应该会直接判死刑。

    而当陈延格将这个消息传到蓝星的军事办事处时,那处长整个人都懵逼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星球上这么一个贫民窟里发生的事情居然被他们的首领给知晓了!!!

    这这这……

    这不是在说他们无能吗?

    处长冷汗连连,对江夏荷是越发的上心,与此同时,陈延格那边也暗示他们首领最近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也很上心,所以他们要多去自己的管辖区转转,了解了解情况,不要等到时候再出现问题,捅到首领面前了才知道后悔。

    处长连连头,赶紧叫属下调查此类情况。

    以前没人报案,而且义务教育也是凭个人意愿,没有强制,有些孩子没有读书的天分,不想读了,辍学,那是他们自己的想法,就算是军方办事处也不能强迫人家去学习。

    再说了,他们每天鸡毛蒜皮的事情也多了去了,不可能事事都清楚,事事都明了,有忽略也是正常的。

    但处长知道这不是借口,更不是理由,他没做好就是没做好。

    而且还是直接被首领知道了,这问题可大了。

    他接下去要是不管理好他所在的区域,到时候官职不保啊。

    因此,当江夏荷在医院醒来,不仅仅得到的是医生们的关怀,还有军方办事处的处长亲自来看望。

    并且表示因为她爸爸的虐待行为,军方在他醒来之后就会将他逮捕送往法庭,按照对方这么多年的虐待行为,法庭应该会宣判他终身□□。

    除此之外,处长还告诉她,有好心人资助她,让她上学。

    可以从初中重新学习。

    学习成绩不错,有幸考上大学的话,好心人也会继续资助她读完大学。

    江夏荷当场整个人都懵了。

    她看着面前这张陌生且熟悉的脸,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她亲耳听到的。

    面前这个人在星网新闻上经常出现,是大人们口中的大人物,是遥不可及的存在。

    而现在这个大人物竟然对她如此和蔼可亲,甚至给她带来了这么多的好消息,江夏荷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她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掐到的刚好是被她父亲打过的伤口,疼得她呲牙咧嘴,眼泪花子都冒出来。

    可是眼泪冒着冒着,她却笑得比花还灿烂。

    是真的是真的,她捏的自己好痛,痛就代表着她不是在做梦。

    她的人生终于要跟她那个糟心的父亲脱离开。

    她甚至还能上学了。

    小学被迫辍学的江夏荷其实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希望自己能够考上一个大学,不管学什么都可以,只要有一门手艺能够供她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永远只能捡垃圾为生,给一些店家打打零工。

    而且伴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者,甚至连垃圾跟零工都没有那么好找了。

    江夏荷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了,被酒鬼父亲牢牢地锁住咽喉,一步都走不出去。

    卑微地只能以捡垃圾为生,被人唾弃,被人嫌弃,被人厌恶,得不到任何的关怀。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江夏荷青肿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幸福的笑,眼泪再次不自觉地流淌了下来,区别于以往痛苦的泪水,这一次的眼泪藏着满满的喜悦。

    这些好运一定是巫啾啾带给她的。

    在她认识巫啾啾之前,她的人生灰暗一片。

    可自从昨天认识巫啾啾之后,她不仅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不用再饿肚子,而且军事办事处的人还主动上门帮助了她,抓走了她的父亲。

    这些换做以前,她根本就是连想都不敢想。

    甚至连军事办事处的大门她都不敢踏入。

    所以,江夏荷坚定地认为,这一定是巫啾啾带给她的好运。

    甚至那个好心人,江夏荷怀疑是不是巫啾啾?

    她一边欣喜于巫啾啾果然是个好人,一边又羞耻于自己最难看的一面暴露在了巫啾啾的眼底。

    她想要呈现在巫啾啾面前的是一个干净的自己,而不是这样充满污秽,让人看不起的懦弱的自己。

    她想堂堂正正跟巫啾啾做朋友。

    就在她捏紧拳头,只等处长说那人是巫啾啾的时候,便拒绝这份资助。

    她可以接受所有人的资助,唯独不能是巫啾啾的,这是江夏荷固执的坚持。

    幸好宴清有先见之明,并没有告诉军事办事处那边所谓的好心人是谁,反而是表示如果江夏荷要问的话,可以告诉她,除去她之外,好心人还资助了很多跟她一样因为家庭等原因被迫辍学,无法完成学业的人。

    而且不只是蓝星,其他星球也是。

    处长和蔼地表示,对方很可能是一名慈善家,专门做好事不留名,所以江夏荷不用去追根究底他到底是谁,只要她好好学习,努力走出与现在不一样的人生,那么就是对那个好心人最大的回报。

    听了处长这么一说,江夏荷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欢喜的笑,眼里也充满了阳光,“处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好心人还有你失望。”

    处长微微一笑,“乖孩子,介于你的特殊情况,联邦还有低保福利,到时候每个月会直接打到你的星网账户上。”

    “如果还有其他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

    江夏荷感激不尽,千言万语都道不尽她内心的激动。

    她目送处长离开,看向窗外直射而入病房的阳光,觉得那阳光也刚刚好摄入她的心上。

    真好。

    今天的阳光真好啊。

    她迫不及待地想去见巫啾啾,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伤,她又迟疑了,再等等吧!

    ……

    所以等江夏荷的事情解决完毕之后,宴清就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巫啾啾的早餐店。

    到了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昨天晚上回来的很迟,巫啾啾今天可能不营业了。

    但是陈木森表示,巫小姐是卖完早餐回去睡回笼觉了,如果他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以先告诉他,他代为告知。

    宴清摇头拒绝,江夏荷的事情,还是要私底下跟巫啾啾说。

    “不用了,到时候巫小姐醒了,麻烦你让她跟我联系一下。”

    “好的好的。”

    陈木森忙不迭地点点头,目送宴清离开,他身后,昨天两个见过的男人又出现了。

    陈木森舔舔唇,宴清是首领的事实,实锤无疑了。

    他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可是特意搜索了一下关于这两个男人的身份,星网上的资料寥寥无几,只能找出一些隐藏的细节。

    但越是这样别人,越让陈木森明白他们两个在联邦的地位。

    所以他已经是默认了宴清就是联邦的首领,因而对他说话特别的尊敬客气。

    他目送三人离开之后,吧唧吧唧,继续咬着黄瓜压一压惊。

    不过,他突然想到一点,为什么首领对于巫小姐今天早餐店没有营业没有任何的疑议?而且还是默认了今天是没有开店的!

    昨天晚上他跟他.妈离开的早,剩下的就是首领,巫小姐,还有新认识的那个胆小妹。

    咦,该不会是胆小妹离开之后,首领跟巫小姐还做了些什么,以至于让巫小姐睡迟了吧?!

    陈木森:!!!

    巫小姐长得好看,性格又好,最重要的是厨艺相当牛逼class,再加上首领似乎本来就是巫小姐的朋友,他能从百忙之中抽空出来见巫小姐,并且还亲自派了上校过来保护他的安危,这不就代表着巫小姐对首领的重要性吗?

    难不成……

    陈木森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甚至连嘴里的黄瓜都不啃了。

    我的天哪,从没有跟任何女性传出过绯闻或者是恋情的首领,居然极有可能跟巫小姐在谈恋爱!!!

    天啊,天啊,天啊,他是走在磕cp的最前沿吗?!

    陈木森那个叫做激动,这也太刺激了吧!

    没想到完成任务,顺便还能这么近距离地吃瓜。

    吃的还是首领跟巫小姐的恋爱瓜,他何德何能啊?!

    陈木森激动的午餐都没怎么好好吃,一门心思地回忆着两人相处时的点点滴滴,因而巫啾啾睡醒下来之后,见到的便是不知道想到什么笑得一脸猥琐的陈木森。

    “陈木森,你在做什么?”

    巫啾啾从厨房顺手拿了一杯蓝莓豆浆喝了起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自拔的陈木森被巫啾啾的出现吓了一跳,赶紧开口道,“没有没有,没做什么,就是刷刷星网看看新闻。”

    “是吗?”

    巫啾啾叼着吸管,心里纳闷是什么新闻让陈木森兴奋成这样。

    “哦,对了巫小姐,刚才你睡着的时候,宴先生来找你了。我本来打算问他是有什么事情,我好转告你,结果晏先生表示他要亲自跟你说,让你醒了之后联系他一下。”

    虽然宴清的原话不是这样,但是陈木森觉得按照自己的理解应当是这样没错。

    巫啾啾眼睛一亮,立马拿出星网开始联系宴清。

    宴清找她肯定是夏荷的事情有了眉目。

    见到巫啾啾这么兴奋迫不及待的样子,陈木森不禁露出了一抹姨夫笑,看看这小情侣高兴的,这是要他吃狗粮的节奏啊。

    跟宴清通讯接通之后,巫啾啾刚准备大声询问江夏荷的情况怎么样,宴清却是看了眼她身后竖起耳朵的陈木森一眼,询问道:“需要换个地点吗?”

    巫啾啾这才想起这里不止她一个人。

    她一扭头,立马就瞧见陈木森竖起耳朵,看似玩着光脑,实则偷听的样子,立马点头道,“好啊,你等等,我去一下占卜房。”

    巫啾啾本来是想说去后院的,但是想到后院那一堆瓜果蔬菜,便立马转口。

    “好的,没问题。”

    陈木森有点小哀怨地用余光瞥着巫啾啾蹦蹦跳跳进了占卜,然后随手关上了门。

    果然是一对小情侣在说着悄悄话,所以不给他知道。

    他看了一下早餐店外的大树上成双成对站着的鸟儿,不自觉地摸了摸下巴,牡丹solo20多年,这是要他也成双成对的意思吗?

    进了占卜房之后,巫啾啾找了位置坐下,看向通讯视频中的宴清,满脸兴奋道:“你快说说快说说,夏荷现在怎么样了?”

    宴清一边说着今天早上关于对江父的处理,还有对江夏荷日后的安排,一边表示自己正往她的早餐店赶来。

    有些话当然是当着面说最好。

    而且巫啾啾也很希望他过来,因为她还有好多事情要宴清帮忙呢。

    关于宴清所说的对江夏荷的安排,她表示非常满意。

    因为她本来也是这么打算,资助她去上学的。

    但是没想到,宴清比她更快一步。

    而且资助这个事情,他们昨天也只是聊了个大概,但是宴清却立马就付诸于行动,比她可迅速多了。

    “宴清,你简直就是太棒了。”

    巫啾啾忍不住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夏荷遇到你,是她的幸运。”

    宴清笑了笑,巫啾啾能够看到他身后的背景在不断的变化,从陌生到熟悉,很快就到了早餐店的附近。

    “不,她是因为遇到你才会那样幸运。”

    或者说,就连他遇到巫啾啾也是一种幸运。

    如果不是巫啾啾,他也不会来这里,如果不来这里,他又怎么意识到原来蓝星上或者说不仅仅是蓝星,还有那样多跟江夏荷一般的存在。

    就因为此,陈延格的工作量又加大了。

    虽然联邦的法律法规都很完善,但是真正落实总是会差强人意。

    这个时候,有这样的契机发现漏洞,查漏补缺,是宴清的职责所在。

    他知道让每一个星球上的每一个家庭都过得幸福美满很难,但是他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所能,让自己见到的每一个不幸的家庭,都能幸福起来。

    这才是他当联邦首领的意义所在。

    不是整个联邦发展迅速,经济超越帝国就够了,相反的,联邦公民生活幸福指数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被宴清夸赞了一番的巫啾啾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唇一笑,“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好。”

    她所说的捐赠资助,其实也是参考星网上那些慈善家的来做的,甚至还不如他们厉害。

    宴清却是开口道,“不,拥有一颗善心,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是不分厉害与不厉害的。”

    “再厉害的人没有一颗善心,也不会被大家所喜欢。”

    巫啾啾听后,笑得跟个小太阳似的,她就喜欢宴清会说话。

    会说话就多说点。

    只不过很快,宴清就来到了她的早餐店。

    只能说这个时代的交通工具真的太发达了,过来真的是分分钟的事情。

    陈木森见到宴清敲门的时候也是懵逼了一会儿,最后露出一抹你知我知的笑,懂,即便是星际首领,此时此刻也是沉浸在爱情海里无法自拔的毛头小子而已。

    宴清:?

    这个陈木森又是怎么回事?

    笑得这么稀奇古怪。

    巫啾啾从占卜房里跑了出来,笑着大声地冲宴清招手,“宴清宴清,你吃午饭了吗?”

    巫啾啾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下午1点多,刚好她也饿了。

    “你要是没吃的话,就跟我一起吃点吧。”

    宴清回去的时候喝了一罐营养液,便一直在忙着刚才所说的事情,听了巫啾啾的盛情邀请,宴清没有拒绝,欣然点头应。

    “喝了点营养液,还可以再吃些东西。”

    巫啾啾皱皱鼻子,“营养液才不好喝呢。今天比较累,就做碗面吧。”

    这种生理性的疲倦,睡眠不够,巫啾啾是没办法用巫力祛除的。

    “可以,我都没有关系。”

    巫啾啾在冰箱里翻落了一下食材,蔬菜这些就不用想了,铁定都有,剩下的还有些海鲜。

    于是巫啾啾便道:“那就做海鲜面吧,你们几个还要吃吗?”

    陈木森自然不会拒绝,他中午吃的也不多,净想着巫啾啾跟宴清的cp去了,啃着黄瓜啃了好久。

    至于宴清后面的两个男人,很是规矩地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不需要吗?我一起做,不麻烦的。”

    “谢谢巫小姐,不用了。”

    两个男人恭敬一笑,却还是再三婉拒。

    陈木森同情地看了那两个男人一眼,跟在首领身边,应该是没办法像他这样自由自在地吃香的喝辣的。

    到时候那海鲜面出来,保准会把他们香的眼泪都掉下来。

    既然他们不需要,巫啾啾也不强求。

    倒是宴清也提了一句,让他们也可以坐下吃。

    但是那两人均是摇头。

    他们的职责是保护首领,怎么可以跟着一起吃饭?

    再说了,他们刚才也是喝过营养液,一点也不饿,像他们这种在军中被训练有素的存在,怎么可能会被区区一碗海鲜面就给迷惑了?

    然而这个想法却在巫啾啾辰上那三碗海鲜面之后,瞬间分崩瓦解。

    并且隐约还听到一巴掌在他们脸上拍的啪啪响的声音。

    可真疼啊。

    这海鲜面怎么跟他们想象的不一样?

    做到他们这个职位,海鲜面又怎么可能没有尝过!

    可是这股馋人的香气,这诱人的色泽,真的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海鲜面吗?

    看着陈木森夹起面条,吸的呼哧一声,吃进嘴中,那一副仿佛吃到琼浆玉液的沉迷样,还有那从未闻过的青菜香,都不禁两人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怎么那么香呢?!

    再看自家首领都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两人默默地咽了咽口水,竟有种淡淡的后悔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