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温柔的背叛〕〔汉世祖〕〔灰塔的黎明〕〔虎夫〕〔神级插班生〕〔我的景区爆火了〕〔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娇华〕〔大唐开局震惊李世〕〔富到第三代〕〔高天之上〕〔射手凶猛〕〔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半仙〕〔仙穹彼岸〕〔神婿叶凡〕〔战地摄影师手札〕〔抗日狙击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1章 第63-64章
    _:女巫的早餐店[美食] 第41章 第63-64章

    这个面条是巫啾啾用红薯做的红薯粉三鲜面,味道格外的鲜美。

    这红薯刚刚成熟,就被巫啾啾拿来先做了粉,稍后她还打算做红薯盛宴。

    这面里不仅放了膏黄肥美的大闸蟹,还有一尾尾鲜嫩可口的大虾,以及一些小黄鱼,此外还放了些许的干蘑菇,配上去之后,鲜味十足。

    就不说其他,单是这一口汤就足够让所有人都甘拜下风。

    在星际调料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这碗面不需要任何的调料品,就已经足够鲜到人摇头晃脑了。

    “太好吃了!”

    陈木森一边吃的摇头晃脑,一边满脸餍足。

    巫啾啾素白的手拨开大闸蟹的壳,里面的黄膏甚至都有点泛着橘红,漂亮至极。

    她咬了一口,沙沙的口感,还带着点螃蟹的清甜。

    吃完后,她又咬了一口螃蟹肉,白白的螃蟹肉又滑又嫩,清甜无比,每一口都让人觉得享受无比。

    而碗中的红薯粉煮熟之后变得又软又透,咬下去之后,q弹十足。

    她吃的格外认真,三人喝汤的声音也非常的同步,旁观的两人默默地看着,羡慕的眼泪从口中流出。

    他们很少会有后悔的时候,但是现在他们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后悔了。

    早知道首领都叫他们上桌吃面了,他们为什么就不吃?

    矜持个什么劲呀?

    好不容易等三人吃完面,他俩终于可以不用受香气的诱惑了。

    巫啾啾满足地擦了擦嘴,将碗筷留给了陈木森。

    其实这些活交给机器人做最合适不过,但是巫啾啾一直谨记着陈木森喜欢干活的这个人设,所以早餐店大部分他能做上的活,都是交给了他。

    “宴清,昨天晚上我想了很多,都记在光脑上了,我们去占卜房谈?”

    宴清点点头,举止清贵优雅,“那我们走。”

    进去后,他还示意身后两人不用跟过来,在外面等着就行。

    等占卜房的大门关上后,那两人闲来无事便坐到一旁的座位上等着,陈木森忍不住搭话道,“被赶出来了吧,他们肯定不喜欢你们两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偷听他们说悄悄话。”

    那两男人:???

    这家伙说的什么奇怪的话。

    首领跟巫小姐,怎么都跟悄悄话搭不上边啊!

    见到两个男人皱起眉头,不太苟同的样子,陈木森有些惊讶道,捏紧了抹布,“不是吧,不是吧,你还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关系?”

    两男人:?

    他们迟疑着开口道,“他们两个有什么关系?”

    不是救命恩人之间的关系吗?

    还潜藏着什么是他们所不知道的?

    陈木森瞪大眼睛,立马闭紧了嘴巴,天啊撸啊,原来这么大的事情只有他知道吗?这可真的是太刺激了。

    原来就连跟首领身边形影不离的手下都不知道原来他跟巫啾啾在谈恋爱啊。

    这样大的事情居然被他发现了,他果然是善于观察。

    见陈木森一副紧闭嘴巴,好像自己说漏了些什么大秘密的样子,让这俩男人更加好奇。

    “说啊,怎么不说了?”

    尤其是事关首领的事情,他们更是要追根到底。

    陈木森则慌忙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一脸狐疑,陈木森刚才的表现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陈木森将抹布往旁边一扔,拿水清洗,一边清洗一边不客气地贬低自己道,“你看我就是在巫小姐店里当个打杂的,你说我能知道什么?”

    “你们可是跟在晏先生身左右形影不离的,你们都不知道的事情,我能知道吗?”

    “想想也不可能的,对吧?”

    那两人面面相觑,随后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这倒是的。”

    躲过一劫的陈木森呼出了一口气,感觉知道这么一个大秘密,真的是压力山大。

    而占卜房里,巫啾啾拿出自己的光脑给宴清看她昨天根据星网上搜索的一些慈善家所做的慈善举动列出的表格。

    其中除去往各大慈善机构里面捐款之外,她还准备调查每个星球贫困家庭的状况,资助那些想上学却没能力上学的孩子们。

    宴清道:“如果你捐的数额比较大,也可以自己建立一个慈善机构。到时候我会找专业人员帮助你。”

    巫啾啾想了想,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华国有句话说的好,术业有专攻,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到时候选择几个口碑不错,也确实是在慈善事业上努力的慈善机构捐款就行。”而且她自己也没那个时间跟精力,这些是她顺手帮忙,而不是她的主业。

    宴清点点头道,“这样的话也没有关系,到时候我会在你罗列出来的慈善机构上挑选几个不错的。”

    “还有你说的想要资助的那些孩子,到时候我也会找人专门对接,会确保每笔慈善款都用在那些孩子身上,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那真的是太好了。”

    巫啾啾松了口气,在调查这些慈善机构的时候,其实她也发现了不少负面新闻。

    那便是有些慈善机构也会中饱私囊,挪用慈善捐款,联邦曾经报过一起骇人听闻的挪用善款的案子,导致那段时间联邦公民对慈善机构的感官是极限下降,对他们极其不信任。

    虽然后续其他慈善机构因为这个事情遭到牵连,将他们每笔善款的来源与去向都罗列的清清楚楚给大众看,但是信任不在之后,就很难重新获得。

    虽然一些老牌的慈善机构最后还是凭借他们的努力,拉回了公众的信任,但这也花费了他们好几年的时间。

    并且自此以后,联邦对于慈善机构的建立也非常的严格,并且要求每笔款项的来源与出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公示,并且每半年就会派联邦当地审计人员来调查。

    也正是联邦跟慈善机构的共同努力,才会让公众再次相信他们。

    而有了宴清的帮助,巫啾啾所能挑选到的慈善机构必然会更好。

    至于那些她想要资助的孩子,巫啾啾目前挑选的并不多。

    一是她不知道一个孩子从小资助到大所需要的花费是多少,二来她也没有了解过孩子的家庭状况,万一她所资助给孩子的钱被孩子的家人用在了其他地方,那岂不是浪费了她的一片心意?

    再者,资助孩子最后养出白眼狼的故事,巫啾啾也在新闻上看到了。

    并且还不是一出两出。

    看到这些的时候,巫啾啾有些丧气,也忍不住跟着叹气。

    可她也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

    她不能因为这几个小老鼠屎就全盘否认,拒绝帮助那些处在困境之中的孩子们。

    所以她才需要宴清的帮忙。

    而对于宴清来说,调查这些相当的简单,而且本身联邦就有官员是负责这些项目的。

    巫啾啾的加入,也算得上是锦上添花。

    宴清全盘接收了她所提出的求助,并且一条一条清晰明白地告诉巫啾啾该怎么做,帮她理清思路,巫啾啾忍不住星星眼,大拇指竖的都快上天了,“宴清,你真的是太厉害啦。”

    总感觉有他在,特别的安心。

    宴清笑着摇摇头,“这算什么厉害,只不过是因为我接触过,而你没有接触过吧。”

    “换做其他领域,比如说是种菜做饭,你就比我厉害,让我望尘莫及。”

    “所以你也不需要妄自菲薄,就像你之前说的术业有专攻,不是所有人在任何领域都有一定清晰的认知的。”

    巫啾啾看着他认真给自己解释的样子,忍不住抿唇一笑,“啊对对对,你说的对。”

    相比较起之前刚认识的宴清,现在的宴清,感觉更加的平易近人,周身冷峻的气息也浅淡了很多,让巫啾啾跟他相处起来的时候感觉更舒服。

    巫啾啾想着兴许是因为他们一起做过坏事的原因。

    早知道昨天晚上的时候,就不全程使用巫力报复江父,也该适当地让宴清发泄下。

    而且巫啾啾也很好奇宴清的精神力是怎么使用的。

    之前在公园的时候遇上那一个莫名其妙拿精神力攻击她的人,巫啾啾都还没有体验过真正的精神力攻击,结果那人就被她干翻了。

    她都还没有爽过呢。

    想到这,巫啾啾忍不住问道,“对了,宴清,之前你带走的那个男人是怎么回事?”

    “我忙起来一时之间给忙忘记了。”

    提到那个男人,宴清的眸色微冷,“你还记得前段时间你帮助你的朋友占卜时,所捣毁的那个人贩子组织吗?”

    巫啾啾点点头,忽而兴奋道,“那个男人也是这个组织里面的一员?”

    “对的没错,他就是苍狼组织的二把手,当时初春带领军队将苍狼组织一网打尽的时候,他不在,刚好漏了他。”

    “对方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居然莫名地找上了你,我怀疑是不是当时初春上了热搜被他发现的。”

    “庆幸的是你并不是没有自保的能力,否则的话,说不准现在见到的就是躺在医院的你了。”

    巫啾啾听后甚是得意地扬了扬下巴,“那是当然,我的巫——哦不,我的精神力也不比你们弱的。”

    宴清笑了笑,没有拆穿巫啾啾所说的,在外人看来,这确实是她的精神力。

    可只有真正接触过巫啾啾精神力的他才知道,这跟他们星际人体内的精神力那完全不是一码事。

    “那现在那个人怎么样了?”

    宴清道,“在医院呢,医生说他受伤过重,精神力报废,整个人处于昏迷之中,能不能醒来还是要看他的运气。”

    巫啾啾咦了一声,这么脆弱的吗?当时的她根本就没用几成巫力呀!就是随随便便反击了一下下!

    她悄咪咪地看了宴清几眼,咳了一声,有些不安道,“他要是醒不过来,对你们影响大吗?”

    宴清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巫啾啾这问的是什么意思,摇着头道,“没什么大影响,本身苍狼组织就已经被我们一网打尽了,而且初春他们4个上校也去了霍兰特星,即便没有这个男人提供的线索,我相信初春他们也不会让我们失望。”

    “所以你不用担心自己下手太重,保护自己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之后,宴清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说到这个,新派来保护你的这个中尉是不是过于没用,需不需要我重新再换人?”

    “当时陈延格派他顶替初春他们的位置时,想的是对方刚好在剿灭苍狼团队中立了功,跟你又比较熟悉,家又在早餐店附近,所以才会派他过来。”

    “现在想来,对方在那老二攻击你的时候没能派上一点用场,甚至最后两次危机都是你自己化解的,反而是给你拖了后腿。”

    要是当时是宴清选择的话,他铁定不会选陈木森。

    被谈论的陈木森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左顾右盼,心里寻思着是谁在说他坏话。

    巫啾啾眨了眨眼,她对陈木森的感观还不错,而且不管是陈木森还是春夏秋冬四位上校,在巫啾啾看来,就是在她早餐店给她顺带脚帮忙的,巫啾啾从没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这几个人身上。

    对于巫啾啾来说,这几个人都弱鸡的很,哪有小弱鸡保护她这个大厉害的。

    而且,巫啾啾还记得陈木森来他店里,名为兼职实为保护的时候,吴阿姨找到她不知道有多高兴。

    因为本来陈木森在虫族战争之后,假期并不是特别长,要不是后来又在剿灭苍狼组织的时候立了功,恐怕根本就不会延长假期,这个时候也早就回军队了。

    所以,就算是为了吴阿姨高兴,巫啾啾也不会让宴清把他调走的。

    能让吴阿姨再高兴一会儿是一会儿。

    再说了,春夏秋冬四位上校离开也挺久了,按照宴清的话,估摸着没多久就要回来,这么短的时间换来换去也麻烦。

    所以巫啾啾表示陈木森挺好的,不管是帮忙洗碗筷还是招待客人,做的都是挺不错的,不用那么麻烦的换来换去。

    嗯,最重要的是换过来的人,对于巫啾啾来说都没有什么大差别。

    差别可能就是在小弱鸡跟大弱鸡之间。

    虽然巫啾啾最后一句话没说出口,但是脸上表达的意思非常明显了。

    宴清哭笑不得,最近事情的发生也更让他清楚自己找人保护巫啾啾,确实是多此一举了。

    不过当初他们本来是用来监视巫啾啾的,只不过是宴清不再怀疑巫啾啾了,便由监视转为了保护。

    “其实宴清你也看到了,我还是很厉害的,所以你也不需要那么麻烦找人来保护我。我之前查了一下春夏秋冬四位上校,他们平时也很忙,要是四个人都用在保护我这一件小事上,就有些大材小用了。”

    “如果实在不放心的话,到时候四个人轮班来,等他们休假的时候,再来我这儿帮个忙什么的。你觉得怎么样?”

    宴清此时此刻对巫啾啾的能力是认知的相当清楚,所以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宴清也没有强求。

    “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做。等到时候春夏秋冬四位上校完成任务,就按照4选1的顺序让他们来你店里。”

    “好啊好啊,没有问题。”

    说完之后,宴清又提起了之前让他就很好奇的占卜。

    “你是用什么占卜呢?也是你的精神力吗?”

    巫啾啾毫不心虚地点点头,“对呀对呀,这是我们那边独创的一种精神力的使用方法,跟你们所用的精神力完全不同,所以要让我说个所以然的话有点难,你反正只要知道,就是用这个方法占卜出来的。”

    “而且百分百不会出错。对了,你有什么想要占卜的吗?”

    “免费的哟,不收你一分星际币。”

    宴清笑着摇摇头,并没有再追根究底,“我没有什么想要占卜的。”

    巫啾啾好奇道,“你不想要知道未来吗?”

    宴清摇摇头,“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好奇自己的未来。对我来说,走好眼前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当前的路你走明白了,那又怎么可能会好奇未来呢?因为未来尽在你的掌控之中。”

    巫啾啾哇呜了一声,相当佩服地看着宴请,这是目前为止她见过的唯一一个自信地不对自己的未来好奇的人。

    也没有任何想要占卜的欲望。

    就说之前不相信,后来啪啪打脸的林萌萌跟杨玉菲,要不是因为那1万星际币让她们退步三舍,否则的话早年前就来找她占卜了。

    至于其他客人,巫啾啾在开早餐店的时候,陆陆续续也有接待过,但是并不多。

    由此可见,她这1万星际币设定的门槛还算是挺高的。

    别人是因为钱退避三舍,而宴清则全然不同。

    不过也是,只有这种对自己认知充分,且一步一个脚印走的踏踏实实的人才不会把希望放在所谓的虚无缥缈的占卜上。

    就如同宴清所想的,未来怎样,是现在的你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说完事情之后,巫啾啾就跟宴清走出了占卜房,刚巧这个时候,有个男人带着一大腹便便的孕妇走进了早餐店。

    巫啾啾定睛一看,这不是之前来过她早餐店的张成良吗?

    那个时候她占卜出他的前女友怀了孕,张成良二话不说就赶去找人了,虽然星网上也是陆陆续续地有发出他们目前的消息,但是巫啾啾都没怎么关注。

    不过现在看来,两个人似乎和好了。

    张成良见到巫啾啾,立马提着礼物,满脸带笑地走了上去,“巫小姐,你还记得我吗?”

    巫啾啾笑着点点头,又在他女朋友的身上看了几眼,“我记得,水晶球里出现的那个女人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黄金玉看着面前这个漂亮的少女,脸上也忍不住流露出几抹感激的笑,“巫小姐谢谢你,要不是那个时候你占卜到了这一幕,说不准,现在我们俩还各自闹着脾气分着手。”

    “你们现在是和好了吧?”

    黄金玉点点头,转而又摇了摇头。“也不算是和好了,只不过是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他还是以前的老样子的话,那就是真的没有再在一起的必要了。孩子,我自己也能养!”话虽如此,但是黄金玉却是对现在的他很满意。

    张成良听了这话连忙举手发誓,“亲爱的,亲爱的,以前是我不好,是我蠢是我傻,是我不成熟,但现在的我肯定不是这个样子。我现在努力上班工作,努力赚奶粉钱,都听你的话。”

    黄金玉忍不住笑出了声,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之色,张成良真的变了很多,以前的幼稚莽撞都似乎因为自己要当爸爸了,变得成熟起来,也更努力了。

    再加上之前的热度,他的事业也好起来了,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着,而所有的幸运都是来自于巫啾啾的占卜。

    巫啾啾看着他们心里也高兴,能够帮到别人,她也觉得挺开心的。

    所以晚上的时候,巫啾啾还特意做了一些好吃的招待他们。

    陈木森习以为常地在一旁打着下手,瞅见宴清身后的两个男人瞧见宴清跟他一样帮忙而瞪大眼睛时,忍不住笑道,“怎么,没见过宴先生帮忙吗?”

    说起来,陈木森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胆子越来越大,都敢开起宴清的玩笑了。

    两男人赶紧上前,“我们来我们来,您到旁边坐一坐。”

    宴清淡淡道,“不用,要是有其他的活的话,你们在一旁帮忙就行。”

    而除了陈木森跟宴清外,张成良也一起帮忙在打下手,三个大男人外加一个巫啾啾,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活再分给另外两个人。

    他们俩只能七上八下,心情忐忑,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家首领跟普通员工似的被巫啾啾指使地团团转,在那儿帮忙洗菜。

    他们瞅了巫啾啾一眼又一眼,心里也是蛮佩服的。

    而就在他们做着饭的时候,早餐店的大门突然又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时尚,不过20来岁,长相俊美的男人。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穿着休闲,大概40来岁,进来的时候,看着早餐店的眼神中都带着满满的挑剔。

    陈木森听到动静抬起头,擦了擦手道,“你好,早餐店这个时候已经不营业了,想要吃早饭的话,麻烦关注一下我们老板的星网账号,到时候转发抢号。”

    那男人听后,并没有搭理陈木森,反而是走到正在处理食材的巫啾啾身边,上下打量着她,目光落到她那张格外出众的脸蛋,挑了挑眉,“就是你,让罗兴文退出了娱乐圈?”

    正在努力做菜的巫啾啾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正雕花呢,力图把新鲜挖出来的萝卜雕成一朵漂亮的花,这是巫啾啾之前查看菜谱的时候注意到的,据说古时华夏宴客摆盘,大厨都会雕花的。

    巫啾啾从未学过雕花的技术,所以也趁机试下。

    而当男人没有得到巫啾啾的回应时,忍不住又加大了声音,“我跟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

    巫啾啾迷茫地抬起头,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努力地在脑海中思索了一番,确认自己不认识,巫啾啾一脸莫名其妙,“哪位?找谁?”

    男人:???她居然不认识自己,她居然不认识他这张红遍天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预收来一波啊~

    超市小老板

    阮汐汐一觉醒来,莫名被超市经营系统绑定,系统告诉她,好好干,前途大大的有。

    本以为至此可以咸鱼躺的阮汐汐望着破旧小的店面,陷入一片沉思。

    就这?就这?这是超市?这尼玛连个便利店都不算吧!

    看完介绍的阮汐汐:……就这?就这?

    小气吧啦,就5个从未听过品牌的牙膏,还卖出了100华夏币的天价?是系统不知市场行情还是觉得她有做奸商的本质?

    然而当天晚上,牙膏被一酒醉的客人买走,瑟瑟发抖怕第二天自己被打,结果客人回来重新包圆了的阮汐汐:?这是人傻钱多?

    客人:还以为是三无,结果一刷,牙结石都给刷下来,陈年牙垢消失不见,不囤货怎么对得起自己这个老烟枪!!!

    后来阮汐汐才知道,原来系统出品的这些商品全是来自星际,高科技,高功效,牛逼的很。

    怪不得一个两个都抢疯了,还夸她人美心善,价格低廉。

    阮汐汐:……

    而她也发现了,好好干,努力完成系统任务,超市升级扩张,成为富婆不是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穿成虐哭大〕〔惊爆!团宠假千金〕〔全球探秘:开局扮〕〔幸福人生护士苏钥〕〔你不能这么对我[穿〕〔苏玥马强马老二〕〔开局洪荒:我能穿〕〔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不装了,抱上厂长〕〔作精穿成白月光替〕〔全民种田:我的农〕〔穿成渣A后我的O怀〕〔摄政王怀里的团宠〕〔前夫他总是气我
  sitemap